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詭異的八鎮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豎日

    “這王胖子怎么還不來,都大中午了王胖子是不是死了,”

    我看了下手機上的時間,又看了下我們這條街的路口,路口有幾個花圈擋住了我的視線,這條街是有名的冥街,大部分的白事店都開在這里,當年我路過這里發現此地陰氣太重,于是就在這里開了個婚事店壓壓,我可以算整條街的奇葩了。

    我又等一會抬頭看了一下太陽,決定不等了,回店喝杯茶再說。

    剛走出兩三步就聽見街口出傳來陣陣刺啦的聲音,刺耳無比,

    我微微一笑就知道王胖子換了他的三輪車,我轉頭一看果不其然,他賣力的登著他那輛破舊的三輪車朝街口而來,王胖子只要是遇見厲害的東西去降服,絕對不開他那輛面包車,這是以前有過教訓的,那是他剛開始干的時候,沒想到降鬼不成,反被鬼嚇的把車開進臭水溝。

    “陳二你過來幫幫我,我快累死了”王胖子累的半死不活似從車上下來,把車推到街口,找了一個陰涼地坐下。

    我唱著小調慢慢走過去,走到三輪車旁邊然后,上去,看著王胖子“豬你不走啊,想死就只說,要是趕到大晚上我可不陪你去,”這王胖子就是欠罵現在已經是12點半多了,若是這時候到達正好陽氣這時天地最為濃厚,沒有啥危險但現在已經12點半了如果去晚了我害怕那東西不老實。

    “不了,不了我后悔了,咱們不騎三輪車了,地方太遠我才想起來。”

    王胖子突然想到了地方太遠站起來喊道,

    “那就快點,你這個拖油瓶,不快點我就打死你”我皺起眉頭焦急罵道,

    王胖子拿出破舊的錢包,拉住我的手,連三輪車都不要了,拉起我開始就跑。

    “停停,你的三輪車不要了嗎。”我拽開他的手,指著三輪車。

    王胖子一拍手嘆了聲,“要啥三輪車?趕緊走吧,”說起又拉住我的手,這家伙力氣比多大,我只好被他拽著跑,跑到馬路上,王胖子攔住一輛出租車,我們倆就上去了。

    車上

    王胖子對司機說道:“去槐樹胡同”然后看向我“你準備了什么東西?”

    “槐樹胡同我聽到一愣,心想這家伙真的是帶我去能讓我死的地方,槐樹胡同是一條鬼胡同,種滿了槐樹,以前有很多同行損命那里,要是那里出了八鎮棺,陳二不想再多說什么。

    我從口袋里拿出白笛和一張破爛的曲譜,還有一把破爛的青銅色小匕首,“這就是我全部的家當你的呢王胖子?”

    王胖子嘿嘿一笑,略有一些神秘的樣子,左看右看從褲子的,褲袋中掏出兩枚黑色的棺釘,攤在手上說道:“陳二這就是我的法寶,千年的棺釘,”

    我看著棺釘皺了皺眉頭,這棺釘確實是好東西,可對八鎮棺這類邪物,并不能起多大作用,若是惡還好,要是煞就是玩具槍了。

    “給你王胖子拿著我的青銅匕首,你的棺釘就扔了吧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我把棺釘拿了過來,把匕首放到王胖子手里,這匕首是我從地府地獄刀山,所撿到的雖然里面鬼力很小,但是防身夠用,王胖子是我朋友不能見死不救。

    王胖子拿過匕首一臉嫌棄的看了看說道:“這匕首厲害嗎。”

    “我不知道,如果你不想用就給我,”我沒有閑心和他扯閉目養神起來。

    王胖子見我不理還是把匕首收了起來,也跟著我閉目養神起來。

    車慢慢開著此時我心里怎么平靜都平靜不下來,八鎮棺我嘴上說的輕松,但是我心里很有壓力,同行里有一句老話我沒有告訴王胖子,遇八棺,無頭七,意思就是你死了直接魂飛魄散不入地府,若是無常出手還可有一魂,但下世也是一個傻子活不長,當然怎么危險我不會告訴他。

    我睜開眼睛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然后問向司機還有多少分鐘到,

    司機對我說道“我車開的快,還有10分鐘。”

