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找份工作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如果這個時候不離開這裡,那麼杜林就要面對幾名手持兇器的暴徒的圍攻。他雖然來自於鄉下,雖然看上去有些耿直,但是他絕對不是一個蠢貨。

    看著瘋狗維森拿著刀就沖了過來,杜林轉身拔腿就跑。他不認為自己的肉胳膊肉腿能夠擋住鋒利鐵器的招呼。

    一人在前面跑,幾個人在後面追,追了差不多有兩條街之後,後面幾人喘著粗氣跑跑停停,望著依舊跑的飛快的杜林消失在街角,氣的連呼吸都變得難受起來。他們可是幫派成員,不是運動員,叫他們打打殺殺或許很在行,可是奔跑這種東西他們真的不擅長。

    “那個……小子叫什麼?”,瘋夠維森扶著路邊的路燈柱子,就像是一條累極了的哈巴口,吐著舌頭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他胸口火辣辣的疼,一部分原因在於快速的喘氣讓氣管中的黏膜變得乾燥繃緊,而另外一部分原因,則是被氣的。

    他身邊的根跟班雙手扶著膝蓋彎著腰,同樣斷斷續續的說道:“好像……叫……杜林?”

    停止了奔跑之後維森好受了一些,他一刀斬在路燈柱上,迸射出了幾個火星,“讓咱們的人找到他!”

    跑了很遠一段距離的杜林沒有發現追兵之後也喘著氣停了下來,他很難受,不是因為自己可能要面臨幫派的報複而難受,也不是因為奔跑難受,是因為他失去了一個足以讓他走向成功的機會而難受。

    他一拳打在路邊的牆壁上,這些該死的幫派成員,真的是太可惡了。

    同時,他心中還有一個疑問,安樂費到底是什麼東西。

    自從他來到城市之後,就沒有一件事順利過,除了第一天就賺到的一塊錢之外。沒有人願意招攬他,也沒有賺錢的門路,每天都要窩在橋洞裡忍受著難聞的味道。吃的東西也是最便宜的全麥麵包,那玩意比磚頭還硬,拿著石頭砸上去只能留下幾個白點。喝的也是路邊水泵抽出來的地下水,這大半個月連一頓熱飯都沒有吃過。

    好不容易發現了一個可以讓他實現自己人生願望的機會,卻又被這些人破壞了。

    有些喪氣的繞過兩條街回到了橋洞裡,他需要好好的,安靜的思考一下未來的路。可當他靠近橋洞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住了。因為橋洞附近有很多野狗與老鼠,所以他清理乾淨橋洞之後用一塊別人廢棄的木板做了一個簡單的門,在他離開的時候擋住橋洞,不讓那些老鼠或是野狗溜進去破壞他的背包和衣服。

    可現在……那門板已經裂開,被人丟在了一邊,他狂奔進橋洞,整個人瞬間變得心灰意冷起來。

    所有的東西都沒了,包括了那個該死的香煙盒子。他將香煙盒子藏在了一塊鬆動的磚頭後面,現在那塊磚頭就在他的腳下,小鐵盒不見了。

    這差不多一個月以來就沒有一件事情如願過,他一臉頹敗的靠著橋洞的牆壁癱坐在地上,雙手捂著臉。

    為什麼?

    這是天主對我的折磨嗎?

    他第一次滋生出了就這麼回到鄉下,然後平庸的過完一輩子的念頭。可很快,這股念頭就被瘋狂的火焰所吞噬,他雙手緩緩放下,緊緊的攥成拳頭,眼角抽動了幾下。

    不,我不能就這麼回去,這不是天主對我的折磨,而是天主對我的考驗!衝過去,衝過去就是光明的坦途,如果倒在了這裡,我一輩子都是一個不受人待見的鄉下人!天主給了我寶貴的財富,我又怎麼能夠自甘墮落?沒有什麼能夠難住我,不就是一些困難嗎?來吧,鬥個你死我活!

