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相識關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關羽,字雲長,原字長生,河東解良人士,與張飛、劉備結為兄弟後參與平複黃巾之亂的戰爭中,之後在劉備與諸侯進行爭霸天下,最終奪得西蜀之地稱王的過程中,立下汗馬功勞,其武力過人,在遊戲中也是超一流的武將,並且其讀過兵書,具有在外領兵統戰之能。更因其忠義之名,在後世有“武聖”“美髯公”等美稱。

    在看到紅臉大漢猜測其是否是關羽的時候,腦中便浮現出這樣的訊息,一會兒後,向天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與紅臉大漢一直在對視,覺得自己剛剛非常不禮貌,便正臉道:“多謝這位大哥出言提醒,在下向天,不知大哥名諱?”發現向天不再盯著自己,而且發現他現在正起臉來,且語氣平和,讓他以為向天是名氣大家之子,以為他頗具才名,便不再計較剛剛的事情。抱拳答道:“某關羽,關長生,不知小兄弟為何在此?家中大人在何處?”

    聽聞關羽的詢問,向天想起了自己原本世界的老媽及親朋好友,雖然自己有能回去的可能,可是他還真的很怕自己沒辦法在這樣一個混亂的時代活下去,因此,他現在急於消化腦中張良、項羽以及自己原本是世界所學的知識,讓自己的能夠在這個時代活下去,讓百姓過得更好。一瞬間的想法後,便苦笑著:“連年天旱,又遭了匪患,不僅家毀村亡,包括小弟在內也僅僅是逃出數十人罷了,又因是分散逃離,因此,小弟沒有遇到其余人,只能獨自上路,以尋活路,為家留下一絲血脈罷了,至於其余人等,依小弟看是難逃死劫了。”關羽從向天的臉上看到了那濃濃的哀傷,便不疑有他,為了讓向天不在傷感,關羽豪邁地說道:“向小兄弟若不嫌棄不如去哥哥那,如何?”向天愣了愣,便感激道:“多謝哥哥,哥哥有命,小弟自當遵從。”關羽聽完哈哈大笑起來,靠近向天摟過肩膀,沿河東去。

    在他們邊走邊聊天的過程中,兩個人彼此有了了解。一開始向天看到關羽還以為他已經二十三、四歲,問過之後才知道他現在才二十二歲,而向天告知關羽手中的劍是家傳寶劍,更是告知自己沒有去處,關羽一聽便讓向天住在自己家,住多久都行。

    行走了好一會兒,才到達關羽所說的家院,說是家院,可是院子這裡並沒有門,只是有四面牆圍成的院子,從其不斷脫落的塵土,便知道這幾面牆已經許久沒有修葺過了,走過門洞,首先進入向天眼中的是一座房屋,房屋只有一層,房屋的佔地大概是有50平米左右,不過從其破落的外表能夠知道關羽家的情況也不是十分富裕,對此,向天感激地看向關羽:“謝謝哥哥大恩,小弟。。小弟。”還沒說完,關羽便大聲說道:“兄弟說的是什麼話,你不嫌棄哥哥家,哥哥就高興了。”向天從到東漢開始便一直有恐懼感,因為他不知道自己要怎麼做,該怎麼做,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實力在之後的亂世能怎樣,雖然有自信,可卻沒有為百姓做事的實感,因關羽的一句話讓他感到溫暖,同時,也因現在的關羽還是有百姓心理的,因此,向天相信在如此的世道,大漢的普通百姓心裡還是善良,也因此,他也擁有了為百姓的實感,更加的想要把知識吸收用來為百姓做事。

    向天還想說什麼的時候,房中走出了一位身著粗布的婦人,關羽看到後,向她揮了揮手,示意她過來,看著向天,說道:“這是哥哥我的妻子,叫王晴。”說完後,看向婦人,說道:“晴兒,這是我兄弟,叫向天。”向天立刻向婦人抱拳,說道:“小弟向天,見過嫂子。”王晴點頭道:“見過夫君,見過向弟。”待他們說完,關羽對著王晴說道:“晴兒,先去準備下吃食,給向弟準備啊。”

    “這是自然,向弟是要在這裡住下是吧?”

    “嗯,沒錯。”

    “那妾身告退了。”

    等到王晴走後,向天才笑著對關羽說道:“想不到哥哥盡然娶了這麼一位美人嫂子,而且,哥哥嫂嫂二人看起來也是相敬相愛,真是羨煞小弟了。”聽完向天的話,關羽才得意的发出“哈哈哈哈”的笑聲。

    原來王晴雖然身著粗布,可是其面容姣好,有一種清秀之感,其纖細的十指便能讓向天猜測其出身了。之後看看院子的情況,發現除了由幾根木頭所搭建的建議晾衣外,沒有什麼多餘的事物,突然向天聽到關羽的聲音“看向弟拿劍應該是習武之人吧?”

