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赤央(三)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夕陽給森林的樹木都渡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芒。微風陣陣,鳥鳴輕揚。

    一切都顯得美好而靜謐,除了――

    那大大小小數以萬計的群架、或者單挑。

    則華林存了不知道多少年,方淺予聽狐皇提起,在他還小的時候,則華林就已經是這一幅生機勃勃,靈力充沛的景象。

    眾妖每天太陽將落時分,都會開始揮舞著拳頭比大小。

    這當然不是因為則華林的妖怪尤其愛爭鬥。

    好似打從則華林存在起,就被人設下巨大的聚靈陣。反正狐皇記事起,這聚靈陣就存在了。這聚靈陣怪就怪在它不是簡單的聚集靈力的陣法。而是聚集月亮精華的陣法——它能將妖怪吐納月亮精華的效果大大提升,而接收到的月亮精華越多,效果越大。

    這才是則華林妖怪每天夜色來臨前爭鬥不斷的原因――只有越大的修鍊地盤,才能吸取越多的月精華。

    有爭鬥,就會有死傷。成王敗寇在妖族世界裡體現的更為淋漓盡致。

    是以,則華林的妖怪有這麼大的一個天然優勢,整體實力依然沒有比別的森林的妖怪強上多少。

    夜幕漸漸拉開,朦朧可見一團火紅在其中穿來繞去,所到之處,爭鬥戛然而止的場景。

    雖然眾妖畏懼狐皇,但是方淺予也不敢在裡面橫衝直撞。被誤傷了的話,罪魁禍首大概要形神俱滅,可是她也要挨疼哪!

    實力不夠前,還是夾緊尾巴做狐狸吧。

    於是,她生生把一條好好的直路走成了不明規則。

    終於,趕在月亮出來前,穿越了層層阻礙到達了平日修鍊之地。

    所幸,眾妖畏懼狐皇,不曾涉足這片地盤。

    方淺予剛把四肢癱軟在地上,視線一轉就看見昨天晚上的叫小棕毛的松鼠已經躲在一棵樹旁,蜷著身體,看著旁邊打架的群妖,瑟瑟发抖。

    方淺予沒忍住,輕輕歎了口氣。這輕如耳語的聲音也還是驚動了驚弓之鳥的小棕毛,她睜著大大的眼睛,側頭看來,眼裡滿是驚慌和恐懼。

    下一秒,看清是誰後,眼睛裡綻放出奪目的光芒,讓人看著心情也跟著明媚起來。

    小棕毛捧著兩隻爪子在胸前,不知道捧了什麼東西,大概是東西太重了,走的不穩,一步一晃的向方淺予走來。

    “小棕毛,你抱的什麼呀?”方淺予看著搖搖晃晃的小松鼠笑著開口了。

    說著,已經看清了小棕毛捧在懷裡的東西——她最愛的果子。

    小棕毛低著頭糯糯的開口了,“狐狸姐姐,我昨天看見你吃剩的果核,猜姐姐應該很喜歡吃果子,所以去摘了我吃過的好吃的果子帶來給姐姐吃,”說到這,小棕毛偷偷抬頭看了赤央一眼又立馬低下頭去,“我白佔了姐姐的地盤,也沒什麼能為姐姐做的,只能摘些果子,還望姐姐不要嫌棄。”聲音慢慢低了下去。

    方淺予早在看清是果子的時候就已經站直了,口水泛濫,面上還維持著一臉淡定,為了保住狐皇的面子,她也是很努力啊!

