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悲劇的左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玉八卦?張遼立時想到了自己從小掛在脖子上的一塊玉八卦,因為他一直認為那塊玉八卦與他的身世有關,所以從不離身。

    小黑狗道:“那塊玉八卦就是貧道飛升前的法器,貧道飛升失敗,元神破碎,躲進玉八卦,渾渾噩噩,不知日月,待得再次清醒,已經是兩千年后,掛在你的脖子上了。”

    張遼聞言,面色不變,心中卻有些失望:“這么說來,在我之前,你也不知道這玉石是屬于誰的?”

    “不錯,貧道醒來時,你已經八歲了。”

    八歲?這么算來,這左慈居然悄無聲息的跟了自己近二十年,不過連他也不知道自己脖子上玉八卦從何而來,看來自己的身世永遠成迷了。

    張遼沒有說話,小黑狗卻繼續道:“你天生肉身強大,元神奇特,乃萬中無一的修道奇才,這玉八卦除了貧道,只能與你相通,貧道才能借助你神游時空,重回飛升之前,尋找道身,重新修行大道。”

    張遼黑著臉:“所以你才暗害我?”

    “不要打岔!”小黑狗忙轉移話題:“貧道發現你這個修道奇才后,元神入夢,暗示我丹鼎派傳人葛山收養你,并傳你道法,成為我丹鼎派傳人,待修道有成,滋養玉石,助貧道一臂之力。”

    “葛老頭?”張遼有些發懵,他立時想到了收養自己的跛腳道人,似乎總說要傳自己仙法,但根本沒法修煉,只是練出了一身力氣。但沒想到葛老頭居然是這個自稱左慈的家伙安排的。

    “沒錯。”小黑狗罵道:“只是沒想到葛山這個不肖傳人,悟性太差,學的道法狗屁不通,又怎么能教你!平白誤了你的資質,讓貧道憂心如焚的苦苦等了十八年,本已絕望,沒想到你為了泡妞,居然跑到了籃板下……貧道正好積聚了足夠的力量,推到籃球架,施展秘術,借助你離體的元神重回三國時代,進入飛升前道身,兩世感悟,足以成道飛升!”

    張遼看著小黑狗狂熱的神情,一時也是無語了,修道都修成這模樣了,還想著飛升,這也太狂熱了!

    不過如此一來,左慈對他恩怨也難以分清了,畢竟是他找來葛老頭,養了自己十多年,以他有恩必還的性格,此恩他不能不記住。

    他看了看模樣凄慘的小黑狗:“你既然能回到這個時代,怎會落得如此……額,你懂的。”

    小黑狗的狗牙咬得咯咯作響:“玉八卦在時空中破碎,貧道本是打算元神先歸道體,再助你重鑄元神,隨貧道做個道童,逍遙自在修道。誰料你的元神竟先歸了這張遼的軀體,牽引貧道殘魂就近入了這黑狗崽軀體……莫非這就是天道反噬!這張遼行軍打仗,居然還養黑狗崽!害貧道如此,著實可恨!”

    張遼立時閉嘴,原本的張遼并沒有養狗,但這貌似是他手下楊漢剛養的小狗,他自然要袒護一二,其實這個也不能說是楊漢的錯吧,只能怨左慈悲催。

    他想了想,認真的道:“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所以把你變成了小黑狗,這應該是大道真義吧!”

    “狗屁個大道真義!”小黑狗頓時跳起三尺高,發了一陣癲狂,才靜了下來,看向張遼,一支爪子撫著下巴須毛,模樣令人發笑,神情卻極為熱切:“文遠,貧道既已回此世,此世當有左慈,只是如今貧道力量不足,無法修煉,你卻乃萬中無一的修道奇才,只要你好生修煉,必能助貧道脫離此軀,回歸道身。”

    張遼一聽,連連搖頭:“不練,不練。”

    他瞥了一眼那悲慘的巴掌小黑狗,笑話,修道修成這樣,還不如直接去撞死!左慈的道法八成不正宗,不靠譜,要知道歷史上煉丹害人害己的道士多了去了,沒見哪個真長生的。

    小黑狗似乎對張遼的品性很是熟悉,眼珠子一轉:“你若肯修煉,貧道助你一統天下,到時選聚天下佳麗,匯集三宮六院,比那諸侯又強了百倍,豈不快哉!”

