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裝出了天際!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之前,你不信我敢傷你,我抽了你耳光。”

    林玄緩緩開口:“現在,你又不信我敢殺你。”

    “可惜,你又猜錯了。”

    “我是真的…敢啊。”

    他眸光淡漠,手掌漸漸抬了起來,一把抓攝空氣,凝聚成劍,無色透明。

    “你!”

    林浩雖看不到劍光,卻感受得到空氣中陡然聚起的壓迫力,及陣陣殺機,讓他全身寒毛猛地炸裂開,一根根豎立起來,彷彿來自幽冥的寒氣,直襲天靈蓋。

    他雙眸死死盯著林玄,目露驚駭與恐懼,身體不自禁的想向後掙扎,再無之前的狂妄底氣。

    這混蛋,真的想殺我?!

    他就不怕被判死罪?

    林浩哪會知曉,林玄穿越後的心思。

    系統是什麼?

    這可是號稱bug級的最強金手指!

    有了系統,還畏畏縮縮,做事瞻前顧後,像什麼樣子?

    人擋殺人,佛擋殺佛,這才是系統的正確開啟方式!

    前身被林浩廢經脈、踐踏尊嚴,林家不管不顧,他繼承其身體,承了人情,自然要替前身報一下仇。

    若林家不分青紅皂白,不了解事態起因緣由,一意孤行,要為了林浩,將他斃殺,那他大不了脫離林家,出外刷怪升級。

    待利用系統快速升級歸來後,直接殺上林家主族,滅了這個蠻橫專行、狂妄自大的一流勢力。

    既可以解心中之氣,一人斬滅一流家族,更能大裝一逼,震驚整個星炎古州。

    到時候裝逼積分,肯定會飛速翻漲。

    何樂而不為?

    “好了,已經讓你活了這麼久,該上路了。”

    林玄將手揚起,當即便要揮出,斬殺下去。

    “狗東西!你再敢動我弟弟一下,窮盡碧落,上至黃泉,我不殺你,誓不為人!”

    陡然這時,一道爆喝聲,在耳邊炸響。

    林玄手掌頓住,微微抬頭。

    只見視線之中,出現一道身影,相貌與林浩頗為相似,正是在遲疑了一會兒後,有些不放心,選擇跟隨過來的林謙。

    此刻他雙眼滿含殺意,充斥著凜凜殺機的氣勢,狂湧而出,化作實體,如磐石堅鋼,無比鋒寒。

    這赫然是罡境的標誌!

    氣境分三層,鍊氣境、暴氣境、造氣境。

    造氣境已可做到氣勢外放,對敵人形成心理上的壓迫,但這隻能讓對手難受,很難產生實質性的傷害。

    罡境不同!

    突破氣境,步入罡境之後,真氣進行轉化,變為罡氣,堅硬異常。

    這是一步極大的質變!

    不但實力大增,就連釋放的氣勢,也得到極大強化,化作堅罡,削鐵如泥。

    一位罡境高手的氣勢,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可以輕鬆斬下武者的頭顱!

    轟!

    此時此刻,他的氣勢瘋狂澎湃脹動,全部鎖定在林玄身上,伺機而发。

    若非弟弟被控制住,他投鼠忌器,擔心林玄會魚死網破,臨死拉個墊背的,他早就忍耐不住,將其斃殺當場了。

    “立刻放人!跪下,自斷雙腿,否則,你必死!”

    林謙聲音冷寒、生硬,殺機凜凜,帶著不容置疑的強勢。

    執法堂肩負家族所有的執法任務,在整個林家的重要性及地位,堪比一般的護法,只比長老差一些而已。

    他在執法堂乃是執事,小巨頭人物,相對於普通族人而言,也算是身居高位了,早就養成殺伐果斷的氣質,一言出,無人敢駁。

    更別說執法堂的特殊性,還自帶天然的生人勿進光環。

    蹬!蹬!蹬!

    在他的強勢壓迫下,眾人眼神慌亂,紛紛不自禁的連退數步,臉色微變。

    執事一怒,血濺五步!

    這時候誰也不敢靠近,惹禍上身,紛紛躲到林謙身後去,不敢站在二人之間,免得殃及池魚。

    唯獨林陽,被壓迫的臉色難看,眼睛也根本不敢直視林謙。

    然而他的身軀,卻是一如之前敢於直面林浩的堅定,站在林玄旁邊,並未退讓,用實際行動表明了共進退的態度!

    ………

    “哥!哥你來了!”

    本來滿心絕望,以為陷入死境的林浩,見自己哥哥一出場,王霸之氣立馬震懾全場,頓時有了主心骨,又瘋狂叫囂起來。

    “哥,你快制服…這畜生!”

    “不要…現在殺死他,我要…扒他皮,抽他筋,狠狠折磨他,讓他體驗過…生不如死的感覺後,再斬下他的腦袋當…當夜壺!”

