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有錢能使鬼推磨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文化東路上,此時已經被堵成了沙丁魚罐頭,而造成這交通大擁堵的源頭,正是周書白和一輛G系的梅賽德斯,肇事的小車閃著雙跳,車下站著一個踉踉蹌蹌,滿臉通紅,發型服飾前衛時髦的年輕人,顯而易見,他晚上是喝了不少。

    那車里還有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周書白好像在某個直播上見過她,此刻她還在車里漫不經心的描著眼線。

    一方是喝了酒,一方也是走了神,車禍發生時,周書白正是彎腰,在地上撿起了一枚滿是銅銹的古錢幣...

    沒有一個人上前查看周書白傷勢,倒是有人拿出了手機,在第一時間拍照發圈。

    沒有人注意到,但周書白自己知道,那一枚滿是銅銹的古錢幣,在碰到他的血液一瞬間,就立刻溶解,化作了一縷綠色青煙,鉆入他的身體中...

    不過,周書白已經死了!車禍就是一瞬間,等到他回過神時,已經意外身亡,靈魂出竅了!

    周書白看到了他自己的軀殼!一副隨著血液不斷流失,正在逐漸冰冷的軀殼。

    只不過從第三者的視角,以靈魂體的身份,這樣去審視自己,的確是一件讓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他出離的憤怒,他對著肇事的司機大吼大叫“你這個混蛋!你這個混蛋!我還有家人!你這個混蛋啊,快叫救護車!”

    他聲嘶力竭的叫喊了一遍又一遍,然而現場沒有一個人搭理他...

    因為活著的人,又怎么能聽見靈體的聲音?

    正在他就要絕望的時候,他的身后卻突兀的傳來人聲...

    “這位老板,謝必安1128281號為您服務!”

    “這位老板,范無救2876787號為您服務!”

    周書白心頭一驚,這兩個名字好熟悉,好像在哪聽過,再轉身一看,頓時嚇得險些尿了,當然...如果他還能尿的話!

    只見他身后兩個人,一個頭戴白高帽,上書天下太平。

    那手里提著哭喪棒,身上穿著白大褂,口中還吐著一米多長的鮮紅長舌,滿臉堆著的假笑..無一不是表明了他的身份!

    另一人恰恰相反,全身漆黑,頭頂高帽上面歪歪扭扭的寫著一見生財,面相兇惡猙獰,手里拿著鎖魂鏈,同樣耷拉著長長舌頭...

    周書白一見這二人,立刻惶恐大叫“這...這不可能!這個世界怎么會有鬼!這怎么可能!”

    周書白面前的,大約是個人都知道,正是那黑白兩位無常大爺。

    而眾所周知,這兩位做的營生,盡是索命攝魂的買賣。

    只見那白無常聽到周書白的話后,嘴一咧,嘴角直接齜到了耳后根,那血盆大口,看的周書白又是一陣心悸。

    “這位...嗯...周老板,您自己不就是鬼嗎?”他如是說。

    “您雖然命中注定有此一劫,但須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若是這一路您肯打點一二,來世再謀個好出身,那富貴榮華、大好前途,也是未嘗可知啊!”

    “來來來,時間不多,老板這邊請,隨我二人來吧!”

    “來來來,時間不多,老板這里走,隨我二人去吧!”

    這二鬼差話音一落,不由分說,就用鎖魂鏈將周書白套住!

    那鎖魂鏈,不愧是傳說中專門捉拿游魂野鬼的神器,周書白一被套住,頓時痛入骨髓,剛才的車禍只是一瞬間,都沒有這么的痛徹心扉。

    他慘叫出聲,同時奮力掙扎,大聲叫道“兩位好漢,小弟我還有父母高堂,我命不該絕,我還年輕啊!求求你們,讓我回去吧,或者讓我再見一眼我爹媽,讓我道個別也行啊!”

    但那黑無常先生一聽,本來已經夠黑、夠猙獰的鬼臉,頓時變得更加漆黑猙獰,只聽他說道“笑話!閻王叫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

    “老板,不要冥頑不靈,讓我兄弟二人為難,對你沒好處的!”

    “嗯...這一路上九曲十三關,當中有一處所在,叫做望鄉臺,您只要肯舍得打點一二,自然會和你爹媽在夢中相會!”

    “好了!陰司過境,生者回避!上路了!上路了!”

    那黑無常話音一落,人群立刻無意識的為他們讓出道路,這黑白無常,便鎖著周書白的魂魄,騰空離地。

    周書白還在掙扎,口中喊著“放開我!放開我啊!”

    “黑面鬼、白面鬼!你們不捉酒駕的!捉我干什么,這還有天理嗎,還有王法嗎?你們瞎了眼睛嗎?他酒駕撞死人啊!酒駕你們懂不懂!”

    但不管周書白怎么喊、怎么叫,也是無濟于事。

    那白無常聞言后,還輕聲的嘀咕了一句“什么酒駕不酒駕的,飲了些許小酒駕車又如何,人家又不是故意撞死你。”

    “再者說...捉了他,香火錢可怎么辦吶!這一年一年的,人家供奉的可不少啊,哪像你這般的鐵公雞?”

    那黑無常也是附和說道“哥哥說的極對!”

    這兩個鬼差一路行去,速度非常的快,一轉眼間,已經帶著周書白不知飛到了哪里。

    這中間,周書白看到有上百對長的一模一樣的黑白無常,正押解著和自己一樣的魂體,向著同一方向飛去。

    那其中有和自己一樣,被鐵鏈鎖身,痛苦不堪的!

    也有個別的魂體,卻是趾高氣昂,坐在一頂漆金紙車內,被黑白無常抬著飛行!

    周書白還看到一個最過分的,那是一個滿頭鶴發的老人,他身上穿著一件青色貂皮壽衣。

    周書白親眼見到,那老人將他手上戴著的一件玉鐲摘下,交給了黑無常,頓時黑無常猙獰恐怖的臉上,竟然堆起了笑容,還將那老人馱在自己的背上,如同騾馬一樣,載著他飛行!!

    ...

    人這一輩子,其實就那么回事,為名為利機關算盡,為財為色壞事做絕。

    到頭來兩腿一蹬,生前再怎么繁花似錦、顯赫富貴,也只是鏡花水月,夢幻泡影。

    正是人去如燈滅,猶如湯潑雪。

    周書白原本也是這么認為的,但凡是個正常人,大約都是這么認為的。

    只不過...此時、此刻...

    周書白才發現自己完全錯了,他感覺自己的曾經的世界觀,完完全全的被顛覆。

    他生前的世界,財可通神...

    死后的世界,原來也是這樣,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能使鬼做驢!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52606_22_64-m
神級巫醫在都市
作者 五志
  身懷巫醫傳承系統,擁有驚世醫術,人鬼妖神個個能醫!
  校花警花,護士明星,各式...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