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2章 龍血加身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小旅館的老闆,是個大肚子的男人,對這種事情好像見怪不怪。

    他給了龍飛房門鑰匙,順手到抽屜裡還取了個套子出來,叮囑了龍飛一句,“兄弟,醉酒的女人容易出事,你可悠著點!”

    龍飛哭笑不得,沒有跟他解釋。

    他沒拿那玩意,扛著女人上了二樓的房間。

    老闆搖搖頭,還歎了口氣,“現在撿廢品的真是有錢,竟然能泡到這種極品女人,等哪天老子也檢廢品去!”

    房間裡,龍飛把女人放在床上。

    他關上門,脫了T恤,跑到衛生間照了照鏡子。

    頭上的傷口已經結痂,脖子上的玉佩卻碎了。

    據他爺爺說,這玉佩是他父母死的時候,握在手裡的東西。

    那天,他父母出海打漁。

    遇到了風暴,雙雙喪命。

    他爺爺找人鑒定過了,玉佩不是什麼好材質,只是一塊普通的石頭。

    藍色的水晶石,中間帶著一點紅心。

    龍飛仔細看了看玉佩的碎片,中間的紅心竟然沒有了,與其他地方一樣,都是透明的。

    他皺起了眉頭,挺著胸膛,對著鏡子裡照了照。

    剛才明明中了一刀,現在除了周圍的血跡,竟然看不到任何傷口。

    用手摸上去,傷口也是平整如一。

    “怪事,這到底是怎麼了?”

    龍飛一頭霧水,還沒想出個所以然來,外面突然噗通一響。

    他把玉佩碎片收好,出門一看,女人從床上滾在了地上,雙手來回抓撓著身子,痛苦直叫,“好熱啊,幫幫我!”

    “你怎麼了?”

    龍飛見到她這個模樣,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上前先把她抱到了床上。

    女人也不說話,雙手往他的脖子上一摟,用紅唇堵在了他的嘴上。

    龍飛本來想掙開,結果女人的手抱的很緊。

    她的身體柔軟,噴香襲人。

    長腿纏住龍飛,跟一匹发狂的野馬一樣。

    龍飛一個二十齣頭的大小夥子,哪裡能受得了這個。

    兩人相互推搡了下,糊裡糊涂地滾在了一起。

    一晚上,龍飛只覺得頭暈目眩,任由著女人折騰。

    等他醒來後,女人已經離開。

    床上殘留著她身上的香水味,一朵腥紅的玫瑰在上面綻放,亮瞎了龍飛的狗眼。

    他在心裡暗叫,“不會吧,還是處的?”

    柜子上放著一疊錢,下面壓著一張紙條,“謝謝你救了我,從此不見!”

    龍飛揉了揉眉心,一陣懵逼。

    他數了下桌上的錢。

    好傢夥,足有兩千多塊。

    “這算什麼事啊!”

    他一頭霧水,感覺自己像是被人嫖了一樣。

    “你可以睡我,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自尊!”

    龍飛憤憤嘀咕,一把收了錢,背上自己的塑料袋出門。

    現在正是缺錢的時候,不要白不要。

    城邊上的廢品站裡,一個老頭子把龍飛的塑料瓶子往地上一倒。

    數了下,有三百多個。

    還有十幾個玻璃瓶子,全碎了,不能算錢。

    他數了三十塊錢,遞給了龍飛。

    龍飛搖頭笑道,“穆老爹,這錢我不要了,權當是給你買的禮物了!”

    他只知道老頭子姓穆,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

    “怎麼了?”

    穆老爹皺起眉。

    龍飛道,“我打算換個活法!”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龍飛不想這輩子都靠著撿瓶子為生,每天總是髒兮兮的,人見人嫌,連個姑娘都不敢撩。

    穆老爹露出欣賞的眼光,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有志氣是好事,撿垃圾的確不是什麼好活。好好乾,我看好你!”

    “謝謝了!”

