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見董鐘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日,清晨時分,唐姬前往何後的寢殿。

    “母后!唐姬見過母后”唐姬俯身道。

    “唐姬,你怎麼來了,不去照顧陛下,來我這干嘛?”何後問道。

    “母后,請聽我說。”

    唐姬神色緊張,望瞭望左右,見左右無人,便放心下來。

    何後,見唐姬如此,亦是小心起來。

    “唐姬,你來這是有何事?”何後小心問道。

    “母后,陛下聯繫了幾位將軍,今日我們便可逃出去,陛下讓我來找母后做準備,收拾好細軟。”說完後唐姬很是緊張。

    “真的嗎,真的可以逃出去嗎?那人可是可靠?這洛陽城內全是董卓的人,我們怎麼逃出去?”何後滿臉擔憂。

    “陛下說那些人皆是忠臣可以相信,陛下還說會有一將軍帶我們從御花園密道逃出去陛下,讓我們換好衣服,等那位將軍來接我們。”唐婉小心翼翼的說道。

    “這大漢還是有忠臣的,太好了,到時候一定要皇兒,好些封賞他們。”

    何後興奮不已,一臉笑容。

    不過幾息之後,何後臉上的笑容全都不見,只有一臉驚疑。

    “唐姬,那陛下了,陛下怎麼辦?”何後急忙問道。

    “陛下,說他會和另一位將軍,從另一方離開,讓我不要擔心。”唐婉連忙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何後頓時放下心來。

    洛陽城,董卓府內。

    “岳父,門外,有一士卒前來想要見您,好像是弘農王宮殿外的侍衛。”李儒向董卓說道。

    “不見,不見,小小一士卒,就能見咱家,那咱家每天不要忙死啊。”

    董卓抱著一姿色上佳的女子,坐在主位上一臉不耐煩。

    李儒抱拳離開,出了大廳。

    “相國不願意見你,你走吧。”李儒對著府門外的士卒說道。

    這士卒正是羅成派來與董卓報信的。

    “可是,弘農王殿下,有重要的事要見董大人啊。”小兵很是著急。

    “相國大人不願見你。你就算有天大的事也沒用。”李儒很是不屑。

    只見那士卒思考了片刻。對李儒說道,“大人可否附耳過來,小人說與大人聽,大人您聽完之後去告訴董大人,看董大人是否願意見小人。”

    李儒聽罷,便上前俯身,附耳過去。

    那士卒,瞧了瞧四周,見四周無人,便小心告訴了李儒,劉辯要用一筆巨大寶藏換性命的事。

    李儒聽罷,很是驚訝。

    對那士卒說道:“你隨我進來去見相國。將事說與相國聽。”

    李儒帶著人進了府內見董卓。

    “岳父,這士卒我帶進來,他所說之事卻是很重要,岳父,不妨聽一聽。”

    “快說快說,若是不重要,咱家砍了你的腦袋。”董卓臉色陰沉,很是惱怒。

    那士卒趕忙拜伏,對董卓說道:“弘農王殿下說有一批先帝遺留下的寶藏,要獻於相國大人,求相國大人能夠饒過他的性命。”

    “什麼,你說什麼。”

    董卓聽聞,一下子就站了起來,將身上的美女推向一旁,走到那士卒身前,大聲說道,

    “你若是騙了咱家,咱家就將你剝皮抽筋,剁了喂狗。”

    那小卒頓時就被董卓嚇住了,戰戰兢兢說道,“小的怎敢欺瞞大人,是那弘農王讓小的這樣說的。”

    “哈哈,好,咱家本來還在想那靈帝賣官賣爵積累了那麼多錢財去哪裡了,原來是被藏起來了。”董卓大聲笑道,滿臉興奮。

    “文優,走,隨雜家去見那弘農王。”

    “岳父,是不是要去叫奉先一起,謹防有詐啊。”

    聽聞,董卓見便沉下來了

    “文優啊,莫不以為,那劉辯小兒,還要對付我,咱家看來那劉辯小兒,還沒有那個膽子,哼。”董卓說完,滿臉不屑。

    “岳父,小心一點是沒錯的,那弘農王沒這膽子,那何後,還有那朝中大臣,還是要小心防範的。還是叫上奉先為好。”

    “那好吧,去叫上奉先吧。”

    “來人,去叫呂將軍來。”

    董卓雖是同意,臉上卻是皺著眉頭,很是不爽。

    呂布府上

    “呂將軍,相國請你去相國府上議事。”

    “好,待我披上甲胄,拿上兵器,來人去將我方天畫戟拿過來,將赤兔牽來。”只見答話那人年約三十,高約九尺,英武不凡。

    …………

    府外,那呂布騎上赤兔馬手拿方天畫戟,頭戴三叉束髮紫金冠,體掛西川紅棉百花袍,身披獸面吞頭連環鎧,腰系勒甲玲瓏獅蠻帶,好不威風。

    “走,去見相國。”

    …………

    “義父,不知找奉先何事。”呂布向董卓拜了一拜。

    “奉先啊,叫你來是讓你和雜家去一下皇宮,見一見那弘農王。本來雜家是覺得那弘農王膽小怕事,不要叫你的,可是文優覺得叫上你比較安全,所以才叫你來的,哼!”