    三宮六院!又是三宮六院!但就是小黑狗接連兩次拋出的誘惑,卻讓打了二十七八年光棍的張遼心中大動,不過他面色卻是不變,嗤笑道:“一統天下,可不是修道能修出來的。”

    小黑狗傲然道:“貧道熟知三國歷史,兩世為人,無所不通,助你一統天下,又有何難?”

    張遼摸了摸下巴:“飛機大炮會造麼?”

    “……”小黑狗沉默。

    “會不會召喚猛將?”

    “……”小黑狗繼續沉默。

    “哎!玻璃會造麼?”

    “……”

    “好吧,土豆、紅薯、玉米、辣椒能搞到麼?”

    “……”

    “說吧,你會做什么?”

    “……貧道雖然元神殘缺,但仍有一項本領,能監控四方。”

    “偷窺?哥不是變態,還有沒?”

    “這個……貧道會教你修道!”

    “能七十二變么?”

    “……”

    “能翻筋斗云么?”

    “……”

    “可得長生否?”

    “……這個應該行吧?”

    “呸!出家狗可不能打誑語!”

    “……雖然不一定能長生,但修煉之后可御女三千,洞房不敗,誰不知道貧道的房中術獨步天下。”

    “嘖嘖!這個不錯!可以學!”

    “不過貧道眼下記憶還沒有恢復,需要記憶恢復后才能補全道法,教你修煉。”

    “我呸!都是空中樓閣,鏡花水月!無能之輩!還不如把你養肥了吃狗肉!”

    “娘希匹!汪嗚!你小子果然不是什么好東西,變臉比翻書還快!”

    “阿丑!你又咬我!哎吆,你沒狂犬病吧!老紙去哪里打疫苗?”

    “滾!”小黑狗齜牙威脅道:“莫怪老子沒提醒你,你如今應該是在董卓麾下,而且還沒有投靠過去,小命懸于一線。要知道董卓此人最是殘暴,喜歡殘殺活人助酒興,笑看火燒活人,火燒雒陽二百里的宮殿和小草,視人命如草芥的超級大暴徒!曾有一個名叫擾龍宗的官員不小心佩劍去向董卓匯報工作,就被‘嚇著’的董卓直接拖出去咔嚓了!而且還有……”

    隨著小黑狗一件件事情擺出來,張遼的臉色越來越白。如果原本張遼的記憶沒錯的話,明天他就要去見董卓了!我去!老紙剛穿越過來,可不想再丟了小命。

    他硬著頭皮,不是很肯定的道:“阿丑,原本的張遼不是應付了董卓,活了下來了?我應該沒事吧?”

    小黑狗嗤笑一聲:“原本的張遼何等的大將風范,應付過去自然沒問題,但在董卓麾下也是隱忍低伏,你呢?一個傻小子,腦子一熱就沖動,依貧道看,沒兩天就被董卓砍了頭。”

    張遼聞言,不但沒生氣,反而臉皮動了動,擠出一副諂媚的笑容,忙去撫摸著小黑狗雜亂的狗毛:“那個阿丑啊,你快給哥說說,該如何應對董卓?”

    “狗小子,別擺出那副惡心的模樣!”小黑狗鄙夷的罵了聲,隨即冷哼道:“還叫我阿丑?”

    “那個……丑仙長。”

    “娘希匹!請叫我烏角先生或者元放公。”

    “元放?這個好!元放,對于應對董卓,你怎么看?”

    “……”

    左慈雖然喪失了大半的記憶,此時也沒有太大的本領,但總算是對漢末三國時期的情況極為熟悉。當張遼告知左慈此時是中平六年九月十六時,左慈便結合剛才查探到的情況和自己前世的記憶,給張遼說明了雒陽這段期間發生的情況。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413595_5_222-m
唐磚
作者 孑與2
  夢回長安,鮮血浸染了玄武門,太極宮的深處只有數不盡的悲哀,民為水,君為舟,的朗朗之音猶在長...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