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既來之則安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個平遠侯府有些意思。霍蕓萱嘴角微勾,眼里閃過一絲意味不明的笑意。府內有當家的主母,掌家的卻是一個姨娘。原主的胞兄明明是嫡長子,是該名正言順的繼承候位的,怎地就需要那個所謂的五皇子暗中幫助了?難道是之前原主的爹爹沒有給長子請封世子之位?

    “我爹……”霍蕓萱皺眉,有些事情還是該問清楚些的:“我爹是怎么死的?之前為甚沒給哥哥請封世子?”

    “姑娘糊涂了,小侯爺還未到弱冠之齡,依著大齊律例而是不能請封世子的。”見霍蕓萱皺眉,似是對于自己失憶很是痛苦一般,知畫也跟著心疼起來:“姑娘快別傷神想事情了,姑娘若想知道些什么盡管問奴婢,奴婢定當知無不言。”

    霍蕓萱點頭,心里也對知畫放下了戒心,看來這個小丫鬟是真的心疼原主的。只是原主又是因為什么喪命呢?是芹芳所說的被下人們說的羞憤難當所以觸柱而亡?還是如羅媽媽所說,是舍不得父親?

    “我娘……我身邊的丫鬟哪些是我娘留下的?哪些是母親賞的?哪些是芹姨娘給的?你且一一與我說一遍。”

    知畫點頭,將淺云居里的人物關系與霍蕓萱說了說:“……咱們院子里大多都是先夫人留下的,襲香是夫人賞的,清瑤與清芷是芹姨娘給的,雖是二等丫鬟,平日里卻及得姑娘信重……”

    說罷,便眼巴巴的看著霍蕓萱,意思再明顯不過,這兩個都不是什么好的,且極有可能就是芹芳派來監視霍蕓萱的。

    霍蕓萱點頭,聽知畫只說了清瑤清芷,卻沒提及海氏賞的襲香,不由挑眉道:“襲香人怎么樣?”

    知畫皺著眉頭考慮了好一會兒,才小心翼翼說道:“奴婢與羅媽媽冷眼瞧了一段時間,卻沒見她做過什么,倒是對姑娘的事蠻上心……只是因著是夫人給的,姑娘總是不太待見的。”

    知畫沒將話說全,可霍蕓萱卻也聽出來了,知畫對襲香并沒有太大的敵意,而且不太認同原主將夫人賞的丫鬟只給了個三等灑掃的職位。

    “夫人對我真的不好么?”霍蕓萱皺眉,聽知畫剛剛的介紹,海氏是大家出身,且她又只是個女兒,不爭家產,嫁妝羅氏都給準備好了,海氏完全可以好好對她,到時候把她風風光光嫁出去,還能博得一個賢名,何樂而不為呢?

    知畫不知道霍蕓萱為什么這么問,只是在聽到霍蕓萱問話時便有些憤憤不平了:“姑娘向來不待見夫人,又因著芹姨娘經常在姑娘耳邊說夫人的壞話,姑娘便更加不待見夫人了。后來又有了姑娘發熱,可夫人不給姑娘請大夫的傳言,侯爺與老太太也就跟著不待見起夫人來。”

    霍蕓萱在現代是做法律工作的,身為一個法律工作者,最擅長就是從人話里摳字眼,從而得出自己想要的真相。而剛剛知畫的話里,就有了讓霍蕓萱興奮地點了。

    “傳言?也就是說關于夫人不給我請大夫的事情只是以訛傳訛,而并非真實?”

    霍蕓萱眼神晶亮的看著知畫,心里有一個答案馬上就要呼之欲出。而這個時候,知畫的言語卻像是一盆冷水一樣澆滅了霍蕓萱心中的小火苗。

    對于這件事知畫也只是聽說,故而不敢很肯定的搖頭:“那次姑娘確實發熱特別嚴重,芹姨娘說去給姑娘請大夫,結果卻是遲遲不見回來。后來老侯爺回來,正好看到芹姨娘跪在梧桐苑門口苦苦哀求,卻一直不見夫人出來……那次若不是老侯爺回來的早,估計姑娘……估計姑娘……”

    知畫沒將話說完便哭了起來。知畫不說,霍蕓萱也知道,若不是原主她爹回來的及時,估計原主早就一命嗚呼了吧。

    霍蕓萱挑眉:“夫人就沒為自己辯解?”

