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回到十九年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八月底的北桐市,溫度高得有些嚇人。

    就連樹叢裡的蟲子,都熱得無力鳴叫。

    “這日子真是沒法過了。”

    周方遠用力的揮動扇子扇著風,可惜扇起來的全都是熱風,扇了半天反倒讓他頭上的汗更多。不扇又不行,不扇的話他身上汗更多。

    如果家裡有一台空調就好了。

    周方遠想道。

    緊接著他就無奈的搖搖頭,將腦子裡的妄想甩出去。

    這年月空調可不便宜,一台就要好幾千,只看價錢的話,倒是和十幾年後的差不多。可是要知道,現在人的工資和十幾年後的工資也差了很遠,就以周方遠他爸他媽為例,倆人在工廠上班,家裡的地租給同村裡的鄉親。一年下來工資加租金,收入也不過是兩千多塊錢的樣子,刨除日常開銷以外,能攢下來一千元已經是周媽持家有方的結果。

    即便如此,他家的收入在村裡都算多的了。要知道在這個城郊的小村子裡,賣苦力種地的人家有的是,一年下來只能賺個三五百的家庭也是大有人在。

    可即便如此,想要買一台空調,也得拿出好幾年的積攢的老本兒才行,別說周爹周媽不會答應,就算他們答應,周方遠也捨不得花這個錢。

    空調不能想,電風扇到是可以琢磨琢磨,只不過現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低下頭,看著字台上平鋪著的自己忙活了好幾天才寫出來的綱要,周方遠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是他專門為自己,為自己家定製出來的“一攬子发財計劃書”,裡面詳細的記錄了北桐市未來19年裡的大小變化,包括老舊城區的改造、甘河的清理、飛機場的建立以及地鐵動工時間和路線等等。

    如果這東西被其他人看到,有多驚訝不好說,但十個人裡面有十一個會把周方遠當做瘋子或傻子。

    周方遠沒瘋,他不僅沒瘋,他還非常的清醒。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寫下的每一筆都是一定會發生的歷史,因為這上面的所有內容他都在上一世親身經歷過。

    沒錯,周方遠是重生人士,他來自並不算遙遠的19年後,因為一次醉酒,莫名其妙就回到了98年。

    等他確定自己並沒有做夢之後,整個人就沉浸在了無窮無盡的狂喜之中。

    重生啊,多麼玄幻、多麼不可思議的辭彙。小說裡看過無數遍,心裡也曾幻想過不止一次,可他從未想過,這種事情有朝一日會落在他的身上。

    都說重生一世,就要彌補前世的遺憾,但對於周方遠來說,他要做的顯然更加徹底——他要徹底扭轉自己的人生。遺憾什麼的,在周方遠上一世三十多年的人生裡簡直多到數不清。而且這裡面絕大部分還都是因為他自己不爭氣而造成的,等他幡然醒悟的時候,一切卻已經太遲了。

    自己的家敗了,父母也老邁了,娶妻生子什麼的卻遙遙無期,就算從頭開始重新努力,父母也享不到什麼福了。所以周方遠開始自暴自棄,除了必要的工作以外,閑暇之時他便會以酒度日。短短兩年下來,整個人就頹廢得不像話,看上去根本不像三十多歲的青年人,反倒像四五十歲的中年人。

    如果說這一次重生是老天爺看不下去而給他的一次機會的話,那周方遠一定會狠狠抓住這個機會,用抓的,用咬的,就算是折掉了指甲,扯掉了牙齒,他也絕對不會鬆手。

    所以他寫下了這本“一攬子发財計劃”,裡面詳細的記錄了北桐市未來十幾年的全部變化,有了這些東西,就算只是當一個房爺,也足夠他們一家過上富裕的生活。

    比如說會在千禧年開始動工的甘河清理工程,除了清除河床之上堆積的泥沙、人為拓寬河道以外,還會在甘河的兩側,建立起兩條長十幾宮裡寬上千米的園林景觀工程。

    而這,毫無疑問就是機會了。

    要知道,現在的甘河還是一條小水溝,但等到明年年底新市長上任後,甘河整治的計劃就會被提出來,並且在來年開春開始征地和河道清理的工作。也就是說,現在還一文不值的爛河灘,到了後年的年初,其價值將達到無法想象的程度。

    而現在這些爛河灘的主人,也就是城郊興旺村的幾十戶村民,也會因為征地而得到不菲的賠償款,一躍成為北桐市因為城市改造而最先富裕起來的一批人。

    原本周方遠家也有機會享受到這一切,因為他家就是興旺村的村民,而他家在河灘上有一塊十幾畝大的土地。結果因為他的緣故,他家錯失了這一次最大的人生轉折的機會。

    蓋因今年他初三畢業,準備升高中,因為中考成績很糟糕,家裡面為了讓他上一所好一點的學校,求爺爺告奶奶借了一大筆錢。可即便如此,還是無法湊齊學校所需要的高額擇校費。不得以之下,父母只好將家裡的地給賣了,賣地的錢拿來供他上學。

