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演戲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房頂丁清再也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聲來。

    吳二寶聽到聲音,抬頭四處張望。

    冷謂又是一腳踢去,笑罵道:“你還看,有什麼好看的!不過你小子這幾句話還有點水平,老子愛聽。”

    吳二寶連聲道:“沒錯,小日本就是孫子,龜孫子,老子每次見了日本人,表面上恭恭敬敬,心裡恨不得操他十八輩祖宗!”

    冷謂臉一沉,喝道:“你給誰當老子哪?”

    吳二寶急忙道:“給日本狗當老子,咱中國人都是日本人的老子,不,是他們的爺爺!”他知道罵日本人越狠,眼前這人越高興,自己就少受些折磨。更何況還有“斷臂”這把刀懸在自己頭上,隨時都有可能落下來,那豈不是大事不妙,嗚呼哀哉?

    冷謂繞著吳二寶轉了一圈,似乎沉吟未決。

    吳二寶提心弔膽,差點暈倒。

    忽然之間,吳二寶只覺左腿一涼,跟著一陣鑽心的疼痛,忍不住張嘴,剛要慘叫,只聽哢嚓一聲,已被冷謂卸掉了下巴。

    吳二寶疼痛難忍,渾身发抖,抱著左腿,倒在地上。

    冷謂笑嘻嘻道:“王佐斷的是右臂,老子傷的是你的左腿,是傷不是斷,你說,老子對你好不好?”

    吳二寶忍著疼痛,說不出話,不住點頭。

    冷謂歎口氣道:“怎麼搞的,老子最近越來越心軟,這樣下去可怎麼得了?”

    吳二寶低著頭不敢看他,心中罵了無數遍娘:“你還心軟,殺人不眨眼,算老子倒霉,碰上你這麼個大魔頭!”

    冷謂笑道:“老子給你接上下巴,記住,要乖噢,不許叫!”

    吳二寶不住點頭。

    冷謂手一抬,哢的一聲,給他合上下巴,冷冷道:“記住,你沒見過老子,你也從沒來過這地方,嗯?”

    吳二寶連聲道:“是,是,我明白,我懂。”。

    冷謂低聲喝道:“還不快滾!沒讓你當太監,那是老子慈悲!”

    吳二寶如聞大赦,起身連滾帶爬,跑出院子。

    冷謂掃一眼院子,喃喃道:“可惜了,可惜了好好的一把花生米!”

    丁清飄身下房,落在院中,走到冷謂身前,凝視著他。

    冷謂冷冷道:“好看嗎?”

    丁清點點頭,道:“好看!”

    冷謂淡淡道:“看夠了?”

    丁清搖搖頭,道:“沒看夠。”

    冷謂不理她,轉身走進屋中,點亮火折,走到桌前,將燒雞包好了,揣進懷裡,拿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大口,蓋上瓶蓋,揣進懷裡。

    丁清跟進來,冷眼旁觀,哼道:“吃貨!以為你是大師兄,原來是二師兄。”

    冷謂愣了一下。

    丁清抿嘴笑道:“二師兄,豬八戒啊,能吃能喝的。”

    冷謂淡淡一笑,舉步欲走。

    丁清伸臂一攔,道:“剛才你怎麼知道有敵人來?他們當時離咱們那麼遠。”

    冷謂淡淡道:“我是狗,狗鼻子靈,狗耳朵更靈。”

    丁清道:“你這樣不分青紅皂白,大開殺戒,就不怕殺錯了?”

    冷謂淡淡道:“錯不了。前面幾個拿槍的是狗漢奸,後面幾個拿劍的是日本鬼子,全都該死。不信你去看,斷然不會錯。”

    丁清深深看著他,道:“那我先前假裝離去,後來又回來,你是知道的,故意假裝吃驚,是不是?”

    冷謂笑了:“你說呢?”

    丁清道:“為什麼?你不是特愛裝逼麼,怎麼不揭破我?”

