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黛玉來訪(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時值深秋,豔陽高懸,暖融融的陽光沁人心脾,格外舒適。

    吃罷午飯後,探春便歇息了,翠墨在一邊伺候,賈環則領著侍書去迎春處尋司棋、繡桔,準備召開對迎春麽麽的第一次作戰會議。

    在賈環將迎春之事告訴侍書後,侍書同學對於這次作戰會議顯得頭致勃勃,一路上发表著自己的“高見”,腹黑屬性暴露無疑。

    來到迎春住處時,司棋和繡桔正坐在外間的方桌旁嘰嘰喳喳小聲議論著什麼,估摸著迎春應該也已經睡下。

    見賈環前來,兩人面色一喜,起身行禮。但看到賈環身後還跟著侍書,司棋有些疑惑道:“三爺,你這是……?”

    “嗯,司棋姐姐,人多力量大嘛,況且侍書姐姐也不是外人。”賈環微笑著解釋道。

    想要對付敵人,必先了解敵人。而侍書、司棋這些下人丫鬟們平時最愛嘮嗑家長裡短,緋聞八卦,是免費卻有效的情報源,自然多多益善。

    聽完賈環的解釋,司棋也不疑有它,大家平時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算是知根知底,並著繡桔同賈環兩人一道出了門。

    ……

    抱廈廳旁有座閑雲亭,花飛草長,樹遮藤掩,倒也雅緻。

    此時司棋、繡桔和侍書正坐在亭中激烈地討論著“作戰”方案。

    “要我看,直接將人綁來,使些法子逼她認罪,再交於二奶奶處置便是。”說話的是司棋,主意如同她為人一般簡單粗暴,頗有男子氣概。用現在的話來說便是女漢子一枚。

    “不妥,這法子如何使得。綁府裡麽麽,縱她有千般錯處,我們又豈能討得了好?要我看,咱們應該守株待免,等她下次再拿二姑娘的月錢,人贓並獲,再一同交予二奶奶處置。”侍書反駁道。到底是探春的丫鬟,精明而有條理。

    一向少言的繡桔苦笑道:“若能如此,我同司棋早做了。只是我們家姑娘心裡始終念著那婆子的哺育之恩,執意不肯追究月錢的事,我們又哪能拂了她意?”

    司棋歎氣道:“姑娘就是太善良了,才會被人這般欺負。”

    侍書聞言也無可奈何了,只得看向一直沉默不語的賈環。三爺的機靈她是見識過,此時也只能期望他有法子了。

    賈環此時還在腦子裡整理著方才從三人嘴裡得來的資訊。

    迎春的麽麽姓楊,乃是她的乳母。為人愛佔小便宜,時常從迎春屋裡尋些物什撿回家去,但迎春性子懦弱,不願與其計較,故這老婆子變本加厲,進而打起了迎春月錢的主意。這老婆子尋常愛玩骨牌,迎春的月錢銀子多半是被其充作了賭資。

    只是迎春既然不願追究,賈環也不好拿此事作文章。一是因為有狗拿耗子之嫌,二是他知迎春仍念著舊情,動這婆子怕是會傷她心。

    其實前世賈環挺討厭是非不分的聖母婊,只是迎春畢竟對他是真好,他不得不顧及迎春的感受。

    既然動不了本人,那就只好動她的家人了,迫其投鼠忌器也未嘗不可。聽司棋說,這婆子有一兒子和一兒媳,具在府裡做工,倒是突破口。

    打定主意,賈環便向三人問道:“諸位姐姐可了解這楊麽麽兒子的情況?”

    “三爺打聽此人作甚?”繡桔有些奇怪地問道。不是要對付楊麽麽麼,怎麼又扯到了她兒子。到底是內宅丫鬟,不懂迂迴之理。

    倒是侍書機靈,若有所思的問道:“三爺可是要拿此人作筏子?”

