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離開鎮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年江暗暗提高戒備,面上保持著自然狀態,就像是普通的擦肩而過一樣兩個人在走道里也沒引起多大風浪。

    和那人擦身而過后走了幾步就到了白宇澤妹子的房間,年江站在門口敲了敲門,半天沒得到反應后輕輕的推開門放輕腳步走了進去。

    不進去不行,他實在不想再遇到那個人。

    走進里間,確認白宇澤妹子好好的在床上躺著睡覺以后,年江拿起放在旁邊的包裹走了出去,在外面的凳子上坐下,把包裹放桌子上后就解開了上面的疙瘩,挑挑揀揀一番拿出一個藍色的小瓶子放在桌上,把包裹理好放在腿上后年江就趴桌子上開始思考。

    剛剛那人的樣貌他沒太注意,只記得那人是一個高挑的男性,穿著一身玄色短打,氣息隱藏得很好沒感覺出危險的意味。只是那人身上有一股常人聞不到的幽香。

    之所以常人聞不到,因為那是毒醫特制,常人是聞不出什么的,但對于年江這種在醫毒方面小有所成的人來說味道就十分鮮明,況且有一段時間里毒醫制的藥里就常帶有這種氣味,年江深受其害剛好被試過這類藥,所以記憶猶新。

    所以他敢斷定那個人一定與毒醫有一定關系,這樣他就得更加小心。

    年江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心中的郁悶少了不少。

    他不是一個才十九歲的青年,他是死后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嬰兒的重生者。兩輩子加起來都五十來歲了。心智的成熟讓他在毒醫十余年的煎熬中沒有迷失自己,反而保持著冷靜盡自己最大可能去吸取對自己有益的東西。若是一個普通青年被如此對待十余年也許早就放棄了逃生的念頭或是扭曲了心性。

    既然獲得了新的生命,那么自己就要好好活著。年江一直如此告訴自己。現在毒醫已死,壓在身上的大山已經倒塌,以后只要注意點應該不會有什么大問題。

    年江揉揉眉心,一把握住藍色小瓶子就弓著腰站了起來,站直以后他扭了扭脖子,活動了一下肩膀后就向里間走去。

    先給小姑娘抹點藥吧。

    年江掂著小瓶子,漫不經心的想著。

    “咚咚。”門被敲響,年江剛好把藍色瓷瓶的藥粉均勻的抹在小姑娘的額頭和眼下,聽見以后就收起瓷瓶走了過去。

    難不成是店小二?年江小心地放出內力向門口探去,感受到門口的人沒有一絲內力就放了心。

    “什么……”年江打開門,話還沒說完就戛然而止。

    映入眼簾的,赫然就是一身玄色短打。

    年江僵住,渾身肌肉都緊繃起來,心仿佛停了一秒,再次跳動起來時年江感到它跳動的聲音越來越大好像就在耳邊仿佛就要跳出自己的胸膛。

    “果然是你。”來人甚是輕松地說著。

    年江緩慢的抬起頭,他甚至感覺每抬起一點脖子都像被卡住一樣發出咔嚓的聲響,

    年江對上對方的視線,這才看清對方的樣貌。

    對方是一個約莫而立之年的男子,樣貌英武不凡,氣質溫和但年江仍能感受到處于溫和之下的銳利。

    “小朋友別緊張,”對方的聲音很輕,好像不像讓其他人聽到,“你師父以前救過我,我不會把你交出去。”

    年江戒備的看著他,雙手輕輕的換了個姿勢猛地一掌拍出。

    來人只是抬起手,掌對掌,很輕松的接住了年江的突然發難。他看似輕輕的往前一推,年江立馬就倒退了一兩步。

    等到年江站穩,來人才又笑了笑露出幾顆牙齒,道:“你是他徒弟應該能發現的,小朋友,奉勸你一句不要沖動,咱倆好好講幾句對你我都沒有壞處。”

    年江權衡了一番利弊,然后對著對方稍稍彎腰,抱拳道:“剛剛是小子失禮了,望前輩勿怪。”

    “小事。你小子還未及冠內力已深厚如此也是不錯的,就是少了些經驗,”來人樂呵樂呵的指導起年江,就像一個長輩在教導晚輩一樣,如果不是這次情況微妙、年江并不認識他的話就完美了。

    “多謝前輩提點。”年江恭敬道。

    這個人知道自己底細,然而今天出現在這里的江湖人士十有八九都是為了毒醫而來,加上此人功力如此深厚,剛剛自己加上不少內力的一掌都被此人輕松化解,此人雖然笑瞇瞇的身上并無殺氣,然而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年江都深信著千萬不可以小覷那些表面上和善的人。若是可以年江并不想和此人硬拼。

    “好了不逗你了,你這小孩挺不錯的,”來人隨意道,“你師父曾經有大恩于我,此次來我也想著還你師父恩情,你師父呢?還是你自己下來的?”

