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血脈覺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父親……”

    方煥念著這兩個字,多麼陌生又熟悉的兩個字,原先的方煥也和其他小孩子一樣,崇拜著自己的父親。直到郭蓉懷了小佳的時候突然病重,幾乎散盡所有的家產才在保住小佳的前提下醫好了郭蓉。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方煥的爸爸突然就消失了,方煥一直認為自己的爸爸是因為承擔不了家裡的花費所以才故意消失的,那時候的方煥才十歲,那個偉岸背影的消失不見使得方煥家當時本就拮据的生活更加拮据起來。

    好在那時候的方煥出人意料的懂事,也不哭不鬧,咬著牙憑藉十歲的小小年紀,硬生生的扛起了家裡的半邊天,白天上學,晚上洗碗打雜掃地,什麼有錢就去幹什麼。

    可能是上天眷顧方煥一家,還是嬰兒的小佳也異常的懂事,從小不哭不鬧,等到稍微大一點的時候,別的小孩還在哭著鬧著要玩具,小佳卻是在幫助郭蓉做一些手工小玩具以貼補家用。這讓方煥覺得很虧欠小佳,所以也格外的珍惜這個妹妹。這樣拮据的生活一直延續到方煥讀初一,小佳也到了上學年紀的時候。

    方煥意外得知狩獵異獸很賺錢,於是決定冒死外出狩獵異獸。

    在經過幾年的鍛煉之後,方煥也能夠憑自己狩獵一些低級的異獸,生活終於開始慢慢的變好起來。

    從小的經歷造就了方煥遠遠成熟於同齡人的心智。不過一直沒有改變的就是方煥始終無法原諒自己的父親,在自己和母親最需要他的時候卻消失的父親。

    所以從那時候開始,任何有關他的東西,方煥一概不碰,甚至深深厭惡著,如今看著手裡他留給自己的包裹,方煥內心劇烈的掙扎著,開啟,還是不開啟。

    “他留給我最後的東西了……”方煥重複著這句話。眼神卻從原先的迷茫慢慢的開始清澈起來。

    “我倒要看看他給我留下了什麼,總有一天我會變的很強,然後找到他,讓他知道離開我們是多錯誤的決定!”

    方煥強行給了自己一個理由,就像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想清楚了這些,方煥也不再糾結,站起來開啟了包裹,包裹裡面是一個古樸的盒子,開啟盒子之後,方煥看到了裡面的東西。

    裡面的東西很少,只有一張便簽和一瓶泛著妖異光澤的液體。

    方煥拿起標籤,看著上面熟悉的字型。

    “煥兒,當你看到這張便簽,說明你已經走上了狩獵者的路,果然我們方家的人都逃不過這個命運,不過既然你也牽扯進來了,接下來的話你要看清楚,想明白再做決定。

    既然你已經成為狩獵者了,想必你也發現一些你的過人之處了吧,比如每殺死一隻異獸必然會有獸魂,比如對鮮血沒有恐懼,反而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興奮,比如……對生靈死去時的冷漠”。

    “!!!”

    看著手中的便簽,方煥內心極度的震撼,因為方煥知道自己爸爸說的全部都對。

    方煥清楚記得自己第一次斬殺異獸的時候,看著異獸橫屍在地,內心竟然沒有一絲觸動,那種感覺就好像吃飯喝水一般自然。

    “咕咚”方煥狠狠咽了口口水,定了定心神,繼續看了下去。

    “是不是很奇怪為什麼我會知道的那麼清楚,以為我也是如此,你的爺爺也同樣如此,這和我們的血脈有關,可惜這並不是什麼好東西,因為這個血脈,我們方家世代被一種莫名的災厄詛咒著,由血脈鼎盛到現在的一脈單傳,許多人不是消失就是莫名死亡。

    但是方家世代傳下來的挖掘自己血脈中能力的意志卻從沒有消退過,到了我這一代,終於找到了完全挖掘血脈中能力的方法,就是那瓶液體,我本打算自己喝下這瓶液體,完全挖掘出血脈中的能力,然後解決災厄,但是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它們已經發現我了,所以我決定把這瓶液體留下來,把能否解決方家災厄的契機交給命運。