    “侍書姐姐真是聰明,孫子曾說過‘以迂為直,以患為利’,既然這婆子動不得,那咱們就拿她家人開刀,逼其就範,想來二姐姐也不好說什麼。”

    三人聞言均是眼前一亮。

    “三爺真是聰明哩!”司棋先是贊了一句,然後又道,“楊麽麽的兒子在外府做事,我們這些內宅丫鬟對其並不了解。只是有一回曾聽廚房燒火的婆子嘮嗑,說是楊麽麽的兒子在外頭欠了賭債,要拿自己媳婦去抵債,被楊麽麽一陣好打,在床上歇了大半個月。其余的奴婢便也不知了。”

    賈環又看向侍書和繡桔,兩人均表示所知與司棋無二,令賈環頗為失望。

    算計一個人就得先了解這個人,生活習慣、脾氣秉性都得摸透,才能以有心算無心,否則圈套的漏洞太多,很難達到期望的結果。好在還是知道一點,此人好賭,賭徒的一些脾性具有共通之處,以賭博為餌應是很容易得手的。

    沉吟片刻,賈環問侍書道:“侍書姐姐,如今我身邊缺個長隨,若將這楊婆子的兒子討來做個小廝,你看祖母、太太那兒可會答應?”

    侍書聞言點點頭:“三爺近日才討得老太太歡心,討要一個小廝應是不難。三爺你這是要……?”

    賈環邪惡地笑了笑,道:“將那小子討作小廝後,搓扁揉圓不就看本三爺的心情了,到時候……,你們懂的,嘿嘿嘿嘿。”

    看見賈環那邪氣滿滿的樣子,侍書和繡桔俱都害怕得縮了縮脖子,倒是大咧咧的司棋摟著賈環的肩膀一同在那“嘿嘿嘿”。氣氛一時有點兒詭異。

    ……

    詭異的氛圍並未持續多久,很快賈環並著三位丫鬟就開始熱烈地討論起“虐待楊氏兒子的一百種方法”。

    “讓他天天圍著賈府跑圈,跑個十圈八圈的,還不給他飯吃。”這是腹黑少女侍書的法子。

    “沒事便揍他,三爺力氣不夠便讓我來!”這是暴力女漢子司棋的方案。

    連弱氣少女繡桔也不甘寂寞,提議在楊氏兒子的飯裡放點瀉藥,讓他吃不好睡不好。

    賈環最損,說道:“乾脆讓他每天飯前去打掃茅房得了。”逗得侍書等人咯咯直笑。

    雖然談話內容很邪惡,但看著眼前笑靨如花的三位少女,賈環心中也很開心。只是他還有話未說:這樣的小打小鬧只會激怒一個人,兔子急了還咬人呢。想要制住一個人,還得要拿住他的把柄。將人放在身邊,沒有把柄也能做出把柄。

    這樣的陰謀詭計賈環不會同侍書她們說,一是為了保密,二是不想她們參和這些骯髒的事情。大家快快樂樂的挺好。

    ……

    約摸過了半個時辰,賈環等人便散了會。

    迎春應該快醒了,司棋、繡桔趕著回去伺候,便先行一步。

    探春那兒因為還有翠墨守著,所以賈環並不著急,帶著侍書徐徐漫步,領略園子裡的秋高氣爽。

    孤男寡女,氣氛自然旖旎,雖然賈環尚且年幼,但想著昨日探春要將自己指給三爺的戲言,侍書還是羞紅了臉,落在後頭一言不发。

    遲鈍的賈老三並未注意到少女的羞怯,兀自專心欣賞著賈府園內的奢華與美麗,心神安寧。

    只是這份平靜並未持續多久,便被急沖沖趕來的翠墨給打破了。

    “三爺,屋裡有客尋你,姑娘特差我來喚你,讓你快些回去。”翠墨的語速很快,表情也很焦急。

    “翠墨姐姐莫慌,我這便過去。”見翠墨十萬火急的樣子,賈環也不便多問,快步跟了上去,心中卻在猜測:到底是何人找我?好事還是壞事?我賈老三在府裡的人緣可不好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2-m
大唐技師
作者 揚鑣
  遊戲設計師李牧,陰錯陽差,誤入初唐。這裡有所向披靡的大唐鐵甲,也有萬不得已的便橋之盟。有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