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初識唐老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蕭檣已經閉門不出四天了。

    給導員打了個電話請假后蕭檣就一直待在出租屋里。更夸張的是,除了吃喝拉撒,他這幾天基本一直躺在床上動也不動,就連垃圾簍里塞滿了泡面盒都沒有處理。

    不是他懶,而是他根本沒有力氣去支撐自己做任何事情。

    自打那天打敗黃海等人后,蕭檣的身體就出現了極為嚴重的后遺癥。血管爆裂、肌肉拉傷、脫力、搞得他痛不欲生,就連睡覺的時候翻個身都能疼醒。

    對此,華佗是這樣解釋的:“項羽的力量太過龐大,超出了你的身體可以承受的限度,養幾天就好了。”

    “我就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蕭檣一臉悲憤地望著偷笑的項羽。什么人這是,看自己這樣居然還幸災樂禍呢。

    “你小子少得了便宜還賣乖,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現在心里肯定痛快的很。”項羽一巴掌扇在這小子腦袋上。

    “嘿嘿,那倒是。不用看別人的臉色,這感覺真是沒得說。”隨后蕭檣又轉問華佗:“對了,華老,能不能幫我想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別每次我使用羽哥的力量后就得在床上躺一周。”

    “你小子就放心吧,我已經為你配置了一個方子,以后你就在藥液里泡澡淬煉身體。到時候我再把五禽戲教給你,絕對不會有問題的。”華佗早已經為蕭檣想好了下步的打算。

    一聽這話,蕭檣立刻就來了精神,能趁早就趁早,他可不想再在床上躺著了:“既然這樣,事不宜遲,我這就去抓藥。”

    華佗哭笑不得道:“你身上的傷勢還沒好完全呢,猴急什么。”

    “等不了了!”丟下這句話,蕭檣一瘸一拐地向著門外走去。

    正當十月一日國慶節,市里的店面無不是人頭攢動。相比之下面前這間叫做“同允堂”的中藥店顯得和周圍的環境有些格格不入,生意蕭索、裝修簡樸。

    蕭檣推門而進,惹得門上的風鈴大作。

    藥店里沒有刺鼻的消毒水味,卻充斥著淡淡的藥香。蕭檣嗅上幾口,頓時心神大好:“有人在嗎?我想買些藥材。”

    很快,屋里傳來一聲低沉渾厚的嗓音:“請稍等,這就來。”

    蕭檣應道:“好的。”隨后便打量起這間店來。這還是他長這么大第一次來中藥店,忍不住好奇地東張西望。

    進來才發現,實際上同允堂像電視里演的那些老藥堂一樣,四周都是木制的藥櫥,上面貼著各式各樣的標簽,清雅卻不失大氣。而在前面的玻璃櫥里擺放了不少的中藥丸,柜臺上放著簸箕,里面盛滿了藥材。

    就在這時,屋內的簾布被掀開,一名老者走了出來。他年紀六十上下,雖然頭發已經花白,皺紋也爬上了眼角,但他卻精神矍鑠,整個人神采奕奕。

    “小伙子,要買點什么藥?”

    按照華佗的指示,蕭檣說出一味味中藥的名字。老人根本不用去看藥箱上的標簽就準確找到了藥材,只伸手一抓,往秤上那么一約,就是正好的分量。

    少年暗自驚嘆,這是要練習多久才能在舉手投足間都透露著醇厚的中醫底蘊。

    拿好那大袋中藥,蕭檣問道:“老人家,我這一共要多少錢?”

    “兩萬。”

    “兩...兩萬?你沒算錯吧,怎么這么貴?”蕭檣手一哆嗦就想把藥包扔掉。這對他來說可是天文數字,估計要打兩年工才能攢這么多。

    “老頭子我可是沒有占你便宜。你買的東西量擺在這,其他東西不說,光這麝香那就是最名貴的一種中藥。而且在市中心開店,那房屋費用自然也會使藥材的價錢貴上一些。”老人解釋道。

    蕭檣臉紅,不好意思道:“那...我不要麝香了行不行?我沒有那么多錢......”

    “你要知道,這中藥如果少了一味,那效果可就完全變了。我能看出來你現在很需要這些中藥,你行走的動作別扭,拎著一袋中藥還要雙手一起,可以證明你現在的身體處于極度虛弱的狀態。”老人打量著蕭檣,繼續說道:“如果我沒猜錯,你一次性買這么多藥材是為了做藥浴吧,畢竟中藥這種東西保存起來不太容易。”

    蕭檣苦笑著點頭:“沒錯,我現在確實需要這些藥材來淬身,但我確實也沒有那么多錢。”有錢男子漢,沒錢漢子難,兜比臉干凈,說話都沒底氣。

    看著少年低落的神情,老人幽幽一嘆,緩緩說道:“其實從抓藥的時候我就對你的藥方中有個地方搞不明白,但也知道探究別人的藥方是中醫大忌,所以我就沒問。現在不如這樣,你把我不明白的地方告訴我,這些藥我就以最低的價格再打折賣給你。”

    唐德堯一生都致力于研究中醫,可謂是如今中醫界的泰斗,只要一看中藥的搭配就能斷定出方子的用途。今天難得碰上一個自己搞不懂的方子,他實在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勁。

    老人的提議對蕭檣來說可是天上掉餡餅了,但他也沒被喜悅沖昏頭腦自作主張,還是詢問了一下華佗的意見:“華老,怎么辦?要不要答應他?”

