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跪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林浩家中。

    被林玄放過的那名下人,此時正站在門口。

    在他對面,一名少年,拳頭緊握,臉色陰沉如水,渾身陰寒,散发出無比洶湧的戾氣。

    “他真是這麼說的?讓本少半個時辰內,跪在他腳下,還要自斷經脈?這樣才會饒我不死?”

    “千真萬確!”

    下人一個勁狂點頭:“林玄那小畜生,狗膽包天,狂妄自大,那番言語是當著所有新進入主族的分支人說的,若浩哥你不收拾他,勢必威望盡失,再也不可能收到保護費了,還會淪為家族笑柄。”

    “好!好一個狗東西!”

    林浩牙齒咬得咯咯作響:“看來本少只廢你一身經脈,還真是太輕饒你了啊!既然你不長記性,那也休怪我不客氣了!”

    他嘴角泛起冷笑,似是想到了什麼狠辣報複方式,臉色陰森至極。

    “小弟,要不要我出手?”

    這時,在他身邊,與他有七分相似的青年,突然開口道。

    這名青年正是林浩哥哥林謙,執法堂的執事之一,論職務上的身份,僅次於執法堂的幾位堂主!

    “執事大人,您能出手,那就萬無一失了!”

    下人連忙附和道。

    他心裡恨極了林玄,但也不得不承認,後者的詭異手段著實厲害,揮手間斬掉三顆頭顱,給他留下了極深的心理陰影。

    但若是林謙出手,那就沒什麼好怕的了。

    畢竟這位可是來自執法堂的大佬!

    不僅身份尊貴,修為實力也是實打實的強,否則不可能成為執法堂得力干將。

    “不必了,哥!”

    林浩擺擺手,道:“殺雞焉用牛刀!搞個分支剛考核進來的廢物而已,還用你出手,那簡直是我的恥辱!”

    一直以來,林家都有不少流言,說他林浩不過是有個好哥哥,否則這麼囂張,早被人收拾慘了。

    這對他的自尊心有極大打擊。

    能自己搞得定的事,他斷然不會讓林謙出手。

    “可…”

    聽到這話,下人頓時有些虛了。

    不過話剛出口,便見林浩冷眼掃來。

    “哼!林玄經脈盡斷,你也親眼所見,他今日能斬殺你們三人,定是用了什麼上不得檯面的陰險手段而已。你們才氣境一階鍊氣境中期實力,看不出名堂,被斬殺也正常,我卻是正式邁入了三階造氣境,他那點手段在我面前施展,只是小丑表演!”

    “我之前能一拳轟碎他經脈,這次照樣能將他踩在腳下!”

    見他信心十足,下人心裡安定了不少。

    也是!

    浩哥可是有造氣境實力,林玄那點小手段,對自己來說,或許詭異難測,但在浩哥眼裡,說不定翻手可破。

    武道境界被劃分為氣境、罡境、元境、化境、宗師。

    氣境又被細分為鍊氣境、暴氣境、造氣境這三階。

    每一階都有初期、中期、後期、巔峰、圓滿、大圓滿之分。

    鍊氣境中期和造氣境初期相比,簡直天差地別,完全沒有可比性,能輕鬆斬殺鍊氣境,不代表就能抗衡造氣境。

    “走!我要讓這狗東西,生不如死!”

    林浩一馬當先,獰笑連連。

    望著遠去的背影,林謙猶豫了許久,最終還是跟了上去。

    因為他心裡隱隱有些不安!

    ………

    躺椅上,林玄雙目緊閉。

    溫和陽光照射在身上,暖洋洋的,舒服極了,讓他情不自禁的一臉享受。

    “真是淡定哥啊!”

    “我還從未見過心這麼大的人!”

    “眼看林浩就要殺過來了,他竟然還有心情享受陽光浴。”

    “叮!恭喜宿主裝逼成功,獲得裝逼積分+7!”

    “叮!恭喜宿主…”

    在一片議論聲中,林玄的積分持續上漲著。

    “嗯?”

    突然某刻。

    現場猛地安靜下來,眾人目光一凝,紛紛望向前方。

    視線之中,兩道人影,迅速逼近。

    領先在前的少年,每一步踏出,虎虎生風,殺氣騰騰,造氣境氣息肆無忌憚的釋放,似刀似劍,不斷切割,空氣都被震蕩不止,滾滾而動。

    “來了!”

    眾人不由得心裡一緊。

    儘管他們不是斬殺林浩下人的行兇者,也沒挑釁過林浩,知曉他不會針對自己等人。

    可見到林浩滿臉殺機的樣子,卻是发自內心的忌憚,根本生不起任何抵抗之心。

    這便是造氣境的氣場,不戰而屈人之兵!

    “難怪能一拳碾壓練氣境圓滿…”

    “確實太強大了!”

    “完了完了!”

    林陽心裡咯噔一下,更是慌亂無比,看著還躺臥著的林玄,滿臉焦急。

    從開始到現在,他就沒停止過對林玄的勸誡,希望他趕緊離開。

    然而林玄卻是從始至終,都反過來勸他淡定,沒有一絲逃跑的意思。

    “這下想跑也晚了!真的完了!”

