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死刑犯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在被判死刑后,他沒有為自己做任何辯護,也沒有提出見自己的父母,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見小姨一面!

    本來按照規定是要給他戴手銬、腳鏈的,但是他多次請求不戴,他想讓自己給小姨最后的印象好一些。

    管教對他的印象很好,他們甚至有些同情他的遭遇,所以他們答應了他的請求。

    見面被安排在十七號下午,見面的會客廳是一個空曠的屋子,這里沒有鐵窗,也沒有端槍的護衛,只有一張長方形的桌子和兩把對放的椅子。

    當他進入這里的時候,小姨已經坐在了那里。

    她臉龐微微仰著,美眸輕閉,眼角猶有一滴淚珠,晶瑩而剔透,帶著從未有過的一絲凄婉。

    雖然臉龐有著淡狀的掩飾,但是他依然能看出小姨那微微烏黑的眼圈,顯然,小姨這段時間的睡眠很差。

    他知道,小姨不只是睡眠很差,她的心情更差,那臉頰的淚痕就是最好的證明。

    小姨穿著一條天藍色的長裙,柔韌直爽的秀發微挽于腦后,輝映燈光的水晶胸飾,越發襯顯那凝脂白玉的肌膚。

    雙手平放在腿上,左手中指戴著一束銀質戒指,戒指的周邊已經失去了本有的光澤,顯然已經存放了很久。

    小姨見到他出來的時候,修長的眼睫毛微微抖動了一下,雙眸也輕輕的睜開了。

    那是一雙美麗的眼睛,清澈得似碧海藍天一般,明亮得如山間的清泉一般,只是眸光流轉間,卻隱含著憂傷、凄涼、孤寂、離恨等凄凄戚戚的字眼。

    不過即使是如此,那眼睛依然是美至極,除了楚楚可憐的脆柔以外,還隱藏著幾分嫻雅的溫情。

    看著小姨那雙迷離的眼睛,他的心好痛,刀劍般的刺痛。

    坐到小姨面前,那股熟悉的雅芳AVON幽香漂了過來,幽香絲絲脈脈的繚繞在鼻息處。

    那是一種具有麝香的氣味,夾雜著金銀花和櫻草的透明花香,并緩緩散溢著牡丹、依蘭的氣息,給人一種淳樸的自然氣息。

    雖然他已經熟悉了這樣的香味,但是此時聞到,他心下卻是波動不已,這應該是他最后聞到這種香味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感覺香氣侵人肺腑,全身舒暢無比。

    腦海中仔細回味著這種氣息,他想讓這種氣息永遠留在心中。

    小姨動了動嘴,想要說點說明,可話到口邊卻是變成了無聲。

    那眼角的淚珠忽然變大了一些,也許是不能承受自身的重力吧,輕輕的滑落了下來!

    像晨露悄悄的落下,像清泉無聲的流淌!

    看著小姨落淚的樣子,他心下憐惜無限。

    “小姨今天漂亮嗎?”小姨忽然問道,聲音有些咽哽。

    他微微一愣,點頭道:“非常漂亮,這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小姨。”

    這并不是哄小姨開心的話,小姨確實非常的漂亮,眉彎如初春嫩柳,睫毛似彩蝶翩舞,還有那精致的小瑤鼻,配上那潔白如玉的瓜子臉蛋,雖不能說是完美無缺,但至少可說是比花比玉。

    特別是那櫻紅酥唇,不但帶著溫情的嫻雅,更似充滿了無容的誘惑力,讓人忍不住想一親芳澤!

    身高雖然只有一米六二,但是身材曼妙、穿著得體,倒也可人目光。

    當然,他喜歡上小姨并不是因為她的美麗容貌,而是因為這二十年來她在自己心中烙下的深深痕跡……。

    小姨那梨花帶雨的臉龐淺淺的笑了一下:“小姨戴上這束戒指,好看嗎?”說著這里,還把左手輕輕的抬了起來。

    他心中微微一顫,把目光落在了她那纖柔的左手上,那陳舊的銀戒,在他眼中是如此的奪目亮眼。

    那是他六年前送給她的生日禮物,他沒有想到她還保留著這束戒指,更沒有想到她今天會戴上它。

    他不禁回想起當時送戒指給她時的情景,那情景是如此的清晰,仿佛就發生在昨天。

    小姨,等我以后賺了錢,一定買一束真正的鉆戒送給你。

    小姨以開玩笑的語氣說道,送女孩子戒指就表示向女孩子求婚,你不是要向小姨求婚吧?

    他笑了笑,我就是要向小姨求婚呀,反正我們又沒有血緣關系,法律是允許結婚的!

    小姨捏了捏他的臉蛋,小崽子,竟然這樣逗小姨,小心我告訴你媽!

    他突然認真起來,小姨,我說的是真的呢,你難道忘了,我九歲那年就許諾要娶你為妻的,而你也答應過要嫁給我的。

    小姨一時愣住了,沉吟良久才說道,小孩子的許諾是不算數的,而且小姨比你大了六歲呢,等你長大成人時,我都人老珠黃了。

    他笑道,沒有關系的,就算小姨八十歲,也一樣美若天仙,我依然要把你娶回家。

    小姨微微搖了搖頭,只是輕聲嘆息!

