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我窮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用不了多久,袋裡只剩下二兩銀子不到的陳凱之便煥然一新地更衣出來,從前的西裝襯衫捨不得丟,與其他的一些雜物都用包袱包好。

    現在的陳凱之,早沒有了前世的痕迹,一身對襟的絲綢長領儒衫,頭戴著軟腳襆頭遮住了他的短髮,他膚色本就白皙,面如冠玉,再配上這衣裝,搖身一變,成了風采翩翩貴公子,一雙星目,愈发神采奕奕。

    夥計對他自是殷勤無比,將他的包袱打了結,才恭恭敬敬地送到陳凱之的手裡。

    這回做了一回凱子,哈哈,不過……對著遠處的銅鏡看了看,陳凱之覺得這個凱子做的值,凱哥是做大事業的,要的就是騷包。

    假若方才那周差役見了自己這一副的打扮,怎麼會上前盤查?

    “小兄弟,我來問你,這是哪裡?”

    夥計殷勤地道:公子,這兒是金陵,金陵府的江寧縣……”

    陳凱之道:“這江寧的縣衙裡,哪個官兒做得了主?”

    “自然是縣令老爺。”

    陳凱之搖頭,我當然知道什麼是縣老爺,便接著問:“其後呢。”

    “再就是縣丞。在此後便是縣中的主簿,噢,還有師爺,有典吏,再之後,便是宋押司了,宋押司在縣裡,是較為說得上話的,據聞縣老爺很信得過他。”

    押司,其實只是經辦公文的小吏罷了。

    不過任何衙門,都會有些官員的心腹,別看身份卑微,可是很多時候,能在上官面前說得上話,就有很大的權利。

    陳凱之笑了笑道:“不知宋押司住哪裡?”

    “不遠,過了這條街,一路走,等過了橋,便到了。”

    “好呢,多謝了。”陳凱之笑呵呵地背了包袱,信步而出,外間那個盯梢他的幫閑一見他出來,忙是轉過身去,避過了照面。

    陳凱之也不點破他,而是在路上打了兩斤黃酒,接著悠哉悠哉地過了長街,果然見到有一座連接兩岸的石橋。

    對面愈发熱鬧,市井之氣更重,他提著酒水過了橋,過了一處歌樓,門口卻有個姐兒叫住他:“公子,公子,我們這裡有許多好姑娘,不妨進來坐一坐,聽聽曲兒,解解乏。”

    哎呀,娛樂場所呀。

    古代的娛樂生活很豐富嘛。不過想到自己的戶籍還沒著落,還有兜裡錢沒剩多少了,興趣大減,便搖搖頭道:“不去,囊中羞澀。”

    那姐兒面色姣好,似是沒聽明白陳凱之的話,便道:“公子說什麼?”

    陳凱之只好駐足,很認真地看著她,以至於將她面上的粉黛都看得清晰,陳凱之很誠懇的從潔白的牙縫裡蹦出兩個字:“我窮。”

    “呵呵……”姐兒頓時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捂著肚子道:“公子真會說笑。”

    陳凱之卻已是去遠了,只留給她一個幽默的背影。

    這就是衣裝的力量,像陳凱之這等鮮衣怒馬的人,他若是說自己窮,別人就覺得是幽默和玩笑,可若是換做一個布衣的陳凱之,就算全世界的囔囔自己有錢,別人也定會嗤之以鼻。

    有些女人愛躲寶馬里哭,其實並不在乎你的寶馬是賒來的還是貸來的,你有寶馬,就足夠了。

    過不多久,陳凱之終於在一處小庭院面前停下。

    他故意拿起自己的口琴來,對著看看,這口琴乃是精鋼打制,如鏡面一樣的光滑,頓時便將身後可疑的幫閑反射出來。

    還在跟著……

    陳凱之笑了,就怕你不來呢。

    那幫閑躲在對街的槐樹之下,眼中卻是疑惑了,這不是宋押司的宅邸嗎?怎麼,他尋宋押司做什麼?

    幫閑先是疑惑,隨即冷冷一笑,這人看著就覺得來路不明,尋到宋押司這兒來,莫非是察覺到了不對?莫不是因為見官差盯上了他,他來請宋押司通融不成?

