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獻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啊……蘇公公饒命……啊……”

    手臂般粗的杖棍重重打在趙頌身上,每打一下,他那乾瘦的身子便顫抖一下,蒼白的臉龐上更是湧動著驚恐,苦苦求饒。

    一名小太監跪在地上,雙手撐地,蘇寒雲坐在他背上,手中端著有人奉上來的茶杯,滾燙的水蕩漾,碧綠色的茶芽兒上下起伏,他微微抿一口,心情暢快淋漓。

    多日的窩囊氣,終於一掃而光!

    “蘇公公,五十大板打完了!”

    不一會兒,拍打聲停下,一名小太監瑟瑟发抖的跪在了蘇寒雲腳下,他站起來,來到已經皮開肉綻的趙頌面前,低著頭冷笑,

    “趙公公,記住了嗎?”

    “奴才記……哦不……奴才沒記住!”

    趙頌想說記住了,但猛地感覺射在臉龐上的目光變的陰寒刺骨,立刻改了口,強忍著痛苦說道,

    “是奴才不小心摔的,和蘇公公沒關係!”

    “還算識相!”

    蘇寒雲右手食指不經意間在茶水裡撥弄一下,一縷不易察覺的黑色混入茶水中,然後消失不見,他緩緩的將茶水倒在了趙頌鮮血淋漓的背上。

    雖然與趙頌接觸不多,但蘇寒雲看得出這傢伙的為人,是屬於那種睚眥必報的小人,這種人一旦得勢,必將給自己瘋狂報複!

    他不想給自己埋個炸彈,所以……

    “啊……”

    翻卷的皮肉发出滋滋的聲音,趙頌身軀劇烈顫抖,又是一聲尖利無比的哀嚎。

    “以後,學乖些,不要再狗眼看人低!”

    蘇寒雲瞳孔中掠過一抹森然,狠狠的將茶杯砸在趙頌身邊,碎裂的瓷片濺射在他臉上,嚇的他哆嗦一下,不敢出聲。

    “你們幾個,也給咱家記清楚!”

    “以後見了咱家……”

    蘇寒雲目光在四周掃過,不等他話說完,那些小太監們已經嘩啦啦跪在地上,一邊磕頭一邊喊道,

    “奴才都繞路走,不會汙了蘇公公眼睛。”

    “求蘇公公饒命!”

    “哈哈……”

    蘇寒雲只覺心情越发痛快,拂袖而去,直到他的身影徹底消失在了北四院的門口,趙頌等人仍然不敢起身,低著頭髮抖!

    ……

    司禮監,在都知監東南,因為平日裡主要負責伺候皇帝,處理朝廷和內庭事物,所以距離承乾宮很近,很快,蘇寒雲便是找到,拿著腰牌和調令辦理了一些必要手續,回到了安排好的住處。

    目光在屋舍內掃過,廳堂寬敞明亮,雖然不大,卻也是桌椅茶碗齊全,繞過簡單的木質屏風,是一張整齊的床鋪,上面擺放著嶄新淦淨的被褥還有換洗的衣服等等。

    “這待遇,可比北四院那邊強了太多,嘖嘖!”

    “這些東西,也白拿了!”

    蘇寒雲將帶過來的舊衣服,靴子被褥等等全部扔出門外,滿臉愜意的躺在了床上,那種鬆軟的感覺,和之前的硬木板床根相比,就是天上地下!

    “權力,還真是好東西!”

    蘇寒雲心裡喃喃自語,眼瞳中的那種嚮往之色也是更加濃郁。

    因為忙碌一整天的緣故,蘇寒雲多少有些睏倦,躺一會兒,便是閉上了眼睛,時間流逝,周圍的光線逐漸變的昏暗,到了傍晚。

    “蘇公公,到您當值的時辰了!”

    門外傳來一個尖細而恭敬的聲音,蘇寒雲睜開眼睛,換上新的袍服和靴子,推門走了出去,小太監躬著身子前面帶路,穿過司禮監的威嚴大門,來到承乾殿前。

    高大恢宏的宮殿如同一尊巨獸,漆黑的大門則是彷彿張開的巨嘴,幾名氣息不弱的侍衛凜然而立,豎著的槍戟上泛著寒光,空氣中有淡淡的壓迫之感瀰漫。

    順著淡淡的火光看去,身披金黃龍袍的武崇,正在翻看著奏摺,不過他的臉色不太好,翻看了兩本之後,便是猛地一拳砸在龍案上,揮手將堆積的奏摺掃落滿地。

    “奴才蘇寒雲,叩見陛下。”

    蘇寒雲深吸一口氣,跪倒在了門口。

    “進來!”

    “謝陛下!”

