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逃出生天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江村坐落在連山山脈之中,四面環山,當最后一縷暮色被收斂,夜幕下樹影幢幢,這座在村民眼中白天饋贈他們的自然寶庫便顯得格外陰森可怖,仿佛黑暗中有東西在窺視著,每近天黑,村里家家夜不出戶,使整座村莊沉寂下來。

    然而今天,山脈里卻出現星星點點的火光,連成一條線,宛若游龍在山林中起伏游動。

    “四處搜搜,她不可能跑遠的。仨子呢,他人不到他的狗也要到,早點找到了,請鄉親們喝酒!”頭梳椎髻,身穿短衣,腰部以下圍著蔽膝的大漢喊道,火把揮舞,探明附近黑暗的地方。

    小女孩躲在竹林土坡下瑟瑟發抖,盡力將自己蜷縮在石頭后,當一側原本陰暗的地方出現火光和人影時,更是嚇得小臉煞白,渾身哆嗦無法再挪動一步,緊緊地攥著手中的火石,忘了呼吸,眼睛死死地盯著那火光,耳畔滿滿是心臟“怦怦、怦怦”的跳聲。

    時間仿佛過得好慢,人影越來越大,火光照亮的面積逐漸蠶食小女孩前面的土地,眼看就要被發現,忽有山風呼嘯穿過,幾乎要將火把上的火吹滅,那影子縮了縮脖子,拿著火把一晃,轉過身回去:“這邊沒有人。”

    “到那邊找找,仨子真是的,沒事老出現,有事連影兒都沒有。”

    她哆嗦著,直到聲音遠去,才大口大口地呼吸,將火石揣在懷里,抹了一把臉,手心全是汗水,“安全了……”心頭大石剛放下,兩眼一翻昏死過去。

    阿瑤睜開眼睛,目到之處盡是昏暗。

    “這里是……”她茫然地打量四周,她明明在健身,怎么眨眼的功夫就在荒郊野嶺?

    就在此時,她聽見遠處傳來狼狗的聲音!

    “嗷嗚!”

    逃!快逃!

    若被抓回去……

    還不如一死了之!

    剎那,阿瑤滿腦袋回蕩稚嫩的聲音,這個并不屬于她的想法卻是異常的決絕,迫使她鬼使神差站起來,雙腿顫顫發抖,扶著竹子跌跌撞撞離開。

    片刻,在細犬的帶領下,搜山的那些人重新回到這片竹林,看細犬停留在石頭前嗅了嗅,又吠叫著,膚色黝黑的帶隊人目光陰狠,想到那丫頭竟然在他眼皮底下開溜,恨得咬碎一口黃牙。

    “我餓了她幾天,她跑不了多遠,麻煩各位鄉親再找找了。呔,早知道粥水都不應該給她喝一口!”

    一個村民從后頭上來。葛布短褐也擋不住他四肢凸顯的肌肉,手上提著一把小弓,牽一條矯健的細犬,他就是仨子,村中捕獵的好手,對山上的環境非常熟悉。

    仨子說:“我們不能這么追,山路崎嶇難行,這帶竹林又多,六丫專門把我們往密密麻麻的竹林里走,我們再這樣分散只會讓她逃得遠遠了,我腳力好,不如我跟狗兒去找,你們在后面跟著,或者回去等消息也成。”

    他的話,讓為首的人臉色更為陰沉,而后堆出笑容,拍拍仨子的肩膀,卻沒同意仨子的建議。

    他們稍作休息,繼續開始追趕。

    阿瑤不知道追她的人內心盤算的小九九,耳邊已經沒有如魔鬼般的追喊聲,即便前路黑暗,無論會不會遇到大蟲、長蟲等未知的危險,她也不在乎。

    “這個方向不遠有座破廟。”仨子指著阿瑤跑路的方向說道,他牽著的細犬開始不受控制地吠叫。“她一定在哪里!”

    阿瑤扶著斷垣殘壁氣喘吁吁,這座破廟給了她希望。

    她剛想走進去,卻聽見遠處犬吠!

    她腦海浮現狼狗的形象,身材細長異常兇猛,尖銳的牙齒足可撕裂一切的獵物,如果被那只狗追上……

    “不,不能進去!”