    如果你最終還是踏上了狩獵者這條路,那就把我方家的命運扛起來,如果沒有,那就平平安安的活下去,為我方家延續血脈,煥兒,不要怪我太殘酷,這是方家男兒的宿命,最後,告訴蓉兒和佳佳,我對不起她們。”

    “滴答,滴答……”

    月色下,少年低頭看著手中的便簽,眼淚一滴一滴的流了下來。

    “一直以來,都是我錯怪他了。”

    此時此刻,方煥這些年來對自己爸爸的憎恨有多重,內心的悔恨就有多重。

    半晌,方煥終於緩過勁兒來,看向了一旁的那瓶液體,拿起放在眼前晃動了幾下,瓶中的液體在晃蕩中竟然发散出了妖異的點點熒光,方煥不知不覺間竟然沉浸在了這妖異的顏色之中。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方煥終於被自己急促的心跳聲驚醒,回過神來竟然發現自己已經全身濕透,不禁後怕不已。定了定神,方煥終於又看向那瓶液體。

    奇怪的是,這次液體再也沒有散发出那種妖異的光芒。

    “徹底開啟方家血脈能力的鑰匙,解決方家災厄的契機……”

    方煥呢喃著這兩句話,看著眼前的液體,他在糾結要不要喝下去。

    “到底要不要喝下去,萬一喝下去我出了什麼事老媽和小佳怎麼辦,父親已經不在了,我再出事……。”方煥皺著眉頭,手中的瓶子拿起又放下,拿起,又放下。

    不知道為什麼,腦海裡突然閃現出自己母親滿眼淚水的說出那句“我從來沒有怪過他”時的場景。

    “老媽,一定也很想要再見到他吧……從父親的描述來看,有一個很強大的不知名的東西,一直在狩獵我方家的人。爺爺和爸爸失蹤都和這個方家的災厄有很大的關係。

    祖上那麼多強者都失敗了,雖然不知道爺爺和爸爸有多強,但是一定不弱,如果我不徹底開啟方家的血脈能力,很可能會步他們的後塵,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老媽和小佳還是一樣會傷心絕望,不行!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我要變強,強到解開這個所謂災厄的真面目,強到再找到爸爸。方家的宿命,該由我方煥來擔了!!!”

    想著,方煥終於再次拿起了瓶子,開啟瓶蓋,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狠狠的吐出,一咬牙,一仰頭,咕咚咕咚把瓶子裡的液體喝了個乾淨。

    “和平時喝的水沒有什麼區別……”

    想到這裡,方煥的思維就停滯了,因為此時的方煥突然感覺到一股難以言喻的劇痛傳來,這感覺就像自己身體裡面的所有經絡全部都開始抽搐起來,並且還不斷的扭曲著。

    “彭”的一身,方煥倒在了地上,整個人像煮熟了的大蝦一樣蜷縮成了一團,如果此時有人看到方煥,一定會驚嚇不已。

    方煥皮膚表面一根根青筋隆起,身上的毛細管因為這巨大的痛楚而全部爆裂,鮮血從毛細孔中絲絲滲透而出,染紅了方煥,也染紅了地面。

    此時的方煥是多想昏迷過去,但是方煥知道自己不能昏迷過去,自己一旦昏迷過去,就再也醒不過來了。想起自己的母親和妹妹,方煥硬是咬著牙死命的撐著,細細體會自己身體的每一寸變化。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方煥感覺好像過了一個世紀般漫長,終於痛覺過去了,方煥虛弱的攤在了地板上,努力抬頭看了眼窗外。

    天已然蒙蒙亮,來不及感受自己身體的變化,雙眼一番,終究還是暈了過去。

    “血脈覺醒,無限融合,同類相融,終成王者,異類相融,皇位可至,萬物相融,大道可欺,癡兒,醒來!”

    “啊!”方煥大叫一聲,突兀的從地板上爬了起來。

    “唔……”緊接著方煥捂著頭痛苦的呻吟起來,勉強睜開雙眼,打量起周圍的環境,卻發現自己正躺在房間的地板上,天早已大亮,一縷陽光透過窗戶直射到方煥的臉上,方煥伸出右手擋住那道陽光,思緒也開始慢慢的清醒起來。

    “這……是我的房間,剛才那個聲音……什麼同類異類,王者皇位,什麼萬物相融,大道可欺?”

