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犯我者,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他們口中的浩哥,乃是林家主支的林浩。

    將林玄打廢,踩在底下羞辱的,正是此人!

    這來的四人則是林家的下人,被安排為林浩貼身家僕。

    原本作為下人,簽了賣身契給林家,本該毫無地位可言,在真正的林家人面前,必須低聲下氣,諂媚討好。

    然而抱上主支血脈林浩的大腿後,他們卻是趾高氣昂,絲毫沒將林玄這分支之人放在眼裡。

    “嘿嘿!都被打成經脈盡斷的廢物了,他現在還有狗膽不交保護費?”

    不待林玄回應,另外三名下人紛紛冷笑起來。

    “以前也是如此,每逢林家召集分支血脈之初,都會有很多頑固不化的,只是收拾了一個之後,就都學乖了。”

    “好了,別說廢話了,將其他人召集過來,以他為例,一次性收齊保護費,也好向浩哥交差。”

    幾人目光閃爍,望向拿著鑼鼓的下人。

    那名下人點了點頭。

    隨即,他抓起棒槌,猛地敲擊起來。

    咚!咚!咚!

    大多人正在修鍊中,被這響亮不止的鼓聲吵得心煩意亂,無法進入狀態。

    “哪個混蛋!”

    他們紛紛聞聲跑來,準備挫罵這缺德之人。

    然而當望見四名下人。

    眾人瞳孔驟然收縮,臉色無比忌憚。

    “是他們…”

    林浩當眾廢掉林玄全身經脈、踐踏其尊嚴時,這四名狗腿子緊隨身邊,大家都很清楚他們的身份。

    “林浩昨日上門,逼迫他交三分之二的資源作為保護費,不交就當場廢掉,現在他狗腿子上門,肯定是逼我們都交!”

    “王八蛋!”

    一眾人臉色難看,卻是敢怒不敢言。

    對於武者而言,除了內在的自身資質、天賦,就屬資源最重要了,這也是主族血脈強於他們的主要原因。

    對方出言就收三分之二,作為保護費,簡直是要斷他們的武道之路,誰會同意?

    所以昨日林浩上門,要收保護費時,所有人都嗤之以鼻。

    然而對方毫不廢話,殺雞儆猴。

    林玄被當場碾碎經脈,淪為廢人!

    對於武者而言,無法修鍊,就好比普通人斷手斷腳一樣嚴重,基本上一生都被毀了!

    有這前車之鑒,誰還敢公然反抗?

    “可惡!為什麼他當眾廢掉族人,執法堂卻不處置?”

    “哎!別提了!據我所知,林浩他哥乃是執法堂得力干將,執事級人物,深受第一副堂主器重,這可是足以和執法堂一號人物分庭抗禮的大佬,對執法堂有著極大的掌控權,自然會對這種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那我們不交保護費,林浩恐怕也會肆無忌憚的廢了我們…”

    咯!咯!咯!

    一眾人拳頭死死緊握,臉色難看,露出深深的不甘。

    四名下人將這一幕收入眼底,頓時笑了。

    他們要的就是這效果。

    目光環視一圈,最終落在林玄身上:“昨日浩哥說了,在主族初來乍到,必須交保護費,否則很容易出事,看看你…就是不聽,現在後悔了吧?”

    “不過後悔已經晚了,畢竟做錯了事,就要付出代價。”

    “你說是吧,廢物?”

    四人對林玄露齣戲謔笑容,無比嘲諷。

    聞言,林玄臉上毫無異樣,只是面色平淡的望著他們。

    平淡的,像看死人!

    幾人卻是以為林玄經脈已廢,哀莫大於心死,導致神情麻木獃滯,渾然沒放在心上,轉而繼續對眾人說道。

    “浩哥一心為家族考慮,覺得這種廢物留在家族,繼續領取資源也是浪費,所以準備提議,將他驅逐出去。”

    “或許明天,這個決定,就會下達了吧…”

    什麼!

    眾人臉色再度大變。

    廢掉經脈還不罷休,竟然還要將之驅逐!

    分支之人能進入主族,對於原本家族來說是種榮譽,期盼他能光宗耀祖。

    結果一個月不到就被驅逐回去,這是畢生恥辱,會讓家族蒙羞,回去後必定會受盡白眼,受盡嘲笑,永遠抬不起頭。

    心理加身體上的雙重終極打擊!

    好惡毒!

    他們只覺膽顫心驚,通體生寒,陣陣冷意,從心底直衝天靈蓋!

    “我…我…交…保護費。”

    一名黃衣少年再也承受不住,魏巍顫顫,五分不甘,五分恐懼道。

    “我也…交。”

    “我…也是!”