    我看向車窗外,太陽還是正烈,又看了下手機上的天氣預報,心中石頭落了下來,今天一天都是太陽高照的晴天。

    10分鐘說慢不慢說快不快,

    不一會就到達了槐樹胡同,

    我拍醒王胖子一塊付了錢下車,下車就看見在楊樹胡同口停著幾輛寶馬奔馳,在一輛白色奔馳上,有張印著茅山字樣的卡片,

    我沒有想到茅山還插手了這事,看向還沒有睡醒的王胖子問道:“這茅山怎么來人了,”

    “我不知道陳二我就知道那人家請了好多人。”王胖子搖頭道。

    “那好吧咱們進去,記住別和人說話省得你這張嘴惹麻煩,還有你是小輩。”我對王胖子告誡道,說完朝胡同里面而去。

    王胖子沒有吱聲跟在我后面,

    剛踏進胡同就感覺一股刺人入骨的冷風吹來,這可是天上太陽烈日最強的時候,沒想到這胡同陰氣還是怎么重,路邊的槐樹吹的沙沙作響。

    王胖子凍的打起哆嗦來,我拿出白笛別在腰間,頓時身體寒氣減少了不少。

    “哥我帶路”王胖子走上前說道,

    我跟著王胖子走了3分鐘在胡同的一處不起眼的,古式四合院的,門口停下。

    王胖子指著大門說道:“陳二這就是了。”

    我沒有理王胖子的話而是仔細的看起了整個大門格局,看了一會此地,這大門格局乃是吸財,辟邪之局,這大門下有不下五塊泰山之頂的陽石,按理來說不可能有八鎮棺這等邪物奇怪奇怪真是奇怪。

    “走咱們進去看看。”陳二一揮手踏上石階,推大沉重的黑色大門,王胖子緊跟。

    “沒想到這次大名鼎鼎的白笛也會來,”話里有一點嘲諷在院子里中心一群身穿各色道袍的人看向推門進來的陳二和王胖子,其中一位約有40多歲的中年道人說道,眼神里透著不善。

    我停下仔細一看老熟人啊,笑道:“常道長你們茅山都能讓你來,我怎么不能來,小心被尸體親嘴啊哈哈哈。”

    王胖子也認識他在陳二后面捂嘴偷笑起來。

    常長道,本名常青,茅山云天道人的弟子,此人不過悟性很低沒有太大能耐,不過很善良老實,干事經常,做到一般就跑,但很厲害的絕對會以死相拼,云天道人要不是看他能用茅山天烏木劍,要不然他這悟性早就讓他結婚生子去了。

    常青聽后臉色一變,陰下臉冷哼道:“我這次不想和你斗嘴,白笛,八鎮棺的厲害咱們倆都清楚,這里也就咱們倆人輩分大,我告訴你這次咱們若不能毀掉八鎮棺,整個峰山鎮的人別想活。”

    我聽后心里一驚,這常青雖然道行不咋地但是絕對不會騙人的,問道:“這八鎮棺難道有什么問題嗎?”

    “來來,我給你看看,我師傅給我的信,”常青從道袍里拿出一封紙信,走到我身前,遞給我。

    我接過打開信封,拿出信展開,只見上面寫道

    “徒兒這次八鎮棺必須要毀,我算出有白笛助你,可我又不放心,又請你師叔命蠱真人算了一次,他算出這個八鎮棺有十八層疊加在一起,徒兒我已經讓人把天烏木劍送了過去,約兩日后到達,若實在堅持不了,就請白笛吹一曲,樂尊曲!

    還有切記,切記,切記!!!!,莫要動第一層八鎮棺。”

    我看完信后收起信,這次的事情比我想的要大,

    “陳二怎么了?”王胖子感覺不對勁問道,

    “常青樂尊曲會幫你吹,這次事情確實大了,唉。”我沒有理王胖子,對常青說道,嘆了一聲。

    常青看了我一眼說道:“不要說閑話了,幫我來畫我們茅山的星宿陣,別給我說你不會畫。”

    “好的”我拿出自己隨時攜帶的靈筆,渡上道力,朝空中畫去,嘴中,念著星宿陣決,常青給了王胖子一些任務,王胖子沒有嫌棄帶著那一群茅山來的弟子朝堂屋而去不知干什么。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9_251-m
修行在萬界星空
作者 古今兮
  一件未知的星空之門,讓蕭子羽來到了‘天武大陸’,也因為這個星空門,蕭子羽可以穿梭各個小說世...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