    她沿著坍塌的外墻從破廟繞了過去,拖著腿繼續前行。

    一刻鐘之后,后面的村民追到破廟,細犬低頭四處嗅嗅,卻沖著破廟旁邊的小道吠叫,幾度拔腿奔去,但被仨子牽引,只能繞著他的腿打轉。

    “搜!”為首的人大手一揮,后面的村民陸續走進去,火光將破廟映亮,任何事物在光亮之下無所遁跡。

    阿瑤似有所感,只見她來時的路燈火大作,如果她躲進破廟,這時該是死無葬身之地了吧。

    不多想,她摸索下山,誰知踩在長滿濕滑苔蘚的石頭上,腳下一滑,整個人向后跌倒,顛簸了幾塊石頭,才停下落地。

    嘩啦啦……

    潺潺流水聲讓阿瑤驚喜,顧不得自己渾身疼痛,一腳深一腳淺,往水聲的方向走。

    那是玉帶一樣的溪流,自山間歡騰流下,流向平原。

    她試著探查水溫,剛觸碰到溪水立刻瑟縮回來,山澗的溪水,寒得令人發顫。

    自打摔了一跤之后,阿瑤紛雜的思緒全回來了。

    不清楚為什么要跑,但原主寧死也要逃,鐵定不是好事。

    他們有狗,走水路是最好掩藏氣味的方式。可她沒有既能開前端的手電照明,又能借力前行的登山杖,水下是否有潛藏危險,她一概不知。

    何況,真蹚水過去,寒咧入骨的溪水只怕比虎狼爪牙好不了多少。山間入夜的溫度偏低,沒有替換的衣服,濕身隨之可能引發的高燒,她不一定能熬過去。

    僥幸逃走也得有命活下去。

    阿瑤沿著溪流觀察附近的環境,還真的讓她發現有落腳的石頭讓她過去!

    “快,到那邊看看!”

    聲音在靜謐的山林尤其突兀,阿瑤連忙手腳并用,弓著身摸索石頭過去。

    嘩啦啦,水流湍急,像是溪水正漲。

    她多次感覺冰冷徹骨的溪水沖刷手腕,腳腕,前襟也被打濕,冷得她直打哆嗦,也幸好她手腳并用,腳下的石頭長滿青苔,溪水浸潤令它異常的濕滑,即便她選擇這個較為穩當的方式過去,也多次差點滑到水里。

    萬幸的是,她總算在那些人發現她之前到達對岸,跑到一棵需要三五人才能合抱的大樹后躲了起來。

    細犬一路牽著仨子跑到溪流邊,村民的火光陸續照亮了河岸。

    “人在哪?”他們舉著火把,四處照,阿瑤趕緊把頭縮回來,極力藏好自己,心跳如雷。

    在村民面前有三個方向,順水而下,逆水而上,過對岸。

    “仨子,你的狗能找到人嗎?”江舅舅問。

    仨子為難,在破廟之前他們已經失了先機,現在細犬嗅不到她的氣味,失去了蹤跡。

    于是,他搖頭:“它現在已經聞不到她的氣味,沒法找。”

    “那怎么辦?”幫忙找人的村民問。

    帶頭的人沉默。

    山風刮過,吹得火焰搖曳,他們趕緊背對風向列成一排保護火種,然而這風好像作妖,越刮越大,直到吹熄火焰才肯善罷甘休。

    沒了光源,七八個爺們在這幽深的山林亂作一團,叫罵聲起伏不定,點起的火才剛燃起,又被一陣風刮滅。

    “六丫他舅,我們回去吧,這是……山神對我們的警告啊。”

    “是啊,六丫他舅,明天我們再找吧。”

    回去的聲音起伏,六丫他舅不得不妥協:“走,我們回去吧。”

    “山神大人,請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小的這就回家,若平安到家,必殺雞酬謝。”仨子雙掌合十,四處拜拜,重新取出火石,再次點燃火把,而這一次,詭異的山風卻沒有再吹來,眾人見狀,有樣學樣,紛紛點燃火把,在仨子的帶領下,灰溜溜的離開。

    河岸重新被昏暗籠罩,阿瑤卸下防備,緊接著整個人脫力癱坐在樹根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52915_80_801-m
嬌寵令
作者 夜惠美
  恩情已還,仇恨已報,她了無遺憾地——重生了!
  同樣的朝代,一樣的姓名,不一樣...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