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偶救女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向天與方悅一起繼續沿河東行,一路上的食物來源要麼捕魚,要麼進山打獵,如果是在無山,無河處,則是吃身上攜帶的肉乾,。當然一路上捕魚、打獵的人都是方悅,依向天的話是為了讓方悅能夠更好地運用力氣,更加熟練地掌握每份氣的運行,同時,在方悅捕魚、打獵時,向天也是在一旁觀看方悅的招式及動作,而從其動作便能發現,方悅的心境正在日趨沉穩,不會著急出招,而是仔細地觀察之後,採取一擊必殺。他們兩人一路上除了收取食物及休息外,向天還在對方悅進行指點,同時對其講解一些與兵法相關的內容。

    “方兄,你仔細地進行觀察是很好的,也是正確的,不過,最好不要追求一擊必殺,在出招的時候的時候要留有收招的余地,當然這是指感覺上不會比自己強太多的人,以方兄你如今的神應該也能夠感覺出來了吧?”

    聽完向天的話,方悅一想說道:“向兄弟說的是,我現在便能夠從向兄弟身上略微感覺到一絲恐怖的氣息,讓我感到顫慄。”

    “既然如此,那方兄你在發現對手給你這種感覺時,便使用七八分力氣,若是與對方打鬥幾回合後,覺得對方留有余力,則要邊進行對敵邊想辦法逃離,記住只有活下來,下次才有可能與對手再次相遇時取得勝利,要是沒辦法逃離,則要示敵以弱,讓對方掉以輕心再用全力,一擊必殺!”

    方悅邊走邊沉思,過了一會兒後才說道:“向兄弟說得是啊。”

    向天與方悅兩人邊走邊談話,直至周邊不再只有河流或者山川,便知道到了別的地方,走進一座小城之中,雖然在路上兩人見到許多流民往冀州方向走動,不過這個小城的百姓並沒有因此而感到驚慌失措,還是一樣的令人感到祥和,向天兩人進城後,便感覺心情一片寧靜,連急躁練武的心情都平靜下來了,向天進城後不久,就說到:“方兄,不如我們在這小城休息一下,怎麼樣?”方悅一聽想也不想便點頭答應了。兩人因身上只帶了肉乾,所以並沒去住客棧,兩人在城中邊走邊觀察,在城北處找到了一破舊的道觀,想來這個小城以前應該十分奉行道法吧,兩人走進道觀之中,見其四面牆壁只是石材表面有些脫落,但是仍能擋些許風,只是屋頂破洞有三兩個,其中一個還是破的比較嚴重的,而且裡面的木材也是有些破損,在向天想來這裡應該是荒廢了不止一兩年的樣子,而屋頂的洞對於向天兩人來說可有可無,在他們看來現在天降大旱,如果下雨的話,那麼百姓也能有更好的收成,如果下雨的話那就更好了,因此,兩人便決定在這個道觀之中進行休息,反正在這裡比在外面樹林中休息更好,至少能擋風。在決定要在這裡休息之後,向天兩人各自找了個能靠的木柱,便休息了。

    翌日清晨,兩人不約而同的醒了過來,對視一眼後,便開始觀察起來,因為昨天找到地方時,天早就黑了,所以他們什麼都沒看見,只是憑藉自己的神感應到哪裡有木柱罷了,現在一觀察起來便發現,到離他們二人休息不遠處,有一個石台,而在石台上有一高大的石雕像,整座雕像已經非常的模糊了,連手都猜不到在哪,可是從其衣袍仍然能都猜測出是一件道袍,不過臉卻已經變得十分的模糊,彷彿是慈眉善目的感覺,再看一遍又感覺是一臉威嚴的樣子,再看一次就什麼就還是一副模糊的樣子,看得向天一陣心慌,方悅看了石雕一會兒後便不看了,反而看見一直在變得臉色,弄得他滿臉迷糊,便問答:“向兄弟,你怎麼了?”向天一聽便回過神來,說道:“沒,沒什麼,方大哥。”“哦。”方悅隨意的答道。後說:“方兄弟,天亮了,該走了!”“嗯,好的。”在方悅一臉疑惑中,向天站起來對著石像,躬身一禮道:“昨晚多謝貴地收留,感激不盡。”說完又在躬身一禮,在方悅以為向天還要再行禮時,卻見向天轉身就走,嘴裡還念叨著:“意到禮到,這就足夠了,想來不會怪罪吧~”方悅一聽又是一陣疑惑,正欲詢問,便聽到向天說道:“方大哥,今天在這鎮上走上一圈之後,便離開吧。”方悅一聽隨意道:“可以啊,向兄弟,反正我聽你的。”

    兩人在街上邊走便感受著街上傳來的祥和氣息,聽著街上行人的話語,當聽見有人說這裡是朝歌縣,向天才一臉瞭然,這裡曾經報发過叛亂,雖然被平定,不過這裡離洛陽挺近,想來也是治理重鎮吧,畢竟,一旦這裡有人造反,若不立刻撲滅,那洛陽就麻煩了。看來這裡的人還是挺幸運的,住在這裡,只要沒有反心生活應該會一直這樣平穩吧。向天如是想著,可是一聲驚呼傳來,兩人對視一眼,便立刻趕往驚呼聲傳來的地方,只見數名漢子,圍在一起不知在幹什麼,在兩人疑惑之間,便從眾漢子中傳來一聲明顯的女性驚呼,從呼聲中能夠感到女子的驚慌及恐懼的感覺,向天不在多想,一個直衝便到了那些漢子附近,右手一揮,一扯,一名漢子就這樣倒飛出去,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向天又是掃出幾腿,那些漢子便都飛了出去,才發現在地上坐著一名披頭散髮的女子,便詢問道:“這位姑娘沒事吧?”只聽見女子在低聲嘀咕這什麼,向天剛想仔細聽,便看到那倒下的幾人又圍了上來,這次向天沒有出手,因為方悅已經出手,不一會兒又將他們打趴下了,向天看著方悅解決那些漢子後,見女子還是在地上坐著,便大聲又問了遍:“姑娘!沒事吧!”彷彿回過神來的女子,因一身風沙且臉有汙漬,所以向天也沒去注意,只聽女子說道:“快!快走!離開這,這些是朝歌大族林家的家僕,現在打了他們,會有更多的人來找麻煩的。”女子邊說邊想要用力站起來,向天一聽,便知道有麻煩了,便立即招呼上方悅,輕聲對女子說道:“抱歉,得罪了。”說完便扛起女子,與方悅一起飛似得跑了起來。

    事實證明他們的做法對了,在他們從距離救女子最近的北門出城時,那些林家的人才三三兩兩的跟在身後追趕,向天一看兩人便一會兒北逃,一會兒東奔,以圖甩掉追趕者,在遁入一片山林之中後,那些林家家僕才沒有追來,都是一見向天等人進入山林便轉身回城去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353693 5 22 m
乘龍佳婿
作者 府天
  穿越三年,長在鄉間,有母無父,不見大千。   就在張壽安心種田教書的時候,有一天,一隊車...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