    董卓說完,望著李儒很是氣惱。

    李儒見董卓望向他,並且神色不好,連忙低下頭來,不敢對視。

    “奉先定當遵從義父之命。”呂布很是恭敬道。

    “走,咱們去見一見那劉辯小兒。”

    皇宮,劉辯的寢宮內。

    “公然啊,想那董卓就要來了,一切安排妥當沒?”劉辯看向羅成詢問道。

    “陛下放心,一切準備妥當。”

    羅成話音剛落,殿外就傳來了聲音,

    “相國到!”

    “公然,快快隱藏起來,便宜行事。”劉辯連忙對羅成吩咐道。

    “文優,奉先啊,你在外等我,我一人進入吧。”董卓對呂布,李儒說道。

    “岳父,讓奉先與你一起進去吧。”

    “那好吧,奉先與我一到進去。”董卓眉頭一皺,不過片刻就恢複了。

    董卓帶著呂布進到劉辯宮殿內。

    看著董卓呂布進了大殿,李儒對者一旁的華雄道,“華將軍,與我去那何後的宮殿,捉了那何後與唐姬。”

    何後殿外

    “吾是王忠,奉董相國之命來擒拿何後,你等讓開。”那幾個守衛驚疑不定。

    王伯當與左右對視一眼,大喊一聲,

    “上!”

    幾十人一擁而上,數息就將幾個守衛解決了,進到殿內。看到何後吾唐姬,

    “太后,皇后,恕罪,恕臣無法行禮,請太后皇后快快換上盔甲隨我等離開。”

    “多謝將軍了!”

    何後與唐婉早就察覺到了外面的動靜,此時見王伯當帶人進來,欣喜若狂。

    不過片刻唐姬與何後就換好盔甲,與王伯當等人離開。

    過了大約一炷香時間,李儒帶著華雄等人,來到了何後宮殿外。

    “果然,出事了。”李儒歎道。

    “文優,何出此言。”華雄在旁滿臉疑惑。

    “殿外侍衛都不見了,附近沒有人巡邏,殿內靜悄悄的,毫無生氣,看來一定有人幫助她們逃出去了,華將軍,你立刻去封鎖城門,派人在城內搜索,我現在帶人去見相國。”

    “好!”華雄不敢耽擱,連忙應道。

    在這之前,劉辯見到了董卓,呂布。

    “董相國,你來了啊!”劉辯很是恭敬。

    “系統,查一下董卓的四維。”

    “叮!”董卓,武力:86,統帥:90,智謀:78,政治:31。

    “董卓這武力,還有統帥都不錯啊,特別是統帥,居然達到了90,當世一流啊,可惜我註定是要殺他的。”劉辯暗自驚歎。

    “董相國,不知道,我說的您是否同意啊?”劉辯一臉謅媚。

    董卓聽聞,愣了一下,很是疑問,“弘農王殿下,為何要告訴雜家寶藏的事啊,你不應該恨我嗎?”

    “董相國,孤怎麼會恨你了,孤知道孤並不是什麼當皇帝的料,遲早會讓大漢危亡的。先帝曾說董大人是大漢的忠臣啊,所以孤並不恨你。”

    劉辯一臉謅媚像,此時的他就像一個搖尾乞憐的小人一般,

    “先帝,真這麼說?”董卓一臉興奮,董卓真恨不得讓朝中的大臣聽聽,

    你們看看連先帝,連這個被廢的皇帝都說我是忠臣,你們還說我是反賊。

    “所以孤並不怪董大人,董大人是為了大漢啊。”

    “哈哈,多謝先帝信任。”董卓一臉興奮。

    “叮!”恭喜宿主獲得董卓愉悅,董卓,武力:86,統帥:90,智謀:78,政治:31,恭喜宿主獲得召喚點9點,宿主當前召喚點36點。

    “啥,這也可以,嘿嘿,既然如此,劉辯將眼光望向董卓,身後那英武男子。”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979049 5 22 m
贅婿
作者 憤怒的香蕉
  武朝末年,歲月崢嶸,天下紛亂,金遼相抗,局勢動蕩,百年屈辱,終於望見結束的第一縷曙光,天祚...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