    “答應他唄。又不是什么好藥方,以后我再給你配別的。”華佗毫不在意地說道。這種東西他喝口水就能編出來一堆。

    這下蕭檣踏實了,對著唐德堯說道:“請問吧。”

    “墨旱蓮和女貞子是至陰至寒的中藥,桂枝與細辛是至陽至熱的中藥。你將品性完全相反的藥物放入同一份藥方,這豈不是最為忌諱的事情?”唐德堯百思不得其解。在他看來這種做法無疑是百害而無一利。

    “確實,陰陽相克。如果同時使用的話,輕則藥效互相中和,重則容易損壞身體。但是,這幾味中藥作用的地方卻是大不相同。墨旱蓮有著收斂、止血、補肝腎之功效。桂枝其性味辛、甘,溫,入肺、心、膀胱經,是主治里寒常用的溫里藥,具有補元陽、通血脈、暖脾胃之功效。分而治之,心肝脾胃腎,人體的器官都可以被分開的調理。”蕭檣說道。雖然還不會自己配藥,但有了華佗的能力,對這些藥物的作用那也是信手拈來。

    唐德堯追問道:“但是如果全身浸泡藥液的話,那豈不是身體到處都會吸收到藥份,這些地方要怎么處理呢?”

    “在其他中藥里我選了一些屬性比較溫和的藥物,可以中和這些藥效并且不會對身體造成負擔。”蕭檣繼續為他解答道。

    “妙招!”唐德堯仔細思索著蕭檣的話,片刻之后豁然大笑道:“好!好!好!分而治之,再以其他藥物輔助,我怎么就沒想到呢。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蕭檣恭敬道:“我叫蕭檣。蕭是秋風蕭瑟的蕭,檣是檣帆的檣。”每當提起自己的名字時,蕭檣都有微微的得意。這是父母給予自己除了生命以外最重要的東西,他惜之如命。

    唐德堯點頭:“我叫唐德堯,你可以叫我唐老。從你剛才的分析來看,你對中藥有一定的研究,難道你也是中醫?可真是年輕。”

    蕭檣謙虛道:“我還在念書,只不過在閑暇時間跟著長輩學了一點皮毛罷了,這藥方也是長輩給我的,我只不過把他講給我的話再背一遍出來而已。”

    “哈哈,我就說嘛。”唐德堯爽朗一笑:“連藥材的價格都稀里糊涂的,又怎能想出這樣的方子。對了,你那位長輩是誰?”

    “他老人家自由懶散慣了,比較低調,所以不太方便我不太方便透露他的情況。”蕭檣面不改色道。總不能說我家長輩叫華佗吧,那也沒人信反正。

    “呵呵,是我唐突了。”唐德堯倒也不在意,有一技之長的人都有自己的怪癖,可以理解:“我很欣賞你這小子,這包藥就當我送你了,以后好好學習中醫這方面的知識,有什么需要就來找我老頭子。”

    唐德堯頗有些相逢恨晚的感覺,在這個中醫逐漸沒落的時代,能遇見懂行的年輕人實屬難得,這也更加堅定了他要結識蕭檣的念頭,區區一包藥材,無所謂。

    蕭檣受寵若驚,急忙擺手道:“那怎么行,唐老。你還是給我說個低點的價錢吧,哪有第一次見面就收禮的。”

    “你倒是個倔脾氣,不過正合我老頭子心意。這樣,你給我兩千就行,但是下次再來的話我就不能給你這么便宜了。”藥材的價值自然不止這么點,但誰叫唐德堯心情好呢。

    “兩千....唐老,我這兜里一共就七百塊錢,我給您打個欠條行不行?”要是地上有縫,蕭檣都想把腦袋塞里面去了。這也太糗了,自己居然還買不起,以前也不知道中藥這么貴啊。

    “兩千都拿不出來,難道你現在很缺錢?”唐德堯問道。

    “呃...是的。”蕭檣有些尷尬。男怕問收入,女怕問年齡,跟第一次見面的人討論這些問題,他多多少少都有些不自在。

    “這樣啊……”唐德堯從兜里掏出一張名片:“既然你還在上學,那在我這干活恐怕時間搗不開。建議你去林氏集團看看,那里說不定會有適合你的工作,要是問起來,你就把我的名片給對方看。”

    “不用了,唐老。這包藥都占了你這么大便宜,怎么還好再麻煩你呢?”蕭檣說道。一再承了唐老的盛情,他很不好意思。

    “叫你拿著你就拿著,我又沒有幫你什么,只是給你一個機會。能不能把握,那就看你自己的能力了。等以后有錢了再把錢還給我就行。”

    再推脫就顯得矯情了,蕭檣接受了唐老的好意,鄭重地寫下一張借據后便告辭了。看著少年漸行漸遠的身影,唐德堯笑著把那張紙條扔在了垃圾桶里:“這臭小子倒也是有趣,還把自己學校和住址寫上了,我一把年紀還會追著你要不成?”

    有的人萍水相逢,卻給予你莫大的幫助。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836900_4_151-m
文娛不朽
作者 瀟瀟清楓
  魔都音樂學院在讀博士生蘇逸陽,意外獲得不斷覺醒異位面記憶片段的能力。   在台前,他是億...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