    對比起二者的差距,他內心滿是絕望。

    林家分支,通過考核,進入主族時,大多修為只是鍊氣境圓滿,強的也就是暴氣境初期而已。

    在造氣境面前,根本不堪一擊!

    在他看來,林玄曾經是鍊氣境大圓滿,哪怕是經脈補好,實力恢複到巔峰,也斷然不是林浩一合之敵,分分鐘就要被秒殺。

    “死吧!”

    “去死吧!林玄!”

    林北江內心狂吼,一臉激動潮紅,幸災樂禍。

    ………

    “竟然沒逃跑,反而躺著等我殺上門來?這是在藐視我的存在?”

    在林陽絕望的眼神中,林浩快步走來,渾身散发戾氣,當望見林玄的姿態時,他怒極反笑:“好!你真的很好!已經很久沒人可以讓我如此憤怒了!”

    唔!

    笑中包含的強烈殺意,彷彿讓周圍空氣都降了五度,眾人身體哆嗦,忍不住的狂打寒顫。

    他們知道,林浩已被徹底激怒。

    這次林玄不死也得脫層皮!

    “總算來了。”

    林玄似是沒感受到話中的殺氣,悠悠然的睜開雙眸,搖頭道:“慢吞吞的像個烏龜似的,我都差點要睡著了。”

    說話間,他瞥了眼地上的燃香,燒掉了四分之三。

    “不過還沒超時,你很幸運,接下來你若是表現好,或許可以保住小命。”

    林玄語氣平淡,目光微垂,似高高在上的掌控者,宣判著負罪之人的生死。

    林浩冷寒目光,順著望向地上的燃香,再回想起下人稟報時說的話。

    半個時辰內,跪在腳下,自斷經脈,否則死。

    竟然真的在計時!

    咯咯咯!

    他面色鐵青,拳頭死死緊捏,眼神的殺意,幾乎快要化作實質。

    從來都是他以高高在上的姿態,俯視別人,別人得罪他後,賣力討好、苦苦求饒,或許可免一死。

    什麼時候,他被人如此輕視過?

    “狗東西!”

    林浩再也忍受不住,猛地一聲咆哮,眼神凶戾:“狂妄的話誰都能說,我希望等會你被折磨的生不如死時,還能說得出…”

    話還未完。

    突然這時,林玄從躺椅上站起,淡淡開口。

    “在我面前,你不配站著,先跪下,再說話。”

    話畢,他將右手虛空一抓。

    轟!

    刹那之間,一股玄妙的意境,從他手掌間釋放出來,蘊合天地,契動山河。

    他整個人在這一刻,仿若化作山河,氣勢逼人。

    又彷彿化作蒼穹,波瀾壯闊,威武雄渾,無邊無際,鎮壓一切。

    還似大地之母,孕養生機,包容萬物。

    這赫然是天地大勢!

    武者修行,先入氣,再蛻變為罡,後轉為元。

    經過氣境、罡境、元境三道關卡之後,邁入化境,當化境圓滿,化元歸宗之後,蘊合天地,領悟天地大勢,便可一舉踏入宗師之境,借用天地之力!

    林玄目前修為不足,但在劍道境界的領悟上,卻絲毫不差,已經達到宗師水準。

    他儼然可以調動少許的天地之力,為自己所用。

    “跪下。”

    天地之力瞬間凝聚在手掌之間。

    林玄將手輕輕按下。

    林浩身形猛滯片刻後,肩膀狂震,腿腳顫抖,只覺一股根本無法抵禦的巨力,從天降下。

    砰!

    頃刻之間,他膝蓋彎曲,重重砸在地上,還沒說完的話,直接被全部堵了回去。

    哢!

    哢哢!

    只聽陣陣異響傳出,地面竟是在他跪地這刻,裂出了一道道猙獰可怕的長縫。

    “啊!”

    林浩目呲欲裂,仰頭咆哮,嘴中发出極其尖銳的痛苦哀嚎。

    堅固的地面都被震碎,可想而知,在那一瞬,他膝蓋承受了多大的重力。

    膝蓋骨根本無法承受,頃刻間碎成骨渣,站都站立不起來,絲毫不比昨日他震碎林玄的經脈程度輕!

    殷紅的血液,緩緩從膝蓋處流淌出來,順著裂縫,滲入地底,將整片地面都染紅。

    “這!這!這!”

    所有人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怔怔的看著眼前這一幕,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

    林北江潮紅的臉,瞬間獃滯!

    彷彿一隻無形巴掌,狠狠抽在了他的臉上,讓他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林陽本已跨出腳步,打算和兄弟共患難。

    在這一刻,右腿硬生生的懸在半空,張大著嘴,盯著林玄,整個人呆若木雞!

    那名趾高氣昂,打算來報一跪之仇的下人。

    本來跟在主子後邊,雄赳赳氣昂昂的,中氣十足,卻在見到這一幕後,面色劇變,慘無人色,膝蓋軟化,渾身力氣彷彿在這瞬被全部抽離,整個人癱坐在地,一灘灘黃白之物,從褲襠流出。

    他竟是被嚇得大小便失禁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21 8 m
玄煌
作者 亞舍羅
  天要我重回到這黃金時代,我定要踏上玄者巔峰,臂攬日月,手摘星辰,萬載不朽!   帶著宗門...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