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引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天佑聽到這里完全呆住了,他不出聲了低下頭靠在了母親的懷里,只是這雙眼中的淚水那是沒停過。

    就這樣過了幾刻鐘,天佑是動也沒動,淚水可算是停下來了。

    老大夫也耐心的在旁邊等著。

    “好孩子,先到爺爺家吧!之后再處理你娘親的事。”老大夫搖了搖頭。

    天佑這時也清醒了過來,這路就是他自己還是得走下去的。

    于是起來用自己的一雙小手拖這母親,即使他還拖不動。

    老大夫見著孩子如此,放下了藥箱。

    王氏本就嬌小,不用多大功夫便抬上車了。

    老大夫拿回了藥箱,繼續趕著驢車回去。

    “老爺爺請等會兒。”剛走沒幾步,天佑似乎想起了什么。

    老大夫拉住了韁繩,這驢會意地停下了。

    天佑急忙跳下車,往路邊跑去。

    老人用疑惑的眼神望著他,難道是內急了?之后看到孩子的動作,才知道這孩子有心了。

    這時候呀,天佑的小手上抱著幾支茂盛的樹枝。

    早在他們干糧吃完,我們的小天佑就得學會了上樹摘野果充饑了。

    天佑爬上車,便把樹枝小心的蓋在母親的身上。

    “孩子你真懂事,爺爺真替你娘親高興,可惜這世道就是這么不可憐人。”說完摸了摸天佑的頭,便專心的趕路了。

    在老大夫的建議下,驢車停在了村附近的一座叫鳳息山的山腳下。

    相傳不知道多少年前,有人看到天邊飛來一只鳳凰,就停在這座山上稍作休息,因此而得名。

    在山腳下,天佑在老大夫和那個叫香兒的女孩下的幫助下,把天母安葬在了著鳳息山下。

    “孩子先回家,以后的事以后在做打算”老大夫拍了拍天佑的小肩膀。

    “老爺爺您先回去吧,我想在陪陪娘親”天佑轉過頭做了個苦笑。

    “好吧!孩子你自己小心”老大夫并沒有阻攔這個為人子,帶著香兒回去了。

    耀日即將西下,生命中的一天即將就這么過去了。

    天佑腦海里想著過去的一切,母親溫柔時的笑容,生氣時雙手叉腰的嚴肅,還有在家里不怕苦不怕累的勞作,他感覺這些事恍如昨日,一切都是那么的歷歷在目。

    “先吃點東西吧!”身邊突然想起那個叫香兒聲音。

    “謝謝”天佑轉過頭笑了笑看到她手上提著個飯盒,此刻的天佑聲音的笑容是多么的無力。

    “對了,爺爺讓我帶你回去呢!”

    “我再呆會兒,你先回家吧,我認識路的。”天佑隨便吃了幾口便把飯盒還給了香兒。

    “那好吧,反正這一帶也沒有猛獸出現,你自己小心點就是了。”說罷香兒收了飯盒便走了。

    第二天,香兒來的時候天佑還是在那一動不動,照樣只扒拉了幾口飯。

    第三天,香兒發現天母墓邊多了一棵小樹苗,他還是在那一動不動,唯一不同的是今天吃的比較多了。

    第四天晌午,就在香兒剛裝好飯盒剛要出門,便見天佑走進了自家院子。

    “爺爺,他回來了。”說罷香兒又把飯菜拿出來擺在桌上。

    老大夫還像上次一樣拿著本書走了出來:“來來來,先吃飯,你的路還很長,還得接著走下去。”

    天佑在逃亡的這段期間,可算是沒吃過一頓飽飯了。這頓飯呀吃的是干干凈凈。

    可是吃完飯他又該考慮以后該怎么走,要往哪去了。

    此時仔細看了看這一老一少,老大夫兩鬢斑白穿著一身灰衣,一雙眼眸似乎能看穿一切,還留著三寸白須。而香兒衣著綠裳,在嬌好的面容上,一對撲閃撲閃的大眼睛還在打量著自己。

    老大夫走到天佑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孩子,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家里還有什么人嗎?”

    ”父親戰死了,娘親就帶著我去投奔舅舅,現在就剩下舅舅了,已經沒有其他人了。”天佑低著個腦袋說起了自己剩下的親人:”現在我也不知道往哪去了,我只知道舅舅家在一個叫湖心城的地方。”

