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四姑娘……”

    “四姑娘!”

    一直忍受著病痛的折磨,盡數月來一直沒有好好睡過覺,這會子總算解脫了,又是誰在她耳邊喊個不聽?

    這哭哭啼啼的聲音……好吵……頭好疼……

    等等,頭疼?霍蕓萱疑惑,努力睜開雙眼,印入眼簾的,卻是一個身穿素色的婦人,頭發上還別了一朵白花,眼眶也因為長時間流淚揉擦而顯得紅腫。

    只是這人的裝束……現在哪里還有家里死了人穿這樣的素衣的?

    見霍蕓萱睜開眼睛,那婦人急忙擦干凈臉上的淚水,擠出一個笑來:“四姑娘,四姑娘您總算醒了!”

    說著,似是又要流淚:“四姑娘真真是個烈性子,不過是被下人們說了幾句,便想不開自盡,侯爺生平最寵愛四姑娘,若是四姑娘有個什么三長兩短,您要妾身九泉之下怎么與侯爺交代。”

    霍蕓萱眼里閃過一絲疑惑,微微皺眉,卻覺得頭疼的厲害,抬手扶額,卻愣了一下,這明顯不是她的手,這只手的主人,看上去大概也就只有十一二歲吧,再看看衣袖,是極普通的白色中衣,霍蕓萱腦海里一個念頭快速閃過,瞳孔緊縮,朝其他人看去,其他人皆是一身素衣,那樣的裝束像足了畫中大戶人家丫鬟的模樣……

    是夢?還是她真的狗血的穿越了?

    “四姑娘?四姑娘怎么不說話?可是哪里不舒服?”

    坐在床邊的那個人一直在與自己說話,可是不知為何,霍蕓萱就是瞧她不上,微微皺眉,想問她是誰,卻又覺不妥,現在不知道是什么情況,不能讓別人知道她什么都不記得了。

    不知要說什么,只好按兵不動,看著眼前的人哭哭啼啼。

    芹芳被霍蕓萱這般直勾勾的看著著實哭不下去了,只好,擦了擦眼淚笑道:“四姑娘這么看著妾身作甚?”

    想來這具身體的主人行四了,見這人一身夫人打扮,卻自稱妾身,又喚她一聲“四姑娘”,霍蕓萱想到紅樓夢里趙姨娘即使是賈環的生母,也要喚她一聲三爺的,想來,這位夫人便是位姨娘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這具身體主人的生母。

    細細想了想,霍蕓萱啞聲開口道:“我沒事……姨娘去忙吧。”

    似是有了主心骨說話一般,霍蕓萱話音剛落,站在床邊一個媽媽打扮得婦人便冷聲開口道:“既然姑娘醒了,想來芹姨娘還有許多事要做,老奴便不需留了。”

    話音剛落,便有幾個丫鬟打扮得姑娘起身,將芹芳請了出去。

    芹芳剛出去,霍蕓萱還不等開口問些什么,那將芹芳請出去的媽媽便啐了一口,罵道:“真真是不要臉,姑娘明明是舍不得侯爺一時想不開才撞了棺材,這會子到她嘴里卻真成了那等子沒心肝的人了!”

    說罷,見霍蕓萱瞧她,卻不說話,以為霍蕓萱惱了,不由勸道:“老奴知道姑娘向來信重芹姨娘,不喜老奴說她什么,只是芹姨娘她真的不是個好的……”

    “等一下,”羅媽媽還未說完,便被霍蕓萱出聲打斷,她疑惑的看著這位媽媽,不知道為什么,心里總有一個聲音告訴自己,要自己相信她,逐笑道:“過去是我的錯了,日后還希望媽媽多多提點著些才是。”

    羅媽媽驚訝的瞪大眼睛看著霍蕓萱,有些不相信這是從霍蕓萱口中說出的話:“姑娘……姑娘您……”

    相比羅媽媽的驚訝,一旁伺候的幾個小丫鬟倒是顯得欣喜地多:“媽媽,姑娘總算是聽進去了。”

