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凱特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凱特從沒見過魔法師,聽到故事或者傳說中,一個法術能翻江倒海、天崩地裂時,大多以為那隻是誇張的修辭罷了。像被自己擊殺的金背銀毛猩猩,就會一點魔法能力,魔法師應該比那種程度厲害一點。所以,前幾日詹妮小姐用一個火球術擊殺狼王時,凱特還在心裡盤算,自己在她念咒語的幾個呼吸間,能神不知鬼不覺得殺死她五次了,讓他產生了魔法師也不過如此的想法。但這並不會妨礙他對詹妮小姐的欣賞之心。

    白皙的皮膚,纖細的身材,還有隱藏在兜帽下完美的面容,讓凱特第一次產生了將一個女人擁入懷中的渴望。

    這種感受當然瞞不過老羅的眼睛,或者說凱特根本就沒打算隱藏這份感受。他一有機會就盯著兜帽下的陰影看,希望能夠透過迷霧看見真實的臉。老羅調侃的說,這趟任務結束,去金光城後,一定先給他找一個女人,否則他會憋出病來了。

    凱特知道老羅在擔心自己,害怕自己精力不集中,容易誤事。所以他把對豹子頭的行為分析了一遍,頭頭是道,讓老羅也挑不出刺來。老羅看著他沒忘記主要任務,就不管他了。

    但是今天上午發生的事情,真的嚇到他了。看到巨大的蛇怪時,已經讓他做好後撤的準備了。幾百個塔乎土著人對他和老羅基本沒有威脅,趁亂溜走的把握還是有的。說不定還可以順便做掉豹子頭呢。

    但是等看到詹妮小姐藉助捲軸放出大炎爆術時,他瞬間刷新對魔法和魔法師的認識。靠自己的能力,他永遠無法殺死這麼巨大的蛇怪。自己在對陣魔法師時要更加小心謹慎,不能低估任何一個人。當然,凱特對自己的偷襲能力仍然信心十足。

    眼看著擊殺了蛇怪,現在要把重點放在豹子頭身上了。他一直跟一大群手下在一起,很難有機會下手,如果實在不能活捉,只好偷偷下毒手了。

    在大家都搶著進蛇洞時,豹子頭很想安排一下人員陣型,準備先派人搜索下洞穴。但是他稍微猶豫了一下,發現大家已經進去了,也就沒再說話,跟著馬克龍少爺和詹妮小姐往裡走。凱特也在隊伍裡,有意地向豹子頭靠近。同時給了老羅一個眼神,示意他搜索一下洞穴,看看有沒有其他收穫。

    踏入洞穴後,很多人點起了火把,一眼就看見那個龐然巨物,彎曲地躺在地上,大到看不見全貌。凱特進入洞穴後,好奇地展開了龜息術,想體會一下蛇怪的氣息。這一探查讓他全身寒毛瞬間豎起來,發現了一件恐怖的事實:這是一個空殼,是蛇的蛻皮!那真的蛇在哪裡?

    就在同時,走到蛇跟前的豹子頭靠驚人的觀察力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兩人立刻就得出了相同的判斷:上當了,中了蛇怪的陷阱!並且做出了相同的反應:用最快的速度躥到詹妮小姐的身邊。這也是凱特學會“疾跑術”以來最快的一次。用語言描述我們花了不少時間,但凱特從展開龜息術到撲到詹妮小姐腳下,用了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

    我們除了感歎這兩人過人的警惕性和反應能力,還要佩服一個人,那就是詹妮小姐。進洞的時候手裡已經握著一個解封的捲軸:奧術護盾。雖然這個法術等級不高,但是用捲軸能夠瞬发施放,不用念咒語,在應對突发情況很好用。看到兩個人同時撲倒在自己腳底下,詹妮立刻就明白了怎麼回事,立即發動捲軸,一個像龜殼一樣的奧術護盾展開,透明狀魔力覆蓋了丈圓大的地方。與此同時,一個龐大的黑影從眾人頭頂上落下來了。搖頭擺尾,翻滾纏繞,整個洞穴頓時飛沙走石,血肉橫飛,慘不忍睹。

    幾個呼吸的時間,除了在護盾裡面的六個人,整個洞穴裡已經沒有一個活人。這六個人分別是:詹妮小姐,凱特,豹子頭,馬克龍和兩個護衛騎士。詹妮小姐拿出一塊寶石,用一個咒語讓它发出白皙的光,照亮了整個洞穴。蛇怪已經盤起巨大的身體,吐著舌頭,瞪著藍眼睛看著他們。

    恐懼已經佔據了他們的心臟,別說思考對策了,能夠在這種注視下不尿褲子,已經是他們能夠拿出的最大勇氣了。

    詹妮輕輕地把寶石放在地上,又從衣袖裡拿出一個捲軸。

    蛇怪開口說道:“魔法師…為什麼…”

    詹妮摘掉自己的兜帽,用藍色的眼睛看著蛇怪說:“原因很簡單,我想要你的眼睛。順便告訴你,我正要釋放的捲軸是‘大冰槍術’,能讓我連用兩個高級捲軸,你也應該感覺很榮幸了。”說完就開始專心施放魔法。