    ”嗯!這走到湖心城腳程快的話還得五六天,你一個孩子顯然是辦不到的,況且更加不安全,我看這樣,你就在我這藥舍住幾天在做打算吧!”老大夫替天佑拿定了注意。

    ”謝謝你了老爺爺。”說罷天佑低下了頭。

    ”沒事沒事,反正這里也就老頭子我這就祖孫兩人,地方也夠寬敞你就放心的住下就是了。”說罷便讓香兒給天佑收拾下房間。

    說來這時間也算是過的快,眨眼間天佑已經在這住了已有十天了,在這十天里天佑知道這地方因為鳳息山的緣故喚作鳳息村,老大夫復姓公玉,經常在十里八鄉走動,替人看病診脈,在這一帶頗有些聲望,更知道公玉大夫膝下并無子嗣,香兒她原名叫藍香,是公玉大夫親大哥的外孫女,這生逢亂世一家人為了避難但帶著女孩不方便,碰巧遇到公玉大夫索性先將香兒留在這荒野小村,這世道亂自己生活也不容易,更不好一家人都住公玉大夫家里,只好先把香兒托他照顧,待以后日子有些好轉在接回去,于是公玉大夫便教她識字和醫術。

    這天大清早,有個老漢前來找公玉大夫,天佑不好上前打聽,更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么,但看的出來事情挺急的,完老漢急急忙忙出門走了,看如此情況這老人家是求救來了。

    公玉大夫進來說明了實情,讓他倆準備準備。以前家中只有祖孫兩人,出診都是一起走的,今天也就帶上天佑一同去,一老二少一同坐上了驢車。這趟出行他見公玉大夫行醫,于是便產生了個新的打算。

    一路上附近的村民一口一個公玉大夫,連路邊上過家家的小孩都喊著:"老神仙又出門救人啦!老神仙又出門救人啦!"

    看來公玉大夫在這一帶的聲望是毫無疑問的。

    公玉大夫說了此次的目的,在三里遠的谷山村。晌午時分,便到了一戶農家的院前。說是院子其實啊,這只是這只是窮苦人家用竹籬圍起來的自家小院,在這里,一般人家都會這么做的。

    天佑還沒進院子,老遠就看到有一老漢在自家門口焦急的來回走動,嘴里還“吧嗒,吧嗒”抽著旱煙。這不剛到院前還沒下車,這老漢立馬就迎了出來:"公玉大夫您可算來了,快進屋,快進屋,老伴快給公玉大夫倒茶。"老漢看到來人這緊繃的臉舒展開來。

    "不忙不忙,先帶我看看孩子"公玉大夫本著醫者之心連連擺手。

    老漢也在是為此事揪心急忙:"辛苦你了公玉大夫,來來來"。

    進到內房,天佑便看到床榻上躺這個昏迷不醒來小孩,年紀看起來只比自己大個兩三歲的樣子,仔細一看滿臉慘白毫無血色,在一看他的叫右腳比左腳那是腫了一圈,而且還呈現出黑紫色都蔓延到了大腿了,天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病人也是渾身一顫。

    "這是被劇毒的火毒蜈蚣給咬了,還有腳上綠色的殘渣是蛇心草,這也是劇毒之草。"公玉大夫仔細檢查一遍后對老漢說明了情況。

    老漢一聽頓時就慌了,火毒蜈蚣他可是聽說過的,東邊那片山區沒人敢上就是因為有此蜈蚣的原因,老漢臉色難看之極:"公玉大夫您可是神醫呀,老朽我三代就這么一個孫子,這孩子命苦,兒媳為了生下他難產而死,他父親更是前些年山上遇難,如今就剩下我們兩老一小的了,您可得給我們想想辦法呀!"說完老漢就跪下了。

    在一旁啜泣的老伴一聽這大夫講的毒上加毒的身體一晃蕩,還好香兒和天佑在身旁,兩人連忙把老人扶到身后的椅子上坐下。

    "別急別急,先聽我把話說完。"公玉大夫見這老漢這樣連忙雙手扶起:"雖然這火毒蜈蚣是劇毒,可是這蛇心草同樣也是劇毒,常言道以毒攻毒,只是這個蛇心草還未到火候壓制不了這蜈蚣劇毒。被那火毒蜈蚣咬傷處似火灼,這孩子應該是無意中在被咬之后,隨手拔了這棵草搓揉傷口吧"。

    說罷,公玉大夫便開始動手了,先拿出幾根銀針扎在大腿幾處穴位之上,防止毒性再向上蔓延。完事后又拿出蠟燭點上后,拿出把鋒利的小刀子在火上燒了燒,取出白布把小刀擦干凈,來到被咬傷的小腿上在那毒口上劃了一到小口子。

    頓時,傷口處流出了黑色的血液,片刻后,流出鮮紅血液后這右腳比之前那是好了很多,黑血流了足足有一大腕之多。

    "好了,這孩子現在身體虛弱,等下我再給他開幾副藥,這幾日得好好的調養調養"說罷公玉大夫拔去了腿上的銀針。

    老漢靠打獵維生,臨走時拿些野兔肉給公玉大夫但被他回絕了,說是這世道大家過的也不容易,要他留著給孩子養身體。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478880 22 18 m
九煉歸仙
作者 博耀
  五行輪靈,真火九轉;九九歸一,九煉歸仙。<br><br>   雙腳踏翻塵世浪,一肩擔盡古...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