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殺敵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丁清心中正在驚疑,冷謂放開她,沉聲道:“敵人離咱們還有三百米,你快走!”只見冷謂頭上已然戴上了禮帽,凝視著遠處。

    丁清低聲道:“我不走,我要看狗咬狗。”

    冷謂瞪她一眼。

    衣襟帶風之聲響起,跟著院門開了,湧進一隊黑衣人來,前面幾人手裡舉著槍,後面幾人手裡卻舉著長劍。一進院子,四散分開,慢慢向房子靠近。

    領先那人點亮了火折,一揮手,粗聲喝道:“上!”話剛出口,尚未落地,一陣尖銳的破風之聲響起,一把花生米飛來,一顆顆打進那些黑衣人眼珠,黑暗之中,絲毫不差,除了那個領頭的,其余那些黑衣人一個個捂著雙眼,長聲慘叫,手中的槍和劍紛紛掉在地上。

    那個領頭的只覺前心一麻,已被一顆花生米打中胸口要穴,身子登時動彈不得,就那樣一手舉著火折,一手舉著槍,停在空中,樣子滑稽之極。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人影從天而降,落進人群,只見他身子縱橫飛舞,轉了一圈,兔起鶻落間,猶如獅子搏兔,幾乎就在同時,那些黑衣人一個個喉頭中刀,倒在地上,已然斃命。

    只是一霎那間。

    一霎那。

    一霎那有多快?

    白雲蒼狗,白駒過隙,都不足以形容。

    彈指一揮間?

    不,只是伸指而已,甚至沒有來得及屈指,更別說彈指,又哪裡來的一揮?

    丁清伏在屋面,只覺得一股寒氣從心底升起,心中一片冰涼。

    見過快,沒見過如此快。

    丁清喉頭髮甜,胃裡发酸,幾欲作嘔。

    見過殺戮,嘗過血腥,卻從無這般冷酷。

    淒冷的寒夜,滿院的屍體。

    丁清身子僵硬,呼吸似已停頓。

    冷謂壓低帽簷,遮住臉,走到那領頭的黑衣人身後,伸手奪了他手裡的槍,取過他手裡的火折,吹熄了,揣在懷裡。轉到他面前,一拂手,解開他穴道,刀鋒似的目光冷冷盯著他。

    那人心膽俱裂,渾身发抖,褲子已然濕了,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他,嚇尿了。

    冷謂歎了口氣,一臉落寞。

    那黑衣人躺在地上,身子蜷縮成一團,瑟瑟发抖。

    冷謂盯著他,冷冷道:“吳二寶?”

    那人目光獃滯,恍若未聞。

    他已嚇傻。

    冷謂鄙夷地看他一眼,重重哼了一聲。

    那人渾身一抖,牙齒咯咯作響,顫聲道:“是,是我......”

    冷謂冷冷道:“你這個流氓,平日裡欺行霸市、欺男霸女也就罷了,老子顧不上收拾你,可是你為什麼要投靠日本人,背叛民族,背叛祖宗?”

    吳二寶顫聲道:“我......”

    冷謂低聲喝道:“你做這些,杜先生知道嗎?”

    吳二寶頭上冷汗直冒,順著臉流下來,顫聲道:“我,他......”

    冷謂哼道:“諒你也不敢讓杜先生知道,他雖身在黑道,卻是盜亦有道,大節無虧,像你這般叛國背祖之舉,他絕不會做,自然不會容忍自己手下人投靠日本鬼子,當漢奸狗腿子。”

    吳二寶垂下了頭。

    冷謂厲聲道:“站起來!”

    吳二寶渾身一震,抖抖索索從地上爬起來。

    冷謂的手彷彿動了一下,只聽吳二寶大聲慘叫,兩隻耳朵已分別被冷謂割破了一道口子。緊接著只聽呲的一聲,吳二寶胸前衣襟被冷謂撕下一塊,丟在地上。

    吳二寶雙手各捂著一隻耳朵,大聲慘叫。

    冷謂低聲喝道:“跪下!”

