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護道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風雨飄搖。

    羅狄目光驚疑不定,他厲聲喝道:“什麼神魔大帝,可笑至極!我羅家有金身大宗師坐鎮,豈是隨便一個阿貓阿狗就能對付的?老實交待,你到底是什麼人!”

    陳長生手掌在身前攤開。

    他目光冷漠的看著羅狄,翻手間,風停雨歇。

    只見這漫天的風雨靜止在了半空之中……

    “怎麼可能!”

    羅狄驟然瞪大了眼睛。

    他死死盯著定格在空中不再降落半寸,並且滴滴清楚可見的漫天雨滴,整個胸腔劇烈起伏。

    禁錮了風雨!

    這是什麼神通偉力?!

    這豈是人力所能辦到的事情?

    今天似乎真的踢到鐵板了!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從今天起。”

    陳長生面無表情的臉上忽然露出一絲凶戾,他冷淡開口,聲音卻浩大宏亮,連雷霆之音都被他聲音掩蓋了下去,並且浩浩蕩蕩朝四面八成傳了出去。

    “從今天起……”

    “從今天起……”

    “從今天起……”

    整個天地間都在回蕩著他的聲音,連綿不絕,不斷傳向遠方,同時雷音神威震得瓦礫破裂,地面顫動。

    以至於遠處的黑帝城中,無數人忽然抬頭。

    “千里雷音?!好重的威嚴!”

    “這是哪位尊者在傳音?”

    數不清的武者和普通人在茫然四顧。

    浩大雷音緊接著傳來。

    “我將是沈夢秋的護道人,犯沈夢秋者,一律極刑處死。嚴重者,株連九族。更甚者,牽連一方,血屠百裡方圓,人畜不論!”

    雷霆震響,風雨肆掠中,陳長生的聲音帶著神性,猶如天地之音。

    偌大黑帝城中,無數人立刻倒吸了一口涼氣。

    僅僅因為一個人就要血屠百裡?

    “好霸道……”

    “好大的煞氣!”

    “這位尊者何方神聖?”

    “沈夢秋怎麼突然有了這麼一尊護道人?!”

    ……

    紫竹林中。

    在陳長生千里雷音之下的羅狄已是被震的口鼻流血,他癱在地上滿臉震驚的盯著陳長生,一雙眼睛裡全是驚慌失措。

    “尊……尊者!你是法相尊者?!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千里雷音是法相級尊者才能擁有的神通能力。

    而法相尊者乃是當世至高強者,整個天下也不出一手之數!

    可陳長生看起來明明這麼年輕,明明……一點修為都沒有……但偏偏他的神通實力如此恐怖!

    怎麼會有這麼荒唐的事!

    今天他這種小場面怎麼就招惹出了這麼一位尊者人物!

    “現在知道我是什麼人了?”

    陳長生睥睨羅狄。

    羅狄手腳顫抖,連忙爬起來跪倒地上:“尊者饒命,我,我也是受家族擺布,非我所願,尊者饒命啊!”

    陳長生眼神冷漠,覆手間,雷霆匯聚。

    只見停滯在半空的風雨恢複落下,而天上的雷霆則化為一道道雷光在天上瘋狂纏繞,眨眼間而已,一柄完全由雷霆所化的紫色透明大劍垂掛在了天地之間。

    “我說了滿門抄斬,就一定會滿門抄斬,現在先送你上路。”

    伴隨他話音落下,天地間的雷霆大劍轟然劈落,

    一刹那,寒光刺目。

    分不清楚是劍光還是雷霆閃電的光芒。

    總之這一劍的光輝照耀四方,令無數人頭皮发麻,心臟緊縮,哪怕遠在黑帝城,這些人也感覺到一種由衷的心悸。

    就彷彿自己頭頂有一柄劍掉了下來……

    “不要!!!”

    黑帝城內,無數人隱約聽到了城外傳來的這聲慘叫。

    不由的人人喉嚨滾動。

    偌大城池一片寂靜。

    眾人面面相覷。

    半晌才有人小聲開口:“沈夢秋……以後招惹不得了……”

    ……

    城內,羅氏家族。

    幾個羅家上層驚怒交加,慌作一團。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她沈家什麼時候有了這種護道人!”

    “計劃已經開始進行,現在怎麼辦?”

    “快,快去請父親定奪!”

