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提示:本章為喜歡鑽研主線的小天使特別发布,可以跳過,不影響後續閱讀。

    ——————

    “你心裡有恨。”

    對面那個自稱府主的人微笑道。

    蘭疏影看了他一眼,神情淡淡的,既不在乎對方是什麼人,也懶得問他搭話是想幹什麼。她已經死了,或許馬上就該去投胎,還說這些有什麼意義?

    細想她這一生,就是個笑話。

    郭家曾經把她捧作掌上明珠,最開始的幾年,一個個預言經由她的口說出來,她享受著讓同輩姐妹嫉妒的待遇,直到某天驟然被摔到泥裡,誰都能踩她一腳。

    ……

    父母給她極好的容貌,上天又贈她預知的能力。她原本過得處處順遂,直到預知夢第一次出現錯誤……一步錯,步步錯。

    這個踩在黑色地帶的大家族早就習慣了迷信她的特殊能力。

    那年,郭家損失慘重。

    第一場冬雪落下那天,她被扔出莊園,沒能參加父母的葬禮。

    聽說親生哥哥辛苦奪到家主的位子,她想著哥哥向來寵她,她能回家了,沒想到,他上位第一件事就是收回她的姓名。

    從那天起她不再是郭子霓,而是街頭的無名乞丐,想活下去就必須去翻垃圾桶,去跟野狗搶吃的。偶爾有拾荒老人发善心,把包裝更完好的過期食品留給她。

    有一年,一夥流竄的人販子在橋洞裡發現她,當時她在发高燒,自己都以為挺不過這一關。可在那些人看來,小姑娘有這麼好的皮囊,只要賣出去就是一筆白撿的便宜。

    所以他們把她帶走,還“好心”幫她買藥治病。

    即將離開這座城市的時候,那個趕她出門的少年出現了。

    昏昏沉沉,她感到有人在摸她額頭。

    他的動作裡有她熟悉的疼惜,可在她睜眼之後,少年低笑著嘲諷一番,最後的結語是:“……是你的預言害死爸媽和那麼多前輩,這些苦,都是你應受的。”

    “哥……”

    她不知道為什麼上天要這樣耍她——先給出,再收回。

    年幼的孩子其實也明白變故根源在哪,假如她從來沒有這個能力,一直當個普普通通的小孩呢?

    一切辯解都沒用,剛出事的時候,她笨拙地解釋和求饒。

    沒有人信她。在他們眼裡,這個小女孩滿嘴謊言,是個禍根。

    被趕走後,她就再沒做過預知夢了。

    直到那天她茫然地坐在少年懷裡。

    少年用抱玩偶的姿勢禁錮住她,扣著她下巴,不準她移開視線,必須看著他的手下在人販子們身上動刑。

    她像在做夢,飄在上面看著,跟以前那些預知夢一樣:只能看,不能說也不能動。不知道看了多久,她如願昏了過去。

    ——那群人販子的死狀太淒慘,據說連從業三十年的老警官都做了好幾天噩夢。

    那是少年的警告。

    不知道什麼原因,案子越鬧越大,少年失蹤了,連著他從父輩手裡接下的基業,全部隱沒。

    她身邊終於沒了監視她的人。

    從老警官那裡偶然聽說,他可能是去了境外,她狠狠地鬆了口氣。

    她是案發現場救出的唯一目擊證人,確認她因“受驚過度”出現“永久性失憶”後,老警官同情又遺憾,把她託付給福利院。

    過了三天,一位儒雅的大學教授和他的夫人商議之後,決定領養她。

    ……

    “你沒有名字嗎?”

    教授夫人憐惜地摸摸她的頭,彷彿在透過她的身體看另一個人。

    女人眼神裡滿是小心翼翼,期待地向她徵詢意見:“以後你就叫疏影好不好?”

    教授一愣,好像想說什麼,沒開口。

    她很高興,她又有名字了!

    從那以後她就跟著教授的姓,叫蘭疏影。

    很多年後,她才理解蘭教授當時的欲言又止。

    養母是個溫柔寬和的好女人,恨不得把所有好東西捧到她面前。那樣濃烈的情感,就像在竭力補償什麼——她事後想想,那的確是補償,很病態的補償。

    可是那時她沒多想,只以為過去的已經過去,她遇到了世上最純粹熱烈的善意——直到一個午後,即將退休的老警官領著一名少女出現在她家樓下,按響門鈴。

    少女名叫蘭清淺。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很美的一句話,她在養父書房裡看過無數次。那筆觸稍顯稚嫩,是婉約秀麗的楷體。據說她的名字就取自這句詩呢。

    寫出那幅字的人就站在她面前。

    如果忽略掉蘭清淺過於瘦弱的體態,以及瞳孔裡隱現的瘋狂,確實值得稱讚一句:腹有詩書氣自華。

    蘭疏影假裝鎮定地微笑著,接下所有人的歉意。

    第二天,在蘭清淺的尖叫聲裡,她拖起行李搬回福利院。

    因為她是個替代品,沒資格繼續享受這對父母給予的一切。他們被拐賣、被折磨到精神失常的正牌女兒找回來了,那麼,她這個替代品也該知趣地退場了。

    在蘭清淺眼裡,所謂的“姐姐”是個不折不扣的小偷,一個趁虛而入的強盜,趁她不在時滲透進這個家,把她享受的一切硬生生撕走一半!

