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井底之蛙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閉嘴!再叫都得死!”

    林謙渾身充斥著戾氣,如同暴怒狂獅,发出尖厲咆哮。

    場面瞬間安靜了!

    他不再管其他人,猩紅雙眸,死死盯在林玄身上,突然將手一抓。

    “收!”

    剛才震蕩出去的罡境氣勢,如鐵片遇到磁極中心,頃刻之間,全部凝聚在他手中。

    爆裂殺意,在他掌間,滾滾而動,似大海中的驚濤駭浪,狂蕩洶湧,凶勢無匹,銳不可當。

    “嘶!”

    “林玄完了!”

    眾人知道,在這一刻,誰都救不了林玄了。

    他們剛才僅僅只是被一道氣勢刮過,便血肉模糊。

    這就是罡境大高手的強悍!

    現在林玄要面對的,卻是所有氣勢凝聚在一起的總和,何等強猛?

    林玄與他們一同考核進來,實力相當,哪怕有些古怪手段,但能以練氣境力敵造氣境已是奇蹟,罡境可是發生了質的改變,根本沒法比。

    林陽亦是臉色大變!

    儘管林謙還未出手,但感受到其掌間的磅礴殺意後,他知道,這道攻擊打下之後,絕對足以瞬間撕裂一具身軀,將其攪成肉泥!

    “林玄,快跑!”

    他焦急吼道。

    “跑?”

    林謙臉上顯出猙獰殺意:“你們都別想跑!敢殺我弟弟,我不僅要讓兇手死,還要讓和他相關的人,全部死得淒慘!”

    “給我碎屍萬段吧!”

    在癲狂吼聲中,他手掌猛地揮出。

    轟!

    強猛無匹的罡境氣勢,卷殺而來,將二人籠罩其中,無與倫比的壓力,蓋壓而下,如泰山壓頂,讓他們腳步挪動都變得十分困難。

    “完了!”

    林陽目露絕望。

    此時此刻,他連逃跑的念頭都沒有了,只能閉眼等死。

    “雕蟲小技。”

    林玄不退反進,踏前一步,逆流而上,將手輕輕划出。

    轟!

    瞬間,劍道宗師的意境,溝通天地,帶動天地大勢,全部凝聚在掌心。

    “去!”

    他將手掌輕撥出去。

    一道無形大勢,夾雜天地之力,猛地掠過,與狂猛氣勢碰撞在一起。

    噗!

    暴烈兇猛的罡境氣勢,瞬間消失無影,如水滴入海,毫無抵抗之力,頃刻瓦解,消散於空中,沒翻起任何風浪。

    “什麼!”

    林謙猙獰的臉,猛然滯頓,似見鬼般,大為震駭!

    堂堂罡境高手,氣勢凝練到極致後轟殺出去,便是造氣境大圓滿武者全力抵擋,都得受傷。

    這就是氣境到罡境,質變的可怕!

    他做夢也想不到,林玄一個鍊氣境中期的廢物,竟然隨手一揮,就能將這麼恐怖的罡境氣勢給破除。

    “不好!”

    正處在震驚之中。

    驀然間,他臉色劇變,瞳孔驟縮,寒毛炸起!

    此時此刻,他已然察覺到空氣裡傳來悍然殺機,將他死死鎖定,這道殺意,赫然是來自剛才的碰撞之處。

    咻!

    只見夾雜天地大勢的無形劍光,斬開眼前的阻隔後,毫不停頓,繼續以肉眼不可見的極限速度,向前破去。

    噗嗤!

    林謙還沒來得及反應,便覺右臂一痛。

    緊接著,一道血柱瘋狂飆飛,伴隨的還有一條胳膊,血淋淋的,灑落而起!

    ………

    “啊!”

    “怎麼可能!”

    所有人望著眼前一幕,不禁駭然失聲,頭皮陣陣发麻。

    他們指尖無意識的掐入血肉模糊的肉中,都不知疼痛,完全處於極度震撼當中,不能自己!

    罡境高手的全部氣勢絞殺,碾不死一個鍊氣境的小螞蟻就算了。

    這隻小螞蟻輕輕一甩手,反倒將罡境氣勢破掉?

