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姐弟夜話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趙姨娘風風火火地離開後,屋裡的氣氛一時靜得可怕。

    賈環默立不語,並非故意冷場,而是在思考一個很嚴肅的問題——帶不帶趙姨娘這個豬隊友。言辭粗鄙,貪財刻薄,見識短淺還愛作死,趙姨娘的滿滿都是負面天賦。唯一的優點大概就是對自己和賈探春是发自內心地關心。只是帶著這樣一個豬隊友在賈家大院裡玩求生,這遊戲的難度怕至少是地獄級別的。罷了,怎麼說也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中的親娘,不認是要被雷劈的!只是以後得想辦法阻止這豬隊友作死,自己在賈府的日子也得低調謹慎。敵強我弱——避之。

    賈探春則是神色複雜的看著站在眼前低頭不語的賈環,欲語還休。以前自己的這個弟弟行為荒唐頑劣,時常受人教唆來同自己置氣,自己且當他年幼無知,不與其爭辯。但心中終是有怨的,不然也不會冷落於他,連雙鞋子都不肯為他做。但就是這個時常被自己忽略冷落的胞弟,卻在自己最無助的時候替自己解了圍,雖然方式有些——滑稽。弟弟到底還是關心自己的呢。委屈,內疚,感激,欣慰,探春心中一時百味雜陳,有口難言。

    侍書的心路同樣是百轉千回。自己最初去尋三爺幫忙時,其實是有些走投無路的意味的——府裡主事的主子對這對母女的恩怨向來是不聞的。小主子們則大都有心無力,畢竟姨太太的輩分在那擺著呢。唯一能說得上話的寶二爺多半也是不願理會的,自打林姑娘進府後,那位二爺幾乎是天天黏著人家寸步不離,哪有閑心理會這種上不得檯面家長裡短呢。

    最後打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請來了這位自以為不靠譜的三爺,哪裡想到人家一句“趙姨娘”就解了圍,不愧是一家人啊!命門摸得門清。只是剛才自己這樣凶他,他會不會記仇啊?

    侍書越想越害怕,也縮在一邊緘口不言。

    倒是身為局外人的翠墨沒那麼多豐富的內心獨白,站在一旁瞧著這仨兒玩“我們都是木頭人”,不禁“撲哧”一笑。沒有什麼惡意,只是看著實在有趣得緊。

    沉思著的賈環恰被這笑聲驚醒過來,緩過神才发現賈探春正注視著自己,目光盈盈,萬語千言盡在其中。

    “姐姐,是不是覺得眼前的這位小弟弟特別的威武霸氣,瀟洒不群,看著著實可愛得緊呀?”

    “撲哧!”傷感中的探春不禁掩口失笑,一時百花失豔,春風撲面,“哪有這般誇自己的呀?頑皮!”說罷還用指尖寵溺地點了點賈環的額頭。

    賈環眨巴眨巴眼睛,委屈道:“實話實說嘛!別人都誇我是誠實可靠小郎君哩。”

    “咯咯咯……”立在一旁的翠墨和侍書俱都笑了起來。

    探春也被賈環這番胡攪蠻纏逗得直樂,心中的傷感不知不覺淡了許多。

    見自己“出賣清白”的賣萌效果不錯,賈環亦是鬆了一口氣。從探春的眼神中他可以讀懂探春內心的愧疚和委屈。愧疚是因為她以前待自己這個弟弟確實不好,委屈則是賈環和趙姨娘這些至親對她亦是處處刁難。

    在探春感情脆弱而敏感的時候,自己若是深情款款地對她說:“姐姐,我不曾怪你,你的苦我心裡都懂。”估計等待他的又是一番眼淚的狂轟濫炸。前世他就愛歡樂,不愛傷感,也從不忍心看悲劇,這樣挺好!

