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書寫謀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嚴震自動過濾掉那一聲‘大叔’,心中嘆息,他的想象力如果足夠豐富,當初也不會放棄寫小說,事實證明他不是那塊料!

    面對圓星人充滿期待的眼神,他只得無奈道:“抱歉,我前天晚上剛注冊,要說起來,你是我前輩,該是你出出力的時候。”

    “哎,咱們兩個人在這討論這些也沒意義,要不咱組織個寫手復仇者聯盟?”

    嚴震心中一動,他想貼吧里發的那條帖子,人多力量大,群歐總好過單打獨斗,這姑娘的建議有點道理。

    但問題是他們找不到根源,無論想什么辦法,都是飲鳩止渴。

    時間在一分一秒中過去,等待的過程總是特別漫長,兩人困在無人的地下停車場,又聊了許多。

    嚴震發現軟件對男作者和女作者似乎存在一點差異,當然,這和女作者的寫作風格不無關系。

    筆名叫圓星人的女孩在昨晚接到的病毒任務之前,一直接的都是與戀愛相關的任務,需要交的文章也是言情相關的內容。

    昨夜是個分界點,難道所有作者不論風格類型,都要匯合了嗎?

    這才是一場真正的殺戮,可嘆他連適應的時間都沒有,就要投身到修羅場中開始拼殺。

    他想到那三個被懲罰寫手的死亡方式,說實在的,他心里是愧疚的,人雖說不是他親手所殺,但死亡的方式卻由他決定。

    他如果早知道,而又不得不做,那至少可以選擇比較溫和的方式,讓別人死得毫無痛苦。

    但現在一切都晚了,這座城市90%的人口正死在他筆下,他帶給這些人的痛苦,是永遠改變不了的。

    讓他困惑的還有另一件事,參與任務107人,他排前五十名,為什么是他?

    軟件為什么偏偏選了他的故事在現實中發生?

    “其實,你也是沒辦法,如果你不寫,總有人會寫,到時可能比現在的情況還慘。”

    女孩的安慰并沒讓嚴震覺得輕松多少,因為這一切只是開始,才第二天不是嘛,誰知道鬼軟件今天又會發布什么殘忍恐怖的任務!

    而他,沒有選擇,只能按照軟件的要求去做,否則,他會死,當然,正如女孩說的,他死了,并不是災難的終結,總有想活下去的人會繼續寫下去,直到世界的末了!

    本該在公司里統計報表的女孩,和嚴震在停車場總算挨到下班時間,走出辦公大樓,外面已是夕陽西下。

    街上的景象,卻慘不忍睹,倒在街邊的行人、被卡車撞進綠化帶的轎車、臉頰被煎餅鐵板烤焦的小販,平日里熱鬧的街道,隨處躺倒著一具具尸體。

    他們都是感覺身體不適,相信吃點感冒藥忍忍就會過去的一批人,嚴震知道他們死在街上的原因,因為,這是他寫的……

    剩下的那些亡者,應該都集中在醫院和各自家中,他敢保證,現在這座城市里,每個小區的房間里,都有布滿尸斑的尸體!

    災難片嚴震看過不少,但他知道那里發生的都是特效,然而此刻,這副人間地獄景象,是他親手所寫,為的,只是他能活下去。

    “對不起,你……不回去看看家人嗎?”

    “我父母都在老家,我一個人來這兒打工,幸好、幸好。”女孩面上裝作淡定,可是她充滿恐懼的眼睛泄露了她內心的真實感受。

    誰會不怕呢?

    男女老少、高矮胖瘦,現在,都是一樣的,他們臉色發青,暗紫色的尸斑布滿露在外面的皮膚上,口中是病毒感染造成的嘔吐物,這種病毒只有在最后,感染者死亡前,才會出現嘔吐的癥狀。

    時間剛剛好,所有的幸存者,在太陽落山后,等到了軍隊封鎖,他們將接受隔離檢查。

    嚴震有點后怕,如果他寫得是對幸存者進行全封閉式的隔離,那么,他連帶上自己的筆記本電腦的機會都沒有,不帶上電腦被關上幾天幾夜那可不行,那會要了他的命!

    通過這一次教訓也讓他學會,以后無論任務內容是什么,他都要給自己留條后路,任務可沒說,他寫的災難里,不包括他自己,不是嗎?

    城市中的幸存者被聚焦在市立醫院,這里已經被軍隊清理過了,空出病房給他們暫住。

    嚴震做過一系列的身體檢查,急忙回到自己的病房打開筆記本,遺憾的是,醫院的網絡斷掉了,也是,整個城市發生這樣的事,維持城市運轉的一應設施自然也不能幸免。

    可事實上,他遠遠低估了樂園的強大,在無網絡狀態下,他竟然順利登陸成功,并在今天的任務欄里,收到新的任務。

    這條任務簡單,卻致命。

    [請以對面病房的女人為受害者,寫一篇密室殺人題材小說,規定作者不能暴露自己,兇手隨機選擇,要求字數不低于一萬,時間限定12小時。]

    提示:對方的任務目標是您,小說不允許打草稿,即時更新,請注意,這關乎您的生死。

    讀完短信,嚴震背后的冷汗把內衫都浸透了。他快速整理著自己的思路,密室殺人,也就是說,不能走出這間醫院。兇手還必須是醫院中現有的人,可以是幸存者,是醫護人員,或軍人。

    最難的是,現在是兩人對決,他寫她,她寫他,誰先把誰合情合理的寫死,誰就是贏家。

    他不需要握刀,只需要敲擊鍵盤,但,這還是一場謀殺!

    他真的要做嗎?

    掙扎過后,答案是肯定的,他想活下去,那么現在,他別無選擇……

    不知不覺殺掉一個女人,在小說中并不難,難的是這個本該任他宰割的女人,同時也在組織語言,要殺掉他。

    他打消敲開對面房間的沖動,因為他們都是受軟件支配的傀儡,即便他能說動對方不殺掉他,但是,誰能保證軟件不同時淘汰掉他們兩個呢?

    既然只有一個人能活,總比兩個都去死要好吧。

    想清楚之后,嚴震在文檔空白處,敲下這樣一句話:

    [走廊人來人往,無論是醫護人員還是負責守衛的軍人,大家都各忙各的,無心分出精神去關注303號病房中的那個女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483482_9_25-m
刀碎星河
作者 豬小小
  「鈦級身,第九重!」「九陽真經,第十二層!」林峰懸空而立,鈦級身崢嶸而現,氤氳紫氣環繞全身...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