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熊孩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五歲左右的小孩子最是調皮搗蛋,甚至惡毒。什么污言穢語都說得出口,棍子石頭甚至刀子什么都敢動,男孩子更甚。三花曾經目睹幾個熊孩子把鳥雀貓狗虐待致死,也曾目睹男生把女孩子弄得頭破血流。

    因為大姐的保護,三花在年幼柔弱的時候并沒有受過什么欺負,年齡大些了更是無人敢招惹她。可二姐在三花剛出生時,被幾個小毛頭無端端推撞到樹上,至今額頭有一個疤,平日里都用頭發蓋住。

    當三花第一次發現這個疤并得知緣由時才四歲多,直接沖出大門就要去找那幾個男生報仇,被大姐好說歹說勸住了。等三花六歲時那幾個孩子最小的也十歲了,有一段時間不知道為什么這幾個小王八蛋一個接一個出了事,不是摔了腿就是被狗咬,或者樹上摔了下來,弄得有小孩的人家人心惶惶。阿娘知道這個事的時候連說報應,而二姐則抱著張三花狠狠哭了一場。

    齊正這次帶來的小孩子雖說之前表現得還算有禮,但張三花總覺得要出什么妖蛾子。這種長得不錯家世還不錯的小兔崽子鬧起來可更難收拾。

    可出乎意料的是,這孩子安分了好幾天,聽林二狗說竟是連林家院子都沒出過。

    “所以林先生是決定收下他了?”

    “這個還沒定,不錯先生確實是挺滿意的。”林二狗一臉無奈,“說是比我聰敏好叫多了。”

    張三花哼了一聲。

    “估計是家里人為了讓他留下叮囑過表現好些,你且看著,這小子絕對沒有看起來這么老實。”

    “人家尹家出來的孩子,怎么也不會和農家的孩子一樣。再說,就算他作起妖來,你還怕他?”

    “尹?”張三花忽然想起來還不知道這小孩叫什么,“他到底叫什么?”

    “尹靖,麓城尹家,齊家的姻親。和齊家書香傳世不一樣,尹家是世代習武的。”

    張三花拔了棵草根放嘴里嚼。

    “他們家習武干嘛把他送來這邊。”

    “你去問問?”林二狗把張三花頭上黏住的草屑拿掉,被張三花瞪了一眼,“你這是又去哪里瘋了,搞了這么一身。”

    “又找著一個山洞,挺臭的。你想去不?”

    “不想。”使勁揉了揉張三花的腦袋,被張三花狠狠地在手臂上拍了一下,不用看林二狗也知道一會肯定得紫,“你大姐回來了你怎么不陪著還滿山跑。”

    “你管得著么。”張三花白了林二狗一眼,“我走了。你回去好好盯著那尹靖,千萬別犯我手上。”

    這話張三花隨口一說,沒想到應驗的卻是這么快。

    那日齊正又在林先生家盯著林二狗寫策論,大姐做了點心供林先生配茶差張三花給送去。林先生接了點心非要張三花陪他一會。

    “……所以說啊,兵貴神速。你計劃得再好,遲則生變,可能全都要打水漂。三花,你說對吧。”

    張三花應付地胡亂點頭,用匕首在地上亂劃。

    林先生每次逮著她都喜歡講些領兵打仗的事,張三花都聽膩了。你說一個讀書人老琢磨怎么打仗是幾個意思?

    “先生,我的字寫完了。”

    張三花一抬頭,喲,尹靖。

    小屁孩換了一身短打,脖子上的項圈也不戴了,除了長得過分白凈精致,還真像一個莊戶人家的小孩。

    張三花勾了勾嘴角,把手里的匕首收起來。別以為她沒看見他直勾勾的眼神。

    “寫完了?拿來我看看。”

    尹靖走上前把紙張遞給林先生,眼神自以為很隱蔽地暼了瞥張三花。

    “說起來,我還不知道這位姐姐叫什么呢。”

    張三花表示,不愧是大戶人家出來的,說話都不一樣,要換成村子里的小孩,直接就是一句你叫啥。

    “哦,她叫張三花,你叫三花姐姐就行。”

    張三花發誓,她聽到尹靖沒憋住的一聲笑。

    估計也是知道自己沒憋住,尹靖紅了下臉連忙解釋。

    “不是我笑話姐姐,是因為我想起我姨姨家有一只貍花貓也叫三花。”

    張三花呵呵,林先生不置可否。

    “行,既然字寫完了你今天的課業就沒了。你來這么多天也沒出去過,正巧你三花姐在,讓她帶你出去轉轉。”

    尹靖的眼神一下子亮了。

    張三花給林先生使眼色。

    『我不要帶熊孩子。』

    「沒事熊了你隨便收拾,只要不缺胳膊少腿就行。」

    『成交。』

    估摸著自己的匕首是被惦記上了,早點解決免得以后麻煩。

    張三花站起來拍了拍褲子。

    “走吧。”

    村子里轉了一圈,尹靖還是安安份份的,張三花對他高看了幾分。

    “村子里沒什么好看的,不如我帶你去山上看看吧。”

    尹靖眼珠子轉了轉。

    “山上會不會有危險啊。”

    “后山嘛肯定是有,前山也就有些兔子野雞什么的。”張三花漫不經心地扔著自己的匕首,小孩看見眼睛都要紅了。

    “行啊,那就勞煩姐姐了。”

