第一章——宿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記不清這是第多少次被人欺負了,也記不清自己曾像現在這樣,被當作喪家犬似的追打了多少次。

    蕭檣死死地攥住手中那幾張紅票,咬牙向前跑著。那是他這個月打工換來的薪水,也是他下個月的生活費,說什么也不能交給那些校霸。

    來到江杭市念大學已經第二個年頭了,孤身一人的蕭檣在這短短時間內已經嘗遍了人生百態。生性溫柔內向的他,是江杭大學里人人熟知的軟蛋,每天被那些公子哥呼來喚去當牛做馬,活的可謂是窩囊。

    也有人問過他:“為什么不去反抗呢?”

    聞言蕭檣也只能澀澀一笑,他又能拿什么去反抗呢?拿自己身上的地攤貨還是拿每天能免費加餐的盒飯?

    都不能。所以他選擇忍受。

    路口的信號燈閃爍,望著那處通紅,蕭檣也只能停下腳步大口喘息著,他現在滿心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希望上面的數字趕快變成零。

    “媽的,兔崽子,我看你這回往哪跑?”

    “吳哥,你犯不著和這種廢物生氣,等會哥兒幾個代您好好教訓一下這小子。”

    “是啊,吳哥,等我們把他的錢搶來,咱今晚吃頓好的。”

    幾名年紀與蕭檣相仿的人逐漸追了上來,他們口中旁若無人的交談,聽到蕭檣耳中就變成了毛骨悚然的聲音。

    “怎么辦?怎么辦?”蕭檣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掉落,卻又想不出來什么好的辦法。

    “不行!被他們追上就完了!”終于,望著那匯聚如流的車輛,仿佛下定了巨大的決心般,蕭檣直接沖了進去。

    可惜,少年的孤注一擲并沒有使他的處境有一絲緩和,反而將自己置于了更加危險的境地。

    “嘀~~~”

    面對那迎面沖來的貨車,蕭檣腦中一片空白,連指揮自己挪動身體的想法都消失的一干二凈。

    眼看在那刺耳的喇叭聲中一場悲劇將要發生,蕭檣身前憑空出現了兩道身影。逆著光他看不清兩人的容貌,只見他們大手一揮,那千噸重的貨車就正好偏移了一身的距離,掠過了自己的身體。

    來不及多瞧上一眼,蕭檣就覺得渾身的力氣被盡數抽空,眼簾也越來越沉,終于昏倒在地。

    在這一場混亂的外圍,那幾名追趕蕭檣的家伙各個臉色慘白,早就沒有了最初的囂張和不可一世。這件事要是追究起來,他們可絕對跑不了干系。

    “吳...吳哥,那小子不會是死了吧?”

    “我們會不會因為這樣被判刑啊?”

    那個被叫做吳哥的家伙內心中也是惶恐不安,但作為這個小團隊中的核心,他一定不能表現出自己的膽怯。強壓下心神,吳昊勉強說道:“你們幾個冷靜點,咱們先統一一下口徑,如果真的有警察來調查的話,也不會懷疑到咱們身上。”

    ......

    等到意識再次恢復,醒來的時候已經身處醫院,周遭都是消毒水刺鼻的氣味。

    “呵呵,我還沒死么?蕭檣啊蕭檣,你還真是小強命。”蕭檣自嘲一笑,拿蟑螂這種東西來形容自己或許再恰當不過了吧,懦弱卻又生命力頑強。

    勉強支起自己的上身,蕭檣看到有兩個古怪的人正站在自己的病床旁。

    其中一個是年近古稀的老人,他身著一身青色長袍,一手拄著拐杖,一手輕捻長長的白須。在那張布滿皺紋的臉上,那雙眼睛卻是閃動著與他年歲不相符的活力。

    另一個則是身著華麗戰甲的中年男子,身高八尺有余,橫眉立目,眉宇間滿是嗜血的煞氣。他雙臂在胸前環抱,高高地俯視著蕭檣,仿佛不可一世的霸王。

    “護士小姐,這兩個人在我的病床邊站著是干什么?”蕭檣出聲,淡淡地問道。

    窗臺旁的護士聞言回過身,皺著好看的眉頭反問道:“你說的是哪兩個人?這里不就只有你和我嗎?”

    蕭檣用手指了指空氣,比比劃劃道:“就這兩個人啊,他們穿的這么...這么特別,難道你看不見嗎?”

    “嘻嘻,你是不是還沒睡醒呢,再說傻話小心我送你去做檢查。看你沒事我就先走了哈。”

    若非是看到護士的目光直接從那兩個怪人身上穿過,恐怕蕭檣還會以為自己又被人涮了。他知趣地閉上了嘴,等到護士搖曳著纖腰走出病房后,這又才問道:“你們究竟是誰?”

