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楔子·末世·荒原·狼

  • 閱讀背景色

    【末世之前】

    【某研究院】

    “卡爾,你要幹什麼?”

    一個面容英俊卻又滿頭白髮的男人,平靜地站在眾實驗員恐懼目光聚焦之處。

    “你會毀了所有人的啊!”

    在其面前,是一個只有一個按鍵的控制台,並被標上了碩大的血紅色感歎號。

    “一切都是為了未來...”

    被稱為卡爾的男子沒有絲毫猶豫地按下了按鍵,而他望向眾人的眼神,瞬間湮沒在一陣絢麗的藍光之中。

    絢麗的藍光,在地面上冉冉升起,然後迅速分裂,向著世界的任何角落出发。

    這藍光,穿過了山川,穿過了平原,穿過了樓房,照耀在所有的生物身上。

    如果從外太空觀察,就可以看到一層藍色的光幕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地球表面上擴張。

    “哦,我的天!是我在做夢嗎?這是什麼?”

    每一個看到這絢麗藍光的人都情不自禁地发出了這樣的感慨。

    “6月8日上午五點,一種未知藍光從美洲蔓延至整個地球,全球各地都可以觀察到這一景象。日前,專家正在分析該種現象成因...”

    “據調查顯示,該藍光中含有不明物質,但對人類並無危害...”

    “據氣象台觀測顯示,全球絕大部分地區將出現陰雨天氣...”

    ”紅色預警:沿海地區將有特大颱風出現,請做好抗台準備...“

    ...

    末世,就在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情況下,出現了。

    地震、海嘯、火山、暴雨、颶風...人類曾經所認知的所有災害,在那段黑暗時間裡全部前來報道,用它們那無可抗拒的威力讓人類重新認識了自己的渺小。

    而後人對那段時間的描述是:“地球像是发了瘋。”的確,七天,短短七天裡,將近一半的人類用生命證明了這個道理,堅固的樓房被輕易地摧毀,一個又一個城市被淹沒,人類曾經引以為傲的通訊設備更是被毀滅殆盡。

    沒人想描述那段時間的感受,那種災難面前的無力,將永久地刻在倖存下來人們的心中。然而,更可怕的事情,才剛剛发生。

    那是來自於其他生物的深深惡意...

    ——————————————————————

    末世之後,荒原之上。

    遼闊,卻又傷痕纍纍。幾座零星的房屋的殘骸,安靜地癱倒在地面上,或許其中也會有人類的殘骸。

    人類一直認為他們是地球的主宰,他們從地球上獲取了一切,然後破壞了一切,他們甚至認為,他們將要徹底毀滅這個世界。而事實證明,這種想法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地球已經用它的實際行動告訴人類,哪怕破壞的再嚴重,毀滅和死亡的,也僅僅只是人類。而地球,依舊是地球,沒有了人類,其他物種照樣可以存活。一如遠古的恐龍時代,無論建造了多麼发達的文明,在地球本身看來,人類與恐龍,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

    被災難折磨得千瘡百孔的大地,在褪去了人類的痕迹後,又重新誕生了新的生機。

    裂縫中生長的一抹嫩綠,泥土之下的蠢蠢欲動,還有...

    “阿凱,你說我們這樣真的能找到我妹妹嗎?”

    一張寫滿了焦急和疲憊的俏臉,穿著有些破損的衣服,名為林雅的女子毫無風度地蹲坐在地上。

    在她身旁,是一個長得宛如一座小山的胖子,被肥肉擠成一條縫的眼睛正迷茫地看向遠方。

    這個胖子叫做林凱,兩人是表兄妹,也都是在校大學生。他們的父母都於多年之前去世了,在災難降臨的時候,他們正好在鄉下老家度假,而家裡剛好有一個儲存了大量食物和水的用於躲避災難的地下室,他們便在這個地下室裡一直生活到災難結束。

    重見天日之時,天地全然大變。

    這便是林雅和林凱的感受,現在,他們要去尋找林雅的親妹妹——林柔,也是他們僅存的一個親人了。

    “這裡距北城大概還有幾百公裡吧,穿過這片平原,估計就要到了。其實我更擔心的是...”林凱擔憂地看向林雅,眼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感傷的氣氛又一次蔓延。事實上,這樣的場景已經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他們從鄉下縣城出发,所目所睹,竟是滿地瘡痍,甚至他們還沒有見到其他倖存者。城市中是什麼情況,他們一無所知。

    “快看!那是什麼?”幾百米開外,幾個模糊的身影進入了林雅的雙眼,而當她定睛看去時,恐懼感,像一隻手一樣狠狠地攫住了她的心臟。

    灰黑色的毛髮,似乎帶著淡淡綠光的凶戾雙眼,以及那微微張開的帶著寒芒的利齒,這是——一匹狼!