    方煥想到了夢中那道振聾发聵的聲音,自語道

    “我怎麼在地板上?”方煥捂著腦袋使勁搖晃了一下。

    “對了!!!我喝下了那瓶液體。那我現在!”方煥終於記起了所有的事情。猛地站了起來。

    “既然我沒有死,那就說明……我成功了,我成功徹底挖掘出方家的血脈能力了”方煥雙手握拳,默默感受著自己的身體變化。

    “身體的力量起碼提升了一倍,而且……”方煥消失在了原地,又突然的出現。

    “果然,不只是力量,我的身體素質整體提升了一倍,這還不是我的最大極限。”方煥閉眼,感受著自己體內傳來的源源不斷的力量。

    “而且……”方煥想著,突然閉上了眼睛。

    根據心裡的那種感覺,方煥慢慢驅使著身體裡的兩個獸魂不斷靠近,並且看著這兩個獸魂逐漸糅合在了一起,變成了一個新的獸魂。

    只見這個獸魂任然是原先影貓的模樣,唯一改變的地方就是原先蜷縮著的四肢現在已經全部伸展開來,四隻腳掌上竟然長著極為不協調的長長的爪子,極具攻擊性。

    “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樣。”

    方煥看著眼前這個獸魂,又想起之前那段振聾发聵的聲音。心念運轉間已經召喚出了獸魂附體。

    只見融合過的影貓獸魂一閃而過,方煥的周身又出現了一層陰影。

    “這是影貓獸魂附體時候的樣子。”

    方煥想著,看向了自己的雙手,心思運轉間只見十指之上出現了十根尖銳的類似於鋒刃的東西。

    “鏘鏘鏘”方煥試著舉起雙手的鋒刃對撞了一下。

    “不知道鋒利程度如何。”想著,方煥向著課桌的方向一划,那感覺就像拿刀切入豆腐裡面一般,沒有絲毫阻礙。

    “咣當”桌子被分成了兩半摔落在地。

    方煥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幕。突然又感覺一陣肉疼。

    “敗家啊,這桌子得多少錢!!”

    方煥心疼的呲牙咧嘴。

    “看樣子還是去城市外試驗一下新的獸魂吧。”

    方煥正這樣想著,卻突然感覺到了頭暈乏力的感覺,身上的獸魂附體狀態也自動解除。

    方煥腳一軟,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再次觀察體內,只見新獸魂已經重新分離成了兩個獸魂。

    感受這自己身體的狀態,無奈苦笑。

    “原來融合還有限制啊,不過也正常,要是沒限制那才真的是逆天了,不知道還有什麼能力,看樣子要趕緊出去試試看了……”

    正想著,門突然開了,帶著一臉擔心之色的郭蓉出現在了門口。

    “小煥,你怎麼了,怎麼坐在地板上,還有你這一身的血跡是怎麼回事!”

    方煥這時才發現自己身上還留著昨天覺醒時留下的血汙,看著郭蓉擔心的樣子急忙從地上竄了起來,連連擺手。

    “沒沒沒,沒事,老媽你別擔心,詳細情況我待會兒和你說,我先洗個澡清理一下,你在樓下等我吧,真沒事。”

    郭蓉還是不放心,對著方煥再三確認過之後,才鬆了一口氣。

    “沒事就好,那你先清理,我在樓下等你。”說著,郭蓉下了樓。

    “……”

