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重生再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葬魂穀,黒木帝國與泥濘沼澤的交界處,四面環山下的一個形似葫蘆狀的幽深山穀。

    輕輕拂過暗河平原的暖風,經過驟然縮小的穀口,風速驟漲,披風隨之獵獵作響。

    山穀上空,一名身穿白色衣袍的男子,正被一群強者緊緊環伺。

    “好一個威宗集團的玉扇公子!”嘲諷、不屑,更多的是不甘,肖平面色變得有些猙獰。

    古風世界,生命只有一次,一旦被殺,無論你有多高的修為,身死之際,便是道消之時。

    一切都會因此而重來,等於刪號一般,被隨機投放到一些武力不高的地區。

    事情的起因很俗套,就是殺人奪寶,作者君筆下的豬腳身懷至寶被發現了。

    非常典型的一個“懷璧其罪”的故事。

    然而,人皆有貪念,作為一介平頭老百姓,根本就不懂,這款遊戲對於現實的影響有多大。

    事情也就因此發展到了一個非常不堪的局面。

    “我妹妹呢?”

    “堂堂玉扇公子不會為了一件死物去做殺人犯吧?”肖平死死盯著對方,語氣平靜。

    然而,其中流露出的瘋狂,甚至讓人一度感到恐懼。

    不過在場數十人,也不是什麼小人物,各個都是一方大佬,有的是現實世界中的經濟大鱷,有的是遊走於灰色地帶的梟雄。

    更多的是面上充斥著各種蔑視,浮誇之風縈繞的二代子弟。

    “一個賤民的妹妹,雖然長的也算是稍有姿色,但那一身的俗氣實在令人噁心。”

    “南宮老弟說得對,她唯一的作用,就是在需要的時候,給我們手下的弟兄們解解乏,放鬆放鬆,哈哈哈......”

    淩空虛踏,眾人圍繞中的威廉,聞言皺眉。

    他直視著肖平,無視那雙因為憤怒而充血的眼睛,淡淡說道:“她死了,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世界永遠是一個金字塔,有塔尖,就一定有塔底。”

    “有些東西,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擁有的,你錯就錯在,事情暴露之後,任由貪念作祟,狂妄而固執,不願意放手你無法擁有的東西,才有了今天這個結果。”

    威廉的話讓在場許多人聽了之後,讚賞不已。

    “沒錯,區區一介賤民,還想掌握至寶!”

    “要我看,他是塔底裡面又臭又硬的那塊石頭,欠收拾,哈哈......”

    死了?

    怎麼會這樣?

    是我錯了嗎?

    肖平慢慢的轉過了頭,掃視著眾人,眼神變得似一汪深不見底的冰泉,令人捉摸不透。

    他的側臉,有那麼一刹那,嘴角竟然露出了詭異異常的上揚。

    被他注視著的,正是如今發生了這一切的源頭,他的未婚妻周瑤。

    知道自己那件法寶的,除了自己,就是她了。

    她現在就躺在自己的隔壁,也許手上還帶著自己送給她的廉價訂婚戒指。

    “為什麼?”

    “我了解你,你並不是一個愛慕虛榮的女人!”

    肖平的語氣斬釘截鐵。

    感情的世界本身就非常的奇妙,相處了那麼多年的雙方,絕對都對對方非常了解。

    威廉聞聽此言,幾乎當場失態,面上怒氣一閃而逝。

    右手輕輕一帶,便將周瑤藏至身後,道:“你的確是很了解她,但你卻不配擁有她!”

    “我沒問你,讓她說!”肖平大聲道。

    “放肆!”威廉惱怒,一條金色的長鞭,淩空向著肖平抽去。

    “就憑你?論單打獨鬥,在場你們哪一個是我的對手!”面對威廉的攻擊,肖平不慌不忙,心隨意動,頭頂之上隨之浮現出一個偌大的虛幻洞天。

    只見裡面群山環繞,重巒疊嶂,奇岩怪石更是隨處可見。

    青山綠水下,靈獸奔馳,靈植處處芳香。

    “盾木,出!”

    虛幻洞天內,一株遮天巨木,在肖平的命令下,瞬間幻化成一把門板巨盾,在金色巨鞭落下之前,擋在了身前。

    “臨者靈也,心不動,身不動,不動明王!”

    一尊滿面怒容的金佛隱約浮現,將肖平全身籠罩,怒視著威廉,無聲的咆哮。

    啪!

    金色長鞭無功而返。

    威廉並不在意,對於肖平所說的單挑無敵,他不知道,但至少在場之人中,的確是沒有一個人是他的對手。

    “肖平,你對周瑤了解多少?”