    ……

    黑帝城帝尊大殿內。

    當代黑帝蘇刑的黑髮白鬢之下眉目如刀,他翻弄了幾下自己的手掌道:“不過翻手覆手之間,禁錮風雨,雷霆化劍,好本事。”

    蘇刑旁邊,一個黑甲大將立即上前,雙手抱拳:“尊上,屬下去探探虛實。”

    “免了。”

    蘇刑擺了擺手,抬起頭目光看向遠方:“本尊自有打算。”

    ……

    紫竹林中。

    羅狄屍首分家,一顆大好頭顱滾落在陳長生腳底,至死一雙眼睛都死盯著陳長生,裡面殘留著恐懼和求饒。

    “死有余辜。”

    沈夢秋冷冷看了一眼羅狄的頭顱,然後頗為警惕的看向陳長生。

    儘管她面色不動,但眼中一絲驚訝和不解仍舊不能完全掩飾。

    無端端出現陳長生這麼一個強大護道人,她自己也很迷茫。

    “所以才要滿門抄斬。”

    陳長生淡然道了一句,然後目光柔和的看向沈夢秋:“正式介紹一下,我是陳長生,很高興認識你。”

    “我是沈夢秋。”沈夢秋遲疑了一下,眼中的疑惑更重了:“我們以前認識?”

    “以前。”

    陳長生頓了頓,搖頭笑道:“涉及到很多東西,以前這個詞不太準確,總之你我有緣。”

    他和沈夢秋是在十萬年後的時間裡才結為連理的,現在是沈夢秋的過去,算是他最早認識沈夢秋的時間了,哪裡還有什麼以前,真要論起來也應該說是以後才會認識……

    “有緣麼。”

    沈夢秋收回匕首,帶著三分不解正色道:“多謝相救,救命之恩無以為報,往後夢秋一定報答!”

    說著她臉色稍有冷淡道:“不過一碼歸一碼,前輩下次若再隨便碰我的手……”

    “如何?”陳長生微微挑眉。

    “哼。”

    沈夢秋冷哼一聲不說話了,面對一個尊者,狠話再狠好像也很無力呢。

    陳長生頓時笑了:“好,我知道了,剛才事出有因,是我唐突,怎樣?”

    沈夢秋沒再說話。

    精緻的臉龐一如既往的冷淡,但眉眼中的憂慮和困惑卻消退了很多,眼眸流轉間分明寫著這還差不多的意思。

    陳長生笑的更舒服了。

    自己妻子現在的反應和神情,可比十萬年後要可愛多了。

    “不耽誤你時間了,接你的人來了,你先回去吧。”他看了眼竹林外的方向,朝沈夢秋示意道。

    “多謝。”沈夢秋點了點頭,轉身後又回頭道:“你,剛才說的話是認真的?”

    “今生今世我都是你的護道人。”陳長生正色道。

    “……”

    沈夢秋俏臉有些微紅,輕啐一聲:“下流。”

    說完就轉身走了。

    陳長生一臉茫然,這怎麼就下流了?

    就因為說了個今生今世?

    還是還在計較一開始他說了妻子兩個字?

    或者兩者都有?

    呵,女人。

    等沈夢秋走遠後,陳長生環顧一眼四周,掐印在身上刻了個防止被強者神通窺視的斂氣術後,進城,入客棧。

    剛把客棧門窗全部關閉,陳長生再也剋制不住,面色煞白,吐了一口鮮血出來。

    “有些逞強了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21 8 m
萬古最強宗
作者 江湖再見
  廢材?垃圾?本座調教下,全成為了天之驕子。   聖尊?魔帝?本座念及修鍊萬載不易,收來做看... (馬上閱讀)
Sys 21 8 m
仙臨大秦
作者 檸檬不爽
  穿越成了二世皇帝, 面對趙高的壓迫、劉邦的兵臨、項羽的兵鋒、諸侯的聯手! 秦瀚不得不拿起手... (馬上閱讀)
Sys 21 8 m
隨身武將系統
作者 沐日海洋
  原本的廢材,因為玩手機游戲,從而能穿越手機游戲世界,無限召喚游戲世界的武將,成為現實中的不... (馬上閱讀)
3602691 4 16 m
修真聊天群
作者 聖騎士的傳說
  某天,宋書航意外加入了一個仙俠中二病資深患者的交流群,裡面的群友們都以「道友」相稱,群名片... (馬上閱讀)
Sys 4 74 m
深海主宰
作者 深海碧璽
  林凡意外得到一艘墜落在馬里亞納海溝深處的外星母艦,從此深海成了他的私人領地。“買極品海鮮,...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