    自那以后,他每當說起娶小姨的事情,小姨都是沉默不語。而小姨也從來沒有戴過他送給她的那束銀戒。

    他心中迷惑起來,小姨對自己的關愛究竟是長輩對晚輩的關愛,還是電視里的那種男女愛情呢?

    但即使是這樣,他心中依然不能放下小姨,他心中發誓,只要小姨不嫁人,自己也就不談戀愛。

    而這么多年來,小姨確實沒有嫁人,他也從來沒有談過戀愛。

    他的心很矛盾,他知道,她的心也同樣矛盾,不然她不可能一直不嫁!

    有時,他覺得老天爺對自己真的很不公,為什么她會是自己外公的養女呢;有時候,他又覺得自己很幸運,若是她不是外公的養女,自己又怎么可能遇見她,更不可能和她如此親近。

    此時,他見到小姨第一次戴上了那束戒指,當然明白她的意思,心弦自是波動不已。

    他心中再次確定,小姨是愛我的,但她一直礙于我們的關系,而回避我們之間的感情。

    她很想讓我給她戴上那束許諾的鉆戒,可是她心中卻有諸多顧慮,她顧慮我們的關系和別人的閑言閑語。

    此時,她一定沒有了顧慮,只是,我現在已經沒有機會給她戴上真正的求婚戒指了。

    如果老天能給我一個重生的機會,那該多好!

    “小姨,如果人生有下輩子,我一定親手給你戴上婚戒。”他本來不想說這些讓小姨更加傷感的話,但人到qing動時,是不能克制心中的真實想法的。

    “到那時,小姨一定毫不猶豫的答應嫁給你。”小姨雖然面帶幸福的微笑,但眼眶卻似破了閘一般,淚水流得更猛了。

    看著小姨的樣子,他忽然覺得胸腔窒堵不暢,那股酸疼逐漸化為刀絞般的陣痛,和大霧般空茫的悲涼。

    大廳很靜,空氣似乎凝聚在了兩人的周圍!

    過了好一會,他才打破了沉默:“小姨,我爸媽他們還好吧……?”

    晚上,躺在冰冷的鐵床上,他半睜著雙眼,望著那黑暗而孤獨的天花板,又一次進入了沉思。

    他又想到了徐鵬,那個和自己從小長大的兄弟,雖然不是親兄弟,但感情卻更甚親兄弟。

    自己和徐鵬,經常是共睡一張床,同享一個饅頭,一起玩樂搗亂……。

    十六歲那年,因為自己得罪了街上的幾個小痞子,小痞子找到了徐鵬,要徐鵬告訴自己的下落,但是徐鵬死不開口,最后卻被那幾個小痞子打成了骨折,不過,徐鵬卻沒有絲毫后悔和抱怨……。

    可是人生總是充滿了悲劇,再深的兄弟情誼也換不來上天的憐憫。

    四個月的一個晚上,他突然接到了徐鵬死亡的噩耗,徐鵬是被汽車撞死的,被警察局認定為意外身亡,但是他卻不相信警察局的認定,因為他知道,徐鵬在前段時間得罪過一個有錢有勢的富家子弟。

    那富家子弟是徐鵬的情敵,富家子弟要徐鵬離開他的女朋友,但是徐鵬沒有照做,結果就引來了那富家子弟的瘋狂報復。

    他把這件事情反映給了警察局,但是那富家子弟很有權勢,警察局自然不會去找他們的麻煩。

    他相信自己的判斷,于是他找到了那富家子弟。

    本來他心中就已極限怒火,但是富家子弟卻囂張的告訴他,你兄弟就是老子害死的,但是你沒有證據,你能把老子怎么樣?我可告訴你了,你要是敢動老子一根毫毛,老子就讓你全家死絕!

    他心中的怒火終是如火山般噴發了出來。

    在殺害那富家子弟的時候,富家子弟的二個保鏢也出現在了現場,他本不想傷害無辜,但是殺紅了眼的他,在面對這兩人瘋狂糾纏的時候,卻是沒能克制住自己最后的理智。

    他沒有去自首,這是他最為后悔的決定……。

    或許,去自首還能保留一條小命,就算被判無期徒刑,將來也能依靠良好表現再次走出監獄。

    那樣,就不會讓父母和小姨如此傷心了,自己也能再次見到他們。

    想到這些,雙眼有些朦朧,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他本以為自己不怕死,但是此時,他突然覺得好怕好怕。

    害怕以后沒有人真正的疼愛小姨,害怕以后沒有人照顧爸爸媽媽……。

    想到父母親人為自己傷心落淚的情景,他心中不禁反復問自己,我是后悔了嗎,我為我當初的決定后悔了嗎,我會今天的境況后悔了嗎?

    是的,我后悔了,我后悔自己當時的沖動,更后悔自己對此事的處理方法!

    或許,是我可以另選一個辦法為我兄弟報仇的,如果我當時能夠不那么沖動,現在就不會讓我的父母和親人如此傷心了……。

    可是人生哪有來世呀,我不要來世只要今生。

    只可惜,我的今生就要結束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都市種子王
作者 七星荔枝肉
  來自天外的種植傳承,能培育超凡的種子。   種田何必鄉間農田,養雞無需山林野地。   ...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