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律師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給我看一下,可以嗎?”當夜奧格蘭的醫院里,周武對著一個給自己作筆錄的華裔警探問道。

    對方沉默了一秒鐘,在發現這個與自己同膚色的家伙指的是自己手里的奧格蘭日報之后,伸手遞了過去。

    “謝謝。”周武說罷,然后如-饑-似-渴般的閱讀起上面的信息來。

    他現在在盡可能多得讓自己能夠掌握和這個世界有關的東西,以免讓自己吃虧。尤其自己現在身處的地方無論怎么看都不算太妙的樣子。

    而這場筆錄也在剛剛開始沒多久便就被迫中斷了。

    醫院安靜的走廊外正在發生爭吵,以至于這名被特意安排來的華裔警探接到從對講機里傳來的消息后,不得不停下手中的筆。

    “你們這群拿納稅人錢的蠢豬難道沒聽清楚嗎?我要求和我的當事人見面,我有必要懷疑他在里面接受著極具誘導性或者不公正的待遇。”門外的一名穿著西裝革履的白人言辭激動地說叨著一個又一個詞匯。

    和這名律師接觸的警探如果不是忌憚于這家伙身后的所代表的勢力的話,早就一拳揍了過去。

    “先生,先生……”口舌有些笨拙的高個新人正努力組織著自己那有些匱乏的詞匯來安撫著這個衣著華麗的中產階級。

    這名警探身邊的黑人搭檔正有序不條的向著自己對講機的那頭匯報著這邊的情況,顯然,這家伙才是真正的老鳥。面對律師的言辭一點也不慌亂,反而有板有眼的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

    直到那頭傳來肯定的答復。

    “你可以進去了。”

    另一邊,病房內的周武安靜地閱讀著自己手里的那一份白天才會刊發的報紙,這里陷入了一片安靜。

    坐在旁邊的華裔沒了手頭里打發時間的東西正百無聊奈的打著哈欠。

    默不作聲,周武看著手頭里的這份報紙里的某部分讓自己感官上觸類旁通的消息,很容易和自己的那個世界對照出某個時代所共有的特征點。

    股價在下跌,盡管看起來某幾支股票還略有漲幅備受吹捧,但卻也依舊無法掩蓋這個事實。還有不少角落板塊提出的物價在上漲,但因為商品售額變少所以工人的工資卻在減少之類的小問題。

    這一切都像是在直指一個學過歷史政治的人多少也懂的東西,金融危機。

    大蕭條。

    報紙背面那個畫著大叉的黑白圖案的啤酒瓶更是讓對西方歷史多少有些了解的周武更加佐證了這一觀點。

    “禁酒令正處在穩步實行階段。”

    “嗡。”病房緊閉著的房門被人推開了。一束花被擺放在了床頭邊。

    周武拿著報紙,抬頭看了眼這個在外面威風凜凜的正裝男子,無論在何種時代這身著裝都感覺正式穩妥。

    “你好,先生。”這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說道。禮貌而又疏遠,這個人的行為習慣上帶著掩飾不了的階級性。

    在與坐著的警探對視示意對方出去帶上門以后,律師看著穿著一身病號服的當事人,一個正在看報紙的華裔。

    “我是約翰遜律師事務所的詹姆士律師,現在受雇于杰克·約翰遜先生,為你受理這場事故。”

    沉默,周武在心里默讀完這段報紙上的文字才放下手里的東西。

    “我叫周武,而且我也并不認識所謂的杰克·約翰遜先生。”下意識吃力的組織著自己大學一年學過的啞巴式英語口語,周武說道。雖然他的心里多少也有種莫名的猜測,但卻又不敢怎么相信。

    “是這樣的。”詹姆士顯然已經不是第一次和周武這類華人打交道了,他盡著自己的可能或者說對得起得到的每一分報酬,和病床上坐著的當事人做著解釋。“約翰遜先生為了感謝你對他女兒的援救,所以特此安排我處理你當前所遇到的問題。”

    那個女孩?

    兩邊的都沒有點破的意思。

    周武看了看擺放在床頭的花朵,聯想到當下的背景,多少也能猜出那個約翰遜的用意所在。

    照目前這種形勢來看,無論資本家是賺是虧都離不開所謂這些和自己那個世界所處的美國社會位置差不多的職業。律師。

    所以到時有關那個行業的業務一定又是一場你爭我奪的拼殺。

    至于為什么會幫助自己呢?周武下意識緊捏了捏手里的報紙,心里多少也有了答案。

    處理自己的這件事情也剛好成為了約翰遜提升職業信譽的良好籌碼之一。畢竟律師這種職業,保密是必不可少的職業操守。

    “我知道了。”周武應道,看著拉來凳子坐的詹姆士,含糊掉巷子里自己之前的那些片段,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大致講了一遍。

    “也就是說,你還沒有取得新世界的公民資格。”凳子上的詹姆士嚴肅地問道。

    “是的。”

    “那有和做筆錄的警探說起過嗎?”

    周武搖了搖頭。開玩笑,眼前這個家伙也就在自己接受完醫院處理沒多久就急急忙忙趕來了,也不得不佩服他背后的那個真正有想法的家伙。

    “那么,這件事會相對簡單一點。你應該慶幸你打傷只是一名幫派小頭目。”詹姆士從衣袋里取出了一支筆和一本小本子,在上面迅速潦草地寫畫著什么單詞。

    “就這樣吧,武周先生,由于你‘跳機客’(注1)的身份,所以你在沒看到我之前盡量別和任何人做什么交流,尤其是警察。”這個白人律師一本正經道。

    “雖然你的所作所為在道德上的確是正義的,但在新世界的司法角度來講,你還屬于一個外國人,一個外國人在本國土地打傷三個新世界公民,這件事情還是比較嚴重的。”

    點了點頭,周武再次拿起了手中的那份未看完的報紙。上面的那片關于變異種犯罪的問題明顯也是個值得議論的大新聞。

    詹姆士看了坐在床上的當事人一眼,在確定對方聽進去之后,起身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物,開門離開了。

    門外又換了兩個穿著奧格蘭警服的警探坐在椅子上守著,看他們喝熱飲的樣子應該還算清醒。

    對視,點了點頭。

    這個白人律師急匆匆地出了醫院,朝著最近的投幣電話亭走去。他必須要讓事務所提前解決自己當事人的身份問題。

    PS:注1:跳機客:指的新世界(美國)和北冰國(加拿大)接壤的一片地區由于一段時期長期存在爭議而引發大量偷渡者乘坐新世界開往各地的私人運貨飛機,從上面跳下偷渡到工薪高的新世界。這條航道雖然被整治后廣為人知,但依舊屢禁不止。所以那些黑戶或者在新世界沒有取得公民資格的人都被統稱為跳機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249417_9_251-m
時空之頭號玩家
作者 風上忍
  不知何時起,世界上多出了一種連通著各個異位面的神祕區域——幻境。   在這裡你可以得到數...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