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境界及修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向天漸漸清醒,雖然對他來說突然來到這裡時感到不安,但是在得知自己還是可以回去時,他還是能夠按下心來的,畢竟,他的老媽當初可是歷經許多苦難才把自己與哥哥養大成人的,對此,向天便希望自己以後能有所成功,並且他更不希望自己有一天會有子欲養而親不在的是發生。“呼”的喘了口氣後,向天看向張良問道:“靈魄是什麼?還有你們要我完成的又是什麼?”“靈魄是種境界,等下再跟你介紹。至於要你做的事,就要看你什麼時候通過我和項羽的教導了。”張良平和的回答道,同時揮手止住了還想詢問的向天,看向項羽,問道:“就他了,怎麼樣?”項羽沉吟了一會後,才點點頭。

    “人有精氣神,而在精氣神能夠達到圓滿並且能隨意控制這三者的融匯及分離,那麼便代表著你已經正式進入靈魄之境。每個人的精氣神的圓滿量是不同,因此修鍊達到的靈魄強度也不同,不過,當你的靈魄也修鍊至圓滿,那麼便代表著你進入了靈魂境,而靈魂境的表現便是可以靈魂出竅,在一定時間內進行探索,甚至靈魂境圓滿者能夠創造另一個自己。當然靈魄境的表現方式也因人而異,你的靈魄方式只有你自己才知道。”

    向天仔細聽完張良的介紹後,又問道:“精氣神又是什麼?怎樣才能達到圓滿?”原本以為會是張良回答的向天,突然聽到了附有狂野聲音的回答,“精又稱力,氣又稱息,神又稱智或感。此三者相生,可分練,亦可同時進行修鍊。分練時仍有側重,前期側重的方向修鍊很快,到之後在進行其他的修鍊時會感到慢;若是同時三者皆修,則是三者同一速度進行修鍊無有快慢之分。”項羽的突然出聲嚇了向天一下,不過,他還是仔細聽完項羽的話,沉思了會,又問道:“那修鍊哪種方式可以在靈魄境時使用軒尤劍,讓我回去本來的世界。”“如果你想能夠有更大的成功率回到原本屬於你的世界的話,我倒是覺得選第二種方法更好。”張良說到。“你剛剛說成功率?”向天小心的問道。“是的,能夠使用軒尤劍表示你能夠使用劍的力量進行時空穿越,不過,回到你的世界的成功率,很低~可能只有一成的可能性會是你原本的世界,而如果選第二種方式的話,則成功率能達到五成。”聽完張良的話,向天突然覺得這簡直是老天在玩他,“快點做出選擇,要不要繼承軒尤劍?”突然,項羽的問題打斷了向天的悲觀想法,“額~這繼承不繼承有什麼不同的後果嗎?”“如果繼承的話,就要準備修鍊了;如果不繼承的話,那麼時間將開始轉動,原本世界的你將會。。。死!”張良緩緩地說道。“死??!”向天叫道。後環視張良和項羽,發現他們一臉肅穆,便知道她呢不是說真的。

    “我當然要活著!我還要回去給我老媽養老送終!就這樣結束,絕對。。絕對不行!還有我選擇第二種修鍊方式!”向天擲聲到。“哈哈哈哈哈!好!好!不愧是軒尤劍選擇的人,那麼就準備開始修鍊吧!希望你能夠忍受下來。”項羽聽完後,豪氣說道。接著項羽又說道:“我們二人會把平生所學都傳授給你,不過你學完之後要完成我們給你的任務。”向天當即點頭應是,同時對兩人拱了拱手,說道:“向天見過兩位師尊。”當然他是學電視的,第一次看起來有點b不倫不類。

    “修鍊精氣神,可視為煉力,煆脈,明智或增感。”項羽如此說道。說完之後,與張良對視了一眼,兩人同時點頭後,便齊齊向向天靠近,向天一臉木然的看著他們靠近過來,當他們分別將自己的手指抵在自己的額頭時,向天才发覺自己的身體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突然,大腦一陣劇痛,那痛徹心扉的感覺讓向天覺得自己現在暈倒可能是一種幸福,可是那清晰的疼痛感分明表現著自己仍然清醒,連張開自己的嘴想要大喊都無法做到,只能不斷地享受著這疼痛的侵襲,可能過去了一秒,可能也過去了一天,反正向天是不知道過去多長時間,當疼痛感消失時,當嘴能動時,向天僅僅是動了下嘴,便昏過去了,而在昏倒前,他還在想著這是他第幾次暈倒這樣的問題。

    “呵呵,還不錯的小子,居然還能動動嘴再暈,還以為一結束,他就要暈了。”項羽暢快的說道。“把他弄醒吧,這裡也沒法支撐多久吧?”張良輕聲說道。“也是。”說完後項羽,一指向天,便立刻收手,不一會,向天邊发出呻吟邊捂著頭,他發現在自己的腦中有很多東西出現,一會兒是字,一會兒又是身影。“醒了,就起來吧,接下來你要進行修鍊了。”項羽說完後,伸出雙手,兩把長戟出現在其手中,將左手的長戟扔給向天后說道:“開始,對我進攻吧。”說完不等向天反應,直接長戟直劈向天,向天條件反射般舉起長戟進行抵擋,“鏘”的一聲,向天被直接擊飛,還不等向天起來,項羽又是長戟一掃,向天被打飛後只覺不爽,混蛋,話還沒說呢就過來了。作為宅男,他的血性很少有爆發的時候,可是不代表沒有,特別是在不明所以突然就開打的情況下,他有一種自己被欺負的感覺,舉起長戟,用自己的最大力量直接砸向了項羽的長戟,又是一聲“鏘”,向天的長戟便飛了出去,不過,他卻一片寂靜,看著自己的雙手,項羽也收回自己手中的長戟,臉上閃過驚詫,“感覺到了?”項羽輕聲問道。“嗯?”向天发出疑問。“你現在身體所感覺到的疼痛便是煉力的過程,而體內感覺到的便是氣,繼續吧,當氣進入脈中才表明你在煆脈,而剛剛你的反應則是感的表現。”“可是我不是魂魄在這裡嗎,為什麼會說我的身體呢?”看著項羽舉起右手將長戟隔空吸取過來,向天发出了疑問。“等你可以去完成我們給你的任務的時候,我們再跟你說吧,接著。”項羽將長戟再次拋向向天后,再次向向天進攻。

