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恭喜你,睡了一個原裝貨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再次聽到母親的聲音真好,

    楚天心情很是激動,

    如同小孩子一樣跳了起來。

    “都他嗎是活了三百多年的老怪物了,

    還像個小孩子一樣蹦來蹦去,

    幼不幼稚,白不白癡!”

    龍的聲音在楚天的耳旁響起,

    聲音之中帶著濃濃的嘲諷。

    “咳,那個龍兄弟,

    老夫今年才十八,

    正是青春年少的年紀,

    說是小孩子也是不為過的。”

    楚天咳嗽了一聲,

    聲音盡量溫和地回答。

    “臭不要臉,

    我可沒有你這樣的兄弟!”

    龍十分嫌棄地說道。

    楚天並沒有接話茬,

    而是伸手拽了拽被子,

    看看他有沒有東西落在床上。

    因為方才楚天看了一下時間,

    已經十一點四十五了,

    楚天準備離開了。

    “窩草,怎麼有血?”

    楚天拽開一角被子後,

    赫然發現床單上有血跡,

    忍不住驚呼出聲。

    “恭喜你,

    你睡了一個原裝貨。”

    龍沒好聲地說道。

    “窩草,龍兄弟,

    你不是在逗我吧?

    跟我睡的不是鬼嗎?”

    楚天有些不淡定地問道。

    “白癡!還跟鬼睡,

    你見過那個女鬼會出血的?

    跟鬼睡,

    你還能在這活蹦亂跳的,

    早成了人干了。”

    龍繼續沒好聲的嘲諷。

    “龍兄弟,

    你說的對,說的對!”

    楚天並沒有跟龍爭執,

    沒有跟鬼睡,

    他已經很慶幸了。

    跟這條小蚯蚓爭執個什麼單車啊。

    “還有東西啊!”

    楚天說完,

    用手再次拽了拽了被子,

    在床單上血跡的一旁,

    還有一張紙條與黑色卡片。

    楚天將紙條拿起,輕聲讀道:

    “續命之恩,永世不忘。”

    楚天不明白這八個字的意思,

    明明是他睡了那個女人,

    雖然那個女人很主動,

    但是與續命又有什麼關係呢?

    又何來恩情呢?

    搞的像那個女人上趕子被他睡一樣。

    楚天搖了搖頭,

    然後將床上的黑色卡片拿起,

    看了看,

    只是覺得黑色卡片很像銀行卡,但也只是像而已。

    楚天再次看了一眼床單上的血跡,

    皺了皺眉,

    現在距離退房還有不到十分鐘的時間,

    沒有時間處理了。

    總統套房的床單,

    楚天還是賠得起的。

    楚天唯一擔心的,

    便是總統套房的房費沒有結,

    他現在可是一名勤工檢學的高三學生,

    可沒有付總統套房的經濟能力。

    若是有,

    他還至於做這裡的臨時服務員嗎。

    關於女人的事情,

    楚天沒有詢問那條小蚯蚓,

    他擔心小蚯蚓笑話他。

    楚天檢查了一番,

    確定沒有東西遺落後,

    將紙條與黑色卡片揣進兜裡,

    匆匆地走出了總統套房,

    看了一眼門牌號後,

    坐電梯到了一樓。

    “2046號房間退房。”

    楚天出了電梯,

    幾步便來到吧台前說道,

    然後將房卡遞了過去。

    “請稍等。

    2046號房還沒有結房費,

    請問你是現金,還是刷卡?”

    吧台中的女子抬頭,

    詫異地看了一眼楚天,

    詢問道。

    “我去,不會吧,

    都續命之恩了,

    怎麼就不結房費呢?

    真是擔心啥,來啥。”

    楚天心中暗暗叫苦。

    但是已經來到這了,

    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隨即問道:“多少錢?”

    “八千八百八十八元。”

    吧台中的女子又上下打量了楚天一眼,略帶不屑地回答。

    她的心中已經開始鄙視起鄙視楚天了。

    雖然她來酒店上班不到一周,

    但是酒店的衣服她還是認識的。

    穿著酒店服務生的衣服,

    居然向她打聽總統套房的價格,

    那模樣分明像是他在裡面住了一晚一樣,

    你丫的能付得起嗎?

    “多少?”