    這是事實,蘭疏影無法反駁。

    蘭家沒有像她哥哥郭子夜那樣收回她的名字,旁人都知道這家有兩個女兒,不過大女兒似乎是領養來的,性格孤僻,不愛跟他們住在一塊兒。

    在蘭清淺無數次的瘋症发作、試圖自殺後,蘭疏影自覺跟這家人斷絕了聯繫。

    ……

    福利院的生活並不是那樣乾淨美好。

    時光推移,她的容貌漸漸靠近生母的華美,覬覦的目光越來越密,她再機警也少不了被人揩油、設套。

    於是她逃了。

    蘭家夫婦知道後找過她,願意給她生活費,供她上大學,但她拒絕了。

    她有手有腳,能打工賺錢養活自己,掙得起學費,不想看別人臉色過活。

    一名星探在街上跟她擦肩而過,他追上來,主動遞上名片。那人唾沫星子亂飛,把她的璀璨星途描繪得如同水到渠成,讓她覺得不去試試就是莫大的罪過。

    試鏡很成功,那個配角與她意外地契合。她也因為這部劇一炮而紅,無數根橄欖枝瘋狂地卷過來。

    十七歲的她還太年輕,不知道一頓好飯背後標明的高昂價格。

    十八歲,她從那個把自家藝人當貨品的公司淨身出戶,還帶著漫天負面輿論和龐大的債務。

    二十八歲,她成功活成一個異端,眾人皆醉我獨醒,人呐,越清醒越受罪。

    還清欠債,卻被告知已經是癌症晚期。錢還是買不來命,她只能不甘心地倒下,臨終前,拜託病床旁邊哭成傻逼的小助理幫幫忙,務必選個好看點的骨灰盒。

    大半個娛樂圈都在哀悼這位新晉影后的逝世。

    老東家的醜陋行徑也被意外曝光,那家公司一夜間成了人人喊打的落水狗,越走越死,被一家境外集團收購。

    次日,公司的所有高層被調往海外。

    蘭疏影靜靜地飄在上空看著,當她看到那個人的時候,就知道這些高層不會回來了。空難是很容易偽造的,而且他們乘坐同一架私人飛機。

    她已經死了。

    待在半空,看著那名西裝革履的青年站在她墓碑前面,他的五官跟過去沒太大變化,只是成熟了。

    他狠厲,眼角卻被淚花泡得通紅。

    她看得又好笑又心酸:郭子夜,蘭疏影欠你兩條命,現在就當還清了,今天以後橋歸橋,路歸路,你別來擋著我投胎。

    郭子夜像是聽見了似的,猛地看向這個方向。

    而她慢慢消散。

    ……

    兩兩對坐。

    蘭疏影用一杯熱茶的時間回顧完自己被擺弄的一輩子,她真覺得已經放下了,但這個叫“南明”的男人堅持說她沒有。

    “等你能控制好自己的仇恨,我會再來找你。”

    他語氣很溫和,可她分明聽出一股寒意,同時冒出一個悲哀的認知:她怕是,投不了胎了。

    ……

    過了一陣,南明果然又來了一次,他笑著恭喜她通過考核。天知道她這段時間到底想明白了什麼,有恨沒恨,大概都是這些貴人說了算吧。

    他那種笑容,她覺得放在任何場合都合適,因為根本看不出情緒——也可能他本來就沒有這東西。

    她被划進南明府的第11區。

    憑著不屈不撓的性子、反覆錘鍊的演技,她度過很多個小世界,真叫一個如魚得水。

    不知道又過多少年,蘭疏影正式確立了自己11區第一人的地位,被南明封為少府君。

    封位那天。

    她正兒八經地接下冠冕和印信,突然很想問問座上的南明:你總是在笑,是真的高興嗎?

    好在她及時收回衝動,沒敢問。

    他是府主,封她當少府君。

    這讓她回家拍開酒罈子的時候突然笑得打起滾來。這兩個稱呼總會讓她產生錯覺——彷彿,等他百年之後,南明府這偌大的家業就該由她來繼承了!

    不過她酒還沒醒都知道那不可能。

    因為他是神。

    神是不老不死的,故事裡都那麼說。

    還因為,他的“繼承人”不止她一個,南明府共十三個區,每個區的第一人都叫少府君。

    那些人,都是她的對手。

    之後一百多年裡,她被丟入試煉場,和這十二個對手進行角逐,直到變故發生……被南明親手打入這座奪情獄為止。

    ……

    女人掩住許久沒見過光明的眼睛,唇色如血,勾出一抹奇異的微笑。

    “我輸過,但……我不怕重新來過。”

    ……

    電閃雷鳴。

    南明府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異象,八方震顫,六道輪迴盤嗡嗡作響。

    魂玉棋盤右首的黑衣人執黑子覆在一枚關鍵的白子上,白子化為齏粉,棋盤上所有黑子盤旋而上,凝為長龍。

    黑衣人拍桌而起,笑聲愈发張狂:“這一局,我勝!”