    “嗯,是的,大哥,小時候不僅被要求練武,還要學習詩詞,呵呵,不過,小弟重於練武倒是疏於學識了。”

    “好,既然兄弟會武藝,那便與哥哥切磋一番如何?”

    “哥哥既有此雅興,小弟自當奉陪。”“好,那你等哥哥一會兒。”

    說完後,關羽便進入屋裡,不一會便拿出一把刀出來,看刀的長度也就比軒尤劍長一點,向天不禁產生疑惑,不是說關羽用的是長刀嗎?不等向天想出答案,關羽說道:“兄弟小心,哥哥來了。”從關羽揮舞著的刀,向天感覺到其實力之強,直接揮起劍,直接跟刀進行碰撞,雙方都從對方的武器上,能夠感覺到氣的存在,見此,關羽感到驚詫,不宜有些疑惑,這向兄弟難道是天才,現在就能夠擋住自己的氣與力,以後豈不是更強?雙方的刀劍便一直碰在一起,氣與力通過兵器交接處不斷進行衝擊,向天發現天色已漸漸變暗,剛想認輸,不過想到關羽為人傲氣,若這次認輸便有可能讓關羽覺得自己看不起他,幸好在這時腦中閃過太極二字,太極有拳術,也有劍術,便施展起太極劍,以氣御氣,以力御力,將刀撥向地上,再把劍掃向關羽拿到的手上,關羽因向天的速度太快只能撤手棄刀了,關羽愣了愣,大笑道:“想不到兄弟武藝竟如此高強,大哥我佩服!”向天笑了笑,“小弟得罪了,不過看大哥武藝如此高強,小弟能有如此結果,小弟也有信心了。”關羽不覺一愣,“有何自信?”“請哥哥見諒,小弟其實是從邊關逃亡而來,匈奴人突然入城燒殺劫掠,小弟因是家中獨子,父母認為我以寡敵眾必然難活,便讓我逃亡,若知自己武技,當初。。當初就。。。”說著說著向天都被自己編的故事給弄得要哭,心想不找個借口關羽等下醒悟過來,問自己有武藝為何不殺賊就親怎麼回答?

    聽完向天說的,關羽不禁恍然,說道:“兄弟啊,伯父伯母說得對啊,以一敵眾只能落個身死罷了,以後若要複仇,哥哥必助賢弟一臂之力。走進屋去,看著天色,晴兒的吃食應該也是準備好了。”

    走進屋內,發現一張表面有點破損的長矮桌,四面有四塊看起來用了有些年份的竹墊,關羽隨手將刀放在一旁,便招呼向天坐下,說道:“小地方沒那麼多規矩,都是一家一起吃的,兄弟別介意啊。”向天坐到關羽身旁突然看到一個小孩端著菜盤子走了過來,關羽發現小孩後等他把盤子放下便說道:“兄弟這是哥哥的兒子,關平。”“平兒,叫叔父。”

    在向天還在发愣,一個走路搖搖晃晃的小孩是關平時,一聲怯生生的“叔父好。”突然傳來,將向天拉回了意識,“侄兒好。”

    “爹爹,平兒還要去幫娘端盤子呢。”

    “去吧,小心點啊!”

    “是,孩兒知道了。”

    “大哥好福氣啊,妻賢子孝啊,而且看平兒聰慧,以後必有成就啊!!”

    “哈哈哈,多謝兄弟誇獎了,借兄弟吉言了。”

    不一會兒,關平跟王晴拿著最後的菜擺在桌上,便坐到另一邊,關羽對面是王晴,向天對面是關平,看著四碗稀的米湯以及兩三道菜,關羽說道:“兄弟,菜色有限,別介意啊~”向天急忙道:“大哥說笑了!現今天下大旱,大哥能讓小弟一起有所吃食,已經感激不盡,待明日小弟去打獵捕魚,也可同大哥一同下地耕作。”“哈哈哈,是大哥矯情了,大哥在此先謝過兄弟了。”一頓飯下來,雖然不能跟富貴人家相比,不過也是賓主盡歡,晚上兩人更是相談甚歡,兩人友誼急劇升溫,兄弟相稱更是含有情誼情誼,不再客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61147 5 222 m
墨唐
作者 將臣一怒
  一個當代宅男穿越到初唐一個墨家子弟身上,就像一滴墨水滴在水杯中,很快,整個大唐就被渲染的烏...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