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割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是哪兒?”

    徐鳳雲艱難的睜開眼睛,迷迷糊糊看向四周。

    對面擺著一張破漏木桌,桌上粘著幾根慘白蠟燭,蠟燭旁擺著三五個鐵盤,裡面堆滿了模糊的血肉,溢出的鮮血順著桌角流淌,格外恐怖。

    嚓嚓!

    怪異的聲音落入耳中,一個瘦削乾癟的老頭,正在磨刀。

    老頭的臉很白,沒有鬍鬚,密密麻麻的皺紋像是雞皮。

    “變態殺人狂?”

    徐鳳雲出了一身冷汗,昨夜宿醉的酒意也頓時消失。

    他掙扎的想要起身,發現手腳早已經被破布條牢牢的綁在了鐵架上,動彈不得。

    隨著他用力嘗試掙脫,鐵架子被拽的嘎吱作響。

    “桀桀,醒了?”

    老頭聽見動靜,笑眯眯的看過來,聲音尖細的不太正常,

    “別白費力氣了,到了淨身房,不把那玩意兒留下,你出不去的……”

    “淨身房?”

    徐鳳雲眼睛一瞪,滿臉獃滯。

    怎麼回事兒?

    淨身房不是閹割太監的嗎?

    現代社會哪來的……

    轟!

    一陣雜碎斑駁的資訊毫無預兆湧入腦海,他頓時頭痛欲裂,身子都抽搐起來。

    “大周皇朝……江湖武林……”

    “六大門派……月落神教……”

    “淨身房……”

    “元历八年……”

    片刻之後,徐鳳雲恢複正常,臉色卻越发蒼白無比。

    他已經搞清楚事情原委!

    自己是穿越了!

    從二十一世紀,穿越到了不知道那個時空的大周皇朝!

    更可悲的是,馬上就要被閹割!

    徐鳳雲不想做太監,掙扎著抬起頭,哀求道,

    “老先生,我有銀子,很多銀子,你放過我,我全都給你!”

    “保證你三代都花不完!”

    “求求你!”

    老太監卻不為所動,尖笑著扒掉了他的褲子,

    “三代都花不完?你覺得,雜家還能有後代嗎?”

    “咯咯,到了雜家這年紀,無根無後的,什麼金銀財寶,都不重要了,雜家就是喜歡看你們絕望慘叫的樣子……咯咯……”

    “當年雜家也是這樣哦……”

    冰涼的淨身刀沿著大腿根兒朝著胯下移動,徐鳳雲身子緊繃,出了一身冷汗。

    怎麼辦?

    金銀財寶無法打動這老變態?

    我還有什麼?

    逍遙派武學?

    那就是前世的收藏品,誰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豁出去了,試試!

    這個時代的人們還是很崇尚練武的!

    說不定會有用!

    “老先生,金銀財寶您不要,武學秘籍您要不要?我也有……”

    “逍遙派的,北冥神功,淩波微步……都是武林頂尖的功夫,你學會了,能夠無敵天下……”

    “咯咯……”

    老太監笑的越发花枝亂顫,

    “武林絕學?你當雜家是傻子嗎?”

    “你要是真有這些東西,還會被雜家綁在這裡,連個破布條都掙脫不掉……”

    “咯咯,小子,不要白費心機了,雜家不會放你走的……”

    “哎吆,還是個大傢伙呐……嘖嘖……”

    老太監眼睛裡閃爍著變態光芒,握著淨身刀比划起來。

    徐鳳雲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完了!

    噗!

    大腿根部傳來一陣劇痛,徐鳳雲抽搐一下,眼角流淌下一行淚水。

    臉色,也變成了慘白。

    “呃……唔……”

    突然,一陣稀裡嘩啦的聲音響起,老太監捂著胸口摔倒在了地上,嘴裡发出嗚嗚的聲音。

    “救我……”

    “救……”

    徐鳳雲感覺有異,重新睜開了眼睛。

    扭頭一看,老太監嘴唇兒鐵青,滿臉的驚恐,雙手無力的劃拉著,說不出話來。

    “老東西,活該!”

    徐鳳雲想到自己被閹割,眼睛发紅,咬牙切齒,

    “我弄死你!”

    他不顧大腿上傳來的劇痛,用盡吃奶的力氣掙脫開了綁住自己的破布條!

    不過,他突然又停了下來。

    臉色變的狂喜。

    大腿根部雖然鮮血淋漓,血肉模糊,但命根子卻毫髮無損!

    那一刀,只切在了大腿上!

    “呼……”

    徐鳳雲長出一口氣,心有余悸。

    太險了!

    差一點兒就變太監了!

    “老東西!”

    他咬咬牙,不顧大腿根兒上的傷口,狠狠的對著老太監腦袋踢了起來,

    “敢閹我?這就是你的下場!”

    “草,你,大,爺!”

    老太監的嘴唇兒越发鐵青,眼睛也有些发滯,氣息越來越微弱,

    “怎麼回事兒?”

    “師父又犯病了嗎?”

    突然,屋外傳來一陣緊張的腳步聲,徐鳳雲臉色一變,連忙順著門縫兒看去。

    兩個面黃肌瘦的小太監正慌裡慌張的朝著淨身房跑來。

    “還有人?”

    徐鳳雲皺了皺眉,提上半截褲子,把胯下遮蓋起來,然後躺在了原來的鐵架子上。

    “師父,師父……”

    兩名小太監驚慌的跑進來,撲到了已經昏迷過去的老太監身上,

    “你怎麼樣了?”

    “師父又犯心疾了,快帶他去找大夫!”

    “那這個新閹割的太監……還沒做後面的止血處理呢……”

    “師父都要死了,還管這傢伙幹什麼?讓他流血流死吧……”

    不久之後,兩名小太監抬著老太監離開了淨身房。

    聽著他們的腳步越來越遠,徐鳳雲如釋重負,總算逃過一劫。

    “接下來該怎麼辦?”

    徐鳳雲簡單包紮好傷口,拖著疲憊身體走出了淨身房。

    這裡雖然是皇城角落,但仍然屬於皇宮大內!

    高大巍峨的城牆遮天蔽日,時而經過的巡邏侍衛數不勝數,將他一切的出路都徹底堵死。

    “看來只能暫時留在這裡!”

    徐鳳雲逃出皇宮無望,只好退回淨身房,重新想辦法。

    這時,他發現淨身房門口有一道血跡,血跡向著西北方延伸出去,通過一道門,不知道伸向了哪裡。

    “這些血跡,是在我之前被閹割的那些傢伙留下的,我跟他們混在一起,應該暫時安全。”

    徐鳳雲想了想,沿著血跡走了過去。

    穿過幽深小徑,繞過兩道月亮拱門,逐漸聽到一陣淒厲而悲痛的哀嚎聲。

    “養侍監!”

    徐鳳雲抬頭看了一眼,四下無人,躡手躡腳的走了進去。

    小院裡一陣腥臭撲鼻,數百新閹割的太監,被整齊的擺放在一起,晾在簡易搭建成的木板床上,一個個痛哭流涕,悲傷不已。

    而有些人,則是流血過多,已經昏死過去。

    “呼……”

    徐鳳雲皺了皺眉,找了一處不顯眼的牆角,躺在了木板床上。

    哀嚎和痛哭,讓他心頭悸動!

    腥臭,尿騷味道,刺的他眼睛生疼。

    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

    “從今天開始,我就是大周的徐鳳雲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577214 22 18 m
這個修士很危險
作者 想見江南
  平生不修善果,最愛殺人放火。<br><br>   我從凡間來普通群:546435549<...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