    “你出身卑微,無父無母,周瑤卻是不同。”

    “她是獨身子女,伯父伯母就這麼一個女兒,在隨你私奔之後,她家發生了什麼,你可知道?”

    “或者說,你潛意識裡有過想要去關心的想法嗎?”

    “沒有!”

    “你是一個極度自私的人,你只會想著自己,想著你妹妹,然後才會想到她。”

    威廉說到這裡話音一頓,又淡淡說道:“真正的原因,你要是有本事,就自己去查,我不會告訴你。”

    “威哥,一個賤民而已,跟他說那麼多做什麼?肖平,老老實實將石碑交出來!”

    “對,九字真言石碑不是你這樣的賤民能夠擁有的。”

    “沒錯,小友,你妹妹雖然死了,但她的屍體南宮公子已經送給了老夫,她活著的時候就有姿色,死了我也不嫌棄。”

    “小友最好考慮周全,桀桀......”

    “冥魂老鬼,你找死!”

    “小威,不能這樣,你們不能這樣對待安兒。”

    威廉左手在背後輕輕拍了拍,淡淡說道:“石碑留下,自消道行,你知道我是誰,明天自己過來取你妹妹的屍體!”

    “老鬼,你贏了,不是我的錯,也不是他們的錯,是這個世界錯了,這樣的一個世界,根本就不應該存在。”

    “來吧,金佛封印我來壓制,記住你說的,一定要徹底毀滅這個骯髒的,不應該存在的世界,哈哈......”

    肖平突然間的瘋言瘋語,威廉也只是皺了皺眉頭,但隨後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

    作為青雲國威宗集團的太子,對於這個神秘的古風世界,自然有著更深層的了解。

    這也是為什麼,一向形象正面的他,會跟隨一群紈絝一起算計肖平。

    最後還鬧出了人命!

    當然,所謂的玩弄,那不過是故意刺激肖平罷了,對於周瑤而言,哪怕是分手了,肖安也是她心愛的妹妹。

    威廉怎麼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就連死亡都是一個意外,有時候,有些東西就是命,發生了就是發生了,你無法選擇。

    “桀桀......”

    “出來了,老夫終於出來了,釋迦摩尼,我說過,終有一天你欠我的,會還的,哈哈......”

    一塊古樸的石碑,在經過短暫的金光一閃之後,徹底化為齏粉,一個漆黑如墨的虛影,飛向了高空。

    懸停在這葬魂穀之巔。

    葬魂穀,穀葬魂,這裡是個亡者匯聚之地,如今,在那巨大虛影的牽引下,無數的陰靈、殘魂咆哮著向其飛去。

    身形越來越清晰,最後由虛化實也不過是時間問題。

    “不好,那東西在吞噬陰靈,全部出手,必須在其恢複之前,殺了他!”

    而此時耗盡了全身靈力壓制金佛封印的肖平,已經無力再发出任何的聲音。

    靈力的瞬間散失,致使體內精血壓力失衡,全身各處開始向外崩裂。

    這就好比深海的魚,上了岸會死一樣,鮮紅的血液,溢滿了全身。

    但臉上卻是充滿了癲狂與得意,口型中仍然不斷的重複著毀滅世界的話語。

    結束了,今天是自己的死期,也是這個世界的末日,對於這一點,對於九字真言石碑非常熟悉的肖平非常肯定。

    正是這個石碑,讓肖平知道了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人人都知道古風世界不簡單,但卻不知道哪裡不簡單,只是一遍遍的否定“現代科技無法達成”這個理論。

    而事實上,憑藉現在的科技水平,也的確是無法弄出這樣一個比現實還要真實的虛擬世界。

    經過那道虛影的解釋,肖平勉強得出一些猜測。

    兩年前,從天而降了一塊隕石。

    對於大部分像肖平這樣的普通人來說,這應該只是和往常一樣,迷路之後,被藍星抓獲的一塊普通隕石而已。

    但真實的情況是,這塊隕石是一個試煉場,同時也是一個傳送門。

    這個虛擬的古風世界,會讓人潛移默化的接受一些東西。

    最後的飛升,才是肉戲!

    飛升,便是通過了試煉的考核,之後的世界,才是真正的古風世界。

    而這個試煉場內,還會偶爾出現一些從真正的古風世界內流竄進來的神奇物品。

    九字真言石碑就是這樣的一件寶貝!

