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脈動瓶子也是緣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2028年6月8日,江南市。

    叮叮鐺鐺……叮叮鐺鐺……白澤腳欠的踢著路邊的一個脈動瓶子,邊踢邊走著,發泄著心中的某種不爽。

    此時已然深夜,白澤與李宇軒剛從路邊攤吃了燒烤,還喝了些啤的白的,今天兩人玩的都有些瘋,因為該死的高考終于結束了。

    白澤整個人都喝的有點懵逼了,東倒西歪的,喝的連他媽是誰都不認識了,當然他壓根就沒媽。

    “酒量不好非要和老子玩十八相送,****了吧,哎,車多,你不要命啦!”李宇軒趕忙拉住要往馬路中央蹦跶的白澤。他知道白澤心情有點不爽,本來今晚白澤是約了妹子的,哪想妹子爽了白澤的約去和班里的富二代約會去了,而且這妹子還是白澤喜歡了五年的何小薇。

    “女的果然都是賤,娘的,大爺的……”白澤氣憤的對著腳下的脈動瓶子就來了一個大力抽射,瓶子被大力驅使著飛到空中,好死不死的砸到了前面帶著鴨舌帽的女孩頭上。

    這深更半夜的,街上本就沒有多少人,隨著鐺的一聲悶響,瓶底頓時和這個女孩的頭部來了個親密接觸,女孩頓時摸著后腦勺齜牙咧嘴的轉身,還翻著白眼,顯然是很痛的。

    “看什么看,就是我干的。”白澤倒也實在,很爽快的承認了,他現在看誰都是一副欠他錢的樣子,還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欠揍樣子。

    “不好意思,我朋友喝大了,不好意思啊,見諒,見諒!”李宇軒忍著笑,很有禮貌的道歉,讓喝的懵逼的白澤收斂點。

    “大半夜的,一個女孩子,打扮的花枝招展,穿著個短裙在街上走,能是什么好貨,八成啊……”白澤還要說,李宇軒直接捂著了他的嘴。

    “你……!”女孩不耐的指著白澤,想罵人,忽然包里的手機響了才作罷,“喂……好的,我知道了……”

    女孩對著電話說了幾句,用鄙夷的眼神看了白澤幾眼,后退幾步,尋了個方向,轉身就小跑了起來,好像趕著去干什么事情。

    “看到了吧,客人催了,我說錯了嗎?”白澤賤賤的哈哈大笑,“嘔……”笑的太張狂,一下就吐了!

    白澤扶著路邊的一顆歪脖子樹吐了好一會,誰也沒有把剛才的鴨舌帽女孩當一回事,可是有時候緣分就是來的那么飛揚與肆意。

    “救命啊,救命……救命啊……”一段撕心裂肺的叫喊聲響徹在這寂靜的深夜,叫的如殺豬般的凄慘。

    “誰在鬼叫啊。”白澤擦了擦嘴,他并沒有聽清是在叫什么,因為胃臟鬧騰的厲害。

    李宇軒比較清醒,“好像是有人在叫救命,感覺就在前面,就是剛才那女孩進的那個小巷子,但聽聲音卻是個男人叫出來的。”

    “哎,你說是不是嫖客沒給錢,剛才那女孩又糾纏,嗯,你懂的,霸王硬上弓,哈哈。”白澤壓根就沒當回事,酒精沖腦,腦洞大開,沖著李宇軒奸笑。

    “又跟你沒關系,不早了,再不回去,我老媽要發飆了。”本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精神,李宇軒拉著白澤就要走,但白澤卻是不干了,酒喝多的人,思維比較奇怪,一般和平時是相反的。

    “去看看又怎么了,說不定可以有意外收獲。”

    “還是不要管比較好,真出事了,我們報警都來不及。”

    “慫貨,玩過守望先鋒沒,這個世界需要英雄!”白澤鬼使神差的從嘴中冒出了這句話,在路邊撿了個磚塊,就快步往呼救聲傳來的方向蕩去。

    “救命啊!……”呼救聲還在繼續,李宇軒也是無奈了,搖搖頭跟在了東倒西歪的白澤后面。

    此時街上黑乎乎的,好多店面的門都關了,只有巷口的一間自助情趣用品店還在發著彩色燈光,剛才的女孩就是進了這個巷口,救命聲也是從這個巷口傳來的,此時已經更見凄厲。

    白澤氣勢洶洶的最先到達,路過情趣用品店的時候還朝里面偷瞄了兩眼,只是剛到達的時候,很巧合的救命聲嘎然而止了,白澤好奇的伸頭朝里看了一眼,只是一眼,身體就直接僵硬住了。

