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趙云后裔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法力境界的提升是水磨功夫,急不得,雖然找不到強大的神仙拜師,但武藝卻可以去世俗中學習。”

    李逍思索一番后,前期境界法力低下時,肯定和猴哥一樣走戰將型神仙路線。那么,首先就是提升武藝。

    當年猴哥拜師后,不僅法力境界蹭蹭蹭往上漲,還練就了一套精湛的棍法,不論大鬧天宮還是取經路上,手持金箍棒一路打過去,威風之極。

    還有那楊戩,一把三尖兩刃刀,被他耍的赫赫生風,降妖除魔,睥眤天下。

    李逍前世也幻想過,自己身穿戰甲,手持武器,糜戰八荒。

    李逍要學武,肯定要找人教。而去哪里找人,離涇河最近的長安城,就是一個好的選擇。

    大隱隱于市,小隱隱于野。

    長安是東土大唐的京城,其內能人異士肯定不少。

    萬事開頭難,作為穿越過來的地球人,李逍對兵器武藝一竅不通。在起步階段,肯定要人言傳身教,打好一個基礎。

    只要在前期夯實堅實的基礎,李逍相信,憑著自己龍族悠長的壽命,肯定能練就一身好武藝。

    想到這,李逍一拍大腿,當下就決定去長安城學武,正好現在離了涇河龍宮,躲避去西海的命運。只是,此后黑水河再也沒有那只鼉龍妖王了。

    確定好未來方向,說做就做,李逍趁著涇河龍宮眾人此時都陷入悲傷,防備散亂,悄悄的混出龍宮。

    不多時,李逍就出了涇河,此時外面正是夜晚,他正站在涇河中央河面上,臉色有些復雜。

    自己占了小鼉龍的肉身,龍后好歹是他的生母。他這樣不明不白的失蹤。龍后發現后,估計少不了一陣傷心。不過李逍卻也不是優柔寡斷的人,看著涇河下龍宮方向,說道:

    “我李逍前世是一個孤兒,這世占了你兒子的肉身,待我能把握自己的命運時,定會還你這段因果。”

    說完,幾個閃身就來到涇河岸邊,降落下地,趁著月色,朝長安城方向而去,只留下一個堅定的背影。

    ……

    三州花似錦,八水繞城流。

    第二日,長安城。

    李逍坐在一家酒樓的二層窗邊,點了幾碟小菜,要一壺美酒,慢慢品著。看著窗下街道車水馬龍,行人絡繹不絕,他微微震驚于此城的繁華。

    這時,酒樓上又來了兩個人,點菜坐下,互相吹捧了幾下,就開始聊起了長安城最近的的見聞奇事。

    “聽說了嘛,張兄最近又納了一房小妾,那身段喲,嘖嘖!”

    “嗨,這事兒還用你說,真真羨煞我輩,不像我家娘子,唉…”

    ……

    因為兩人的桌子在李逍的旁邊,他倆的談話李逍一字不落的聽入耳中,起先他還懷著小興趣聽著著,后來兩人越扯越遠,開始互相吹牛打屁。就在李逍要不耐煩的時候,其中一人話風一轉。

    “李兄,這個你還不知道吧,剛剛我從東街過來,看到龍槍武館被威虎武館給圍了。”

    “啥?給圍了。這光天化日之下,虎威武館還真敢,不怕鬧出人命啊。”

    “怕什么,現在龍槍武館就剩一個趙老頭,虎威武館的劉刀疤看上龍槍武館的地產不是一天兩天了。”

    “可憐那趙老頭,一個人孤苦伶仃的,真是命不好。”

    “嘿,你還別這樣說,趙老頭,也風光過呢,據說他乃是三國時趙云的后代,家傳的槍法,年輕時當過兵。

    退役后在長安城開了一家武館,當年還培養出來一個武狀元,那時龍槍武館人滿為患,都是去學武的!”

    李逍聽到趙云槍法,耳朵動了動,又聽另一人說道:

    “李兄,你說的這些我卻不知,既然如此,趙老頭晚景怎么如此凄慘?”

    同樣,李逍內心也有這個疑問,他不禁回過頭看去,見當先的那人抿了一口手中的茶,緩緩說道:

    “要說世道,變換無常。趙老頭有一個女兒,和那武狀元在館里學武時就相愛,后來他女兒和那武狀元夸街三日后就成了親。”

    “這不是挺好的嘛,皆大歡喜的事啊。”

    對面那人又插嘴道。

    “可是人啊,總是會變得,因為趙老頭,是個士兵出生,他女兒嫁過去,只落得個小妾身份。

    幾年后,那武狀元為了自己的前途,又取了一個權貴的女兒做正妻。本來這也沒事,不過,那女的卻是一個妒婦,見不得武狀元對他小妾好,竟把趙老頭的女兒活生生給逼死了。”

    “那武狀元沒有阻止?”

    “要么怎么說人會變呢,那武狀元不知怎么回事,竟對正妻的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唉,這就造孽了啊!”

    “可不是嘛,…”

    說道這,兩人唏噓了一會,又開始談其他的了。

    李逍坐在窗邊,微瞇著眼,他心里冥冥有著預感,自己學武這事,估計就要落在那趙老頭身上。

    既然是趙云傳下來的槍法,那肯定不會差,想當年,趙云護阿斗,從曹操的幾十萬大軍里殺進殺出,那場景,當真是蓋世無雙的猛將。

    只是不知這趙老頭,把家傳的槍法學了幾成下來?不過能教出一個武狀元,想來應該不會太差。

    李逍沉吟了片刻,打算去看一看。隨即便站起身來,向鄰桌的兩人拱拱手,朗聲說道:

    “兩位老哥,打擾了,在下適才聽兩位談到龍槍武館的趙老頭,很像家父所說的一位遠房表親,我打算去確認一下,想向兩位請教一下具體位置。”

    那兩人一看李逍衣著華貴,氣度不凡,不敢怠慢,也起了身向李逍拱了下手,然后其中一個回道:

    “小兄弟,恕老哥直言,不論那趙老頭是否是你的遠房親戚,我勸你現在還是不去為妙,這會兒,那虎威武館的館主劉刀疤正在那找他麻煩呢,這家伙是出了名的滾刀肉,你去了指不定惹上什么麻煩上身。”

    這人到是熱心,一番話下來,說的李逍是苦笑不得。不過李逍沒時間和他們干耗,隨手甩了幾塊碎銀在他們桌上。

    “老哥,不必擔心,我與他們無冤無仇,只是去看一下,還請如實相告!”

    那兩人看到李逍甩的銀子,臉上作太客氣,不好意思狀,手卻爭先恐后把銀子揣到懷里,然后嘴里說道:

    “老弟何必這么客氣,老哥怎么好意思收這銀子,不過既然老弟執意要去,老哥我也不多勸,那龍槍武館在朱雀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715102_22_44-m
一言通天
作者 黑弦
  有一天,鐵樹開花,春芽冬發。   有一年,大河倒轉,漫天白鴉。   有一世,善惡不辨,...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