    楚天心裡咯噔一下,

    暗道一聲壞了。

    八千八百八十八元,

    他全身上下加在一起都不到八十,

    現在的他,就是賣血,

    也弄不到這麼多錢啊。

    什麼他嗎的總統套房,

    簡直就是喝血套房。

    怎麼辦,怎麼辦呢?

    楚天心裡雖然有點著急,

    但是怎麼說楚天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

    首先,楚天很是淡定地看了吧台女一眼,

    然後伸手從口袋中掏出一把錢,

    全部放在了吧台之上。

    一塊、五塊、十塊、二十塊的,堆在了一起。

    這已經是他身上的所有家當。

    楚天已經合計好,

    大不了他這個月的工資不要,

    然後在免費工作幾個月,

    房費還是能夠抵上的。

    看到楚天鎮定無比的掏錢動作,

    吧台中的女子一臉的期待,

    但是看到吧台上的一把零錢後,

    吧台中的女子撇了撇嘴巴,

    已經絲毫不掩飾眼中的鄙視了。

    尼瑪,你腦袋是被門夾了嗎?

    這一把一塊、五塊,十塊的,

    頂多就一百,

    還腆臉拿出來,

    這不是搗亂,找抽嗎!

    噗嗤一聲,

    三樓的一名注視著吧台的少女笑出聲來。

    “真是一個沒有見識的傻帽,土包子!

    給你留張卡都不知道用。

    哼,睡了人家,

    還要人家付房費,

    怎麼感覺自己好像虧了!”

    少女的微笑,

    宛如綻放的梨花,

    瞬間令周圍一亮,

    她說完,便轉身離去。

    只是走的很慢,

    姿勢很怪異,

    好像腰受傷了一樣,

    一扭一扭的。

    楚天沒有看到三樓的少女,

    但他看到了吧台中女子一臉鄙視的表情。

    楚天很煩這種表情,

    甚至心裡生出將吧台上的零錢拋到她臉上的衝動。

    但是楚天最終忍住了,

    活了三百多年,

    楚天早就練出了處事不驚、沉穩老練的性格。

    所以他就當做沒有看見,

    不與吧台中女子計較。

    畢竟他要為接下來還房費的事情做鋪墊。

    楚天不慌不忙地將手再次伸進褲兜,

    摸索了一陣後,

    掏出了手機,

    一張紙條與一張黑色卡片,

    說道:“只有這些了,要不……”

    楚天本想說他就這些了,

    要不用他的工資抵一部分,

    但是沒想到吧台中的女子,

    直勾勾盯著他手中的黑色卡片,

    有點結巴的打斷了他:

    “先、先生,

    可以讓我看看你手中的黑卡嗎?”

    “這個?”

    楚天疑惑了一下,

    但還是遞給了女子。

    說實話,

    楚真不知道這張黑色卡片是干嘛用的?

    雖然與銀行卡很像,

    但是根本不是銀行卡。

    就算是銀行卡,

    也不知道密碼,

    跟廢紙是一樣的。

    “我的天,無限制額度的黑卡!

    還是沒有密碼的那種!

    特麼的,

    這是一個富二代出來微服私訪,

    體驗生活嗎?”

    吧台中的女子渾身顫抖,

    看向楚天的眼神完全不一樣了。

    這可是她第二次見到黑卡,

    能不激動嗎?

    第一次還是在電視上。

    若是她能夠討得面前這個富二代的歡心,

    她這輩子生活無憂了。

    吧台中的女子立刻堆起了最為甜美的笑容,

    咬著嘴唇,眨著眼睛,

    賣著萌說道:

    “楚先生,您真會開玩笑,

    有這張卡,是不需要現金的。

    歡迎先生光臨世紀大酒店,

    祝您生活愉快!”

    女子手有些顫抖地刷了卡,

    然後面帶微笑地雙手將黑卡與零錢遞到了楚天面前,

    熱情無比地說道。

    “慢著!”

    就在楚天抬起手,

    準備去接黑色卡片與零錢之時,

    一道十分囂張的聲音在他的身後響起。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02691 4 16 m
修真聊天群
作者 聖騎士的傳說
  某天,宋書航意外加入了一個仙俠中二病資深患者的交流群,裡面的群友們都以「道友」相稱,群名片...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