    “怎么了?”李宇軒跟在白澤的身后,有些好奇的伸頭,頓時眼睛就直了,巷子里有四個人,三男一女,一個男人手中拿著刀對著另一個男人的肚子就是捅了過去,邊捅邊逼問著什么,神態有些瘋狂。被捅的那個應該就是叫救命的那個人,借著昏暗的光,那人應該是上了年紀的,反而捅人的那個年紀不大。

    李宇軒下意識的就要叫,白澤反應快此時卻是一把捂住了他的嘴,把他按在墻上,給他比了個禁聲的手勢。兩人都被嚇的緊張喘氣,白澤更是酒都嚇醒了大半,一瞬間背后出了大量的虛汗,口干舌燥。

    “怎么辦?報警嗎?他們是不是黑社會啊,殺人啊。”李宇軒六神無主的問。

    “警察來,他們早跑了。”

    白澤看的清楚,剛才那帶帽子的女孩也在其中,一直在學校中廝混的他們哪遇到過這種事,本能的決定是趕快跑,跑遠了再報警。

    臨決定之前,白澤下意識的又小心的伸頭朝巷子里看了一眼,這一看不要緊,差點就魂飛魄散了,剛才捅人的那家伙就靠在巷口的墻邊瞪大著眼睛看著白澤。

    兩人瞬間就大眼瞪小眼了。

    “啊,不好意思,路過,路過,我們什么都沒看到。”白澤下意識的后退,順手還扯了一下李宇軒,接著大叫了一聲:“跑啊!”

    嘭嘭嘭……也沒看清楚迎面的是什么,只見黑影一閃,接著白澤和李宇軒就雙雙倒下了,黑影是一條腿,一條大長腿,就是剛剛的帶鴨舌帽女孩,竟然還是個練家子,這叫報應不爽。

    “哎呦,哎呦。”李宇軒不停的喊痛并捂著胸口被踢過的地方,白澤或許酒精的麻痹作用倒是沒有感覺到有多痛,反而有些麻。

    “剛才是不是就是你扔的瓶子砸我頭上的?”鴨舌帽女孩用白嫩的手拍了拍白澤的臉蛋,一臉的調侃。白澤則一臉的尷尬,藏在身后的磚頭則一直暗暗握在手中,扯著臉笑,“誤會,誤會,那是我的失誤!”

    “你們剛剛都看到了什么?”剛才捅人的那個青年一臉的嚴肅,抱著肩膀就逼問了過來,或許是心里作用,白澤甚至從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殺氣,下意識的就往后靠了靠。

    “沒有啊,我和我朋友剛剛準備去買套的,聽到巷子里有動靜就伸頭看了看,哪想你一動不動的杵在墻邊,我以為遇到了鬼,就叫我朋友跑,是不是啊,李宇軒?“白澤強笑解釋著,還用手肘捅了捅身后的李宇軒,李宇軒趕忙點頭,還順手指了指巷口的情趣用品店,說是確實要買套。

    這時候第三個人出來了,是個肌肉結實,身高一米八幾的家伙,白澤在看到他的一瞬間把我在身后的磚頭緊了緊,他一直在想該怎么逃跑的問題。

    “都處理好了,這兩個怎么辦?要一起解決嗎?”這個人說著還朝白澤和李宇軒邪邪的笑了下,他說的處理好了,很明顯是處理好了尸體。

    “張大年你不要嚇他們了,道院的規矩,不能殺普通人,不過也確實有點難辦。”帶著鴨舌帽的女孩收起笑容皺起了眉頭。

    白澤可以感受到身后的李宇軒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在抖,李宇軒太瘦弱,平時也不怎么打架,此時遇到幾個殺人不眨眼的黑社會自然十分的抓瞎。白澤要好一點,但也好不到哪去,打籃球的時候偶爾會和隔壁班起沖突打群架什么的,但經驗也是有限。