    鬥法很激烈,一方是黒木帝國內數十位頂尖的高手,那虛影卻是被封印了無數年的老怪物。

    身體無力掙扎,急速向下墜落,意料之中的粉身碎骨沒有來臨,迎接他的是一個熟悉溫暖的懷抱。

    “告訴我,到底是為了什麼?”幾乎費盡了積攢的所有力氣,肖平沙啞的聲音響起。

    周瑤能說什麼,說自己因為焦慮說夢話,暴露了秘密嗎?

    他會信嗎?

    說自己的父親把秘密賣了嗎?

    他會原諒自己嗎?

    “還記得,你曾經對我父母說過的那些話嗎?”

    聞言,肖平使勁的點頭,眼神中開始出現一絲懊悔。

    年少輕狂,誰都有過,而這一點要是放到像肖平這樣一個有著一身才華,性格又固執,甚至是偏執的人身上,那就更不得了了。

    按照戲裡的說法,這樣的人,发起瘋來,那是什麼事都能幹得出來,什麼話都能說得出口的。

    “為了不違背你當初的話,母親生病時,我只能偷偷的去看望,連病房都不敢進,只能一個個護士的去詢問、打聽。”

    “父親生意失意時,也再沒有收到過他寶貝女兒的一件能夠像往常一樣安慰他的禮物。”

    “前不久,母親的病更重了,父親也更加憔悴了,你讓我怎麼辦?”

    周瑤說完抱著肖平哭個不停。

    這是一個性子很軟的人,非常的遷就肖平,寧願自己受傷。

    而一直在古風世界內得意猖狂的肖平,卻是不知道,她已經遍體鱗傷。

    “對,對......對不......起。”

    噗!

    最後這一句,已經是肖平嗓子的最後極限,最終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同時也堵住了他未完的話。

    “如果有來世,我一定要讓你幸福,真正的幸福!”

    心隨意動,一株火紅的巨木自那已經漸漸破碎的虛幻洞天內飛了出來。

    “火木,出!”

    “者道洽也,萬物之靈力,任我接洽,內獅子印!”

    手印掐完,火木幻化而成的巨人將暈過去的周瑤放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後,瞬間來到了肖平的身邊,稍微遲疑了一下。

    “老夥計,沒事兒的,希望你們下一任主人能夠對你們好一些。”肖平心中念道。

    此時的肖平全身靈力潰散,想要使用法印,只能獻祭肉身。

    “臭小子,你想幹什麼?”

    “老鬼,抱歉了。”肖平滿含愛意的看了看遠處的周瑤。

    自己的妹妹死了,愛人也已經離開,繼續下去還有什麼意義?

    “你不是想要毀滅世界嗎?你不是恨透了這個骯髒的世界嗎?死的死,離開的離開,你還有什麼好牽掛的?”

    牽掛?

    有啊,周瑤,希望你能幸福!

    火木加身,肖平全身赤紅,瞬間變成了一個大火球。

    轟!

    巨響之後,石碑破碎,虛影也隨之化為飛煙。

    ......

    “周瑤!”

    “啊!好疼啊,死哥哥,臭哥哥,你撞疼我了。”

    他驟然坐起,滿面驚恐的看著四周,四肢無力,鼻尖的汗漬慢慢滴落。

    在大廳忙碌的周瑤聽見響動,急匆匆走了進來,隨後響起了筷子滾落的聲音。

    “怎麼了,做噩夢了吧,快點起來,吃飯了。”隨後拉著肖安的手,就向外走去。

    “姐,你看看,我的鼻子都差點腫了,你也不說說他。”

    “你哥他做噩夢了嘛,誰叫你老是喜歡拿頭髮去逗他,看你下次還敢不敢......”

    話語聲越來越小,腳步聲逐漸消失。

    隨後後知後覺的看向那副大大的日曆,2050年9月1號。

    肖平慢慢冷靜了下來,翻翻手看了看,掐了掐,再次仔細的觀察著四周,這才肯定了,這不是個夢!

    “肖平,快點去洗手,吃飯了!”

    “哥,你再不過來,我就把你的雞腿也給吃了。”

    熟悉的環境,熟悉的話語,深深吸了一口氣,連空氣都是那麼熟悉。

    重生了!

    戲劇的小說情節,竟然真的發生了。

    透過沒有完全閉上的門縫,肖平靜靜地看著正在安置碗筷的周瑤,滿懷的溫馨。

    “周瑤,我不會違背我的誓言,雖然那句誓言你並沒有聽到。”

    “而下午就是改變命運的開始!”

    “古風世界,準備好了嗎?我來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12 60 m
大博學者的二次元
作者 九世木魚1
  神賦予了他全知,也給了他所有的二次元,甚至賦予了他無上的地位與能力。 倘若所有二次元世界都...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