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1 原來還是退婚……嗯!?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是什麼?”

    “天地間無數自然法則,順之生人,逆之為仙,亂之化魔……錯之成異。”

    “錯天地者,可稱異數,而你眼前的,便是基於天地錯漏而生的一項異數,一種能力。”

    “一種能力?”

    “沒錯,月有陰晴圓缺,身為兩極之一的太陰之月尚且無法圓滿,可想而知,這片天地間究竟隱藏了多少錯漏,不過世人察覺不到,見不到便誤以為不存在。”

    “但我見到了。”

    “對,所以你是特別的,你擁有‘彌天大錯’。”

    “所以,我見到的就是天地間的一種‘錯’?”

    “對,因為你能見到這種錯,所以能進一步利用這種‘錯’,令其成為你自己的能力。”

    “這種能力……遞加倍化,將某一事物的起始設定為‘因’,進而通過特殊形勢,在‘因’結成‘果’的過程中,對‘因’進行遞加形勢的倍化,一翻二,二翻四,四翻八……”

    “怎麼樣?聽著是不是很振奮?”

    “振奮?哈,不,這是註定逼我……雄起!”

    ……

    “就算是琉璃郡主,錯也依舊是錯!”

    一聲慷慨激昂的咆哮,哮開當今天下六強國之東域一尊大璟天朝,其首都燁京中,聞名遐邇之瓊華樓非同尋常的一日。

    聲音是自瓊華樓三樓雅間內傳出的,能進入名滿京城之瓊華樓的雅間,身份非富即貴。

    即便不在雅間,只要能登堂入室瓊華樓,那便已是非富即貴的公認證明了。

    在京城這種地方,非富即貴基本與消息靈通等同,更何況說的本就是一件大璟國眾所周知的事。

    “信口雌黃,這件事郡主有什麼錯!”

    “見異思遷,背棄盟約,這還沒錯!?”

    雅間內越吵越凶,這份喧囂很快感染到了樓下大廳。

    “又吵上了。”

    “又是為了那件事。”

    “照我說這件事郡主確實做的有些出格。”

    “怎麼出格了!?婚約是不假,但郡主如此天之驕女,難道真要嫁給那麼一個連炁門都開不了的廢物。”

    一樓大廳不止被感染,更在呼吸間成為第二戰場。

    沒辦法,這真是一件很有力量的事!

    退婚!

    單單這兩字其實沒什麼,哪個犄角旮旯沒有退婚,昨夜瓊華樓後巷暗洞裡的耗子撤走了一半,據說就是耗子媳婦兒隨更有前途的鼠輩跑了,弄的兩家鼠徹底決裂。

    看,人家成親的都能跟鼠跑了,更何況這邊只是一紙婚書呢?

    只不過這一紙婚書的兩端,聯繫著大璟國兩大頂級世家。

    大璟鎮南王烈氏一脈與鎮北王謝姓一族。

    大璟鎮南王列灼獨子烈非錯,大璟鎮北王謝宗愛女謝冰璃……原本青梅竹馬的他們,在家族長輩的促成下,自小結下娃娃親,然而物換星移,在這個修鍊至上的世界,謝冰璃天資超凡,越見出類拔萃,終至大璟第一天才少女。

    反觀烈非錯,時至今日連修鍊的第一步都無法跨出,兩人天地之格,雲泥甄別。

    這個世界尊奉的是與“氣”等同,名為“炁”的力量,修鍊者被稱為炁修。

    炁修修行,第一步便是感應天地,開啟自身的炁門。

    至此之後,天地間的炁力能量便可借炁門吸納入體,化作自身炁力。

    同樣,炁修戰鬥時,體內炁力通過炁門釋放出,配合功訣形成招式,克敵制勝。

    鎮北王之女謝冰璃自小天賦超絕,開啟三十二炁門,後就讀於大璟皇家學院,超凡資質連大璟帝尊都驚為天人,不顧其年歲不足特例頒封“琉璃”尊號,賜郡主位,是為琉璃郡主。

    一直以來,謝冰璃不僅是謝家一門的驕傲,更是位於大陸極東之大璟,最為璀璨的一顆東域明珠,受全京城,乃至全國百姓的愛戴。

    這樣一顆明珠,卻因為兒時一句戲言,未來不得不嫁給一事無成的廢物世子烈非錯……

    實在是說不過去!

    太多人抱持此念,其中顯然也包括琉璃郡主本人。

    因此十個月前,琉璃郡主向青梅竹馬的未婚夫提出了退婚。

    鎮南王世子倒也鏗鏘,當場答應了下來。

    隨即,整個京城,乃至整個大璟,甚至是鄰國,都因這一點火苗鬧騰了起來。

    一個廢物憑什麼娶琉璃郡主,退婚理所當然,因此自然是一面倒的支援……如果這麼簡單,就不會鬧騰了。

    事實上,輿論呈現的是四比六的局面。

    當然有認為烈非錯太過廢柴,活該被退婚的,人數大約佔六成,而其余的四成,則是對素來愛戴的琉璃郡主產生了質疑,甚至厭惡。

    京城,乃至整個大璟都為此分裂成兩大陣營,類似瓊華樓雅間那樣的爭吵,自那日之後,時時刻刻於大璟萬萬裡疆土上演。

    大璟國都燁京東南一角,此處坐落著名滿天下的大璟國皇家書院。

    正午時分,疲勞了一上午的莘莘學子們離開燥熱的課室,佔領了一處處樹下柳間的戶外綠蔭,遮陽避暑。

    三五成群的他們,享受著短暫的課間休息……與八卦時間。

    當此時節,最能八卦的自然只有那樁名滿天下的退婚。

    “琉璃郡主身懷三十二炁門,修練資質世所罕見,相較之下烈非錯直到如今都未開啟炁門,連炁修都算不上,實在差的太遠,郡主放棄他本就合情合理。”

    “錯,即便合理,但卻背情。”

    “不過是牙牙學語時一紙婚書,人是懂得變通的,難道要琉璃郡主那樣的女子為了一紙婚書賠上一生?”