    冷謂笑道:“你不是喜歡看戲麼,我就給你演一出好戲,配合你,讓你高興一下,滿足你。”

    丁清瞪著他。

    冷謂悠然道:“別生氣啊,小妹子,我聞到了燒雞香,還有酒香,還有女兒香,你的,紅袖添香,人生一大享受,干嘛要說破?多不好玩!”

    丁清恨恨道:“玩死你!不當戲子,可惜了你這個人才!”

    冷謂大拇指一翹,嘻嘻一笑:“有眼光!我要是演戲,一準是名角,保不齊比梅蘭芳梅老闆演得還好。不過,我不喜歡當演員。”

    丁清白他一眼,哼道:“美的你!”忍不住問道:“為什麼?”

    冷謂淡淡道:“在別人的故事裡,流自己的淚,悲哀。”

    丁清心頭一震。

    別人的故事,自己的淚。

    能說出這樣的話,這個男人,這個迷一樣的男人,一定有故事。

    丁清無言,也許已忘言。

    冷謂忽然笑了:“我有一件事要你去做,你做的一定比我強。”

    丁清目中閃過一絲亮光,道:“什麼事?”

    冷謂正色道:“善後,打掃戰場,通俗一點講,就是毀屍滅跡。”

    丁清瞪眼道:“為什麼是我?”

    冷謂嘻嘻一笑:“這個活,沒啥技術含量,像你這種無腦大胸妹,也只能做這種粗活。那些槍啊劍啊什麼的就歸你了,也許他們身上還有銀票大洋啥的,也全都歸你了,就算是工錢,你不虧。”

    丁清只氣得七竅生煙,胸口不住起伏,眼見便要发作。

    冷謂忽然臉色一變,眼睛直愣愣盯著丁清身後,如同見了鬼一般。

    丁清看他這樣子,急忙轉身,凝神戒備,抬頭望去,啥也沒有。

    冷謂身子一動,快如閃電,風一般出門而去,留下兩個字:“再見!”

    丁清追出門外,天空星光黯淡,四下寂無聲音,哪裡還見冷謂的蹤影。

    丁清咬著嘴唇,目光望著遠方,若有所思。許久,一跺腳,恨恨道:“混蛋!”

    紅袖樓。

    華屋錦帳,香氣濃郁。

    屋內生著炭火,溫暖如春。

    冷謂穿著襯衣,閉著眼睛,舒舒服服躺在床上。

    一隻雪白柔荑伸過來,端著一杯酒,放在冷謂嘴邊。

    冷謂眼也不睜,張嘴喝下。

    那隻手緩緩收了回去。

    一個紅衣女子坐在床邊,只見她面龐嬌美,膚白勝雪,一隻手拿著酒壺,又倒了一杯酒。端在手中,凝視著冷謂。

    目光溫柔,似乎在笑,卻又有說不出的幽怨。

    冷謂一動不動,似乎已經睡著了。

    那女子幽幽歎口氣,望著手裡的酒,一仰脖子,一飲而盡。喝完,又倒了一杯喝了,一連喝了三杯酒。

    酒是烈酒,杯是大杯。

    女子似乎嗆著了,咳嗽起來。又倒了一杯酒,剛端到嘴邊,忽然手中一空,酒杯已到了冷謂手中,另一隻手一松,酒壺也到了冷謂手中。

    冷謂看著她。

    女子眼中似乎有淚,轉過了頭。

    冷謂柔聲道:“別折磨自己了,好不好?”

    女子默不做聲,肩頭聳動,似乎在哭泣。

    冷謂歎口氣,喝了杯中酒。

    女子猛地回頭,撲到冷謂懷裡,抱緊他,哭道:“為什麼不要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5 222 m
吃貨唐朝
作者 肥皂快樂水
  一個現代吃貨,來到唐朝,他想幹什麼?他能幹什麼?   一個字:吃!   兩個字:猛吃!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