    年江趕緊道:“師父他前些日子閉關煉丹,今日我去瞧他見他已經仙去,并非擅自下來。”

    “嗯,看你也是個好孩子。”來人點點頭,臉上仍舊是笑瞇瞇的模樣,他突然伸手在自己腰包里掏了起來,無視年江突然緊張起來的樣子。

    “噥,這個你拿去吧,既然你是他的弟子,那么這份恩就給了你吧,看你小子應該也需要這個。”來人摸出一個小小的玉塊遞給年江,“我叫楚郢,口王右耳郢,你可別忘記了。”

    “定不敢忘。”年江輕輕說,接過了玉塊。

    見年江收下,楚郢左右望了望,說:“我這次來本是有事,只是見了你覺得眼熟才來看看,既然玉已給你,我就走了。”

    “等等,這玉……”年江趕緊出聲詢問。突然塞東西給自己,又不說是什么,什么道理。

    “噢,你不知道啊,這玉是珩仁館的信物,我拿著也沒什么用。將來你有需要可以拿著去,珩仁館在珩江中段吳珩城中。”說完,楚郢就轉身往樓下走,見年江還沒反應過來也就擺了擺手。

    “前輩慢走。”年江握緊拳頭,見楚郢沒影之后向前走了幾步帶上門。

    年江關上門,轉身靠在門上呼出一口氣。

    自己,還是太嫩了啊!

    重生一世,前九年在鄉下過得無憂無慮,后十年被毒醫當做標本,幸好前世早已成熟,心性堅定,沒有在十年的折磨里喪失心性,也沒扭曲了人性。這回終于的得到解放,卻是失了穩重。要是上一世的自己,自然明白無論是哪個世界都不會簡單,自己不應該如此放下戒心,甚至是小瞧這里的人。之前的白宇澤,剛剛的自己還覺得此人心思簡單,現在回想起來若是等他回過神來估計會好好查查自己,山上有毒醫,江湖上好像不知道毒醫是否收有徒弟,聯想一番也可以作為發難的理由。年江決定等下等白宇澤回來把藥給他再叮囑兩句以后就走。

    幸好自己已經醒悟,不然如此遲早會丟了名。年江甩甩頭,走幾步到桌子面前,檢查好包裹以后就抱著它站在里間門口等著白宇澤。

    一邊等年江就一邊思索楚郢的身份和他口中的珩仁館。

    自己十年來被毒醫嚴加看管甚少在外走動,對江湖勢力只知道個大概,還有地域的分布,此次出去云游四方一是要救人,二是提升自己的功力。他修習武功卻從為與人交手過,也不知自己達到何種程度,這次出去為了不暴露師門,若非危及性命,否則絕不動手。至于提升功力……年江苦笑,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想著想著白宇澤就端著藥推門進來了,看見年江抱著東西站在那里就知道年江要走了,不禁出聲:“小江,你這是……”

    年江把東西放在桌子上,沖白宇澤抱拳道:“實不相瞞,小弟看今日此處俠士相聚,自己本事低微,恐怕幫不了什么忙。”

    “你這不是幫了我了。”白宇澤笑著說,“實不相瞞,菀兒是我唯一的親人,你救了她就是對我有天大之恩。我也不為難你,你想去就去吧。”

    “多謝白大哥。”年江拿起桌上的小瓷瓶,對白宇澤叮囑一些用法和用時用量之后就告了辭。

    “年兄的恩情,白某一生難忘。”白宇澤看著年江,認真的說。

    “你快給你妹妹喝藥吧,我先走了。”年江被他的視線盯得別開眼睛,說完后就拿起包裹離開了。

    白宇澤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突然輕笑了一聲。

    下了樓后發現樓下竟無一人,年江在松了一口氣之余懷疑又涌上心頭。

    “店家,那些俠士呢?”年江瞥見掌柜的還在柜臺后面坐著,出聲問道。

    掌柜的看年江一身溫和如玉的氣息,松了口氣,回答道:“那些個大爺好像有事,都出去了。剛剛聽著他們提到什么神藥之類。”

    “麻煩掌柜的了。”年江沖他道了謝。

    “小哥你是要行走江湖?看你像個讀書人啊。”掌柜的打量他幾眼,說道。

    “不不不,我就是出來走走。你看我,哪里像那些大俠了。”

    年江和掌柜的隨口聊了幾句后就離開了這里。

    這時已經入夜,這里又是窮鄉僻壤,按理說不應再趕路,但年江為求心安,還是離開了。

    走出去一段路,路上碰見的穿白袍子的人都沒搭理他。出了小鎮后,年江也沒敢繼續往深山老林里走,只能就著月光沿著官道走。

    可惜身上只有之前用過的火折子,因為晚上太黑看不見的緣故,年江只好折了幾支樹枝臨時備用一下。

    這一天較以往刺激了許多,走到下半夜年江就撐不住了,這時也沒多想荒郊野外什么,草草尋了棵大樹理了個草堆點燃后就靠著大樹睡下了。

    希望今晚不會出現什么意外。

    年江迷迷糊糊的想著,然后就沉沉睡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236823_22_44-m
仙河風暴
作者 快餐店
  少年徐玄是修界底層卑微的煉體凡士。   一次意外……他融合前世逆天強者的記憶,通過不懈努...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