    “人無信不立,更何況郡主這等堪為我大璟表率的身份,今日她背信棄義,做出那般榜樣,明日我大璟千千萬萬女子是否要隨她腳步,個個背離?”

    言來語往間,這處學院淨土也漸漸爭鬧開了。

    聲量越來越大,不知不覺間已越過學院青瓦紅牆,擾至學院外那條天下聞名的青雲街。

    青雲街上店鋪汗牛充棟,鱗次櫛比,其中酒樓尤其豐富,此刻又是中午用飯的高峰時間,自院牆內傳出的陣陣爭論飄至,佐著酒樓中菜香酒醇,添為一盞一碟的美味談資,充盈著滋味。

    其中明月樓大堂角落中,兩名面目成熟的男子點上一桌豐盛菜肴,正交杯換盞。

    皇家學院陣陣聲浪傳入,兩人中較年輕的男子聞言,嘴角露出一抹輕蔑笑容:“又是為了那件事,這些王公貴族的公子小姐們還真有閒情逸緻,這都已經吵了多久了?”

    對座那名年長男子聞言,露出一抹苦笑:“也怪不得他們,這件事涉及的可不是尋常人家,琉璃郡主,烈非錯世子,他們兩位這麼一鬧,關係本就微妙的南北二王,沒準真的要老死不相往來了。”

    “唉,是啊,即便是小兒,也終究是大人物家的小兒。”

    “好了,李兄弟,不說這個了……對了,聽說李兄弟你今次外出,參與的是一件皇差。”

    “確實如此……趙大哥你應該也聽過把,當今皇上的胞弟天閽王爺素喜異石,今次我們外出,便是替王爺辦差,將一塊異石運回燁京。”

    “哦,原來如此。”

    “那塊異石是在平原郡下沛偶然發現的,如今已經被我們安置在城東的九曲園,這塊巨石天生形狀殊異,面上細紋猶如一幅幅天生圖案,極具靈性……”頓了頓,此人更為眉飛色舞的續道:“……除此之外,此石據說更有一項難以置信的特性。”

    “哦,什麼特性?”年長男子完全被吊起了胃口,神情迫切。

    “那就是……”年輕男子神情得意洋洋,正要揭破謎底。

    倏然,他的耳邊傳來一個聲音。

    “你……你說什麼?”

    那是一把清幽迷人的女聲,此刻語氣間更浮動著強烈的不安與嬌惶。

    “沒聽清楚麼,我說……我是騙你的。”

    繼之而來的是一把男聲,聲音中尚有幾分青稚。

    酒樓大廳、樓上雅間、大街上、小巷裡……所有人都停下手頭的林林總總,目光齊齊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雖然聲音玄玄渺渺難辯精準,但大概方位應該是在京都的東面。

    這兩道聲音是怎麼回事?他們是如何做到聲傳百裡,令人人如聞在側的?

    這些問題……沒人關心!

    因為,有人認出了這兩個聲音,並且當即喊破!

    “那好像是琉璃郡主,我……我聽過她的聲音。”

    “那個男聲是烈非錯,他……他經常到珍寶閣買東西,每次都是我接待的。”

    琉璃郡主!鎮南王世子烈非錯!

    霎時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勾在了這個上面。

    “怎麼?還不明白麼……哈,看看你現在,京城中至少有四成的人唾棄你這位品格芳潔的琉璃郡主,數落你的絕情負義,今時今日的你,還能享有原先那般的聖潔孤高麼?”

    略帶青稚的男聲再度傳響天際,語氣中大有得意。

    “我就是為了看到這一幕,當初才會要你配合我演出這一出退婚的戲碼,世人絕對想不到,他們失望至極,甚至感覺被騙的琉璃郡主,其實根本就沒有退婚,一切都是他們眼中的受害者,我主導的。”

    “不,不會的,你騙我,你那時說你是有苦衷的,讓我別問,讓我配合你,相信你……”空中傳來的女聲如泣如訴,哀慟之情聞者皆為動容。

    “我當然在騙你,我也確實有苦衷,謝冰璃,你對我這個青梅竹馬確實有情有義,甚至我提出退婚這樣的荒唐戲碼,你也樂意配合,只為我一句‘相信我’……但那又怎麼樣,我依舊不喜歡你高高在上的聖女做派,依舊不想見到你那時時刻刻悲天憫人的語氣,依舊聞不慣你身上那多如夜星的繁文縟節……”

    “……醒醒吧,蠢女人,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無論你對我抱持怎樣的想法,無論你對我多有情,我都不會娶你,從一開始就不打算娶你……所以,我們的姻緣告吹了,因為你單方面的退婚。”

    空氣中回蕩著驚人的真相,回蕩著沸沸揚揚退婚事件的內幕。

    數月來為世人詬病的完美聖女琉璃郡主,當日的退婚之舉竟是出自鎮南王世子的矇騙。

    ……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一瞬間,天南地北、五湖四海、八荒六合、古往今來……全都炸開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4234529 21 73 m
我奪舍了魔皇
作者 八月飛鷹
  陳洛陽感覺自己穿越的姿勢不對。   穿越過來,居然把世間最頂尖強者,尊號魔皇的魔教教主給...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