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金生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收到高中錄取通知書的時候,九哥對我說:“十一啊,要不你就別修道了,專心讀書。以后九哥送你去外國留學,然后你隨便搞高科技,去納斯達克上市,賺了錢給九哥養老就好。”

    我笑著說:“九哥,我是無所謂啊。只是我怕師祖不同意。”

    九哥一臉沮喪的說:“算了,那你還是修道算了。”

    由于學校距離珍寶齋比較遠,所以我便在學校附近租了一套房子。大牛和二虎自然算是跟著住進來的。我這兩位可愛的師弟,每個月一號一發工資就興高采烈的去網吧開寶箱。第二天便又垂頭喪氣的回來。

    開學典禮過后,剛走到校門口,我便看到大牛和二虎在校門口東張西望。看樣子是等我。我走過去對大牛說:“大牛,你們兩個下次別在校門口等我了,就你們兩這身板,這表情,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來堵我的。”話還沒說完,學校的門衛果然走過來說:“你們幾個干什么,是不是想打架?”

    我笑著對門衛說:“沒事門衛叔叔,他們只是長得兇悍了一點,其實是好孩子。”打發了門衛,我帶著大牛二虎來到了附近的ATM。

    我拿出銀行卡,正準備取錢。卻見大牛湊了上來。我轉身對大牛說:“你們兩個別靠那么近,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是在脅迫我的。”

    二虎嘿嘿的笑著說:“師兄,別開玩笑了,就我們倆個,再多一對也不是你的對手。”

    大牛連忙點頭說:“是啊,師兄,我就是好奇你卡里有多少錢,怎么老是取不完。”

    我轉過身,開始輸密碼。一邊操作一邊說:“我說,你們兩個,就不能找點別的愛好么。非要沉迷網絡游戲。沉迷網游也就算了,還喜歡開寶箱。你們不記得九哥說過的么,你們兩個,三十歲之前,連買汽水中“再來一瓶”的運氣都沒有。”

    大牛拍了拍二虎的肩膀說:“師兄,這不怪我。都怪二虎。我也不想去來著,想著發了錢就還給師兄你的。誰知道二虎他哭爹喊娘的拉我去。”

    二虎一推大牛說:“什么叫我哭著拉你去,我就這么一說,是誰屁顛屁顛的就跟著我一起去的。”

    我取好了錢,轉身見兩人似乎要打起來便說:“怎么著,是分贓不勻,準備內訌么?是的話趕緊啊,待會還要吃飯呢。”

    一聽到吃飯,兩人立馬就閉上了嘴。大牛連忙搖頭說:“咱們先吃飯吧。師兄,這開學的第一天,是不是要好好吃一頓慶祝一下?”

    二虎點頭說:“對啊,我聽說北方紅最近在搞周年慶,打九折呢。”

    看著這兩個可愛的師弟,有時候我都懷疑九哥經常不在家,并不是去執行任務,而是為了躲著自己的這兩個徒弟。“行吧,那就去北方紅吧。不過,這可得記帳。”

    大牛點頭說:“行啊,師兄,您記著。下個月發工資直接扣起來就行。”

    …北方紅,是附近很有名的菜館。雖然三才市地處南方,我們三人也是正宗的南方人,不過由于常年鍛煉身體,需要更多的蛋白質和熱量,所以我們都偏愛北方大塊肉塊餅的菜色。

    北方紅內,已經有不少食客,要了一間包間,落座之后,大牛一通海點。滿滿的一桌子菜。當然,還有兩打啤酒。因為我們是熟客,服務員并不奇怪。上完了菜便出去關上了房門。

    我見沒人,便拿出兩疊百元大鈔說:“按說你們每個月都有三千塊的工資,就不能省點花么?少開點寶箱不行么?”

    大牛拿過錢,收起來說:“師兄,這不是我和二虎食量大么。一個月三千塊,也就夠吃飯的。其他的什么都干不了。”

    二虎說:“對啊師兄,你腦子好使。我就想問你個問題,這開寶箱,千分之一的機會,那不是開一千次就肯定能中一次嗎?為啥我和大牛昨晚開了一千次,什么都沒有。”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九哥說得沒錯。大牛和二虎這種單純的粗線條性格,真的很適合修道。居然知道,既然沒有運氣就靠次數去堆。我想了想,盡量簡單的說:“這千分之一的機會,是每次單獨計算的。不是抽夠一千次就一定有的。有的人運氣好,抽一次就中。運氣不好的,抽一千次也中不了一次。”

    大牛恍然大悟的說:“哦,原來是這樣啊。那行,二虎下次咱們抽一千零一次。”

    我徹底折服了,沒有再說什么。九哥經常教導我,不要看大牛和二虎想事情簡單。但往往就是這種人是最讓人無奈的,不要試圖跟他們講道理,因為在他們的邏輯世界里他們永遠是對的。

    吃到一半,手機響起來了。我拿出手機一看,是金生水。

    金生水,臺灣籍商人,三才市最大的墓園老板。在那個房地產剛剛起飛的年代,有一個產業比房地產起飛的更快,那便是墓地產。由于國家政策推行火葬,所以墓地資源便開始緊缺。金生水便也籍此發了大財,成為了三才市數一數二的大富豪。一年多以前,九哥曾經幫金生水解決過他家鬧鬼的事情。而我,當時給九哥打下手,自然便也認識。此時金生水打電話過來,估計有事找九哥找不著,就找我了。

    接起電話,我說道:“金總,您好。”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幅典型的臺灣腔:“張小弟啊。在忙嗎?”

    我說:“我在吃飯。金總您找我有什么事嗎?”

    金生水說:“這樣啊,我還打算請你吃個飯呢。我有點事找張天師,但是他的電話不在服務區內。”

    我說:“金總您不用客氣。九哥他出去執行任務了。短時間內可能都沒辦法聯系他。”

    金生水惋惜的說:“這樣啊,那張小弟你什么時候有空啊,我請你吃個飯,有件事情想找你幫個忙。”

    我想了想說:“金總啊,這學校剛開學。我要上課。如果不是很急的事情的話,周末可以嗎?”

    金生水說:“行,這個周六我派人去接你。咱們見面再聊。”

    我說:“好的,我現在不在珍寶齋住了,在學校附近住。待會我把地址發給您,到時候您派人過來接我們就行。”

    掛掉了電話,只見大牛已經做到了我旁邊,一臉獻媚的說:“師兄啊,是不是那個金生水找你啊?”

    二虎也湊過來說:“金生水啊,那可是大有錢人,這可是一筆大買賣啊。”

    我白了兩人一眼說:“想什么呢。能不能解決還是個問題呢,現在就想著錢了。吃飽了沒有。吃飽了就回去吧。”

    大牛二虎一聳肩,便又回到了座位上開始吃了起來。我撥通的九哥的電話,電話那頭果然是:“您好,您所撥打的用戶不在服務區內。”

    題記:

    金生水,臺灣籍商人。在臺灣從事殯儀事業發家。五年前來三才市投資建成了三才市最大的私人墓園。據九哥說他原名不叫金生水,金生水是他發家后請高人改的名字。九哥的評價是,這個名字結合金生水的命格,是大富之名。但卻是取子補財,旺財而不利子嗣。所以金生水至今也沒有子女。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6853204_9_251-m
文化入侵異世界
作者 姐姐的新娘
  一群巨龍搬著小板凳日夜追看《權利遊戲》。精靈大德魯伊們因為《忠犬八公的故事》而潸然淚下。<...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