    他摸了摸口袋裡的四個五分錢的硬幣,轉身離開了橋洞,現在他的想法不再是如何快速的成為一名上流社會的體面人,而是如何在這個城市生存下去,然後找到通往理想的道路。

    “你確定?”,一名頭髮花白,左眼眶裡繃著一塊金絲老花鏡的老人低頭抬眉望著他。這老人穿著非常的考究,得體的西裝和白色的襯衫襯托出一種非常高貴的氣質,面對老人的垂詢,杜林用力點了點頭。

    這是蒸汽機車車站的招工處,蒸汽機車是一種與杜林夢境中的火車有些類似的東西,都需要鐵軌,但是動力源卻不一樣。火車是通過燃燒鍋爐製造蒸汽來推動沉重的車皮,而蒸汽機車則是使用一種叫做曜晶的東西作為動力源。只需要將曜晶放在了機械的填料口中,加上一些催化劑,曜晶就能持續的釋放出令人難以想象的熱量和氣體。

    這個時候加上一些水,蒸汽就出現了。就包括了路上形勢的汽車,工地裡的一些大型機械,幾乎只要是機械,都以曜晶為原料。

    特耐爾城在杜林的眼中可能是一座繁華的大都市,但是對於整個帝國來說不過是一個邊陲小鎮,除了產出糧食和獸皮之外,基本上沒有什麼好東西。

    哦對了,還有酒。

    雖然特耐爾只是一個邊陲小鎮,但是並不妨礙“特耐爾站”成為整個帝國鐵軌交通中的重要一節。每天都會有蒸汽機車路過這裡,卸載大量的貨物,或是裝載大量的貨物,然後離開這裡。

    無論是裝載還是卸載,都需要人工來完成。據說在帝國最繁華的一些城市中,已經用機械來取代人力的工作,為此還爆發過不止一次的遊行。

    當然,在這樣的鄉下地方,顯然用人工更便宜一些。

    苦力,永遠都是工作中的底層。但凡有些本事能耐,誰願意用這種方式來消耗大量的時間和體力,來賺取最微薄的薪水?

    所以當杜林來應徵搬運工的時候,車站的管理者需要再三的確認一下。

    “你可以稱呼我為克裡恩,在你工作之前,需要簽訂一份協議。協議中你需要在車站至少工作六個月的時間,在六個月內無論你因為什麼樣的原因離開了車站,都必須支付一筆五十塊的違約金。”,克裡恩從抽屜中取出了一份合同,放在了案頭上,“每個月的薪水是一塊五,每搬運一件標準的貨物,你就有兩分錢的獎勵。”

    “除此之外,我們會提供給你一個居住的地方,每天還有兩頓夥食,這些不需要你另外付出什麼,如果沒有其他異議的話,可以在這裡簽字了。”,克裡恩將協議調轉了方向,食指戳在協議的最上方,向前一推。

    杜林望著桌子上的協議,憋了半天,才有些難堪的說道:“對不起,我不會寫我的名字。”

    克裡恩眉頭一抬,並沒有露出怎樣嘲笑的表情,他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不用難過孩子,很多在這裡工作的人,都不會寫自己的名字。”,他重新將協議調轉過來,簽上了杜林·克斯瑪的名字之後,取出了一個紅色的油泥盒子,“在這裡按一個手印就可以了。”

    “雖然這麼說可能會有些……,可是我覺得,你應該趁著年輕,至少學會如何讀報紙,如何寫自己的名字,你說呢?”

    杜林按過手印之後退了兩步,他覺得自己離克裡恩先生越進,離那張乾淨的紅色的充滿了貴氣的桌子越近,越顯得自己卑微。

    人應該是平等的,可是在這間房間裡,面對著克裡恩先生,他感覺到不任何一絲平等的東西!

    他低著頭,應了一聲,“是,我打算賺到錢之後就去找一個學校。”

    克裡恩先生看了一眼協議之後取出一份,推到桌子的邊沿,“很好,學習能夠提升人的素養和認知。我知道有一個專門對年紀稍微大一些的人進行教授的地方,而且價格非常的便宜。當然你也應該明白,便宜的地方能不能學到東西,關鍵在於你自己。”

    他剛準備結束這次談話,突然想起了什麼,“對了,簽訂了協議之後你就是車站的工人了,過幾天可能會有工會的人來找你,我的建議是不要把他們當做一回事。”,他笑了笑,將協議放進抽屜裡,然後雙手十指緊扣,架在桌子上,“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明天上午五點之前,到車站貨倉報道,會有人告訴你你該做什麼。”

    離開了克裡恩先生的辦公室之後,杜林常常的呼了一口氣。

    既然一步登天只是自己一廂情願而且可笑的狂妄,那就落在地上,腳踏實地的向前走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868264 21 73 m
詭祕之主
作者 愛潛水的烏賊
  蒸汽與機械的浪潮中,誰能觸及非凡?歷史和黑暗的迷霧裡,又是誰在耳語?我從詭祕中醒來,睜眼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