    蛇怪也不知道聽懂了沒有,嘗試地攻擊了兩次奧術護盾,發現沒有效果,只好後撤一點身體,開始嚴陣以待,準備正面迎擊。

    詹妮豎起右臂,右手握著捲軸,伸出食指向上,一股刺骨的寒冷瀰漫開來,在指尖之上,一根巨大的透明長槍逐漸成型,前後有五丈長,就這樣靜靜的浮在空中,蓄意待发。蛇怪弓背彎腰,準備正面對抗,以硬碰硬。

    毫無波動,也無聲音,一瞬間的功夫,冰槍已經來到蛇怪的下顎位置,然後將巨蛇從下顎穿過頭顱,牢牢得釘在洞穴牆壁上。蛇怪掙扎的晃動身體,過了很久才變得一動不動了。

    奧術護盾慢慢消散,詹妮小姐後退了十幾步,背靠著牆壁開始休息。大家都看出來,連續施放魔法非常消耗體力,她已經很累了。馬克龍這時候也回過神來,招呼兩個騎士一起來到詹妮小姐的身前,成“品”字形背對詹妮坐下,保護她休息。詹妮開口說:“馬克龍,你帶一個人去把蛇的眼睛挖出來,不要整個眼球,內核取出來用這兩塊布包好。”馬克龍接過布包帶人去了。

    豹子頭從地上爬來,環顧四周,除了他們六個已經沒有一個完整的人了,苦笑一聲,也找了一個地方背靠著坐下休息。

    凱特轉了一圈又憂心忡忡地回來了,顯然沒有找到老羅。豹子頭安慰道:“節哀順變吧,兄弟。你以後可以到金光城找我,以兄弟的能力,榮華富貴不敢說,錦衣玉食沒問題。”

    凱特低頭沒說話,心裡暗暗道:“必須儘快解決掉豹子頭,然後繼續找找老羅,說不定他被甩出洞口了,重傷沒死也說不定。”

    看到馬克龍和一個騎士從蛇頭上跳下來,拎著兩個包袱,知道他們干完了。再等詹妮小姐休息完就要離開了。

    凱特略帶笑容的向豹子頭走去,友好的一伸右手,要扶他起來的樣子。等豹子頭一搭右手,凱特揮動左手,匕首一閃,划過了他的脖子。看著豹子頭的獻血噴湧而出,左手護住脖子的掙扎動作慢慢停止,凱特才鬆開右手。

    馬克龍一看見這邊生出變故,立馬搭弓瞄準凱特,兩名騎士也拔劍戒備。馬克龍大聲喝問:“你要幹什麼?放下武器,不要再往前一步!”

    凱特一看這架勢,知道有誤會了,立馬舉起雙手,答到:“豹子頭與我有舊怨。我殺了他只是為了報仇,你們沒必要緊張。我們還要一起回去,你們尾款還沒給我呢。”

    馬克龍並沒有放下瞄準的箭頭,凱特知道自己麻煩了,又說道:“既然你們不相信我了,那你們先走,我還要找找老羅呢,尾款我也不要了,行不?”

    詹妮站起身來,把兩個袋子系在背上,然後平靜的說:“這個人很狡猾,留下也是禍害,殺了他。”

    “他”字還沒出口,就聽見頭頂上空一聲大喝,隨即一個人影手持雙刀,重重落在了馬克龍和兩個騎士中間,雙刀迴旋如遊龍,在他們一愣神的功夫,已經砍掉了兩個騎士的首級,在馬克龍轉身自保時砍斷了他的弓箭和左手拇指。馬克龍撤身拔劍一氣呵成,與老羅對峙。

    凱特此時已經閃身來到詹妮的身邊,用匕首抵住了她的脖子,壓在了頸動脈上,看著她美麗的藍色眼睛微笑地說:“詹妮小姐,請不要亂動,匕首上是有毒的。”

    整個局勢已經掌握在了他們手裡,凱特對老羅抱怨說:“你真是嚇到我了,我還以為你真的死了呢。”然後看著詹妮小姐,很氣氛地說:“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竟然要殺死我?真是蛇蠍心腸…”正說話間,就感到一股衝擊波從藍色的眼睛裡噴射出來,通過自己的眼睛,直接衝擊進腦子裡。凱特腦子裡最後一個念頭是:自己的腦子要成漿糊了!

    同時,詹妮從手上噴出一團火焰,將老羅擊飛。她迅速跑到馬克龍的身邊,冒著極大風險使用短距離閃爍,帶著馬克龍出現在懸崖邊上,然後跳下懸崖的同時施放了飄浮術。

    隨著詹妮脖子處的麻痹感迅速向全身蔓延,心裡暗叫不妙:“那個小子的匕首肯定劃破了皮膚,上面有毒,這下真的不妙了。”

    在山洞裡,老羅爬起身來,連忙來到凱特跟前,只見他雙眼緊閉,昏迷不醒。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832358 21 78 m
長生種
作者 月中陰
  「消耗一年七個月壽命,可提升童子功。」   「消耗一年七個月壽命,可提升金鐘罩。」  ...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