    如果他真的能學有所成那還好,問題是上一世的他實在太不懂事。明明家裡窮的叮噹響,他花著父母砸鍋賣鐵的錢,以高價生的學費上學,卻還不知好好學習,整天只知在遊戲廳裡胡混。

    結果河灘荒地被徵收的事情傳開後,周爸周媽的頭上,一夜之間就多出了不知道多少的白頭髮。再等到周方遠大學畢業,一事無成的回到這個故鄉給人家打工當快遞員的時候,父母臉上的皺紋就更多的。

    這事兒也在周圍的親朋之間成為了笑柄,讓周爸周媽後半輩子,再也抬不起頭來。

    可以說,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其實就是周方遠本人。正是因為他的不爭氣,讓父母的投資打了水漂,只是這個水漂的代價是如此的大,即便是現在想起來,周方遠心裡也一陣陣揪著的疼。

    所以,賺錢是一方面,周方遠心裡最想要彌補的遺憾,還是要給自己的父母爭氣。他還清楚記得大家庭聚會時,父母在其他親戚面前低三下四卑躬屈膝的樣子,也記得其他兄弟姐妹看向自己時那輕蔑的眼神。

    上一世已經是過去,這一世才剛剛開始,所以他如果要扭轉這一切,就要從今天開始做起。

    ……

    翻了翻自己三天努力的成果,上面一筆一划的,都寫著自己未來十幾年的經歷和遺憾。

    看了一會兒,周方遠從抽屜裡掏出一個打火機來,又從柴房裡拿出端煤灰的破鋁盆,跑到院子裡,一把火把他辛苦了三天的東西給燒了個乾淨。

    這玩意兒肯定是不能留下去的,否則一旦被人看到,就是完全解釋不清的禍患。

    至於說為什麼要把這玩意兒寫出來,原因有很多,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周方遠自己的記憶都已經很模糊了。

    畢竟是十幾年間斷斷續續的經歷,很多東西上一世他都沒有很認真關注過,只是從別人口中聽到過相關的消息而已。而且隨著時間的流失,這些記憶也會變得越來越模糊,專門寫出來只是為了加深自己的印象,順便給自己捋一捋混亂的思緒。

    具體哪些用得上還不好說,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在太陽底下蹲了不到半分鐘,周方遠就有些受不了了,頭頂上的火球未免也太烈了一些。

    根據電視台的說法,今天夏天的平均溫度據說是北桐市幾十年來的最高溫度,雖然和華夏大地上知名的那幾個有“火爐”之稱的城市沒法比,但就在他的記憶之中,他兩世都沒經歷過這麼熱的高溫天氣,所以著實是把他熱壞了。

    因為他家的院子就在甘河邊兒,所以他坐在家裡就能聽到河灘上村裡的小孩嬉戲玩鬧的聲音。如果是以往,周方遠早就忍不住衝出去和其他小夥伴鬧作一團了,可現在,他看看院子裡被曬得都有些发白的牆,想了想,還是沒敢往外跑。

    家裡雖然悶,但好過直接被太陽曬。

    轉身跑到廚房,生火燒水,把洗乾淨的綠豆和白砂糖丟到暖壺裡,最後沖入開水,綠豆湯的準備工作就完成了。然後回到臥室裡,周方遠從寫字檯的抽屜裡取出初中三年的課本,從初一的語文開始,一點點的溫習起來。

    上一世他學習成績垃圾到不能看,不是因為腦子不好,是壓根就沒用心學。這一世既然要彌補遺憾,那麼拿出一份讓父母驕傲的成績是絕對值得的。不管能賺多少錢,父母最關注的,永遠還是孩子的學習狀況。

    以前不懂事,莫非重生之後還不懂事嗎?那些重生之後就不再關注學習,而是將所有心思都放在賺錢上的人,周方遠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反正他就覺得,讓父母開心必須是全方位的。只是有錢還不夠,還要足夠的優秀,讓別人一提起來就豎大拇指才行。

    好在這個年代的初中生,課業難度還不算太高。更何況周方遠有著人生閱歷更加豐富的成年人的靈魂和思維,所以曾經上學時非常難懂的部分,這一次無疑就輕鬆了許多。很多生澀的古文,現在看起來,也有很多地方一下子就能看懂。

    不知不覺間,下午的時光過去,夕陽西下,氣溫開始回落。

    當指針指向六點的時候,院門突然傳來一陣響動,緊接著大門被推開,周爸周媽推著單車相伴著走了進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414929 4 12 m
手術直播間
作者 真熊初墨
  一個外科的小醫生,一不小心得到了系統加持,橫掃醫學界,妙手回春,活人無數。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