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心有百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不是這百家簽筒,上輩子不要說叱咤風云,恐怕剛穿越的那幾天,我就死于非命了,不是被亂兵砍殺,就是被餓死、凍死,想我一介圖書管理員,身無一技之長,手無縛雞之力,在亂世之中那是任人宰割啊。”

    陳止微微感慨,但很快驅散了愁意,默默探查那心中的竹筒。

    “隔著將近百年,居然還存有兩格名望,五個刻度格有兩格是滿的,可以抽一支下等簽,以陳家的格局,大概是夠用了,只是名望金液有些渾濁,說明不是好名聲,我明白了,這不是遺留的名望,大概是前身折騰二十年的累積,但不管好名、惡名,能抽簽的都是有用的……”想著想著,他的手指在桌上敲擊起來。

    這是他前世養成的習慣,本是為了不被劉備看輕,故作高深之舉,后來次數多了,居然養成了習慣,前世時,劉備等人一見他這個模樣,就會安靜下來,靜待結果。

    不過,陳止這次不是為別人籌謀,而是為自己謀劃。

    “簽筒的五行刻度,為五個格子,只要我的名聲不斷傳揚,有人稱贊或批判,就會生出名望金液,金液充滿五行刻度格,就能抽簽,抽出來的簽,各有妙用,或為儒家致用之術,或為道家奇妙心境,抑或墨家機關藍圖,也有兵家練兵調用之法,包羅萬象,是我前世的立身之基,但每次抽出的簽是什么,屬于哪家,都是隨機的,而且……”

    他的注意力集中于充斥金液的兩個刻度格上。

    “以現在的新身份,想積攢名望可不容易了,除非橫下心一門心思積攢惡名,但那就得不償失了,因而這名望暫時沒有穩定來源,兩格金液的使用要計較一番,什么時候抽?怎么抽?抽下下簽、還是下等簽?都要計劃好。”

    一念至此,陳止長舒一口氣,露出笑容。

    “家族爭斗也挺有趣的,按此身記憶,如今除了北方和蜀地略有紛爭,勉強算是太平之世,不用再伴君如虎,上輩子兢兢業業,結果死于非命,既然有了重來機會,可不能再那么勞碌了,省得再次殞命,不如寄情山水,做個陶淵明,也不知歷史改變后,這位隱士還有沒有機會登上舞臺,但無論《桃花源記》還否再現,此世于我而言,便是世外桃源。”

    這般想著,他的思路越發清晰。

    “先積累些名望,好有底氣和退路,等此間事了就順勢脫身,賺些錢,討點田,做個富家翁、逍遙客,至于陳府爭斗,與我何干?”

    得了原身的記憶,陳止卻沒有原來的情感牽扯,沒有多少牽掛,只想逍遙此生,不負重活。

    咚咚咚。

    就在這時,傳來了敲門聲。

    “七哥,沒睡吧,我看你房間燈還亮著。”聽著門外聲音,相應記憶在陳止心中浮起,讓他辨認出了聲音的主人——

    陳羅,陳五爺陳迅的次子,平日也好賭,和陳止關系不錯,不同的是他父母尚在,不是陳止這種無根浮萍能比的,因此活的頗為瀟灑,不過葬禮之時收斂許多,三日以來從未與陳止接觸。

    “我進來了啊。”陳羅見門栓未定,就“吱呀”一聲推開門,露出臃肥的身子。

    他先在門外張望,接著小心翼翼的進來,反手就把門關上,然后長舒一口氣,抹了一把額頭,已是一頭汗。

    “你這不好好的坐著么,怎么叫你也不應啊。”轉頭見了陳止,陳羅忍不住抱怨起來,但很快表情一變,一臉佩服的模樣,“說起來,在靈堂上服散的感覺怎樣?雖說你受罰了,可咱們幾個聽了這壯舉,都忍不住豎起大拇指啊,太勇猛了!”

    好家伙,在追悼會上嗑藥,聽著確實刺激,可絕對不是什么美名!