    似是導火索被引燃,一人先開口,後面的人終於繃不住了,一個接一個屈服,主動上交資源。

    這群曾經的天才們,在四名下人的威脅下,不敢做任何反抗!

    “很好!”

    “你們都很識趣!”

    四名下人笑了。

    他們目光,又望向了林玄:“本來老老實實上交資源,你就和大家一樣,相安無事,何必犯賤呢?”

    “現在得罪浩哥,說什麼都晚了。”

    “不過識相的話,你倒是可以自己捲鋪蓋滾蛋,至少名義上不是被驅逐,還能保存一點顏面,哈哈哈!”

    面對四人的嘲諷,林玄面不改色。

    他直視這幾個狗仗人勢的下人,語氣平淡:“這是我的房間,我不會走。另外…踹壞了我的門,這筆賬也該好好算一下。”

    嘎?

    眾人瞬間目瞪口呆。

    大哥!

    你瘋了吧?

    不說這四人背後,站的是林浩。

    以你目前的廢人狀態,哪怕只是這四個下人,也足以弄死你,誰給你的勇氣,說話還如此硬氣?

    人家已經讓你走了,你還不服氣,竟然要找人算賬?

    “叮!恭喜宿主裝逼成功,獲得裝逼積分+1!”

    “叮!恭喜宿主裝逼成功,獲得裝逼積分+1!”

    “叮!恭喜宿主裝逼成功,獲得裝逼積分+1!”

    “叮!恭喜宿主…”

    ………

    “嘁!裝什麼大頭蒜?”

    眾人正驚詫林玄的舉動,突然這時,一道不和諧的諷笑聲,插了進來。

    林玄目光微斜,掃了眼開口的黃衣少年。

    從記憶中,他找到了這人的資訊---林北江,和他同出一族。

    以前在分族時,他是第一天才,林北江是第二天才。

    他們素來不合,後者嫉妒林玄處處奪走他的風光,總是對林玄暗中使絆子,二人關係極差。

    剛才在四名下人的威脅下,林北江是最慫的那個,最開始繳械投降,主動提出上交資源做保護費的便是他。

    “呵。”

    林玄搖了搖頭,話都懶得多說,將目光收回,直接無視了他。

    林北江是什麼心態,他很了解。

    這種人慫蛋一個,面對壓迫,不敢反抗,偏偏看不得別人反抗,要不然一襯托,就顯得他軟弱無能。

    憑什麼我們都慫了,就你一個人突出?

    他自己層次低,就想把別人也拉到同等的低層次中,這樣才能得到心理平衡。

    只要別人稍微有一點突出表現,要麼嫉妒、要麼嘲笑。

    對於這種小丑,根本沒有搭理的必要。

    “你!”

    被一個廢人無視,林北江臉色無比難堪,整個人暴跳如雷:“混蛋!你有什麼可狂的?在別人眼中,你不過是只跳樑小丑而已!還找人算賬?你憑什麼?”

    “算賬?”

    似是為了印證林北江的話。

    當聽見林玄口出狂言時,四名下人先是一愣,下一秒噗笑連連,眼神無比戲謔:“你想怎麼算啊?快說出來,我們好怕怕呢!”

    說著,他們還故意縮了縮脖子,身體“瑟瑟发抖”,嘲諷意味十足。

    作為下人,身份始終是卑賤的,修為也大多難登檯面。

    他們能無視很多林家支族的人,純粹是藉著林浩的威風,狐假虎威,可也只敢言語威脅,卻不敢動手。

    畢竟兔子急了也會咬人,真要動起手來,他們可打不過。

    然而面對林玄,他們卻是真正無懼!

    林玄被一拳就轟碎經脈,修為歸零,已經是名副其實的廢人,任何一人都可以對之輕易暴虐。

    還從未堂堂正正的虐過林家人呢,這次送上門來,倒正好體驗一下那快感…

    四人手掌捏的劈啪作響,蠢蠢欲動,眼神閃爍,嘴角高高揚起。

    “怎麼算?”

    林玄嘴角微微喃動:“很簡單,犯我者,死!”

    話音剛落。

    他將右手抬起,輕輕一揮。

    咻!

    一道空氣被抓入手中,瞬間凝成三道劍刃,如光如芒,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猛地刺穿而出。

    咚!

    咚!

    咚!

    只聽三聲悶響傳出,三名下人身體僵直,頭顱滾落在地,血柱瘋狂噴洒!

    他們的嘴角還來不及變換,保持著高高揚起的姿態,就那麼斜在地上,笑看大家,顯得無比詭異。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4129383 21 78 m
我有一張沾沾卡
作者 寶石貓
  靈氣復蘇,你有血脈無雙,來來來,讓我粘一下!   什麼,你有悟性蓋世,來來來,讓我粘一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