    “老朽名為華佗,字元化,永嘉元年生人。”率先回話的是那名老者。

    那個武將裝扮的男子,一開口則聲若洪鐘,險些震的墻皮掉落:“吾乃楚霸王項羽。”

    “嚯,你們兩個的名字倒是和歷史上那兩位出名人物一樣......”話沒說完,蕭檣的眼睛已經瞪得溜圓:“哪個項羽?哪個華佗?”

    華佗不像項羽一樣寡言少語,接過這小子的話頭說道:“要是細說起來,那可要浪費不少時間。一言以蔽之,就是你們歷史書里面的那個華佗和項羽。”

    “先不管你們說的真假,幫我推開貨車的那兩個人就是你們吧?你們是怎么做到的?”他可不相信單憑兩個人的力氣能做到這種事情。

    華佗回道:“正是我們二人。至于怎么做到的,相信你也看到了。只有你能察覺我們的存在,所以嚴格來說我們不是實際存在的人,是一種靈體,自然能完成一些人類不能做的事情。”

    “那既然是靈體,為什么我能看見你們?難道我也死了?”蕭檣有些喪氣的想著。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可不見得是什么好事。

    “年輕人別整天把死不死的掛在嘴邊,像什么樣子?我們都是你體內的宿靈,都是屬于你的力量,可不想看見你這么窩囊。”項羽悶聲悶氣地說道,在他看來,男人絕不能說出這么沒志氣的話。

    “哈哈,哈哈哈。”蕭檣失控地大笑起來,惡狠狠的目光死死盯住兩人,在那雙星眸中,竟是滲出了些許晶瑩:“不想見我這么窩囊?說的比唱的都好聽,我他嗎怎么沒見被人欺負的時候你們出來幫我?這次怎么,是擔心我被車撞死你們沒地方待了才出手是嗎?我活的不像個人了,連死都死不成?”

    他實在是壓抑了太久,憋屈壞了。雖然知道根本不關華佗和項羽的事情,但被戳到痛處,他也無法保持平日的鎮定。

    一通宣泄后,蕭檣自己又萎靡下來,那安靜的樣子和方才張牙舞爪的姿態仿佛判若兩人:“給我說說具體是怎么回事,你們肯定不是閑的慌才來找我說話的吧。”

    華佗輕捻了一下細長的胡須,笑呵呵地說道:“你看,多虧你這么久以來的忍氣吞聲,才能在情緒激動的情況下迅速冷靜下來,聽見這種天方夜譚的話也能保持鎮定。一年來,你的心智已經成熟多了,小子,吃虧是福啊。”

    看著蕭檣那張由白轉黑的臉,這老頭趕忙扯回正題,將事情的原委講給了蕭檣。

    歷史上有很多太過于強大的人,可以憑借自己的才能改變世界。如果他們投胎轉世后覺醒了過往的記憶,很有可能會影響人類的平衡。更何況這些人里還有很大一部分不愿放棄自己生前成就的霸業,拒絕轉生。

    于是他們便將靈魂寄宿于現在擁有強大靈魂的人體內。以另一種方式存在于現代,并以宿靈的名義伴隨著宿主。

    而在尋常情況下,很多人可能這輩子都不會見到自己的宿靈。這次如若不是蕭檣心智強大,沒有在宿靈第一次覺醒抽走自己全部力氣之后立刻失去意識,他也不會看見華佗和項羽。

    至于那些沒有覺醒宿靈的人,是不能看到宿靈的。這樣說來,蕭檣就明白了為什么方才病房里的護士會對華佗和項羽視而不見。

    就像一只杯子只能裝入一定量的水,基本所有覺醒宿靈的人只能承載一個靈魂,過度的話只會遭到反噬。而在剩下的微乎其微的幾率中,就是像蕭檣這種體內承載兩個靈魂以上的人。這個群落,被統稱為---靈樽。

    樽為古代的盛酒器具,下方多有圈足,上有鏤空,中間可點火對器中的酒加熱。靈樽,顧名思義,是為承載靈魂的容器。

    “我?擁有強大靈魂?”蕭檣指了指自己:“要是弱小的靈魂還差不多吧。”

    華佗搖了搖頭,鄭重地說道:“強大的含義有很多種,并不僅僅是指力量龐大雄厚。你的溫柔,你的堅強,都足以證明你是個擁有強大靈魂的人。”

    “你也不用懷疑我的話,老朽與項羽的覺醒就是最好的證明。記得項羽說過我們都是你的力量吧?現在的你,已經擁有了我們最出色的能力,醫術與戰斗能力。這也算是對你忍辱負重的一點補償吧,好好運用這些能力,以后不會再有欺負你的人出現了。”

    蕭檣相信了華佗的話,不如說他愿意去相信華佗的話。管他是不是真的華佗項羽,管他事情有多離奇,至少從此以后自己也有伴了。這樣想著,蕭檣的嘴角久違地出現了一絲笑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88941_4_12-m
超級城市製造商
作者 俗人汪
  開局一個賓館三個員工。
  蘇陽無意之間得到一個「超級城市製造商」的APP,然後...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