    洗漱完畢的方煥走下了樓,只見郭蓉抱著小佳佳坐在沙發上,和她一起擺弄著自己送的蝴蝶結。時不時傳出小佳佳清脆悅耳的笑聲。

    看著眼前這一幕,方煥驀然感到一陣溫馨。

    “要是爸爸在,就完美了……”想著,方煥心中又是一陣抽搐。

    害怕被郭蓉和佳佳發現,方煥較忙收拾了一下心情,走到了小佳佳對面沙發坐下。

    這時候,小佳佳看著對面的方煥,突然鼻子使勁嗅了嗅,然後就捏著鼻子叫到。

    “咦……臭哥哥果然是臭哥哥,好臭好臭。”佳佳拖著長音叫到,小身體還往郭蓉的方向拱了拱。示意郭蓉也說方煥幾句。

    方煥額頭黑線滿滿,他发誓自己已經洗了好幾遍了,但是沒辦法,那麼濃烈的臭味在身上待了一晚上,可能都醃入味了。所以還是有一點點臭味洗不掉。

    但是方煥发誓,絕對沒有小佳佳說的那麼誇張,只是這個小丫頭又想找方煥的麻煩而已。

    郭蓉也是啞然失笑,她自然感受到了佳佳的小動作,忍不住在佳佳的小臉上扭了一下,笑著說道。

    “好了,佳佳乖,哥哥要說正事呢,你也聽聽。”

    小佳佳本來正要揮舞拳頭抗議郭蓉也扭自己的臉,聽到郭蓉這麼說,也就乖乖的坐在郭蓉腿上,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方煥。

    看著佳佳可愛的模樣,方煥的心情好轉了很多。

    “呼……”方煥深深的吐出一口氣,然後面色一正,說道

    “媽,你是對的,一直以來都是我錯怪爸了。”

    郭蓉聽到這句話,忍不住用手捂住了嘴,強行克制住不讓自己哭出來。

    雖然一直以來郭蓉都堅信自己的丈夫突然消失一定是不得已的,但是有時終究還是會剋制不住自己要胡思亂想,如今聽到方煥的這句話,彷彿這麼多年的等待都有了一個答案,沒有白費。

    佳佳感受到郭蓉的動作,急忙抱住了郭蓉的另外一隻手,用平時郭蓉哄自己的語氣說道

    “媽媽乖,佳佳抱,佳佳抱了就不難過了。”

    一邊的方煥也面帶擔憂的看著郭蓉。

    郭蓉見到自己子女擔憂的神色,不禁在心裡暗自責怪了自己一通。

    “怎麼這麼沉不住氣,在孩子面前露出這副樣子。”

    郭蓉急忙用手抹去眼角的淚水說道

    “媽媽沒事,這不是難過的哭,媽媽這是開心。”

    又過了一會兒,郭蓉的心情終於沉浸下來,反手抱起佳佳,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又蹭了蹭佳佳的鼻子,逗的佳佳呵呵直笑,然後又用眼神示意方煥繼續講下去。

    “事情是這樣的,……”

    方煥把之前紙條上的內容有選擇的講了出來,而且做了點修改,說爸爸只是出去辦一件急事,被困在了某個地方,只要自己慢慢變強,總有一天會把爸爸找回來。

    聽了方煥的話,郭蓉揮了揮手示意方煥走到自己身邊坐下。

    方煥雖然疑惑,但是還是走了過去,坐在郭蓉的旁邊。

    就在這時,郭蓉突然將方煥連同佳佳一起摟在了懷裡。

    方煥一怔,這是在自己很小的時候,每當心情低落,自己老媽就會這樣摟著自己,什麼話也不說,就這樣摟著,每次自己感受著媽媽懷中的溫度,多糟糕的心情都會奇蹟般的變好。

    只是後來方煥扛起了家裡的重擔後,就很少這樣被郭蓉摟著了。因為方煥知道,自己不能在家人面前露出負面情緒,自己是頂樑柱。正想著,郭蓉溫柔的聲音傳來

    “小煥,我知道你爸爸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你不說是害怕我們擔心,你一直都很懂事,媽媽也不逼你說,媽媽只有一個要求,無論怎麼樣,你一定,一定,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方煥聽到郭蓉的話,忍不住鼻頭一酸,心中暗暗下了決定。

    “我一定要活下去,並且強大起來,找回父親,一家團聚,敢攔在我面前的,不管什麼東西,通通宰了。不過現在……”

    方煥看著佳佳在郭蓉懷裡眯著眼幸福的樣子,寵溺一笑,自己也學著佳佳的樣子,閉上雙眼,享受這難得的溫馨一幕。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5057768 21 78 m
我只想安靜地打遊戲
作者 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一滴血一條命,別人打遊戲爆肝,我打遊戲爆血。   次元風暴降臨,地球四處出現了大量的異次...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