    “不嫌棄,這是你的一番心意,我怎麼會嫌棄,以後還有果子吧話,都帶來給我吧,我很喜歡。”說著,方淺予不著痕迹的咽下了口水。

    “真的嘛?棕哥哥還給我找了好多種好吃的果子,只可惜現在有些沒有了,我以後都帶來給姐姐吃,謝謝狐狸姐姐,你真好。”小棕毛眨著忽閃忽閃的大眼睛,滿是信任和友善。

    “嗯,真的。”方淺予睜大眼睛,看著小松鼠認真的說道。沒忍住,伸出爪子,揉了揉小松鼠不染雜色的棕色皮毛。

    小松鼠咧開嘴笑了,隱隱可見臉上粉粉的紅暈,愉快的心情似是要溢了出來,圍著方淺予給她指著她抱來的那堆果子,指著這個說這個是甜絲絲的,又指著那個說是甜中帶著酸的。

    方淺予一隻手拿著一個,嘴裡還塞著一個,好不快活。

    邊啃著果子,方淺予心裡也邊納悶,以前自己本性如何自己自是知曉,但除了在師父面前,自己也不曾在別人面前這般隨意過,還有在狐皇面前撒嬌,撒嬌這件事於方淺予而言,以往也是不曾有過的,這到底是因為沒人認識,徹底釋放天性呢?還是受了原本小赤央的影響?那是否以後去每一個小千世界都會受到原主的影響?

    唉,不管了,反正自己本性也是如此,不管怎樣,丟的也不是自己的臉,有果子吃就夠了。

    兩三個果子下肚,月亮就升了起來。

    則華林的爭鬥也漸漸平息下來。爭到地盤的大妖抓緊時間開始修鍊,沒爭到地盤的小妖委委屈屈的蹲在一起分著不多的月亮精華。

    方淺予可惜的輕輕拍了拍剩下的果子,還是決定忍著口腹之慾,修鍊要緊。

    初升的太陽將它的光芒透過層層疊疊的樹葉灑下來,灑在了方淺予的紅色皮毛上。

    方淺予緩緩睜開眼睛,不出意料的看到小棕毛已經不在這了。

    每日都是如此,她傍晚到的時候,小棕毛已經捧著果子到了,早上修鍊完睜眼的時候,小棕毛已經不在了。

    她和小松鼠就一日日在果子的幫助下越來越熟悉。

    方淺予伸了伸有些僵了的四肢,抖抖火紅色的毛,在陽光底下,一團火紅迎著朝陽、穿過細風,流光溢彩、甚是好看。

    方淺予心情不錯的踏上了回去的路,不時停下來摘摘花,逗逗鳥,享受著清晨的森林裡和煦的風、溫暖的陽光、新鮮的空氣。

    行至一處樹林遮蔽處,隱隱約約可以聽見一陣聲音,斷斷續續的,聽不真切。方淺予轉了一圈眼睛,決定還是去聽聽,正好試試狐皇交給她的斂息之術。

    方淺予緩緩運行功法,讓自己隨風而動,成為森林中的一棵草,一片葉子,一縷風。

    輕手輕腳的靠近聲音處,模模糊糊能聽得見了,一聲低沉渾厚的男音,“你就不要再掙扎了,你哥哥不在,沒人能救的了你,你何必多受些皮肉之苦呢。”聽這渾厚的聲音,方淺予在心裡默默猜是虎妖。

    弱肉強食,這事在森林裡每日都不下數百件,方淺予也不想多管閑事。

    打算滿足自己好奇之心,看看是不是虎妖就轉身離開的方淺予終於聽見了受害者的聲音,“你別過來,我哥哥會為我報仇,他可是......”

    方淺予沒有聽清後面說的什麼,這聲音一出,她就有點慌了,因為這“弱肉”不是別人,正是方淺予果子承包者――小棕毛。

    慌亂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方淺予畢竟活了這麼多年了,該有的應敵能力都有,只是太久沒人在狐狸頭上拔過毛有些生疏罷了。

    方淺予探頭一看,果真是虎妖和小松鼠。

    看在那麼多果子的份上,她也不能坐視不理。

    看來有架打了!

    方淺予眨了眨她狹長的狐狸眼,裡面有著興奮的光芒。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358554 87 30100 m
快穿之炮灰要奮鬥
作者 小蟲乙
  某女,因為莫名其妙的原因穿越到各類炮灰身上,從此世界觀價值觀審美觀各種三觀被徹底顛覆的故事... (馬上閱讀)

其他同人唯美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