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青春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月考如期而至,余青提前兩天來到了學校。出現在教室的時候,班裡的同學倒是驚訝了許久。最終這些驚訝也像浮萍一樣,消散在大家積極的學習之中。

    作為全市最好的高中,甚至可以說是全省都拍的上號的高中,安州一中有著優良的傳統。學生之間也不光是那麼的純潔,許多打架鬥毆都是禁止不了的。

    俗話說的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江湖是一個誰也逃避不了的地方,不管你在不在意,江湖就在你的身邊。

    又或許,你就是江湖!

    安州一中這樣的學生也有不少,還有一部分學習成績極好的學生,他們在這所謂的學生勢力中都是拍的上號的。大人們不了解這個群體,這群體所製造的動靜不大。

    可要是真的盯住了某個人的話,那學生時代的你還真就不是一種好的體驗。學霸也有可能是大佬。

    余青在安州一中可以說是一霸了,安州混的學生,幾乎都是知道他的。每一個年級都有自己的大佬。

    算起來高一的應該就是最凶的了,剛剛進入學校的他們,保持著那種你打我一拳,我還你一腿的優良血統。

    打架高雅一點就是煮酒,然後論道一番,接著你來我往幾個回合,圈進詩裡,畫進畫裡,寫進小說。他們就是英雄的戰鬥,他們是高雅的。

    事實上呢?不過是以一拳過來,我一拳過去。指甲長的撓人,陰損一點的,攻擊人的兩腿之間,叫起斷子絕孫。

    這會的性子,是沒有定性的,完全不知輕重,上手了就要分勝負。

    狹路相逢勇者勝,為的也不過是面子而已。殊不知這所謂的狹路相逢勇者勝,是一種正性的精神指導。

    可惜!

    打架也有一種說法,叫做楞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也是一種氣場了,輸人不輸陣,為了面子,年輕可以做任何事情。

    “青哥,今晚剛子他們幾個請我們去唱歌,你去不去?”余青坐下來,劉勝利說道。

    “不去了吧!那些事情我已經不管了,沒看到我現在好好學習嗎?”余青當然知道劉勝利說的剛子是誰。

    高三一共有三個大哥級別的混子,余青,劉勝利,趙剛。這三人在學生的混子界還沒幾個人敢惹。

    余青和劉勝利是同班同學,當初他們兩人是一起打過來的,最誇張的就是十幾人的打架了。

    好在,打贏了。博得了一個高雅的稱號,青哥,剛哥,利哥。安州高中學生黨的混子頭目。

    隆重出爐!

    趙剛的成績也不差,年級前百有他的名字。三人成績中最好的,不知道豔羨了多少人。

    上天本就是不公平的,日子過的很瀟洒,成績依然不錯。大人眼中的乖寶寶,學生眼中的大哥。

    這日子,爽歪歪。

    “青哥,我覺得還是去一趟吧,看剛子的意思,好像挺急的。”劉勝利似乎天生就有戰鬥的因子。

    趙剛找他們的情況,除了打架還會是什麼?

    學習嗎?學渣們的話題永遠都不可能是學習。妹子好看,離經叛道才是他們的領域。

    在這個領域,他們可以肆意的吹噓自己的厲害,還不用擔心別人來對他們比拼。

    余青想了想,答應了下來。青春還真就是應該有些活力的,至於學習,學霸學習是時間能夠管控到的嗎?

    不存在的!

    黑板前老師換了一個又一個,余青表示自己都能聽得懂,還可以做到舉一反三。

    這種感覺真的舒服!

    滿教室的人都在認真地聽課,而他呢,在干嗎?趴在桌子上面研究自己的系統。

    外人眼中,他還是本色出演的,睡覺是他的成名作了。老師也習慣了。

    “上課!”

    “起立!老師好!”

    “老師好!”

    老師往台下一看,有人沒站起來。

    是余青!

    “坐下!”

    輕描淡寫的搞定了,沒有老師找麻煩,窗外馬面偷偷地來幾次,對爬著的余青也自動的在視界中過濾掉。

    彷彿沒有這一個人。

    高中要說最幸福的一件事情,可以說是最後一堂課老師提前十幾分鐘下課,十幾分鐘不行,幾分鐘也可以啊。

    最痛苦的一件事情呢?與之相反,那便是老師的拖堂了。

    教室到食堂的距離,要用數學的理論計算的話,那兩點之間直線最短的定理,還沒有人能打破。

    插隊是大佬們乾的事情,譬如余青和劉勝利去吃飯的時候,慢騰騰過去的,往食堂打飯窗口一站,插隊很自然。讓他們打飯的同學,也很自然的往後退一步。

    學生黨的默契,我是學霸,我不和學渣一般見識!

    這樣的書獃子,我插隊你還有脾氣嗎?

    兩派想法,很自然的融合到一起。

    互補還是互諷?

    旁邊維持秩序的老師,也視而不見。這樣的事情,管不來的!他們也是從學生時代過來的,他們懂道理。

    全世界的人,都在守著自己的潛規則,平凡的血脈中,傳承了許多可怕的潛規則。

    膽子小的,他們會上前管一管;發生糾紛的,他們也會上前管一管。

    他們也是有自己的職責的,薪水可不能白髮。

    這裡的學生,有些從校門走出來,步進社會的那時候,他們就算是一輩子也達不到。

    換句話說,這就是他們的終點了。

    別人的起點,是你的終點。你絕不絕望?可絕望有用嗎?

    家庭的紐帶,連接著這個社會的輪盤,沒有人在齒輪交合的時候,脫離機器的控制。

    你是社會人啊,哪裡是什麼自由人。

    “我說青哥,你是認真的啊?好日子不過了?”劉勝利對余青的決定依然有些懷疑。

    他們也是體面人,混子中的學霸,學渣中的拔尖,值得自豪了。將來老了,跟自己的兒子可能不能吹這樣的牛,因為你不知道你的兒子會不會基因突變,超過你的戰績。

    可要跟自己的孫子去吹吹牛,似乎沒有什麼問題。那會年齡大了,孫子長大了,還是不會跟自己的爺爺計較了。

    兒子就不行了,打架這個社會也不是沒有發生過。

    隔代親,可沒有什麼實際上的錯誤。

    理論在現實中得到了支援。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973000 4 12 m
楊小落的便宜奶爸
作者 寒門
  蟬鳴鳥唱的夏夜,楊言站在小區門口,高高拎起一個大袋子,揚聲笑喊:「落落,回家吃冰鎮西瓜咯!...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