    蘇寒雲提著下擺,小心翼翼走進去,目光轉了一下,忙不迭的跑到龍案之下,一邊彎腰撿拾那些散落的奏摺,一邊低聲道,

    “陛下心情不太好,要不要奴才再變個戲法兒,給您當個消遣?”

    “朕不想看!”

    武崇有些疲憊的靠在龍椅上,深吸一口氣,揮手道,

    “小雲子,到朕身邊來。”

    “是!”

    蘇寒雲將奏摺擺放整齊,躬著身子站在一旁,低著腦袋不敢出聲,他還摸不透小皇帝的心思,不敢貿然有動作。

    “小雲子,你知不知道,朕現在心裡很窩囊啊!”

    武崇歎口氣,俊朗臉龐上湧過難掩無奈,道,

    “所有人羨慕的九五至尊,卻只能躲在這冰冷大殿裡,看著這些早就批覆好意見的奏摺,獨自生悶氣!”

    “就連這後宮,朕都做不了主!”

    啪!

    武崇的語氣突然變的暴怒,狠狠地一腳踹在龍案上,上面擺放的銀盞微微搖晃,一縷酒液濺射出來。

    “該死的皇后,朕要讓她侍寢,竟然還跟朕擺出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數落朕不顧政事,讓朕把奏摺批覆完了再過去!”

    “她當自己是什麼?一個賤女人,也要要騎在朕的頭上耀武揚威?”

    “啊……”

    陰沉森然的聲音,如同发狂猛獸的嘶吼,在這空曠的大殿裡回蕩,許久,武崇雙手抱著腦袋,趴在了龍案上,肩膀微微聳動,似乎有極力掩飾的哭泣聲傳了出來。

    蘇寒雲眉頭皺了一下,不敢出聲,這時候說什麼都是白搭,只能當做沒看見,不過他的心裡卻是變的凝重。

    小皇帝現在的處境還真慘,身邊一個人也沒有,連皇后都對他頤指氣使,甚至想都可以把他從寢宮裡趕出來!

    看來,自己任重而道遠!

    “呼……”

    許久,武崇的心情終於平複下來,重新坐起了身子,他抿了一口酒,眼睛有些发紅的盯著蘇寒雲,

    “這七八日,你沒閑著吧?朕讓你想的事情,有什麼主意沒有?”

    “回稟陛下!”

    蘇寒雲往前湊兩步,小心翼翼湊到武崇耳邊,低聲道,

    “奴才日思夜想,不敢耽擱,總算有個初步的主意!”

    “說來聽聽!”

    “是!”

    夜色深沉,帶著寒意的秋風從門口湧入,火光搖晃閃爍,主僕二人的身影在大殿牆壁上被拉長,明暗蕩漾。

    蘇寒雲竊竊私語,小皇帝時而眉頭緊皺,時而咬牙切齒,握著那玉璽的手掌,則是逐漸緊繃,青筋暴露。

    不久,蘇寒雲講完,長出一口氣,跪在了武崇腳下,腦袋貼在後者那金黃龍靴上,決然道,

    “陛下,無論此計成功與否,奴才都會誓死站在陛下身旁,赴湯蹈火,咱們時間不多,還請陛下早做決斷!”

    武崇目光深沉的盯著蘇寒雲,俊朗的臉龐上露出一絲猶豫。

    熊於霆勢力太大,就連大內禁軍,十二監,都已經被他完全掌控,這計劃,瘋狂而冒險,無異於在刀鋒上跳舞,一個不小心,便是萬劫不複!

    不過,想到自己被皇后從鳳儀宮裡趕出來的場景,他的臉色又逐漸變的陰沉,就連熊於霆的女兒都這般強勢了,恐怕宮外也已經到了變天的時候,再拖下去,自己更沒有絲毫機會!

    “小雲子!”

    片刻,武崇深吸一口氣,彎下腰,雙手握住蘇寒雲手臂將他攙扶起來,目光帶著真誠的說道,

    “朕信你,就按你說的辦!”

    “如果事成,朕許你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蘇寒雲知計劃已成,眼底深處掠過不易察覺的興奮,然後再度拜倒,腦袋重重磕在冰涼地面上,

    “奴才只想伺候陛下左右,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請陛下放心,奴才定當竭盡全力,不除此獠,死不回頭!”

    “好!”

    武崇心頭的熱血也是沸騰出來,手掌狠狠拍在龍案上,巨大力量震的奏摺都嘩啦啦顫抖,低聲吼道,

    “那咱們主僕,就拼一次!”

    “定叫這天地換新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432371 22 44 m
詭異修仙世界
作者 龍蛇枝
  若是可以選擇,周凡永遠不想降臨這個恐怖世界,因為他感覺到了這個世界對他極大的惡意!   ...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