    原本這匹狼是不會被輕易发現的,但似乎是覺得這兩個獵物可能太過弱小,又或許是因為過於饑餓,它沒有像往常一樣的潛伏,而是打算直接以速度和力量來完成這次狩獵。

    該怎麼做?要怎麼辦?

    林雅和林凱都慌了神,作為一個現代人,面對一隻昆蟲往往都要大呼小叫,又如何能應付這樣一隻兇惡的野獸?

    四肢有力地運動著,開始了,那匹狼開始加速了了,一步、兩步...速度不斷遞增,它的嘴巴逐漸張大,似乎下一刻就要將二人吞噬。

    林雅只能面帶絕望地看著它,連逃跑都無法做到啊。沒想到啊,活過了那樣的災難,竟然會死在這樣一匹狼的口中,何其可悲!

    “跑啊!快!”林凱也只能向前一步,張開雙手,以一個極其滑稽可笑地姿態站在林雅的面前,他沒有武力值,他只是希望那匹狼能先吃自己,如果吃飽了的話,就不會傷害林雅了。

    他閉上了眼睛,不想看到自己被吞噬的樣子。

    人類的溫情總是這樣,在有些時候會突然綻放出偉大的力量。

    頃刻間,利齒深入皮肉,鮮血瞬間流出,氣管被咬斷,隨後是一場屬於狼的饕餮盛宴。——可是,林凱預料中的這一切並沒有发生。

    “一人我飲酒醉,醉把佳人成雙對!”

    怪裡怪氣的聲音響起,一個不明物體像是從天外飛來似的精準地側著插入了惡狼的身體,伴隨而來的是一聲痛苦的哀嚎,旋即,那匹狼先是掙扎了一下,然後便在林雅不敢相信的眼神中軟軟地癱了下去,鮮血,逐漸浸潤了大地。

    而細看那不明物體,竟是一根鋼製的水管,而且這根水管竟然深深地貫穿了狼的胸口,從另一側穿了出來。是怎樣的人,才能在遠處用一根水管造成這樣的威力?

    還有...剛剛那首歌是怎麼回事?

    不遠處,一個一米七左右的人影搖搖晃晃向著林雅地走了過來,此人一臉稚氣未脫,眉清目秀,甚至精緻得有些娘氣,但是滿面潮紅,好像是喝了酒。而且此人看著林雅和林凱的眼神有點奇怪,像動物園裡看猩猩的樣子,有些好奇,又好像有些害怕。

    這時林凱才從震驚的狀態清醒了過來,感激地上前一步,“這位小兄弟...”

    “停下!”

    誰知那少年竟然一臉不友好地喝道,手上的一根水管也舉了起來,好像要是林凱再前進一步,就要將他擊殺。

    這可將林凱大吃一驚,嚇得他渾身的肥肉都抖動了起來。你說你連惡狼都不怕,為什麼要怕自己這麼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胖子呢?這...這不講道理啊。

    世界上,就是有這麼多不講道理的事情,比如末世,比如這個叫做沈經的少年。

    “喂!你是不是偽裝成一副很弱的樣子,然後等我靠近你的時候,再突然暴起把我殺了吧?這種扮豬吃虎的事情我見得多了。”少年挑了挑秀氣的眉毛,得意地說道,“幸好我機智過人,才看穿了你的陰謀,現在...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這殺氣凜凜的一句話真是讓林凱肝膽一顫,這...這到底是個什麼人啊!

    眼看沈經就要動手了,林雅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慌忙說道:“小兄弟請冷靜一下!我們沒有惡意的,又怎麼會有有那種想法啊!”

    沈經這時好像才意識到了林雅的存在,“啊!!!”他竟然在发出了一聲短促的尖叫之後,暈倒了。只留下林凱兄妹面面相覷,實在不是他倆少見多怪,而是之前到現在发生的這一切實在有些超出了他們的認知範圍。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人啊!!!

    可就在下一刻,這個少年又醒了,他快速地站起身來,怕了拍身上的塵土,一臉歉意地看向這兩個一臉懵逼的人,“不好意思,讓兩位見笑了。三號有受迫妄想症和恐女症,所以才會做出剛剛那樣的傻事。我叫沈經,你們好。”

    林凱暗暗舒了一口氣,他已經是滿身的冷汗,因為剛剛他是真的有可能被殺死的啊!

    “三號?這是什麼意思?”林雅敏銳地聽到了一個好像有特殊意味的詞,不由得開口問道。

    “啊——那隻是一個代號而已,無需在意。”沈經很有禮貌地回答著,實在難以讓人相信剛才那個瘋癲的人也是他。

    “走吧,我帶你們去個安全的地方。”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12_281-m
火影之最強蟲師
作者 來一刀
  重生火影油女一族,成為志乃的堂哥,油女志真。 木葉醫療部的昆蟲生物學家,半吊子醫療忍者。 ...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