    幫閑想到這裡,面色更冰冷了,這傢伙,還真是沒眼色啊,也不打聽打聽,宋押司歷來待人苛刻,鐵面無私的,即便親朋好友求告上門,不被掃地出門,也會被宋押司怒斥一頓。

    求他通融?呵呵……惹得急了,讓你吃官司也有可能。

    且看他怎麼收場?

    陳凱之在宋押司門前站定,敲門。

    這不是什麼深宅大院,顯是城中小富人家,所以一個瘸腿的門房來開門,他不認得陳凱之,露出詫異之色,道:“公子要找誰?”

    態度很客氣,這其實很好理解,陳凱之不像是那些尋常來找他家主人辦事的人,單單這一身行頭,估計人家也不稀罕找押司辦事,說到底,押司不過是個文吏而已。

    陳凱之很大方地道:“你家主人可是姓宋?不知在不在,我奉師父之命特來拜訪。”

    語氣中沒有諂媚,就像是尋常的親戚朋友走動一般。

    平常的閑雜人等,這門房早就趕出去了,只是眼前這翩翩公子,門房卻看不透來路,他不敢等閑視之,忙躬身朝陳凱之行了一禮道:“不知尊駕高姓大名,小人好去通報。”

    “免貴姓陳,叫陳凱之。”

    門房點點頭,也不敢將門關上,急匆匆地入內通報。

    陳凱之便背著手,輕鬆愜意地等著。

    過不多時,門房折身回來,道:“我家老爺有請。”

    陳凱之將黃酒提給他:“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其實門房還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方才問了押司,宋押司對這人沒印象,可是看此人鮮衣怒馬,又是文質彬彬,很是不凡,摸不清來路,門房提議還是見一見為好,現在見陳凱之這樣隨意,禮多人不怪,忙將黃酒接了,領著陳凱之進去。

    其實這不是個很大的院子,只有兩進,前門直通正廳,陳凱之跨入廳中,就見剛剛下值回來的宋押司還未脫去公服,端端正正地坐在廳上。

    陳凱之上前便作揖道:“後生奉恩師之命,特來拜見恩公。”

    恩公……

    宋押司四旬上下,面色略帶黝黑,顯得很老練,一雙精明的眼睛上下打量陳凱之,心裡則在狐疑,什麼恩公,又是什麼恩師,他還真的不明白。

    不過他在公門裡這麼多年,什麼宵小不曾見過?打量陳凱之的目光透著冷意。

    只是看陳凱之彬彬有禮,談吐得宜,不像是尋常人,這又令他起疑。

    於是他便默不作聲,且先看看此人想玩什麼花招,若是巧言令色者,他決不輕饒。

    陳凱之行了禮,眼角的余光在這廳中掃過,牆壁上很乾淨,只有一幅行書。

    嗯?這字型倒是很端正的楷書,筆畫方潤整齊,結體開朗爽健,雖然不像是什麼大師的手筆,卻也不俗。

    陳凱之心裡想,古代的書法各有千秋,不過只有公文才必須用端端正正的小楷,誰吃飽了撐著,拿小楷來裝飾呢?除非是臨摹大師的字帖。

    宋押司是文吏,天天跟公文打交道,寫了幾十年的楷書,這字貼沒有落款,那極有可能是他寫的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小中

1
小中
發表時間 2017-08-19 19:59
評分

經典必讀!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1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4032643 5 22 m
回到古代當匠神
作者 王不過霸
  「船工,這船不太一樣,駕船時收些力氣。」   船工疑惑的看了劉毅一眼,不明白,雖是點了點... (馬上閱讀)
2776186 4 74 m
穿越歸來
作者 夢道者
  穿越到仙俠世界的趙揚,在經歷了五百多年的修行歲月,達到渡劫期後,卻在渡劫時遭人暗算,被天劫... (馬上閱讀)
Sys 5 224 m
我的明末之旅
作者 五彩貝殼
  辦實業,練新軍;   開海禁,建海軍;   打韃子,平內亂;   征倭奴,揚國威; ... (馬上閱讀)
Sys 9 25 m
我——機械師
作者 初矣非
  逆轉時代後,人類成立了聯盟,重新奪回了生存權,並且覺醒了精神力。但卻迎來了一個更巨大的挑戰... (馬上閱讀)
Sys 5 224 m
瓷王
作者 格魚
  巍巍宮殿琉璃碧,蒙蒙煙雨青花瓷;   喜氣洋洋釉里紅,色彩斑斕琺瑯器。   瓷磚瓷印瓷火器...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