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生存不易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特耐爾城位於帝國的南方西部地區,相較於東南沿海的盛景,特耐爾城就顯得有些不那麼繁華。但是對於生活在特耐爾城的人們來說,這裡比起其他充滿了泥土腥味的鄉下,這裡就是天堂。

    杜林充滿好奇的眼神望著車水馬龍的街頭,儘管在夢中他見過比這更加繁華先進的城市,可那是只是夢,現在卻是真實的。他掂了掂肩膀上打著補丁的背包,興奮的在街頭東張西望,同時也在盤算,自己現在應該先做什麼。

    學習文化是必然的,滿大街的文字他一個字都不認識,這會限制他將來的發展。其次他需要尋找一份能夠短時間裡養活自己的工作,不要求有多少薪水,有沒有新水,只要能夠有一個簡陋的居所,以及兩頓飯就可以。

    走在這陌生的城市街頭,心中有一絲恐懼的同時,更多的則是對未來的嚮往,他感覺城市的天空比鄉下的都更藍一些,連空氣都讓人舒服。

    “喂……,那邊的小子!”

    杜林循著聲音望去,一輛在他看來有些滑稽,但是在這個世界確實最新款的汽車旁,有一個帶著圓頂毛氈帽的男士對他勾了勾手指。

    “是的先生,有什麼事嗎?”,杜林立刻走了過去,他不是很清楚這位看上去非常有錢的體面人叫自己有什麼事情,但是對於成立任何事情都感到新鮮的他並不是很在意這樣的使喚。

    那個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杜林,微微一偏頭。在汽車的後面放著幾個箱子,看上去應該很沉,“幫我把它們搬到四樓411房間。”

    杜林一愣,但很快臉上就充滿了笑容,他將背包背好,走到箱子邊上,用力搬了起來。箱子很沉,而且在箱子外面用木條打了支架,在搬起來的過程中裡面似乎有一些液體在晃動。那男人好像很驚訝的樣子,指了指路邊一動五層的小樓,示意他快點。

    杜林搬著沉重的箱子有些氣喘的上了四樓,他在鄉下的時候已經是家中的主要勞動力之一,平時都要做一些沉重的體力勞動。這些東西雖然沉重,可還沒有被他放在眼裡。

    他走到樓上,按照錢幣上學到的數字找到了411,應該就是這個房間。他用腳輕輕的踢了兩下門,不一會門開了一條縫,一個面色有些陰沉的人在門縫後望著他,眼神有些陰森。

    “是樓下一位先生讓我把這些箱子搬上來的。”,杜林解釋了一下。

    門開的稍微大了一點,那個傢伙探出身左右望瞭望,長長的走廊裡靜悄悄的,也看不見任何人的蹤影。那個人這時候才把門開啟,杜林注意到一個細節,那個傢伙在開門的同時,右手背到了身後,又抽了出來。

    他望著杜林懷中抱著的三個箱子,臉上也有一些驚訝的表情,“你力氣不小!”,說著讓開了位置,讓杜林進去,“把東西放在門後就可以了。”

    遵照他的吩咐將東西放下之後,那傢伙有些粗暴的將杜林推出了房間,然後peng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望著緊閉的木門,杜林愣了一會,然後聳了聳肩,下了樓。

    樓下的先生沒有離開,他看見杜林之後也沒有說什麼,直接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一元面額的紙幣,塞進他的手裡。不等杜林道謝,那傢伙開著車就走了。

    望著消失在街尾的汽車,杜林吹了一聲口哨,看來在城裡賺錢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難。瞧,這才一個多小時,就賺了一塊錢,頂的上普通人三天的收入了。

    人總是會對任何事情的第一次充滿了某種自豪的感情,即使是一件蠢事。一邊想著自己人生中第一次憑藉自己勞動賺到的一塊錢,一邊在路邊尋找接下來生活的地方。其實他最希望的是能夠找到一間定做皮革器具的地方,皮匠這個職業永遠都不會餓肚子,這句話是從一位到野苜蓿鎮收購狼皮的酒鬼嘴裡聽說的。

    價值十分錢的一張狼皮——野苜蓿鎮外總是會出現三三兩兩的郊狼,這些郊狼大多是被鎮子裡的一些家畜牲口吸引來的,也成為了鄉下人最痛恨的東西。鎮子上的人會用陷阱將這些郊狼殺死,然後完整的剝下皮,出售給每個月都會來一次的皮革商人。

    在那位皮革商人的口中,這些只能夠賣出十分錢的狼皮,經過皮匠們精心的製作,能夠賣出十幾塊甚至是幾十塊的天價!

    所以杜林覺得,如果想要儘快的改變自己生活的層次,成為一個皮匠學徒顯然是最直接最快速的方法。

    其實他不知道,其他行業只要做好了也差不多。

    在城中轉了一圈,幾乎把他的頭都轉暈了,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城市,這麼多的人,這麼多的馬路和這麼多的房子。

    當然,還有馬路上的汽車。

    像之前的好事沒有再碰到過,至於尋找皮匠……也沒有找到。

    就著從路邊水泵裡取出來的水,啃著如同石頭一樣堅硬的全麥麵包,杜林完成了他人生的第一步,在城市中過夜。

    同樣的,他也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種叫做孤獨的東西。在一處橋洞裡,他捲縮起身體,在呼嘯著的風聲中逐漸安睡。

    一連幾天將整個特耐爾城轉了一個遍,找到了三家皮具店,但是店主並沒有招人手的打算。杜林又將希望放在了其他的工作上,比如說裁縫,木匠,或是其他什麼看上去很體面的工作。不知道是不是他運氣不好,還是其他什麼原因,並沒有人願意招攬他。這也讓他明白,理想與現實之間,總是有一條無法跨越的鴻溝。

    在兩周之後,他終於從無數次失敗中找到了一條賺錢的門路——洗車。

    只需要一桶水,一塊廉價的肥皂,一把自然乾枯腐爛之後只剩下筋的藤瓜瓤和一塊毛巾,就能夠為路邊的汽車進行清洗。這些東西加起來的成本不超過一塊錢,洗一次車最少也能有五分十分的報酬。如果一天洗個十幾二十輛車,豈不是很快就能夠发財?按照夢境中所經歷過的一些經驗,這個時候擴大經營,僱用人手,形成自己的品牌效應……。

    似乎很有搞頭。

    在來到特耐爾第十六天的傍晚,杜林提著一桶水走到了路邊。他觀察過,馬路對面是特耐爾大劇場,每天都會有很多有錢的人開著車來這裡享受歌劇和一些滑稽戲,這也是最賺錢的地方。

    當天色逐漸擦黑之後,特耐爾城就像從沉睡中醒來,活了過來!這座城市已經足夠讓杜林感覺到震驚了,他很難想象人們口中的“大城市”又是怎樣一副場面。

    滴滴,汽笛將他的走神中拉了回來,一架新款的奧格姆汽車停在了他面前不遠的地方。一名面色嚴峻,穿著風衣戴著禮帽的傢伙從車上下來。他看了一眼杜林,拍了拍自己的車子,然後從口袋裡掏出兩枚五分的硬幣隨手丟在了地上,頭也不回的踏上了特耐爾大劇場的台階。

    真是一個傲慢的人!

    杜林微微搖頭,提著水桶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想,如果將來我有一天會成為比他還要富有,還有體面的人,我可不能像他這樣傲慢!

    人,和人,應該是平等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4234529 21 73 m
我奪舍了魔皇
作者 八月飛鷹
  陳洛陽感覺自己穿越的姿勢不對。   穿越過來,居然把世間最頂尖強者,尊號魔皇的魔教教主給...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