    知畫搖頭:“夫人只說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只是這些都太蒼白,梧桐苑的門房婆子只說她進去通報過,夫人沒有證人,況且那個時候芹姨娘一直在哭姑娘,說姑娘命苦,小小年紀沒了親娘,又哭起先夫人的好來,老侯爺平日里本就因著芹姨娘是先夫人的陪嫁,多寵幸了芹姨娘一些,這個時候本就著急姑娘的病,便沒再聽夫人的話,直接將夫人禁了足。”

    霍蕓萱挑眉,看來這個芹芳是有些本事知道怎么抓住自己那個便宜老爹的心的。只是這芹芳,到底是真心對自己好呢?還是在演戲?若是在演戲,那這個芹芳是真的不容小覷了。據說她那個便宜爹爹征戰沙場這么年早就練就了火眼金睛,縱使這樣,到了都沒有看穿芹芳的陰謀詭計,可見這芹芳的演技已經爐火純青。

    只是這海氏……霍蕓萱嘆氣,罷了,想不通就先不想,左右既來之則安之,日后自己慢慢觀察就是了。

    只是自己在這兒人生地不熟的,原主又不得老太太喜歡……這般想著,霍蕓萱不禁哀嚎起來,這原主怎么能這么作!

    “老夫人……她對我大哥怎么樣?”

    若是老太太是受了被人的調撥而不喜原主的,那靠自己日后努力補救,想來也能補救回來。可若是因為原主自身原因而不喜原主,那她還真是有些無力回天了……

    “老夫人對小侯爺是極好的,”知畫見霍蕓萱問起霍老太太,面色一喜,趁機勸道:“之前姑娘受了芹姨娘的調撥,總認為先夫人是老夫人害死的,所以便開始對老夫人不敬起來,起先老夫人只當姑娘年紀輕不懂事,對姑娘還是極好的,只是后來慢慢地被姑娘寒了心,便也就不喜姑娘了……現下姑娘也知道芹姨娘不是個好的,便去跟老夫人認個錯,畢竟是嫡親的孫女,老夫人自然不會真的與姑娘計較些什么的。”

    原主年紀尚幼,自然是誰對她好,她便以為誰是好人,輕信了別人也不是不可能。而霍蕓萱卻是對芹芳不了解,雖說比起芹芳來她更相信眼前這個丫頭一些。只是她也不能完全的信任,畢竟她才剛來到這個世界,并沒有書上所說的那樣帶了原主的記憶,所以她是不敢輕信任何人的話的。

    只是知畫的有句話她是很認同的,霍老太太身為整個霍府的老大,還是有必要討好的,畢竟霍老太太現在相當于職場中的大boss,得了老太太的寵愛,自然不會有壞處。紅樓夢里的賈寶玉不就是例子么,因著賈母的疼寵,就是他老子也不敢怎么教育他,不然,賈寶玉也不會成了脂粉堆里的英雄了不是。

    故而,霍蕓萱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道:“是這個理兒,明兒我身上利索了,便去給祖母請安。”

    話語里,已經由老夫人變成了祖母。

    知畫聽著欣喜,正欲再說些什么,便瞧見清瑤打簾進來笑道:“大姑娘過來看姑娘了。”

    卻是連行禮都未向霍蕓萱行禮,更別提面上的尊敬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119186_82_822-m
重生初中:學霸女神,超給力!
作者 青湖醉
  【女強爽文,打臉複仇1V1,寵寵寵,爽爽爽!】
  閨蜜變成妹妹,毀她的容、斷她...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