    甚至破掉之後,威能分毫無減,勢如破竹,讓罡境高手都沒任何反應的時間,就被斬落胳膊?

    這世界太瘋狂了吧!

    人群中的林北江,更是雙腿癱軟,本來已經獃滯麻木的目光,漸漸湧現出驚恐的神色。

    自己竟然一直在挑釁這種人物?

    在分族針對他,使絆子就算了。

    來到主族,還敢嘲笑他?

    這是多麼愚蠢的人,才能幹得出這種事啊!

    人家可是斬起執法堂執事來,都毫不猶豫,自己和執事相比,毛都不算!

    越想,林北江雙瞳中的懼色越濃。

    他癱坐在地,渾身抽搐,白眼狂翻。

    最後竟是驚嚇過度,當場昏迷過去!

    “叮!恭喜宿主裝逼成功,獲得裝逼積分+80!”

    “叮!恭喜宿主裝逼成功,獲得裝逼積分+80!”

    “叮!恭喜宿主裝逼成功,獲得裝逼積分+80!”

    “叮!恭喜宿主…”

    ………

    “發生什麼事了?”

    林陽悠悠睜開雙眸,眼神極為迷茫。

    他自認為,在這種情況下,自己和林玄必死無疑,誰知過了這麼久,身體卻毫無痛感,反而周圍傳來陣陣驚呼。

    “嘶!”

    一睜開眼睛,入目的視線處,正是斷臂林謙,及還在空中拋灑的血淋淋胳膊,觸目驚心!

    頃刻間,林陽瞳孔猛縮,麵皮都不禁抽搐了起來。

    誰能告訴我,剛才短短兩個呼吸時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

    “不!”

    “這不可能!”

    “我不信!我不相信啊!”

    林謙怔怔的看著斷臂,整個人狀若癲狂的吼叫起來,難以接受這打擊。

    比他強的人,揮手間斷他手臂,他無話可說。

    可林玄只是鍊氣境的廢物啊!

    這結果是不是完全反了!!

    “畜生!你到底用了什麼邪門歪道的手段?”

    “我不服!”

    林謙披頭散髮,血染全身,瘋狂嘶吼,如同瘋子,模樣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我不服啊!!”

    “井底之蛙,落這下場實屬活該,沒什麼可不服的。”

    林玄淡淡說道。

    其實真刀實槍的對戰,他絕不可能這麼輕鬆勝過對方。

    畢竟他們修為差距實在太大。

    鍊氣境巔峰和罡境,中間隔了暴氣境、造氣境這兩個大境界,更隔了無數個小等階,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即便藉助劍道宗師的領悟,也無法完全彌補修為差距,無法填補戰鬥力的欠缺。

    可偏偏林謙認不出,他隨手斬殺林浩時,借用的是天地大勢,竟欲圖利用罡境氣勢,將他撕成碎片。

    這無異於癡人說夢!

    天地大勢,蘊合天地規則,只有和天地間的規則完全契合相符,才能產生,從而溝通天地之力。

    或許林玄能借用的天地之力,少的可憐,但也不是區區罡境氣勢所能抵擋的!

    這就好比神龍幼崽和普通妖獸的區別。

    幼崽剛出生,沒什麼戰鬥力,打不過妖獸。可論血脈本源,神龍幼崽無疑要高出數個檔次,但凡妖獸感應到強大的血脈之力,必定會繞路走,根本生不起戰鬥之心。

    這是血脈上的絕對壓制。

    眼前亦是同理。

    林玄施展的天地之力,“量”少,但“質”卻極高。

    本質的強大,讓罡境氣勢在對碰中,如妖獸對神龍的畏懼般,不敢抵抗,輕輕鬆鬆便被碾壓,一絲足以破去所有!

    可笑的是,林謙看不出來這點,還想反向逆壓。

    不是井底之蛙,又是什麼?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048595 21 8 m
隨身帶個狩獵空間
作者 青空洗雨
  陸澤穿越到了兩千年後的星際時代。   前身自帶常年秀恩愛虐狗的父母和可愛的妹妹,雖然修鍊...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