    白衣的南明也在笑,面容一如往日的儒雅溫和,他拂去指尖的塵埃,毫不在意外面的異象,淡淡道:“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十八度奪情獄裡的囚徒逃得聲勢驚天,怪的是無人追捕。

    一襲紅衣張揚地飄過天際,撕開雷電光影——前面就是界門,界門後面,關著她的希望!

    她速度極快,直到被一柄巨斧攔住。

    女人用一根食指抵住斧刃,微笑絲毫沒有改變。

    “回你的奪情獄去,你不該來這兒!”金甲天神冷酷地說。

    紅衣女人豔唇欲滴,五指成爪,抹過他沒有鎧甲保護的喉嚨,指甲自帶的麻痹毒素順著擦破皮的地方流進去,讓他全身木住。

    她的目光含譏似憫,語氣輕快,打了個招呼:“好久不見,威風凜凜的13區首座,居然成了給人看門的小狗,真是大開眼界啊。”

    老對手相見,分外眼紅。

    金甲天神怒喝:“蘭疏影,你找死!”

    3,2,1……

    她咯咯笑著,在他解除麻痹的前一瞬,縱身躍入他身後的光團,只留下一聲響亮的呼哨:“再會!”

    金甲天神鐵青著臉瞪著那片光暈,晚了。

    他早知道,除了南明大人沒有誰可以攔住她,可他沒想到,她已經被囚禁這麼多年,自己在她手下居然還是走不過一招。

    如果她不是著急離開,他恐怕已經……

    界門旁被她拂倒了一地的任務者們挨個爬起來,議論紛紛。

    “她是誰?”

    “金甲大人居然拿她沒辦法……好厲害,怎麼從來沒見過她?”

    “金甲大人過去可是當過首座的,那她豈不是也……等等,她叫什麼?”一個老牌任務者似乎從金甲的稱呼裡聯想到什麼,撥出光幕查找起來。

    突然,他吸了口涼氣,眼底恐懼將要溢出來,“是她……”

    手指停在第11區榜單的第一位,那個百年來首度亮起的名字:蘭疏影。

    ……

    “那個瘋子,出來了……”

    ……

    ---分割線---重點說明——

    1.無cp,不用問有沒有男主,木有,到完結都不會有。原因是作者不愛寫感情戲,而且違背人設。

    2.楔子是女主的過去,因為有小天使建議把經歷交代一下,但是後面直接開位面了,所以特意補上單章,後續慢慢揭開前面留的問號,比如為什麼被關,為什麼跑——楔子要是看明白了說明我們有緣,看不明白可以無視,下章是新手位面(劇透:失憶是暫時的,有原因,新手位面偏爽,以後金手指適度調整)

    3.如果有想看的世界,歡迎在評論裡留言,有靈感的位面插隊開。

    4.首发起點女生網,支援分享宣傳,謝絕改編轉載;

    5.全職寫作,更新和質量有保證,喜歡可以多用推薦票、月票和打賞砸過來,量夠加更;

    6.請不要輕易打低分!

    最後祝觀看愉快,如果不喜歡,拖出收藏欄即可,為了其他小可愛的閱讀體驗和作者碼字的心情,輕拍。(拍重了我要刪評論的,超凶預警)

    ps.請支援閱文旗下網站的正版閱讀,全職寫手需要穩定的生活來源才能安心寫下去,感恩~更重要的是……邊寫邊改,盜版會盜出很多版本和bug呢òᆺó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2 篇書評 我要發表
小泉靜流

防盗章节请更新一下565章

2
小泉靜流
發表時間 2019-07-29 15:46

565章未更新 只有更新了566章

小編有再次手動更新第565章!請再看看~

小泉靜流

防盗章节请更新一下565章566章

1
小泉靜流
發表時間 2019-07-28 16:06

565章跟566章请更新

小編看到時已經更新~請再看看~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808186 86 866 m
快穿之不當炮灰
作者 林喵喵
  穿越不同的世界,完成不同許願者的願望,獲得永生的生命,同時在現實世界,收穫屬於自己的美好人... (馬上閱讀)
1009277714 80 804 m
喜上眉頭
作者 非10
  史稱「唯一一對實行了一夫一妻制」的帝后,孝宗皇帝祝又樘和張皇后齊齊重生了。   前世為國... (馬上閱讀)
1007412752 86 866 m
女配逆襲之宿主千萬不要黑化
作者 夏幕家有墨墨
  ‘渣男另尋新愛負心薄倖,我要遠離渣男,追求真愛’雲念念:【還遠離什麼,直接弄死!】187:... (馬上閱讀)
1006899068 86 866 m
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種方法
作者 素衣菁菁
  (1v1,甜寵爽文+癡情男主+不虐女主+男強女強)   墜下100層高樓的古清秋沒死成,... (馬上閱讀)
Sys 4 12 m
御醫
作者 夜的邂逅
  他是一家私立醫院的實習醫生,然而就是這樣默默無聞的實習醫生卻在各國皇室和富豪鼎鼎大名,無論...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網遊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