    “那兩格名望金液,該不是因為這個事累積的吧?”陳止心下嘀咕,忍住了翻白眼的沖動,說道:“幾天沒見到你這胖子的人影,是害怕不敢過來了吧。”

    “哪能啊!”陳羅拍了拍胸脯,“我陳老八什么人?整個彭城縣誰不知道?那從來都是義字當先!”接著話鋒一轉,氣勢隨之衰弱下來,“這不是脫不開身嗎?祖父一去,這祖宅也不好常來了,事情太多啊,再說了,我也得幫你盯著點啊……”

    他從桌上拿起茶壺,倒了一杯,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才繼續道:“你是不知道啊,這兩天陳韻那小子狗仗人勢,就知道出風頭,今天還在親友面前作詩一首,那個裝的喲,我都看不下去了!據我估計,這詩肯定是他那家丁所作,就是那個曾得祖父賞識、傳聞和漕幫有關聯的風流家丁,嘿,你說陳韻作詩就作詩,就這還不滿足!”

    說著說著,他將杯子“啪”的一聲砸在桌上,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這也就罷了,還有事沒事的提起你,故意敗壞你,說你不學無術,還說要教導教導你做人的道理,你說他算什么東西,還想著教育七哥你?他自己那些烏七八糟的事都還沒理清呢,對了,我聽說,前幾日這小子還逼著一個丫鬟,你懂的……”

    “陳韻風頭正盛,得二伯賞識,在陳家有崛起之勢,但比起彭城其他幾個大族的后起之秀,聲望略顯不足,家里有意給他造勢,就得找人做襯托,造勢也有循序漸進的做法,這第一步,不拿我做反例,又該拿誰?”陳止看著陳羅,似笑非笑,“我這前車之鑒,你可不能步后塵啊,以后我這里,你少來為妙。”

    “七哥,見外了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陳羅把身子前傾幾分,小聲道,“我這也是忙著替你打探著,這不,剛收到消息,就過來通風報信了。”

    陳止見對方未曾起疑,說明自己模仿前任陳止的風格還算合格,就轉而問道:“什么消息?”實際上,他已大致猜出來了。

    陳羅又將聲音壓低幾分:“二伯就要來找你了,你千萬得有點準備,那位圖謀著什么,我爹也給我說了,你可得守住那幾畝田,否則今后就難了,這……”

    話說到這,門外隱約傳來腳步聲,陳羅面色微變,趕緊起身:“我還有事,改日再來看七哥,下次給你帶壺好酒,先走了,先走了。”話落匆匆離去,面色尷尬。

    “陳羅膽小,但也有圖謀,是真心過來報信,還是挑動我去和陳韻斗,當下還不好判斷,”看著重新關上的門,陳止神色沒有半點變化,“不過這都不是重點,從他透露的消息來看,陳止這一房的考驗就要來臨了,家族宅斗?果然是酒足飯飽生是非,換成亂世,世家大族都忙著各方下注,就算內斗,也不是這個樣子。”

    搖了搖頭,他恢復如常,端坐桌前,等待今夜的第三位訪客。

    咚咚咚。

    很快,敲門聲又起。

    “大兄,睡了么?”

    這聲音又引得陳止記憶浮現,辨認出是陳止的同母胞弟陳停。

    陳止這一房有兄妹四人,長子陳止,次子陳停,都是正妻所生,還有一弟一妹,皆是庶出,庶出兩人的生母劉氏尚在——陳輔是這一房唯一的仆人,但主子卻有不少,這么多人要吃飯,加上一個敗家長子,想不過苦日子都難。

    回憶著,陳止暗自感慨,哪怕已然落魄,可人際關系還是錯綜復雜,定了定心,他沖門外道:“進來吧。”

    “二伯要見你,讓我叫你過去,”房門再次被人推開,與陳止有幾分相像的青年走了進來,他約莫十七八歲,一邊走一邊說,“兄長千萬要小心,二伯覬覦咱家那幾畝地很久,今日八成是要發難了,過去還有大伯護著,這次連大伯都得罪了,唉……”

    這人正是陳止的二弟陳停,他的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額,陳……二弟,二伯要在靈堂守燈,要招待過來吊唁的親友,還顧得上我這邊?”陳止一邊問,一邊在記憶中尋找那位二伯的信息——

