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絕筆之信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只見上面龍飛鳳舞的字型:

    致我最愛的初初:

    如果有來生我伊燃愛你銣初,離婚不是放棄,是放手。

    這一去,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命回來,如果你見到了這封信,就證明我已經歸去,不過,你也不用害怕,就算沒有我,你以後的生活我也已經交代清楚,他們會像尊敬我一樣尊敬你。

    希望在沒有我的日子裡,你會過得很好,很開心很開心,再做兩次手術,你就可以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了,我也不也會再阻攔你什麼。

    不過最重要的是請忘記以前,人生總是需要朝前看的,沒有你別人一樣可以活得瀟洒,何不讓自己來笑看人生,不要做那些讓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我相信你是最勇敢的天使。

    ——勿念:伊燃!

    “為什麼,為什麼,難道自己真的是北鬥七星下凡,所有愛她的和她愛的人,都會因為自己而受到傷害。”

    銣初在心裡不斷的呐喊。

    人生為什麼不能簡簡單單,非要經歷這些讓人感到心痛的事。

    “夫人,您情緒不要太激動。”

    和大夫看的心都慌了,這夫人一激動,本身就不好的身體就會變的更嚴重了。

    “夫人,您可要好好的保重身體,司令的在天之靈也不想看到您這樣。”

    左航這麼一個大男人,看到夫人這悲傷的神情,都跟著淚流滿面。

    他一直跟在先生身邊,都快二十年了,對於他麼兩個的情路,也是看在眼裡,喜在心裡,誰知道會來這麼一場變故。

    “推我去上面。”

    以著不容拒絕的口吻吩咐左副將。

    “夫人,山頂太冷了,要不我就推您去外面轉一轉?”

    毫不猶豫地回絕了。

    “推!”

    這一世說的最清晰的字,就是這一個。

    面對著白雪皚皚,看著冰雪美景,感受著冰冷刺骨的寒風。

    在左航和李嫂的尖叫聲中,滑動著自己的輪椅,帶著決絕的態度奔向了懸崖。

    空氣中飄蕩著那一句:“銣初永遠愛伊燃。”

    ——

    “這孩子怎麼回事呀!都已經三天了還不醒。”

    一個婦人在茅草房裡急的團團轉,神色焦慮不安,由於連日來沒有休息好,二十八歲的皮膚,都已經變得暗黃沒有光澤,眼袋黑眼圈更是掛在眼睛周圍。

    “孩子她媽,么女兒怎麼還沒醒,何大夫不是來了嘛,他是囊個說的?”

    一個身著麻布衣服的男人,扛著鋤頭走了進來,粗曠的聲音響徹整個房間。

    滿臉的汗水,曬的通紅的臉,都顧不及先喝口水,洗把臉,就要先問問閨女的情況。

    “也沒怎麼說,就是說么女兒這是撞到頭了,她爸,你說要不我們把孩送到鎮上的醫院去看看,這樣拖下去可不行。”

    婦人一臉的焦慮,伸出手摸著女兒的臉,向丈夫徵詢意見,這樣也不是個辦法。

    “我看,也只有這個辦法了,我去叫媽跟我一塊兒去。”

    用手摸了一把頭上的汗水,急急忙忙又轉身往外走。

    “我和你一起去,我一個人在家等的心慌。”

    喊住轉身的丈夫,挺著大肚子,邁著蹣跚的腳步,就要去收拾東西。

    “不行,你這都快要生了,這一去有個什麼好歹的囊個辦?”

    男人一臉的堅決不肯,他不能讓老婆冒這個險,村裡離城有十多公裡路,他走的最快的時候也要兩個小時,更何況老婆現在大腹便便的。

    “她爸,你看村裡,哪一個女人還不是都到生了,還在坡上幹活,也只有你擔心這擔心那。”

    婦人對於丈夫的話,很不贊成,她雖然是下鄉的知青,但是在村裡也還是呆了這麼多年,也沒有那麼嬌氣了,這上坡砍柴,挑水擔糞,重活累活她又不是沒干過。

    “別人是別人,你是你,你把么女兒看著,我去叫媽過來。”

    丟下話,就急急忙忙的往外跑。

    “強子,你這慌慌張張地去哪裡,是不是初丫頭醒了?”

    伴著說話聲,一個老婦人也走進了屋裡,飽經風霜的臉上,布滿了皺紋,一頭黑色的頭髮,夾雜了絲絲銀髮,一身灰白的衣服一絲不苟的穿在身上。

    “媽,我正要去找您,這孩子還沒醒,我想帶她去大醫院看看,這拖著也不是回事,別把孩子這一輩子給害了。”

    說完,也重重地歎了口氣,這幾天晚上沒睡好,白天還要干農活,年輕力壯的身體,都感覺受不了了。

    “這孩子也是,怎麼就跟秦家那丫頭瘋,肯定是她們家推的,還不承認,這摔個什麼好歹,肯定要她們負責。”

    老婦人一臉氣憤的表情,看著孫女蒼白的小臉,一臉的心疼。

    “媽,我們不說那麼多,您跟我去醫院,我怕一個人招呼不住,蘭妹兒肚子又這麼大了。”

    自己閨女兒平時多乖,跟她媽一樣溫溫柔柔的,哪闖過禍,竟然就被別人從梯子上推下去,把後腦勺摔了那麼大一個包,這都三天三夜了,大夫內服外用的藥都開了,一點起色都沒有。

    “那就快走,別等到到了別人都回家了。”

    老婦人二話不說,接過兒媳婦兒的包袱就要往外走。

    “媽,媽,等等,初丫頭好像醒了。”

    挪動女兒的一霎那,感覺到她的手在動。

    “媽媽的乖女兒,你快點醒過來。”

    多日以來假裝的堅強,在聽到女兒女兒醒來的這一刻,眼淚決堤般湧出來。

    “蘭妹兒別哭,初丫頭好像在說什麼。”

    皺緊眉頭,豎起耳朵認真聽,只能看見女兒嘴巴不停的動,就是聽不清她在說什麼。

    “初初,初初,你怎麼那麼傻,你就那麼恨我,都不給我送終,非要我孤零零的躺在墳墓裡。”

    夢裡全是伊燃責備的話,她好想為自己辯解,可是卻說不出一個字。

    她看見自己的身體,被大雪淹沒,直到見不到了,這一世就過去了,所有的恩恩怨怨,也都消散了,她對不起的就是伊燃。

    她看見左副將和李嫂,內疚不已的跪在冰天雪地裡,掩面哭泣,身上全是白雪。

    她想走上前安撫安撫她們,讓她們快點回去,她走了,她們也可以安心的回家跟家人團聚,不需要再跟著她,待在這冰天雪地裡。

    “好吵。”

    她準備看看她生活了五年的地方,可是耳邊不斷的傳來吵鬧的聲音,讓她忍不住皺緊了眉頭,忍不住怒吼出聲。

    “么女兒,么女兒你快醒來,她爸我聽到女兒說話的聲音了。”

    胡蘭聽到女兒清晰的說話聲,整個人驚喜不已,就要伸手把女兒抱起來。

    “我來。”

    銣文強趕緊把女兒抱到懷裡,用手掐她的人中。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207754 82 824 m
重生九零之軍妻撩人
作者 塵歸雨落
  重生軍長掌中寶,身嬌體軟易推倒。   身懷空間有靈泉,虐渣治家樣樣好!   上輩子受白...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