    羅媽媽連忙雙手合十念叨了一聲:“阿彌陀佛”,似是喜極而泣:“許是侯爺在天顯了靈。”

    霍蕓萱看著羅媽媽,不知道該怎么解釋自己已經什么都不記得這一事情。

    一旁的知畫似是看出了霍蕓萱欲言又止的模樣,她是先夫人羅氏給霍蕓萱挑選的丫鬟,自幼服侍霍蕓萱的人,最是了解霍蕓萱的脾性,這會子見霍蕓萱欲言又止的模樣,便知她有事情,逐笑著遣退了她人:“媽媽,姑娘剛醒人,正需要清凈些,這兒有奴婢在就好,您帶著知語她們下去休息吧。”

    因著霍蕓萱撞棺材昏迷,她們也是幾天沒有合眼,這會子霍蕓萱醒了,她們自然是要輪番著下去休息的。這會子聽知畫這般一說,自是沒有不應的道理。羅媽媽又交代了知畫幾句,便帶著其他小丫鬟退了下去。

    待到她們都退了下去,知畫才蹲到霍蕓萱旁邊問道:“姑娘可有什么吩咐的?”

    霍蕓萱卻是不說話,指了指她身后的凳子,說道:“你先坐。”

    知畫屈膝應是,坐了下去,霍蕓萱才又皺眉說道:“許是我頭部受了傷,現下卻是什么都不記得了,包括我叫什么,是什么人,這些全都不記得了……”

    “姑娘……”還不等說完,知畫便落淚哽咽著打斷了霍蕓萱的話,看著霍蕓萱的眼睛里全是不可置信:“姑娘當真什么都不記得了?”

    霍蕓萱點頭:“剛剛我只是從你們的穿衣打扮上判斷出了你們的身份……我不敢輕信別人,卻看著你格外親切,想來是曾經貼身伺候的……你能將我的事情跟我說一說么?包括我為什么受傷。”

    知畫點頭,聽說自家姑娘什么都不記得了,卻還這般信任自己,不由心下感動,哽咽著一一與霍蕓萱解釋起了府中個人的關系。

    通過知畫斷斷續續的哽咽聲中,霍蕓萱大體聽了個明白,原來這具身體的原主人是平遠侯府的嫡出四小姐,閨名也叫霍蕓萱,是平遠候元配羅氏所出,最得平遠候喜愛。因著原主囂張跋扈,不得老太太所喜,有一胞兄相依為命,如今在眾位叔伯虎視眈眈下,幸而承蒙五皇子暗中幫助,繼承了候位。

    剛剛那個在她床前哭泣的姨娘是這具身體生母的陪嫁丫鬟芹芳,因著羅氏的關系頗受平遠候的寵愛。而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也因著羅氏的關系,在羅氏死后與芹姨娘關系良好,極為敬重芹芳,說她將芹芳當做母親一般敬重也不為過。

    如此一來,原主與平遠候的繼室海氏關系便就不怎么好了,又因著一次原主高燒不退,快要被活活燒死時,聽說芹芳苦苦跪在地上哀求海氏遞了牌子出去請大夫,可是海氏卻始終閉門不見。也正是因此,海氏徹底使了寵,被平遠候禁足在自己院子里,連管家的權利也被剝奪了去,給了芹芳。連帶著海氏所出的一子一女也徹底失了寵。

    “哼,說夫人不是好人,奴婢瞧著,芹姨娘也不是什么好人!”說罷,知畫冷笑著補充了一句后,復又勸道:“姑娘日后莫要與八小姐這般交好了,奴婢瞧著八小姐也被芹姨娘教的心術不正!”

    也就是說,海氏現在空有一個夫人的空殼,卻沒有實權,而這個芹芳,卻是除了名分以外,面子里子全都有了。可笑的是,這個芹芳還育有一子二女,既然又親生孩子,還對先夫人的孩子這般好,是真的菩薩心腸?還是另有他因?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689458_80_802-m
歡喜記事
作者 木嬴
  穿越到剛剛招安封侯的土匪一家。
  親爹,威武勇猛愛闖禍。
  親娘,...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