    陳太公的二兒子,陳邊,在陳家很不安分,留下的惡跡比陳止多得多,卻沒有人敢管他,從其人的行事來看,真有些肆無忌憚的味道了。

    “陳羅沒說錯,這才多久,就有行動了,連靈堂都擋不住他,可以說是急不可耐了。”

    照規矩,人死之后,要鎮尸沐浴,穿壽衣,移靈床,停柩報喪,訃告一出,親友過來吊唁,直系親屬嚎哭迎接,一來一往,禮數繁多,都落在陳太公兒子一輩身上,陳邊作為太公次子,很難抽出時間理會他事,卻真就擠出時間,要見陳止。

    “是二伯稍感不適,休息了一會,正好陳韻提起你,讓二伯抓住機會發作。”陳停雖覺自家哥哥與往常有些不同,但只當是乍逢大變,心情不暢所致。

    “‘正好’這個詞用得好,”陳止點點頭,順勢問道:“是二伯讓你來喊我的?”

    “不是二伯,是陳韻,看我在旁邊,就讓我過來喊兄長,”陳停露出一絲怒意,“二伯根本不像身體有恙,分明是要借題發揮,但二房勢大,不是咱們能對付的,要不,我去求求大伯?”

    “大伯照顧我們,是看在爹的面子上,當初爹和他最親,現在我犯了大錯,二伯要借此事敲打,大伯也無話可說,那么多旁系、分家看著呢,大伯如果偏幫,別人要說他這個家主處事不公,不說威信受損,怕是風評都會下降,新任中正官就要來體察了,這是涉及到九品鄉品的事,大伯怎么會攙和?”陳止無奈搖頭,說到底根源還在前身,蒼蠅不叮無縫的蛋,誰讓前身不爭氣呢,陳邊怎么會放過這么好的機會?

    陳停一聽這話,立刻一臉“幽怨”的看了過來。

    陳止頭皮發麻,擺擺手道:“既然躲不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你先回去,我整理一下裝束,就去見二伯。”

    “大兄……”陳停更不放心了,他很清楚兄長干過的那些糊涂事,只怕這一去,自家這一房就真的什么都沒了。

    “我知道你想說什么,我過去混蛋事不少,但也知道那幾畝地是家中支柱,沒了地,就什么都沒了,放心,大不了我就咬死不松口。”

    “大兄,可要說到做到啊。”陳停還是一臉不放心的樣子。

    見這模樣,陳止眼皮子跳了一下。

    “這前身到底有多不靠譜啊,把自家兄弟給嚇成了這樣,說的話根本沒人信。”

    正想著,卻聽陳停話鋒一轉:“不過,二伯這人橫行無忌,如果他用狠辣手段威脅兄長,你……你就讓出幾畝吧,總不能讓兄長受難,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陳止一愣,跟著輕笑道:“我心里有數,你走吧。”

    待得陳停一步三回頭的離開,陳止沉默片刻,搖頭失笑。

    “承擔了這個身子,總不能讓你們無立錐之地,逍遙且放一邊,先把眼前這關過了吧。”

    想到這里,他在心中默念兩字。

    “簽筒。”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4032643 5 22 m
回到古代當匠神
作者 王不過霸
  「船工,這船不太一樣,駕船時收些力氣。」   船工疑惑的看了劉毅一眼,不明白,雖是點了點... (馬上閱讀)
Sys 5 222 m
貞觀帝師
作者 石肆
  夢回貞觀,一覽千年,漢唐盛世何其傲然,卻終究難逃國潰離散。異族的鐵蹄踏碎長安,華夏塗炭。雕... (馬上閱讀)
1005055868 5 22 m
公子千秋
作者 府天
  一場劫火之後,越千秋被草根出身,子孫滿堂的越老太爺抱回了家。<br><br>   這個天... (馬上閱讀)
1004879785 4 12 m
仙藥供應商
作者 糖醋于
  一個閉塞的鄉村,<br><br>   半座山,幾間房,<br><br>   有人不遠千... (馬上閱讀)
1003617647 22 64 m
八零後修道記
作者 釣魚1哥
  梅山山巒重疊,溪谷縱橫,千米以上的山峰100多座。   凡煉過法水的梅山人都可稱為梅山水...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