    在上山的路上尹靖終于忍不住了,探起了三花的口風。

    “三花姐姐,我之前看你把玩的那只匕首很是眼熟啊,不知你是從哪里得來的。”

    三花朝他笑了一下,很想說一句關你屁事,但又一想這小孩至少目前為止沒有什么太出格的舉動,她要是這么說才是給阿娘丟了教養。

    “你說這匕首啊,我姐夫送的。”

    似是確定了什么,尹靖的眼睛一下瞪得碩大,三花都怕他眼珠子瞪出來了。

    “是不是,拔出時會有一聲輕響?”尹靖的聲音有點抖。

    其實這匕首三花也就拔過一次,回想了下,點點頭。

    尹靖不說話了,過了好一會,才重新開口。

    “三花姐姐不知道吧,齊大哥家和我家是姻親呢,齊家嬸嬸可疼我了,上次我說了句齊大哥的玉佩好看,嬸嬸當場就讓齊大哥送我了呢。”

    尹靖一派天真,張三花翻了個白眼應了一聲哦。

    “說起來齊大哥確實有一把好匕首,是我阿爹送給齊大哥的生辰禮物,每每拔出或者塞入都會被刀鞘從新磨一次,所以會有響聲。和你那把很是相像呢。”

    張三花:哦。

    “可惜齊大哥是不上戰場的,齊嬸嬸說等我長大了把這把匕首送給我讓我帶著殺敵才不算浪費。”

    張三花繼續哦。一把匕首殺什么敵。

    尹靖看張三花沒什么反應,繼續加把力。

    “還好這把匕首不是我阿爹送給齊大哥那把,不然被齊嬸嬸知道齊大哥把它送人了還不狠狠地打齊大哥一頓。”說完,尹靖還咯咯地笑了起來。

    張三花有點手癢。

    “那把匕首刀鞘底部有一個蓮花印呢,不知道姐姐你的這把有沒有。”

    張三花轉過身來,把匕首底部轉過來給尹靖看,蓮花印躍然于上。

    “哎呀,”尹靖一臉吃驚的樣子,眼珠子卻還是滴溜溜轉,“難道這一把不是齊哥哥另外讓人打造的?”

    “你想要?”張三花面無表情。

    “這倒不是。”尹靖一臉為難,“只是怕這事被嬸嬸知道了責罰齊大哥罷了。不如你將這匕首借我,我拿著和嬸嬸說齊大哥已經送我。等過了明路我再還給你。”

    張三花笑了起來,尹靖看她笑自己也跟著笑。

    “不給。”張三花突然收住臉回絕,轉身繼續走,留尹靖在身后一臉錯愕。

    “你,你這人怎么這樣!”覺得自己被戲弄的尹靖十分生氣,“你怎么這般不為他人他人著想,虧得齊大哥待你這么好!”

    張三花理也不理,繼續往里走。不知不覺已經越走越偏,再走一會就到里山了。

    見張三花不管他說什么完全不回應他,尹靖覺得自己簡直要氣炸了,上前一步踢了三花一腳。

    “有爹生沒爹養的,就是沒家教!”

    三花沒防著他,這一腳踢在膝窩里痛得不行。轉身來三花反而笑了。

    “你說誰有爹生沒爹養。”

    其實這話說出口尹靖就后悔了,但被三花這么一笑又覺得自己不能弱了氣勢。

    “說的就是你,說不定你爹就是被你克死的!”

    三花欺上前去,尹靖被嚇了一跳連連后退,靠在了一棵大樹上。

    “喲,這就嚇著了,剛剛不是挺能的嘛。”

    “我才,我才沒有被嚇著!”尹靖挺了下小胸脯。

    “是嘛,”張三花似笑非笑,退到一旁。“要沒嚇著,你往前一步。”

    “走就走。”尹靖往前一步。

    “不錯,敢再走一步么。”

    “有何不敢。”尹靖覺得剛剛真是昏了頭了被一個鄉下丫頭嚇住,又往前一步。

    “真乖。”張三花拔出匕首,尹靖渾身一凜,不自覺往后退了一步。

    “你要做什么,我告訴你,我可是尹家的人,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毫毛,我就……啊!!!!

    張三花抬頭看向踩中陷阱被吊在半空中不斷嚎叫的尹靖。

    “你就干嘛,說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80 806 m
王爺歸來:妃你不可
作者 黎唽
  ①   皇甫寒重生了,他沒有想到已經過完的人生又要從新過一遍,有了前世的記憶,這一世過得順... (馬上閱讀)
Sys 80 806 m
冷王梟寵:紈絝廢材逆天不死
作者 蘇泝
  徐夢夢是個噸位大、品味差的宅女,不料因為胡亂的砸了五角錢卻換來一場穿越。穿越套路多,一件一... (馬上閱讀)
Sys 80 806 m
重生之盛世女神探
作者 香梨子
  就算她是女神探推理大師,她也搞不懂,為什么炸彈一響——突然自己到了大唐,居然成了一個公鴨嗓... (馬上閱讀)
Sys 84 844 m
萬獸共尊:傾城召喚使
作者 萬夜星
  從那無盡地獄重生的千金,召喚萬獸,踏平天下!誓要這世界,為她翻轉,誓要這天地,為她傾覆,誓... (馬上閱讀)
1011453003 80 806 m
獸世田園:搶個嬌夫當抱枕
作者 浣曉青
  飛機墜毀,殺手閆然跌入獸人世界?<br>   這個世界,雌性少,雄性多?<br>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