    林浩咆哮起來,臉色變得無比猙獰可怕。

    好惡毒!

    所有人聽得身體猛顫,心底寒氣直冒,眼神不自禁的露出懼意!

    只有林玄面色不變。

    “聒噪。”

    嘩!

    他忽的揚手,一道光芒從掌心掠出,劃在林浩舌頭上。

    啪嗒!

    林浩舌頭直接被切割下來,落在地面,鮮血噴湧不止。

    “啊!”

    人群中爆發出一道道驚恐的叫聲。

    沒人想過,林玄已經膽大包天到這種地步,當著執法堂執事的面,都敢傷害其弟弟!

    這個舉動,簡直將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

    “叮!恭喜宿主裝逼成功,獲得裝逼積分+40!”

    “叮!恭喜宿主裝逼成功,獲得裝逼積分+40!”

    “叮!恭喜宿主裝逼成功,獲得裝逼積分+40!”

    “叮!恭喜宿主…”

    ………

    “混賬!”

    望見地面那抹刺眼的血豔,林謙眼睛都紅了,拳頭死死緊捏,罡氣凝練過的氣勢殺機,無比激烈的震蕩起來。

    沒人懷疑,此刻他想殺林玄的心,已經衝破天際!

    然而林玄依舊淡定。

    “你剛說的是,再動你弟弟一下,必殺我?”

    他目光微斜,帶著審視的味道。

    咯!咯!咯!

    林謙牙齒緊咬,額頭青筋暴起。

    既是心疼弟弟林浩,也是憤怒林玄的挑釁與所作所為。

    “卸了他的舌頭,讓他變成啞巴,你都還沒動手?”

    見林謙沒有動作,林玄搖了搖頭:“那我再斬他四肢吧。”

    說話間,他的手掌便要抬起。

    “不!不要!”

    林謙終於慌了,連忙尖聲狂叫起來:“別斬他四肢,別殺我弟弟!你放了他,我可以不計前嫌!”

    以他執法堂執事的身份,何時向別人低過頭?

    便是主族血脈得罪了他,不賠禮道歉,也休想安穩度過。

    可今日,他有些怕了。

    這混蛋就是個瘋子!

    以林玄的表現來看,他毫不懷疑,自己再不低頭,這傢伙恐怕真的會將林浩四肢斬斷!

    舌頭斷了,還沒關係,最多隻是喪失說話功能,甚至挽救及時,還有可能接得上。

    可四肢斷了,林浩就真的完了!

    他們從小父母雙亡,兩兄弟相依為命,林浩可以說是他一手拉扯大的。

    正所謂長兄如父,對於這唯一的親人,林謙極盡寵溺之心,不管林浩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他都極力庇護,甚至幫其倒打一耙。

    誰敢來執法堂告林浩的狀,非但無法成功,反而可能遭到非人的折磨!

    也正是有他的無理庇護,這些年太順風順水了,才養成林浩囂張跋扈,視人命為草菅的性格,強行收取保護費不成,就直接廢掉對方,乃至暗中謀害對方。

    如此狂妄囂張慣了的人,讓他無法作惡,只能在床榻上度過一生,甚至連日常生活都要人照料,才能勉強苟活下去。

    這簡直比殺了他,還要難受百倍!

    “放了他!我保證不報複了!”

    林謙低下姿態,再度強調,語氣與之前可謂是天差地別。

    “如果你不信,我可以以心魔起誓,只要林玄放過我弟弟,我林謙絕不會出手謀害林玄,更不會借用執法堂的力量,對其打擊報複,若今後有違此誓,天打雷劈!”

    “竟然是心魔起誓!”

    “這…這…這!”

    所有人滿目獃滯。

    林北江更是傻愣愣的,回不了神!

    心魔起誓乃是對著武道之心发誓。

    一旦不遵從誓言,便會心魔纏身,輕則武道之心破碎,修為盡失,重則被心魔反噬,同時遭受誓言的制裁,被天雷轟擊,直接死亡,後果極其嚴重,很少有武者會輕易起誓。

    本來林玄讓林浩下跪,割其舌頭,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執法堂找個理由,處死林玄,幾乎是必然之舉。

    誰知最後結果,竟是林謙低頭!

    甚至被逼的許下了任何武者,都不敢輕易許諾的心魔誓言。

    這可是執法堂執事啊!

    而他的對手,僅僅只是分支之人!

    即便是林氏分族的族長,見到執法堂執事,都必須討好。

    此刻二者竟然身份調轉,作為卑微的分支血脈,強勢的逼迫對方,上風佔據,做到了這種程度!

    這真的是那個,被林浩一拳打爆的林玄?

    所有人怔怔的望著他,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盤旋:這個逼,簡直裝出了天際!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489766 21 73 m
全職法師
作者 亂
  一覺醒來,世界大變。熟悉的高中傳授的是魔法,告訴大家要成為一名出色的魔法師。居住的都市之外...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