    龍飛轉身離開,心情格外的不錯。

    二十年了,昨晚終於擺脫了處男的身份。

    雖然連那美女的名字都不知道,但是他感覺足夠了。

    這些天,他已經學到了生存的技能。

    在濱海市,有個濱海大學。

    大學城的周邊,是城中村,也是濱海市租房最便宜的地方。

    他在吃路邊攤的時候,問了好幾個人,都在那裡租住。

    出了垃圾站後,龍飛上了公交,準備去那裡先租個房子,然後再安心的找工作。

    他有力氣,能吃苦。

    城裡的人,也不是他想象的那樣,都是坐辦公室,玩電腦辦公的。

    有的髒活累活,還是能幹的。

    公交車上的人很多,龍飛上去後,卻不擔心沒有站的地方。

    這些城裡人,嫌他身上髒。

    見到他,紛紛往一旁躲,臉上都是嫌棄的表情。

    龍飛無所謂,撿瓶子的時候已經見怪不怪了。

    他到後門找了個位置站好,有個穿著高中校服的女孩站在他身邊,抬頭衝著他淡淡一笑。

    她沒有嫌棄龍飛,倒是挺出乎龍飛意外。

    女孩年紀不大,皮膚很白,瓜子的臉蛋,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長得很是清純。

    龍飛避開目光,怕人家把她當流氓,不敢多看。

    下一站,上來一個年輕人。

    長得流裡流氣的,染著黃頭髮,打著耳釘,胳膊上刺著紋身,一身衣服都還是緊身的。

    他到後面站好,見到女孩,突然兩眼放光,打著口哨站在了女孩的身後。

    旁邊有很多能站的地方,他不站,偏偏緊貼著女孩。

    女孩臉一紅,往一旁移了移。

    他打著口哨,跟著往一旁移了移。

    車開動後,他的身子不時隨著公交車的晃動來回蹭向女孩。

    女孩咬著嘴唇,看模樣都快哭了,左看看,右看看,想有個人幫幫他。

    旁邊的人看見了,都不想多管閑事,紛紛避開了目光。

    黃毛膽子更大了些,右手往上,還搭在了女孩的肩膀上。

    女孩看了看龍飛,嘗試著跟他求助了下。

    龍飛知道了她的心思,往她後面移了下,猛地撞開了黃毛。

    黃毛差點摔倒,臉色一拉,仰頭衝著他大罵了句,“草尼瑪,你撞誰呢?”

    龍飛瞪著他,冷冷道,“你媽沒教過你怎麼做人嗎?”

    黃毛只有一米七的個子,比他要低一腦袋。

    他被龍飛的氣勢所壓,指了指龍飛,冷哼道,“行,你等著,別讓老子再看見你!”

    公交車到了下一站,黃毛瞪了眼龍飛下車。

    一隻腳剛要邁出車門,龍飛刷的下飛起右腿,一腳踹在了他的背後。

    黃毛的小體格,直接被踹飛了出去,重重趴在了地上,把鼻血都摔了出來。

    沒等他爬起來,公交車已經開走。

    車上的人都是一笑,紛紛沖龍飛投以讚許的目光。

    女孩站在龍飛前面,解氣的也是噗嗤一樂,衝著他滿是感謝道,“謝謝你了,大哥哥!”

    “不用客氣!”

    龍飛淡笑,和女孩站了一路。

    旁邊有座位的時候,兩人都傻站著,誰也不去坐。

    公交車報了聲,“下一站,濱海八中,請要下車的同志往後門走。”

    女孩聽見後,挑了下眉,連忙從背包裡取出了紙筆。

    車靠著站牌停下後,她從筆記本上撕下一頁,塞給龍飛後,紅著臉連忙跑下了車。

    紙上寫道,“我叫蘇依依,在八中讀初三,這是我的微訊號,記得加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879785 4 12 m
仙藥供應商
作者 糖醋于
  一個閉塞的鄉村,<br><br>   半座山,幾間房,<br><br>   有人不遠千...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