    “快點解決,我們還有其他的事要處理,這次的事情不能泄露半分讓外人知道,必要的時候殺兩個普通人也沒什么,有責任我來擔著。”剛才捅人的家伙一直抱著肩膀在旁觀,他才是這三人的頭目,在他眼里根本就沒拿人命當回事,后來白澤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姬浩然,一個傲到天邊的家伙。

    “可是……”

    “林曦你是女人,這種臟手的事情還是我來吧。”肌肉結扎的張大年捏了捏自己的拳頭,向白澤走了過去……

    “去你M的。”白澤非常討厭這種任人魚肉的感覺,感覺自己的命都不是自己的了,這個時候,是個人都會反抗的,于是逆勢而起,在站起的瞬間就把背在身后手中的磚頭就對著張大年的腦門扔去,如此近的距離,白澤相信沒有人可以躲過。接著就對著看似瘦弱的林曦就是一個沖撞……

    白澤的想法是以最快的時間控制三人中看似最弱的林曦,然后再另尋他法。

    事情看似很順利,他那一磚頭的確是扔到了張大年的腦門上,只是張大年就跟沒事一樣,皮都沒破,晃了晃頭,瞪著他,非常的憤怒。

    而他此時也沒沖到這個叫林曦的女孩身邊,卻很倒霉的好像被什么東西給絆倒了,手肘和水泥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

    白澤以為是被誰下了絆子,哪知低頭看了看卻是一縷綠色的藤蔓,好死不死的就系在了他的腳上,也不知從哪來的。同樣的,在白澤的動手的時刻,李宇軒也不傻,撒腿就跑,只是和白澤的命運一樣也是被一條藤蔓絆倒了,而且更可怖的是李宇軒竟然被藤蔓給拖了回來。

    什么鬼?藤蔓竟然有意識?會自己動?白澤心中大駭,難道是酒沒醒出現了幻覺,白澤使勁揉了揉眼,只是還沒想明白就被人提了起來。

    “****的,敢偷襲我!”張大年單手就把白澤提溜了起來,對著白澤的肚子就結結實實的來了兩拳。

    “嘔……”白澤立馬就吐了,把晚上吃的喝的都吐了出來,還好死不死的吐在了張大年的身上。

    “啊……NM啊,我要扒了你的皮!”張大年嫌棄惡心的把白澤當垃圾給扔到了一邊,開始就把上衣的T恤給脫了,或許是嗅覺太敏感,聞到一股酸爽的味道,也沒忍住吐了,倒是要把揍白澤的事擱置到了一邊,反胃的眼淚都刺激出來了。

    “張大年你也真夠遜的!”林曦用手捂著嘴皺眉說道。

    ……

    白澤本以為這下在劫難逃了,捂著肚子在地上翻滾,痛痛讓他的神經清醒又迷糊,迷迷糊糊中聽到林曦說可以不殺他們,只要把他們的記憶清洗了就可以了,就算有后遺癥也只能算他們倒霉!

    “看著我,你將會忘掉今晚的一切,睡一覺,一切都忘掉……”

    忍著肚子中的絞痛,白澤瞇著眼睛看到那叫林曦的女孩單手勾起了李宇軒的頭,然后雙眼直視著李宇軒的眼睛,說出了上面那句話。

    更詭異的是,李宇軒竟然鬼使神差的面色呆滯,重復道:“我將會忘掉今晚的一切,忘掉,一切……忘掉,一切……”接著就閉上了眼睛,倒了下去。

    催眠嗎?心理暗示嗎?這些到底是什么人?人對未知的事情都有著恐懼,如果記憶能被清洗,那么一個人存在的意義也就可以被抹除了,這不可能。

    “輪到你了。”林曦扔下李宇軒朝白澤走來,腳步聲由遠及近,白澤就像是古代在法場上等待砍頭一樣的恐懼。

    白澤眼睜睜的看著林曦穿著白色涼鞋的小腳不斷走近,最后的記憶只看到她那幾顆涂了紅色指甲油的腳趾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1667168_4_74-m
超級仙學院
作者 尺長寸短
  都市中有這樣一所學院,它不教人數理化,而是教人武功祕法,神功異能。學院的老師也不是一般的老...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