    ……

    見天色已晚,賈環便提出告辭。

    只是賈探春心有萬語相說,哪裡肯放人,拉著賈環的手吩咐道:“侍書,你去稟報姨娘,就說環弟今兒個在我這過夜。翠墨,你去打些洗漱用的熱水來,我和環弟準備歇息了。”

    侍書和翠墨應聲退了出去,只剩賈環石化在原地,心中天雷滾滾:賣糕的,陪睡?可我不好德國骨科這一口啊。

    其實賈環想多了,他現在不過一六、七歲的小屁孩,離“男女大防”的年齡還差一截,人家探春壓根沒拿他當異性看。

    事實上,當賈環被探春摟著躺在閨床上時,心中亦沒有半點遐想。因為他悲哀地发現,自己成了賈大小姐的人形抱枕,還是小巧形的。

    許是骨頭磕磣人,賈環被探春翻來覆去擺出百八十個姿勢,心中的屈辱更與何人說?

    舒服地擁著自己的幼弟,探春一邊憐愛地撫摩著賈環的頭,一邊柔聲道:“環兒,今日之事姐姐得謝謝你。”

    得,不走柔情路線都不行了。當女人同你認真講話時,你若再撒嬌賣萌,人家可不會咯咯作笑,而是會惱羞成怒!

    “一家人何必言謝呢,姐姐。況且,弟弟保護姐姐是天經地義的。”賈三爺很仗義。

    探春感動道:“吾弟懂事了呢,明明還這般小,嘻嘻。”

    經歷剛才的淒慘遭遇後,賈環現在最惱別人說他小,聞言嘀咕道:“又不是我的錯。”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賈環的牢騷之言落在探春耳裡就成了責怪。是呀,生在這豪門大院裡,娘靠不往,姐姐又不聞不問,不自立自強可怎麼辦呢?他還是在怪自己啊。

    想著想著探春的眼淚又落下來了,顫聲道:“姐姐自知從未盡過長姐之責,環兒心有怨氣也是應該,要打要罵,姐姐受著便是。只盼環兒以後莫再不理姐姐,讓姐姐失了魂魄,好不痛心!”

    其實話一出口賈環便悔了,探春正值心思敏感之時,如何受得置氣之言?看著又哭得梨花帶雨少女,這還是那個豁達堅強,顧盼神飛的敏探春嗎?這些年終歸是苦了她了。

    賈環苦笑道:“姐姐這是哪裡的話,我何曾怨過姐姐?我只是惱這府上飯菜好生粗淡,讓人吃不香甜,誤了我長身子,哪裡是怪姐姐呢。姐姐你快莫哭了,弟弟看著難受得緊。”

    探春將信將疑:“真的?”眼神小心翼翼,像犯了錯的孩子。

    賈環又哄道:“自然是真的。姐姐還是多笑笑好,笑著喜慶又好看。弟弟我可不喜歡淚美人。”

    “呸!誰愛做那淚美人啊。”探春破涕為笑,嗔怪道,“早聽姨娘說你偏愛零嘴,飯食咽不下幾口,身子骨如何好得了。以後我盯著你吃飯,再淘氣,小心你的耳朵!”

    “是,是,弟弟我以後一定好好吃飯,吃得白白胖胖,誰敢欺負姐姐,我就壓死他。”

    “哼,除了你這小白眼狼,府裡誰還會欺負我?”探春有些傲嬌了。

    “是是是,小弟我以前年幼不知事,還望姐姐大人寬宏大量,放小弟一馬。”

    探春粗了粗嗓子:“知錯能改,念在汝尚年幼的份上,本官准了。”

    “謝探春大老爺!”

    “嘻嘻……”

    ……

    姐弟倆在歡聲笑語中進入了夢鄉,只是兩人都默契的對一個重要問題避而不談——如何面對王夫人?

    王夫人對賈環是極為不喜的,因為他是根正苗紅的賈府三少爺,對寶玉的地位有著巨大威脅。所以自賈環一出生王夫人就對其處處壓制,而賈母也是默許了。

    而探春在賈府能左右逢源,仰仗的是王夫人的權勢。王夫人對這位慣於親近她,對寶玉又毫無威脅的庶女還是不錯的——既能獲得口碑,還能噁心趙姨娘,何樂而不為呢?

    但探春若和賈環親近,王夫子還能不能善待她這位庶女可就難說了。

    探春不願去想,又或者是內心已有了取捨,不願給賈環增添惱。而賈環則認為沒那個必要,他是準備帶著趙姨娘和賈探春逃離賈府這個巨坑的。

    此地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4-m
明士
作者 黃石翁
  文可治國,武可拓疆,這是一個文人的黃金時代,羅信,就在這個時代書寫傳奇。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