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容拒絕的邀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傍晚,奧格蘭的某條街道上,周武拿著個剛買的三明治細嚼慢咽著,旁邊那燈火酒綠的場景讓他的身影看起來更顯落寞。

    一整個下午他跑遍這附近的幾家大公司,都沒得到一個肯定的答復,面對那些面試官們輕蔑的眼神以及提出來的越發尖銳而又刁難的問題,周武只能選擇離開。

    把手上最后一口三明治塞進嘴里,他環顧四周,嘆了口氣。

    事實上,沒有誰比他更清楚工作將會越來越難找。至少越來越貴的三明治以及大街上越來越多的失業人員多少已經初現端倪了。

    “要找點樂子嗎?”街口的某條巷子邊上,一個打扮還算出挑的黑發女人對著站在原地不動的男人問道。

    這是一個雛。

    路燈下的周武卻只是皺著眉頭看了眼,并沒有接話。像一般有點眼色的是絕對不會選擇自己這種滿身是汗的黃種人的。但也有另外一種可能,念頭一轉,他也多少明白了點這里面的原因。

    畢竟已經有越來越多女人因為生活所迫選擇“下海”做皮肉生意,有錢的早已被有眼光的拉走了,所以她們這些新人只能選擇碰碰有可能的運氣。

    反正,至少周武記得一個月前的這條街還算是比較“干凈”的,沒多少站街女,哪像現在。

    在那朝巷子里看了眼,一個又一個的價位從邊上這名流鶯的嘴里說出來,周武卻并沒有一絲心動的意思。如果自己沒記錯的話,經濟大蕭條算是HIV之類的一系列性-病在美國的排名第二的擴散時期。第一是后來的反戰階段,反正當時的條件剛好又和大蕭條時期差不多,再加上各種作死運動的興起,什么“要-做-愛不要戰爭”之類的。直接把這個國家變成了一個性-病大國。

    尤其這還是個移民國家,世界各地的傳染病都在這有影子。

    想著,下意識伸手打脫這個女人想要拉扯住自己衣服的手,左手拿著份報紙以及今天打印出來的個人簡歷,他朝著伊斯貝區的華人聚集地走去。

    正走著,走過這條華人和白人混住的社區,下幾條街便就能到達華人聚集地。

    路過街邊的一家露天咖啡館,周武目不斜視地往前走,卻被一個站在椅子邊上的人擋住了去路。試著繞開,卻依舊被擋住了。

    誠心的?

    他打量著對方,一個穿著白色T恤的高大白人。

    “坐下來聊聊吧。”不容拒絕的語氣或者說邀請。

    對方看起來像是同樣在審視著自己。

    站在原地,迎著邊上一些顧客和行人投過來的奇怪的眼神,周武看著站在自己對面的這個家伙。不知是不是他從對方的眼神里看到了獵犬追尋到獵物的眼神。

    點了點頭,坐在就近的一張座位上。

    邊上的一個打扮還算可以的大肚子紳士皺著眉頭,像是自己杯子里的咖啡有多么的難喝,但從這家伙嘟嘟囔囔的嘴里卻還是能夠多少聽出某些帶顏色的詞匯來。“真是見了鬼……”

    “閉嘴!這頭進化未完全的肥豬。”那個邀請周武坐下的男人說道,壯實的身軀讓他的話多了份威懾力。一副挑事暴力狂的樣子倒是讓不少坐著顧客匆匆買單。

    “那么,各自介紹一下吧。”這個不善交流的家伙說道,更是讓坐在一旁的周武一頭雨里霧里,不知道對方究竟想干什么。

    “什么?”

    “腓特烈。”伸手和周武握了握,使得周武下意識也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周武。”

    手放下以后,氣氛也就在咖啡館服務員沒來時尷尬了。許是為了打破這種怪異的氣氛,面前這個白人男人率先開了口。“OK,長話短說。這位,恩,17號先生,我的金屬片在你身上對嗎?”

    一句話瞬間讓原本心里只是警惕的周武戒備了起來。“什么?”右腳慢慢半弓著,隨時準備暴起或者遠離。

    “就是,被我所注入了能量活性的東西。”

    “叮啉!”一聲金屬落在玻璃桌上的脆響,周武看著,那枚原本還算有點重量的亮銀色金屬片從自己上衣口袋里“跳”出來,慢慢懸浮在了空中,就如同有什么力在拖動它一樣。

    異能?他還有些沒有理解,畢竟對這方面的東西更多只是通過報紙而已。當真正面對時,卻多少也還有點迷糊。

    后腦傳來感受到的一股風聲,伴隨著一陣悶響,被擊中后頸的某人倒趴在了這張玻璃桌上。被打昏了。

    “嘿。”坐在椅子上的腓特烈叫道,他像是絲毫沒有聽到周圍人傳來的驚呼般的起身看向站在周武身后的那個光頭黑人大漢。“厄爾斯,你不能這樣。”

    “又怎樣?照你這樣的速度,再給一個月也完不成博士的任務。”黑人大漢悶聲悶氣地說道,他的話語里卻帶著粗人所特有的狡猾。邊說著,右手毫不費力地將昏在桌上的周武拎起,撕扯開旁邊停靠的一扇車門,扔了進去。

    “sh-it!那是我的車!”咖啡館里一個短發青年男子叫道,看了眼兩個壯實的黑白大漢卻又不敢上前。

    “現在是我的了。”黑人嘿嘿笑道,讓聽見笑聲感受到這家伙惡趣味的搭檔聳了聳肩。

    “忘了告訴你,現在這個17號不是簽協約的那個。”

    兩個當街綁人劫車的匪徒安然自若的聊著天,像是全然不在意邊上行人的看法。

    “你當我是傻子嗎?我當然清楚。”扶穩方向盤,這個黑人大漢粗糙的倒著車,在撞碎后邊那輛車的前玻璃之后總算開了出去。

    “砰!砰!砰!”槍聲響起,讓原本的街區更加混亂了起來。有人在尖叫或者趁機搶些東西,更多的人是在逃離。

    “見鬼!你們這兩堆臭狗-屎!這是我剛買的新車!”持槍的那個小青年泄憤似的又朝著自己的車屁股后邊射-了幾槍,直到汽車開遠。

    遠處的某個街口響起了奧格蘭警車的鳴笛聲。警察姍姍地來了。

    事實上,剛才那個小青年那幾槍倒不是全沒打中。

    主駕駛座上,那個開著車的黑人大漢瞧了瞧那枚嵌進自己皮膚里的子彈,繼續開著車,渾然沒受什么影響的樣子。

    “哦,金屬。”邊上坐著的白人看了眼那處傷口,一枚變形了的子彈頭慢慢在黑人皮膚上的小缺口上松動了下,掉在了車里。

    拾起那枚帶著點血絲的黑色彈頭,腓特烈搞怪地說道。“嘿,我其實一直想知道你的這張犀牛皮會被什么給戳爛。”

    “不知道。”車依舊開動著,聽見車后烏拉的警笛聲,踩下一腳油門,大漢笑著說道。“也許是我的老二也說不定。”

    路中央的一個突然下水道井蓋飛起,砸在了警車底盤的某個油箱位置,追捕者們被迫停下了。

    那輛沒有前車門的車依舊開著,直至消失在城市的燈火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797863 9 251 m
影視世界旅行家(原名:《電影世界私人訂製》)
作者 昨夜大雨
  每部電影都是一段旅程,瑪麗蓮夢露的性感風情,海外孤島的無限孤寂,奧黛麗赫本的傾情一吻,努力...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