    吳二寶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冷謂道:“我說,你寫!”

    吳二寶一愣,哆哆嗦嗦道:“紙,筆......”

    冷謂看了一眼地上丟著的衣布,怒哼了一聲。

    吳二寶渾身发抖,急忙扯過那塊布來,抬頭望著冷謂,顫聲道:“筆......”

    冷謂冷冷看著他。

    吳二寶猛醒,急忙爬到一具黑衣人屍體前,伸手去抹地上的血。

    冷謂冷冷哼了一聲。

    吳二寶不敢再動,回過頭,傻愣愣望著冷謂。

    冷謂眼睛盯著吳四寶的耳朵。

    吳二寶醒悟過來,一咬牙,伸手在耳朵上一抹,手上沾滿了鮮血,將那塊布鋪在地上。

    冷謂哼了一聲,似乎頗為滿意,淡淡道:“軍統戴局長勳鑒:日寇肆虐,山河破碎,國土淪陷,民不聊生。職吳二寶決心蟄伏上海,與敵周旋,抗日救國,捨生忘死。倭寇盡殲日,卑職獻捷時。昭昭日月,耿耿此心,報國救民,不死不休!”

    吳二寶藉著星光,一字字寫完,爬到冷謂腳下,抬起頭,雙手捧上,可憐巴巴望著冷謂。

    冷謂接過,掃了一眼,哼道:“娘的,你的語文一定是體育老師教的,滿滿都是錯別字,書法更差,通篇都是敗筆,沒一個勝筆。今後要加強學習,活一天,學一天,多讀老祖宗的書,學學怎麼做人,再找本字帖,好好練練字,省得丟人現眼。”

    丁清忍俊不禁,笑出聲來。

    吳二寶聽到聲音,心中驚疑,抬頭四處張望。卻聽啪的一聲,頭上已被冷謂扇了一巴掌。

    冷謂瞪著吳二寶,罵道:“看什麼看,好好聽講。”

    吳二寶渾身冒汗,那裡還敢強嘴,連聲道:“是,是,我今後一定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冷謂淡淡道:“今後你還跟著日本人。”

    吳二寶渾身发抖,連聲道:“不敢,再也不敢了!”

    冷謂笑了:“老子讓你以後還跟著日本人。”

    吳二寶傻愣愣看著冷謂,不明所以。

    冷謂一腳將他踢個跟鬥,低聲喝道:“看你那熊樣,老子讓你跟著日本人,不是讓你當漢奸,是讓你給老子當眼線,提供日本人的情報,跟著老子整死他日本龜兒子,懂不懂?豬腦子!”

    吳二寶心裡一千個委屈,一萬個怨恨:“你早不給老子說清楚,就對老子又打又罵!”心中雖是罵了眼前這個魔頭一千一萬遍,臉上卻是一臉媚笑,嘴上道:“是,是,我懂,就是讓我當王佐,假裝變節,屈身事敵,身在曹營心在漢。”

    冷謂淡淡一笑:“行啊,有點學問,肚子裡有點墨水,還知道王佐。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吳二寶諂笑道:“不敢,看戲,戲文裡看的。”

    冷謂悠然道:“不過,王佐自斷一臂,這才取信於敵,你呢,自己動手還是要老子幫你?”

    吳二寶大驚:“不要,英雄饒命!”

    冷謂笑道:“要,必須的!既然要學,就學全套,學他個十足十,這樣鬼子才能相信你,你說呢?”

    吳二寶渾身癱軟,面無人色,顫聲道:“日本人都是豬頭,好糊弄,咱們學一半就夠了,咱老祖宗的東西,那是幾千年的智慧,日本鬼子不配咱們給他演全套,就小日本那智商,只配做咱中國人的孫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705052 5 224 m
明朝敗家子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弘治十一年。   這是一個美好的清晨。   此時朱厚照初成年。   此時王守仁和唐伯...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