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記憶的錯亂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夏天的早晨總是清冷,當冷意侵襲身體的時候,白澤終于是醒了過來,頭痛欲裂,口干舌燥,就像以往宿醉醒來時一樣!

    而李宇軒就睡在他的旁邊,白澤想起昨晚的事情十分的心有余悸,就像做了一場夢。

    于是他趕忙推醒了李宇軒,“喂,醒醒,醒醒!”

    “咦,這是哪里?我怎么會在這?”李宇軒十分懵逼的起身揉了揉眼。

    “走,起來,快離開這里,也不知道他們還在不在了?”白澤推了李宇軒一把,環顧四周空無一人的街道低低的說,他害怕林曦他們還在附近。

    “你說誰啊,神神鬼鬼的,待會先吃點早飯再回去吧,都是你害的,昨晚非要喝酒,喝了酒還要去嫖,讓我陪你去買套,結果我們兩就醉死在馬路上了。”李宇軒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灰,邊抱怨著邊說道。

    “你說什么鬼話呢,昨晚我們目睹了兇殺案,還被黑社會打的事情你不記得了?”

    “你沒發燒吧,還兇殺勒,你偵探小說看多啦,還是你昨天考試考迷糊了,走了,去吃早飯去。”李宇軒摸了摸白澤的頭,一副看****似的眼神。

    “你真的忘了?”白澤忽然想起昨晚林曦說過的什么記憶清洗的話,頓時心間大駭。

    “忘了什么啊,你腦子沒毛病吧,昨晚喝酒喝傻了?”

    “我……你等等。”白澤越想越覺得駭然,昨晚的事情那么真實,不可能是他的幻覺,而且他的肚子到現在還疼呢,于是他掀起了T恤,指著肚子上的淤青對李宇軒道:“昨晚我們目睹了兇手,我還被一個黑社會打,你也不記得了?”

    “什么黑社會啊,這是你昨晚踢瓶子砸到一女孩的頭,還不道歉,被人家男朋友打的。”

    白澤越是和李宇軒解釋,越是感覺不對,他們兩個人的記憶有一個絕對出了問題,在這么天蒙蒙亮的早上,白澤第一次覺得這個世界好陌生。

    怎么回事,怎么會變成這樣,如果是清洗記憶?為什么我還記得,難道是我的記憶出了問題?

    白澤當下就問李宇軒:”你還記得昨晚被我用瓶子砸到頭的女孩長什么樣子嗎?“

    “昨晚我們都喝大了,誰還記得啊。”

    “廢話,昨晚你沒醉。“

    “我醉了。”

    “你沒醉。”

    “你神經病吧。”李宇軒看白澤這么激動,有些懶得搭理白澤。

    ……

    白澤為了證實自己昨晚沒有做夢,大早上就在這情趣用品店周圍勘察了起來,尤其是巷子里昨晚捅人的地方,應該會有一點血跡,可是找了半天什么都沒有。最后無奈之下,他選擇了報警。

    殺人案是大案,警方接到了白澤的報警于是很重視的四處勘察起來,卻一無所獲。警方還順帶著調取了監控錄像,可惜在情趣用品店周圍的幾個錄像被人破壞了,但是離著那里一百來米的地方的一個攝像頭還是有用的。

    就是白澤踢瓶子砸到林曦頭的地方,完完整整的錄了下來,畫面有些昏暗,但勉強能看出人影,其中的一幕則讓白澤直接瞠目結舌,當時林曦明明是一個人,可是錄像中卻是兩個人影。

    無奈陪著白澤到警局的李宇軒看到此景,頓時和白澤解釋道:“我說了,你被那女孩男朋友打了,你還不信,她壓根就不是一個人,你昨晚喝大了,記得沒我清楚。”

    “不可能啊,就是一個人啊,不會的,不可能。”白澤面紅耳赤,據理力爭,可惜那個攝像頭只能拍到這么一點點,白澤的論據就這么被毫不留情的推翻了,甚至被當成神經病被一個老警察轟了出去。

    “白澤你昨晚到底做什么夢了,報假警是犯法的,幸虧里面警察看我們都是學生沒有追究,你就是喝大了……”

    “你別煩我,讓我一個人靜一靜。”白澤捂著頭,腦子中千頭萬緒,感覺就像自己瞬間被全世界的人當成了****。

    不可能啊,怎么會是兩個人,難道被人改了錄像……直到回到家門時,白澤都是心不在焉的,他肚子不時發出的暗痛,提醒著他根本沒有做夢。

    ……

    白澤住的地方在夢圓小區B區,是那種回遷房,他和他姥爺一起住。當年他老娘未婚先孕生下他,死也不說他爹是誰,當時那個年代又很封建,為怕鄰里閑言碎語,于是在他三歲斷奶那年他媽就被姥姥趕出了家門,至今都沒有回來。而姥姥又在他九歲那年打牌時贏錢太高興,腦溢血死了,一場悲劇。

    姥爺白德勝年輕時當過兵,立過赫赫戰功,本來是能在華夏國撈個大官當當的,可惜姥爺性子倔,不愿當官,分了幾畝地又開始做起了賣豬肉的老活計,加上國家的退休金,和白澤生活的勉強還算可以。

    當然姥爺脾氣也是一貫的火爆,看到白澤推門進來,頓時就是各種呵斥,說夜不歸宿,到處鬼混,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關心白澤的高考成績。

    “考的一般般,平時成績就那樣,你還指望我超常發揮?”白澤本來就煩,一回來就被各種問這問那就更煩了。他一直覺得以當初姥爺的從軍時的參謀長高職,如果愿意從政,現在早就進中央了,他們白家也是雞犬升天,他白澤還用參加什么破高考?根本就是吃喝不愁好不,所以他一直覺得姥爺很迂腐。

    白德勝頓時吹胡子瞪眼,每次問白澤成績的時候,白澤都說還好之類的敷衍話,結果一考試開家長會,老師總是會和他促膝長談,說白澤挺聰明的,如果愿意把精力放在學習上一定能考個名校之類的云云。

    “我老早告訴過你的,你要是考不上本科,我就送你去當兵,讓你吃點苦,整天就跟個游魂一樣到處晃蕩。”

    “知道了,知道了,天天老生常談,耳朵都起繭子了。”白澤換了個拖鞋,想起昨晚的事情,忽然問了見多識廣的姥爺一句:“姥爺你有沒有遇到過什么靈異事件,就是那種很邪乎的事情。”

    哪想姥爺的反應卻很大,“你遇上什么臟東西了?”

    “沒有!“白澤趕忙搖頭。

    白德勝舒了一口氣,“你脖子上帶著我們白家的傳家寶,龍縛玉,誅邪退避,應該不會遇到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

    “這東西真那么神奇?”白澤把藏再衣服里的長長的玉拿在了手里,玉佩是那種白玉,晶瑩剔透,雕的是一條龍被九條鎖鏈緊緊束縛的痛苦怪異樣子,挺奇怪的。

    “當年我們白家祖先,殺神白起坑殺了四十萬趙兵,為了怕怨靈纏身,找了個得到高人求來的,這可是我們白家代代相傳的,傳男不傳女,哪怕最困難的時候,我們白家人都不得把他賣掉,任何妖魔鬼怪見了都要退避……”

    “好了好了,你這傳說故事就只能騙騙小孩吧。”關于這玉的故事,白澤小時候第一次聽的時候還覺得驚奇,聽了這么多年,早就見怪不怪,當然也沒覺得這玉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74-m
最強開光系統
作者 開光化石
   最強開光系統,萬物皆成神器!   【叮,開光成功。獲得內褲(卓越品質)】   內褲(...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