    接著,也不知道進行多久的鏘、鏘之聲響起,當聽不到任何聲音時,向天只感到渾身劇痛,體內的氣不斷衝擊脈,讓其身體內外皆感到疼痛,“呼~呼~”向天发出了劇烈的喘息聲,項羽在一旁說道:“嗯,還行。”接著項羽雙手上的長戟便消失了,在向天以為可以休息時,項羽雙手又出現兩把長槍,看見這一幕,向天就像張嘴開罵,可惜項羽已經將其中一把長槍拋向向天,讓向天連開罵的時間都沒有。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進攻。

    又是一陣鏘、鏘之聲,而在一旁的張良卻在不斷的觀察著兩人,從項羽臉上瞬間而過的笑容,張良明白項羽是覺得向天的資質不錯,更是經過這麼久的時間能夠再次與人較量的愉悅,即使這是在修鍊,項羽也是覺得開心。

    在不再有鏘、鏘聲時,張良才回過神,看著氣喘如牛的向天以及一臉微笑的項羽,張良也覺得手癢了,不一會兒,在其雙手上出現了兩把劍,而向天則因為低著頭喘息,所以沒有看到項羽的微笑,更沒注意到張良手中的劍,他如果看到劍一定會大喊“你們兩個惡魔!”當張良靠近,向天才发覺兩把劍,臉上不自覺多的出現苦笑,接過劍後,這次便輪到項羽在一旁看熱鬧了。又是一陣兵器交鋒聲。

    當一切聲響都結束時,當傳來一陣喘息聲時,向天已經只能靠著意志才能站立了,畢竟,在剛剛的比鬥中,都是項羽跟張良打到舒服了才不再有聲響,如果在中途兵器被擊飛,他們也不會停手,簡直就像要殺了他一樣,讓他一直猶如拚命一般。又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當向天感覺全身力氣回複時,他才感覺到自身體內蘊含著大量的氣,而自己肌肉中也充滿了力量,“感覺怎樣?”“很好。”對於張良的問題,向天直接就說出了自己最直接的感受。“好了,接下來集中精神聽我說。”張良又說道。“嗯,你說。”

    “最開始你感到的疼痛是我與項羽把自己的平生所學直接傳入你的腦中,同時我跟項羽同時凝聚了你的精氣神,也就是說你的精氣神中有我們二人的精氣神,希望你有一天能夠用我二人的精氣神形成屬於你自身的精氣神,凝型出屬於你自己的靈魄,剛剛的比鬥過程便是讓你逐漸將我二人的精氣神形成屬於你自己的精氣神,現在看來效果很好,已經形成了自己的精氣神,你以後繼續修鍊定能達到靈魄。”

    “什麼意思?我怎麼感覺你們兩個要消失一樣!?”

    “我們二人本就身死多時,你現在的武力也有當初我馳騁天下,亡滅暴秦時的實力了,也可以讓你去做我們的任務了。”

    在項羽說完後,張良又說道:“軒尤劍現在你還沒能力將它從劍鞘中拔出來,那你現在也就只能拿起它連著劍鞘當劍用,等你達到靈魄境的時候才能拔出軒尤劍,才能使用它的空間能力。”

    抬手阻止了要說話的向天,接著說道:“我們接下來會把你送至181年,也就是漢末時期,黃巾之亂前的時期,希望你到時能夠給百姓有更好的生活及未來!”

    說完後,張良與項羽對視一樣,同時伸出雙手,一手指軒尤劍,一手指向天后,同時移動雙手,讓雙手合并,而向天在此期間卻動不了,他知道他無法反抗,便大喊道:“向天多謝兩位師尊,向天必不負所託。”在向天與軒尤劍碰撞後,將消失時,張良的聲音傳來:“記住,只有活著,你才有能回去你原本世界的能力。”這是向天失去知覺前所聽到的話。

    當向天與軒尤劍碰撞在一起消失後,項羽看向張良說道:“你不是劉邦的臣子麼?怎麼剛才的話感覺像是要他滅了漢朝的感覺。”“呵,滅就滅了,我所為的只是為了百姓,而且他去的不過是其他世界的過去罷了,又不是他原本世界的過去,你不也一樣嗎?當初你我二人看到五胡亂華之象時,不就已經決定即便是其他世界不經歷這一經歷,也是我二人的慰藉麼?”“也是啊,哈哈哈哈哈!”“何況你我二人的魂已經在軒尤劍中,就算失去了現今的靈魄,我們仍然可以存於劍中,我現在更期待的是到時他拔劍發現我們的時候會是怎樣的一副表情。”似乎是被張良說的場景吸引了,陷入自己的想象中,不由得“哈哈哈哈哈哈!~”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4032643 5 22 m
回到古代當匠神
作者 王不過霸
  「船工,這船不太一樣,駕船時收些力氣。」   船工疑惑的看了劉毅一眼,不明白,雖是點了點...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